分享到:

第三章 一个神秘的女人

2014年7月24日 更新

  “贱人,你好好看一看,我回来了!”

  一声跟男人一般粗豪的嗓门从蒋纯的口中喊出,倒是将我给吓了一跳,我愣了一下,扭头过来,瞧见盘坐在地上的蒋纯脸红脖子粗,十分入戏地大喊着,倘若不是我瞧见,还真的以为是个男人在说话呢。

  这样的口技让人惊叹,而被锁在了铁椅上面的那小媳妇却猛然抬起了头,一双眼睛惊诧地朝着白布上面的黑影瞧去,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开始发抖,接着两排牙齿咯咯哒,就像清脆的米粒,我和申重对视一眼,暗自感觉有戏,然而就在我们都以为王亚楠即将就要老实交代的时候,她那瘦弱的躯体里却迸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来,猛然一拽,险些就要将铐在铁椅子扶手上面的手铐,给强行拉开来。

  但是无论她如何挣扎,那手铐始终还是将这小媳妇儿给牢牢铐在了铁椅子上面,摆脱不得,而她也陷入了癫狂之中,冲着那黑影大声喊道:“你回来做什么,滚回去,赶紧走!”

  申重从戴巧姐手中接过了白色幕布,而戴巧姐则上前将狂躁不安的戴巧姐给紧紧搂住,防止她做出什么自残的事情来,我略有些担心地看了蒋纯一样,只见这小娘们一边装着极度癫狂地颤抖,一边模拟着男人的声音责问道:“下面好冷,我死得冤啊,不想一个人走!”

  蒋纯学得惟妙惟肖,而王亚楠似乎相信了,一边低着头,一边喃喃自语道:“你冤枉?哼哼,你这个薄情凉性的男人,你还好意思说你冤枉,怎么就不想一想我?”

  蒋纯:“你什么你,你把我杀了,把我爹我娘、我兄弟都杀了,要我想你什么?”

  王亚楠原本一直都在低着头,而一听到那三个人,顿时就像一头发怒的雄狮,试图站起来,然而无果,于是半蹲在椅子上面,大声争辩道:“别说你那两个挨千刀的爹娘和那好色的兄弟——我嫁到你们胡家三个月,你爹娘就没有给我一个好脸色看过,每天想着法子地羞辱我、折腾我,这且不算,还把我弄昏了,给你兄弟污辱——我是嫁给你,不是嫁给你家兄弟两个,你们做这些肮脏丑事,让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活?”

  蒋纯:“就算如此,那你也不必将我们都给杀了啊?掏心挖肝,哼哼,这事儿你可真能做出来,也不怕我们回来,将你给带走!”

  王亚楠突然拼命摇头说道:“不对,不对,怎么可能,她告诉我,说只要将你们的心脏煮熬过后,你们的亡魂就不会再来找我的——不对,你不是胡晓天,你不是他。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眼看就要出了错误,蒋纯连忙回嘴说道:“我就是胡晓天啊,亚楠,你好好看看我,我死得好惨啊……”

  王亚楠双手想要抱住头,结果被手铐给限制住了,只有缩在了铁椅子后面,大声惊叫道:“你是假的,你骗我,你骗我啊……”

  审讯的对象如此执着地确认,按理说即便是蒋纯这边,也差不多就要放弃了,然而就在此时,我和申重两人拉着的白布之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个立体的黑色影子,摇身一变,竟然变成了两个青年,一个佝偻的老头子和一个老妇人,那模样幻化不定,竟然有滴滴答答的鲜血从白布之上流了下来,在王亚楠一片惊悸的尖叫声中,两相比较,显得格外的刺耳和惊悚。

  瞧见这四个人影,王亚楠反而显得平静了许多,她睁着一双几乎就要凸出来的眼睛,柔弱无神的眼珠子里面泛着一种哀大莫过于心死的痛苦,似乎解脱了一般地梦呓道:“对了,七天回魂夜,你们回来了啊?”

  这一回,并不是蒋纯那口技变出来的声音,而是一种空灵无定的回响:“媳妇儿,是啊,七天回魂夜,我们这一次真的要走了,放心不下你,过来看你呢……”

  看你呢……

  看你……

  看……

  这股阴测测的声音跟蒋纯故意模拟出来的那种声音有着本质的区别,后者宛如凉水,而前者便似冰块,一盆浇到头顶,便感觉浑身就是一阵哆嗦,全身毛孔都在张开,忍不住地打摆子,被这般喊魂似的回荡声音一叫,王亚楠的一双眼睛都直了,嘴中喃喃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但是她告诉我,如果不将你们给彻底度化,我就会有罪,永远翻不得身,要在黑暗的深渊中,永世不得宁日……”

  王亚楠两次提到了那个“神秘的她”,这让我们几个心中痒痒,申重看了我一眼,那意思,让我晓得这个“她”,应该就是整个案子的关键所在。

  申重的意思,是想让我找的这帮演员能够将那个“她”盘问出来,然而我一双手拿着白布,瞧着这白布上面的几个黑影子有模有样,一脸怨恨地看着王亚楠,心中也有些发虚,不晓得这到底是白合在幻化万千,还是真的将那四名亡魂从幽冥之地,给招惹了上来。

  申重以为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然而我却是一阵迷茫,而就在我们两人愣着的时候,那白布上面的四个黑影突然显露出了各自狰狞而苍白的脸,变得无比的凶恶起来,为首的那个男人咆哮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女人,下面好冷啊,好冷啊,我们都是没心的人,全身上下都冷死了;这次回来,就是要将你心里面的血给吸了,拿来给我娘驱寒——她老寒腿了,受不得这苦啊……”

  这话说着,那个老妇人突然仰起了头,我在旁边,看到了一张满是腐蛆横行的老妇人脸孔,上面是粉嫩翻白的烂肉和肉呼呼的爬虫,一颗眼珠子从中间裂开,脓水流了一脸,而另外一颗眼珠子,则由一根发红的筋线拽着,吊在眼窝口处。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那老妇人扭头看了过来,我感受到一股森寒凛冽的目光,好似那冰水临头,一阵哆嗦,接着她竟然笑了起来。

  我下意识地甩开了那白布,便瞧见这布上面的四条黑影径直朝着铁椅子上面的王亚楠身上扑去,而那个可怜的小妇人则拼命大叫,仿佛感受到了这全世界的恶意。

  眼看着那四条黑影就要扑到了王亚楠的身上,紧紧抱着她的戴巧姐突然动了,只见她手上竟然是上次用的那面铜镜,微微一抖,竟然将这四鬼给全部都兜到了镜面之中。说到这镜子,当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我曾听老鬼闲聊的时候说起过,每一面镜子,都是一个虚拟和现实交汇的世界,戴巧姐能够操纵这力量,显然她自上次之后,又多了几分本事来。

  我一开始还有些担心这四个黑影子是白合所化,这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结果刚要出声,耳朵就给揪起,旁边的白合恶狠狠地朝我骂道:“嘿哟,你可知道,刚才老娘差一点就给那四条残魄弄伤,你以后悠着点,别什么事情都往我这儿揽,听到不?”

  旁人并没有吃过什么清睛明目的东西,瞧不见白合,也听不到她的话语,而我也是第一次感受到白合天大的好处,陪着笑道歉,那小娘皮得意洋洋地自我吹嘘一番,然后提醒我:“刘老三的条件,你好好对一对,可得帮我找一个好人家往生,知道不?”

  我好是一通许诺,刚刚将那姑奶奶哄回了小宝剑中,便瞧见戴巧姐一手抓着镜子,一手揪着王亚楠胸前衣襟,开始了最后突破心理的拷问。

  大概是被吓透了胆子的缘故,这一回的审讯结果让申重十分满意,那个惊魂未定的小媳妇儿说出了一个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到不寒而栗的消息——人是她杀的,不过全程都是另外一个妇人唆使的,从如何在夜里暴起,行凶杀人,到藏尸缸中,以及将死者的心脏挖出来,煮熬并且食用……

  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叫做江小雅的女人唆使的,至于这个女人到底藏身何处,是哪个村子的,这个连王亚楠都说不上来。

  这个女人凭空而生,突然就出现在了她的生活里,她对于这个女人的记忆十分模糊,然而却是言听计从,从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媳妇儿,到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凶手,绵羊变老虎,都是遵循着那个女人的言语而为之。

  戴巧姐问了半天,只得到一个消息,说那个女人年纪约二十七八岁,长得妖娆美丽,是王亚楠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的同性,除此之外,那个女人的肚子里面,还怀着一个孩子。

  那一锅心脏煮出来的汤,第一顿的时候,是江小雅和王亚楠一同食用的,而在她被抓起来的时候,那人还在人群之中看着自己,似乎还安慰她来着。

  她那天说什么话来着?

  哦,对了,江小雅告诉她:“不要怕,很快就能够出来了,到时候,一家人便可以团圆,在一起了……”

  嗯?不对,团圆?怎么团圆?

  我们都觉得奇怪,而这话音刚落,王亚楠的一双眼睛突然凸出来,接着嘴角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啪——

  她的一对眼珠子突然炸裂开来。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