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章 棺中藏猫夜奔忙

2014年7月25日 更新

  在这样漆黑静寂的夜晚,刚刚刨出来的坟墓旁边,那棺材突然响起来的扣动声,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愣,细思极恐,感觉一盆冰水立刻从头顶上面浇下来,鸡皮疙瘩一下子就爬满了全身。

  这从棺材里面传来的叩门声,怎么听,都感觉是那鬼在敲门呢。

  清脆的声音响起,吓得旁边的几个蟊贼一阵哆嗦,有一个胆子小的,一个箭步,就跑到了十几米开外,而旁边两个正在抽烟吹牛的两人也是“妈呀”一声叫,一个箭步,就跑开了去,唯有那个正在拿铁钎的胖子气喘吁吁地大骂道:“我艹你们大爷的,都进了这个行当里面来了,还他妈的这点儿胆?董老二,你他娘的前几天穿着娘们的白衣服去扮鬼,自己搞得乐滋滋的,怎么现在就怕得要死了?”

  站得远远的那抽烟哥回过头来,大声喊道:“狄彦你这死胖子,没听到那棺材里面有敲木头的声音么,你还敢撬?要万一把这棺材儿撬开来,是一头大粽子怎么办?”

  大粽子也就是僵尸的意思,这最早是土夫子行当里面,对那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死物统称,胖子自然晓得,他却并没有离开,而是不屑一顾地喊道:“屁啦,真佩服你们,就这点鸡毛胆儿,还好意思跑到这里来丢人现眼,老子还不信了,就这刚埋了几十年的地主墓,它还真能变成僵尸来?”

  这也是个蛮横的家伙,同伴的劝阻并没有让他放弃任何行动,而是将那铁钎使劲儿一捅,然后一跃而下,双脚踩在了那悬空的铁钎之上。

  这家伙足有两百多斤好肉,一身的肥膘,这猛然一跺脚,那棺材即便是上好的楠木,封口又都是上好的契钉,却终究挡不住这千斤坠儿,轰隆一声,那整个棺材盖儿竟然腾空飞了起来,气势十足。

  而就在那棺材盖儿腾飞而起的一刹那,突然有一道灰色黑影从棺材里面射出,朝着胖子的脸上抓去。

  胖子有些猝不及防,给那灰色黑影一下扑中,仰身朝着后面倒了下去,重重地摔在了旁边的泥地上,而这时我们则听到了一声凄厉到了极点的叫声:“喵!”

  这从棺材里面射出来的,竟然是一头皮毛油光水滑的灰色大猫,这玩意一身的肥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绿色的光芒,手脚并用,在胖子的脸上抓出了许多的伤痕来,仰头一声叫,就跟那野狼一样。胖子凄厉的叫声立刻引来了他的同伴,董老二几人急吼吼地冲上前来,飞起一脚,将正在胖子脸盘上面肆虐成灾的那头肥猫给一脚踢飞,呜咽一声,钻入了旁边的草丛中去。

  “狄胖子,你没事儿吧?”

  旁边两人过来将地上的那胖子给扶起来,嘘寒问暖,而在度过了最初的慌张之后,狄胖子摸了摸脸上火辣辣的抓痕,一脸郁闷地吐口水:“呸、呸、呸,他娘的,这棺材里面竟然养着一头肥猫,还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了,它怎么活下来的啊?”

  那一头肥猫足有十来斤,一身褶子肉,很难想象这么肥的猫儿它是怎么钻进那棺材里面,并生存至今的,董老二来到墓前,低头一看,立刻释惑了:“哦,看看,这棺材的底破了,有老鼠在里面,而那只猫,是进去抓老鼠的……”

  楠木作为棺材的一种材料,按理说是能够存放百年的,不过材质到底有优有劣,底薄了,被老鼠啃通,这事情倒也不奇怪,几个人也算是挖坟掘坑的行家里手了,瞧见这古怪的叩门声,不过是只误入其中的肥猫,便没有在意,低头一看,那狄胖子顿时就笑了起来:“嗨呀,老子这苦头吃得真值,到底是地主老财出身,这狗日的竟然在棺材里面放了这么多的金条,兄弟们,赶紧把袋子拿出来……”

  财帛动人心,一瞧见那金光闪闪的钱财,几个人顿时就控制住了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全部都趴在了墓边,朝着棺材里面摸财务,七手八脚,从那棺材中摸出了大小黄鱼若干,以及一对晶莹剔透的瓷瓶,和数块美玉。

  那几块玉一看就知道是好货色,那手电筒一照,碧绿翡翠散发出一抹浓郁到了极致的绿色光华来,就像是生命力的象征一般,让人看着忍不住吞咽口水。

  有好东西拿,四人顿时就抛开了所有的顾虑,开始从棺材里面掏出各种陪葬品,用几个不同的袋子分类装好,这才停歇下来,有人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土堆上面,大声指挥道:“这里面的老头子可真够阔的,董老二,它的嘴里面还有几颗金牙,一并敲下来,然后完了我们还要将这土坑填满,遮盖好——我们这个月还要在这山里再干几票大生意呢,可别被人给发现了……”

  他在哪儿念叨着,几个人也终于搜刮完毕,蹲在跟前来,清算起了今天的收获来,你一言我一语,就像秋天时田里面有了好收成的农民伯伯,一脸的笑容灿烂。

  然而他们高兴莫名,却根本没有发现到,在他们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脸上生蛆的佝偻老头,穿着旧式长袍黑褂子,孤孤单单地站立着,一脸怨毒地死死盯着他们呢——那场景,看着就感觉瘆的慌。

  有两个土贼正面对着那个一脸怨毒的老头子,然而他们的眼中根本就瞧不见那个老家伙,而是满地金光闪闪的大黄鱼。

  眼看着那老头愤怒地举起双手,朝着那个叫做董老二的吸烟男子掐去的时候,我捅了捅旁边的丁三,低声问道:“你看到几个人?”丁三有点儿愣了,眯着眼睛数一数,疑惑地问道:“不就是四个笨蛋土贼么?你难道连数儿都点不清了?”

  丁三的话语让我确定了一点,那就是那老头儿估计就是这坟墓的主人,不过它是鬼灵阴体,常人是瞧不见的,也就是我,吞食过那鲶鱼精的眼珠子,方才能够得以一见。

  我这边正确定着呢,旁边的申重瞧见差不多了,低声吩咐道:“行了,大家出发吧,千万要将他们都给擒住了,我们明天也好交一半的差事!”

  这头儿一吩咐,在旁边潜伏已久、蓄势待发的我们便弓着腰,如那猛虎下山,飞身跃下了断崖,几个落点一踩过后,跳到了这背阴坡上面来。那几个人挖坟勘测是一把好手,察言观色、耳听八方的功夫却也不弱,我们这边一有动静,立刻反应过来,有的抓着贼赃,有的直接空手而逃,朝着旁边散开。眼看着这几个土贼就要跑开了,申重终于亮出了身份:“都给我站住,官家办案,求者轻饶!”

  这话儿文绉绉的,实在是没有什么杀伤力,反而刺激了贼人的运动神经,四人朝着四个方向,撒腿就是一通跑。

  我冲下来的时候,已经瞧不见那个佝偻背影的老头儿了,就看到几个迈着大脚丫子飞奔的背影,当下也是顾不得许多,照准了一个家伙的身影就直追不懈,好是一顿猛跑。

  这一追一逃,竟然跑了十多分钟,我这边后劲十足,而对方也是越野高手,一对腿就跟电动小马达一样,上山下坡,穿林而过,一直都没有停歇的时候。不过这山路艰险,故而没跑多久,我们两人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我朝着前面埋头一通猛跑的家伙喊道:“董老二,你他妈的别跑了,值当么,还真要跑断这一双腿不成?”

  那董老二也是难过得眼泪水都快要掉下来了,头也不回地大声喊道:“兄弟,你别尽盯着我跑啊,要不然我这大黄鱼分你一半吧,要不然我还真的有些拿不动呢……”

  我是个急躁的人,瞧见对方一下子将手给伸进了袋子里面,掏出几块黑乎乎的东西朝着我们这边甩来,我下意识地一接,低头一看,却瞧见这东西并非什么金光灿灿,而是沉甸甸的石块儿。我当时也是努力上前,顾不得许多,躲开了几下之后,一把将人给扑在了一处坑里面,连滚带爬地滚落到了地上去。

  我带着任务来的,当时的手也没有软,死死按住这人,大声喊道:“别动啊,别动知不知道,再开跑,打断腿,晓不晓得?”

  我跟董老二两人在地上一阵扑通,他终于勉强翻身爬了起来,然后看到了我,突然脸上露出了一副见了鬼一般的表情,哭丧着脸大声说道:“天啊,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别过来!”

  他激烈地挣扎起来,我却是一阵得意,上前一阵耳光,抽得他直哆嗦,然后随身拿出了一根绳子来,将他的一双手给捆得严实。然而当我将他给绑得结实的时候,疼得晕迷过去的董老二又睁开了眼睛来,咬着牙,一脸惊恐地哆嗦喊道:“小哥、小哥,你别忙着捆我,你先回头看一下,你背后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好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