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疑团冰释异端起

2014年7月26日 更新

  众人分头行动,四处搜寻,没想到却给我和戴巧姐找到了这么一个山洞来。

  那山洞十分隐秘,是在山壁的夹缝之中,前面有一片荆棘丛林和矮木给遮挡着,便算是仔细地搜寻,其实也很难发觉,不过说来倒也奇怪,我从这旁边路过的时候,突然闻到一缕悠长的暗香,似滑腻的脂粉,砸巴一下嘴,感觉隐约间竟然还有一股甜腻的味道,于是拨开前面的草丛,只身而入,方才发现了这么一个山洞,井口可容一人出入,成纺锤型,跨步而入的时候,里面竟然还有一缕清幽幽的风吹出来,让人感觉浑身一阵哆嗦。

  所谓山洞,这个我并不陌生,一般来讲,大概分干燥的岩石洞,和湿润的丛林洞,前者如果宽敞,可以住人,比如我在五姑娘山顶时的神仙府,以及神农架的观音洞,而后者因为太过于湿润,里面长满了苔藓和野草,有的时候还是蝎子、蜈蚣和毒蛇的住所,根本无法住人,另外还有一种,那就是山中野物的居所,譬如狼、狐狸、豹子甚至熊瞎子。

  当然,豹子和熊瞎子在这金陵故地,想来是不多的,但是狼和狐狸,以及夜猫之类的小东西,却很正常,如果再意外一点,倘若里面还有一个专门掏心掏肺的家伙,可就更是危险了,于是我下意识地将小宝剑给拔了出来,以作防身。

  我在前,戴巧姐在后,两人亦步亦趋地走进了洞子,里面一股湿气,黑漆漆的,我停在洞口,而戴巧姐则将手电打开,给我照亮。

  继续走,经过了一条将近十米长的通道,我们竟然来到了一处宽敞的石厅里面来,这空间深入山腹之中,进去之后,我们发现了一些鸡骨头以及熄灭的烟灰,在左边的角落里有一块平坦的石头,上面滑润光泽,感觉就像一张石床一般,四处一打量,便能够瞧出许多有人生活过的痕迹,而且时间不等,有很久远的,也有至少一个星期前的,戴巧姐俯身在那石床上面闻了好一会儿,抬起头来,盯着我说道:“闻到没有?这里有一股很浓的……骚气!”

  所谓骚气,其实讲得通俗一点,也就是男女之间,情动之时发出的气息,也有可能是汗水体液滞留而存在的味道,戴巧姐的鼻子很灵,这居然也闻得出来,我不由得好奇,问她道:“那你说说,这地方最近什么时候住过人?”

  戴巧姐沉思了一番,小心地说道:“多久?还真的不知道,这东西哪有那么好判断?不过我可以说一点,待在这儿的那个人,修行的必定是邪功。”

  瞧见她这般笃定的样子,我不由觉得好笑,问为什么?

  戴巧姐伸出右手来,食指在红唇间舔了舔,然后结出一个类似于莲花印一般的手势,食指高高翘起,在空中晃荡了一会儿,这才回答我道:“很浓重的阴煞之气,这气息已经浓厚到了足以改变周边环境的程度,说明那人要么修行的是邪恶之法,要么就根本不是我族类!“

  即便如此,这到底还是一个空洞子,并无其他的人和线索,我们出了洞口,老孔得知之后,也带着罗盘过来了,当下一静止,那指针竟然停止不动,根本没有戴巧姐所说的阴灵之气,反倒是说有一种女人的香味来。

  我们在这儿查探了好一番儿,这时申重过来,告诉我们,他和蒋纯在那边发现了一个火堆,从余烬的温度来判断,很有可能是昨天夜里点燃的,叫我们过去查探。

  这发现让我们所有人都振奋不已,匆匆赶到现场,发现这火堆附近,还有一处明显被人碾压过后的草地,瞧那被滚来滚去的痕迹,我不由得想起了一个猜测——那个死去的单身汉,昨天晚上最后的时光,难道就在这儿度过的?

  果然,在经过一阵细致入微的考察之后,申重竟然在那草地上面找到了几根弯曲九转的毛发。

  呃,好吧,还真的有人在这儿滚过草地,至于到底是不是那个死者的,这个就需要一些更具体的技术手段,方才能够得知了。

  一番考察之后,再无结果,于是众人准备下山,返回孟家村去,然而这个时候,蒋纯提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地方,说不定就是第一现场,是不是需要派人在这儿坚守着,要万一有什么情况,也好有人照应。申重同意了这个说法,在问道谁人留守的时候,我因为总是感觉刚才那个石洞有一些诡异,所以坚持留了下来,最后经过商量,我和蒋纯两人将留在山上,等待其余人等下山交接之后,再行返回。

  随着众人离去,我与蒋纯协商,她留在这儿监视,而我则前往刚才的那处洞子附近,两人以一长两短的鸟叫为信号,一旦有情况,立刻通知对方。

  蒋纯将自己伪装好,掩藏在草丛里面,静静观察,而我则与她辞别,返身来到了附近不远处的那片林荫之前,拨开了草丛,缓步走回了那洞子前,小心进入,重新返回了洞中查看。这一次重新回到了石洞的时候,我再一次地毯式搜索,终于被我发现了其中的一处离奇地方。

  在西北角的一处突出的石笋之上,我瞧见了好几处深深的鞭痕,这鞭痕的粗细我很熟悉,让我陷入了一桩很不好的往事里面去。

  难道,真的是她?

  我的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来,她时而是一个稚气未泯的少女,时而又是一个风骚妩媚的女人,然而不管怎么样,那根由人皮混合着蜥蜴皮、兽筋的皮鞭,却差不离就是如此。想到这儿,我似乎能够在心中勾勒出了一个大概的情形来,越想越生疑,也越感觉这石洞之中,突然变得无比的阴森起来,于是下意识地往外出去,然而刚刚走到洞口,我却突然听到有人由远而近的脚步声。

  来人是谁呢?

  蒋纯么?我心中一阵疑惑,正要走出去与之打招呼,突然听到一点,那就是这脚步声并非一人,而是一前一后的两个人,身子顿时一僵,准备抽身往回走,然而又想起那石洞之中的空间并不算大,虽然说不上一览无余,但是要藏住一个我,还真的是有些困难,于是左右一打量,发现在进洞的那狭长通道旁边,竟然还有一个“L”型的凹口,正好可以藏住一个人,不用被发现。

  这真的是天助我也,我心中一阵狂喜,赶忙闪身入内,而就在我刚刚躲好的一瞬间,那两人便已经出现在了洞口处。

  凭着第六感,我能够察觉到来者应该是一男和一女。

  或许是要印证我的猜测,两人竟然并没有立刻入洞,而是在门口停顿了一下,接着那男的开腔了:“小雅,你放手吧,最近你闹得实在是太厉害了,连我在雨花台,都听到许多关于这边的消息,省局震怒,听说已经派了最精干的队伍过来查办,万一要真的把你给堵在这里,一番缠斗,到时候不光是你,就连你肚子里的孩子,都有大麻烦的……”

  这人一开腔,我直接就傻眼了,整个人愣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之所以如此,倒不是他话语之中的内容,而是说话的这个人,我认识。

  是的,这个人就是我以前在江宁分局二科室的时候,总是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那个黄岐,这个家伙跟我有好长一段时间的相处,不但在二科,而且后来申重组建工作组,前往神农架,给科考队保驾护航,他也在其中,对于整个人的声音,我熟悉得很,甚至脑海里还能够随时回忆起一两段他挑拨离间,或者讥讽我的话语来。

  竟然是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脑海里一片混乱,然而这是又听到了另外一个女性的声音:“你就知道说,但是呢?要不是肚子里面这个小鬼每天拼命地吸干老娘的生命力,我何至于整天在这里奔波忙碌?事情是你弄出来的,但是你何曾给我分担过一点?我若不是自己出来做这些事情,恐怕早就被那个小鬼给吸成肉干了,哪里还有闲情,在这儿听你废话?”

  这女人一阵埋怨,而我更是直接就想要晕倒了去——果然如我所料,虽然声调有了一些微微的变化,但我却还是能够听得出来,她就是杨小懒。

  杨二丑的女儿,我曾经的“小师姐”杨小懒!

  这两个人,怎么就搅到一块儿去了呢?而且听他的谈话内容,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些被掏空的人心,可都是进了杨小懒的肚子里去。正在我疑惑的时候,两人一边聊天,一边进了里面的石洞。那里面我们刚才进去过几回,但凡有一点儿警戒心的人都能发现蹊跷,我不知道杨小懒现在到底有多厉害,但是黄岐这厮,倘若我估计得没错,可是佩枪的,我根本玩不过他们。

  这边思量着,一待他们进了去,我立刻闪身跑出了洞口,然而就当我闪身出洞,准备去叫援兵的时候,耳边一动,下意识地朝地上一滚,接着便听到了一声清脆的枪声。

  砰!

  1. 鱼儿:

    原来黄鹏飞的爹是黄岐啊,果然爷儿俩都不是好东西!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