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猥琐供奉范英杰

2014年7月26日 更新

  一声枪响在身后轰然炸开,我一个翻滚避了开去,却能够感觉到那弹头从我的耳边过去的时候,“刷”的那一声。

  黄岐当年可是江宁分局有名的神枪手,而我又恰好瞧见了他与杨小懒私通的消息,说得严重一点,当初江宁分局集云社白纸扇等人被灭口一案,说不定就是黄岐这个卧底干的,这可是败名节、毁一生的大事儿,若是传出去,他这一辈子可就完了。天大地大,毁人前途最是大,黄岐要明白这一点,必然就会是不死不休的场面。

  而要倘若只是黄岐一人,我倒也不害怕,因为枪火虽凶,但我到底还是一个修行中人,扛着子弹顶住头皮的风险,也能够拿下这个家伙,关键的一点在于,他的身后还有一个杨小懒。

  身为邪符王女儿的杨小懒到底有多厉害,这一点我最是明白不过,我这才练了一两年功夫的家伙,绝对是比不上她那个含着金汤匙出身的世家子,就算能够僵持几下,只要我给缠住,黄岐这边立刻就是咬人的子弹射来。我对杨小懒从小就有一种心理阴影,这么一想,当时也没有半分停留,从草地里一蹿出来,立刻就朝着山坡下方狂奔而走。

  我要跑到林子里去,到了那儿,视线被阻挡,黄岐便算是百步穿杨的神射手,必然也是没有办法的。

  我想得没错,然而就当我冲到下山湾子下面去的时候,我却听到了坡上的杨小懒朝着林中喊道:“范供奉,不要让这个人跑了……”

  我不确定杨小懒是否认出了我来,但是她这一声喊,我的余光处却发现左边的林子出现了一个瘦高的身影,遥遥地看着我。我下意识地扭头看过去,便被那个家伙宛如毒蛇一般的眼睛给盯住,莫名就感觉自己好像一只进入猫视线里面的老鼠。这种恐惧的感觉让我更是不敢停留,快步飞奔,并且开始大声地发出了信号。

  我不敢发出之前与蒋纯所约定好的鸟叫,生怕她一不小心误入此间,反而丢了性命,于是只有急促地叫,相信以我们之间的默契,她会明白的。

  不过我这边一分心,立刻就闯入了敌人的包围圈里,虽然我已经深入了丛林,距离也远,不用担心黄岐的手枪,但是那个被杨小懒称为范供奉的高瘦男子却已经追了上来,在我身后不远处隐隐跟着,桀桀怪笑道:“小子,你别跑了,省点体力吧,免得一会儿大爷玩你的时候,根本坚持不了多久,浪费大爷的表情……”

  这说儿一说出口,我便感觉到身后这人的邪恶,必然不输于我以前遇到过的任何凶人,而听他这名字,所谓供奉,顾名思义,就是一些自命帮派社团中请来的高手,没事好吃好喝伺候着,有事的时候,帮忙出手,便比如杨大侉子,他虽然号称集云社的首席炼器师,但是另外的名号,也就是其中的供奉而已。

  能够混上这名号的家伙,必然不是等闲人员,我心中没底,朝着下山的道路一阵狂奔,就想着赶紧跑回孟家村去求得援兵来。

  然而我越着急,却显得越乱,当我从一片山枣树之间穿过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了一阵风声,骤发即至,豁然出现在了我的头顶上。就在这危急时刻,我也是因为修行者的缘故,反应敏捷,下意识地低头,朝着旁边滚去,结果在我前方的道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我一阵翻滚,接着一个鲤鱼打挺,直接翻了起来,瞧见面前站着一个留着一脸胡渣,眯眯眼的老头子,戏谑地笑着,左右打量了我一番后,饶有兴趣地说道:“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我想你应该叫做陈二蛋!”

  我一阵惊讶,一边拔出了怀里的小宝剑,一边问道:“你怎么认识我的?”

  这一脸猥琐的老头子嘿嘿笑,指着我的脸说道:“我瞧见过你的画像,我们社里面的首席炼器师和白纸扇,可以说都是栽在你的手里;据说你是邪符王杨二丑的徒弟,跟铁齿神算刘,和最近在江湖上名声鹊起的一字剑黄晨曲君,关系也十分不错,对不对?”

  我紧紧抓着小宝剑,故作轻松地说道:“嘿哟,没想到我的老底可都在你们的眼里呢,不过一字剑不是叫做黄晨曲么,何时多了一个君字?搞得像个日本人一样,真不好听。”

  那老头咧嘴一笑,嘿嘿说道:“那个家伙就是个杀猪匠出身,总觉得自己出身卑微,古有孟尝君、信陵君、春申君,所以他也就附庸风雅,擅自主张在自己名字后面加了一个君字;不过土包就是土包,这话儿说出来,不过是贻笑大方罢了……”

  他嘿嘿地笑着,然而我却打断了他:“你是集云社的人?”

  老头傲然说道:“然也,集云社供奉堂范英杰,就是在下!”

  这老头说得正式,一身的江湖味道,赫然将先前那猥琐气息给掩盖干净,我哪里有过这般的经历,顿时就觉得对方一阵高大上,心中也不由模仿起来,拱手说道:“宗教局江阴省局办事员陈二蛋,这是我的名字!”

  瞧见我有模样学模样,拱手为礼,范供奉嘴角含笑,盈盈说道:“不错的小子,倘若你不是这六扇门官家的狗皮身份,老子都不由生出那爱才之心来。不过既然是对手,而你又得罪了杨姑娘,那么我就做一回坏事,将你这样大有前途的年轻后辈,给捏死在腾飞之前吧——这样想一想,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有一点儿兴奋呢!”

  到底是个变态性子,两句话不到,这老头儿便露出了本相来,嘴一咧,露出一口森寒的白牙,纵身一扑,便宛若大鹏展翅,朝着我这边杀来。

  范供奉来势汹汹,想以一番泰山倾倒之势,力求将我给一击而杀,迅速解决战斗。

  然而他越是如此瞧不起我,却越将我心中的那股斗志给激发了出来,原本连遇到杨小懒和黄岐这些人都要仓惶而逃的我,凭空生出几分蛮气来,也冷静下来,面对飞扑而下的范供奉,我朝后面滚落一边,瞧见一个硕大的拳头凭空砸来,我一激灵,拔剑而上,拿那锋利的剑尖去刺。

  那拳头硕大,坚实若铁,原本拥有着高高在上的绝对信心,然而在即将临到了那剑锋之上的时候,却陡然犹豫了一下。

  李道子的剑,即便是只能拿来切菜做饭的小剑,都不是任何什么人都能够忽视的。

  范供奉变招了,身形一错,与我交晃而过,左手似长鞭,不经意地一个揽雀尾,朝着我的背脊拍来。这手段行云流水,简直就是一种艺术,显示出了对方那一种如陈年老酒的厚度,然而就是他刚才的那一停顿,竟然给了我一股充足的信心。

  是的,他怕了,他对我手中的这把小宝剑产生了恐惧。

  那么他将不再是一个恐怖的邪道高手,而是一个我可以抵挡、甚至战而胜之的敌人。

  我陈二蛋生于贫贱又怎么样?我是个山里娃,啥也不懂,那又怎么样?我这一辈子命苦如黄连,随时都有可能嗝屁,我艹,那又怎么样?

  这个世间,有几人能够见到传说中的符王李道子?有几人能够跟李道子一同生活三年,一同吃饭,一同拉屎,一同睡觉?有几人能够得到李道子的一滴精血,有几人能够修得失传已久的种魔经,有几人能够得到那众人抢夺的魔简,传承千年的临仙遣策?

  没有,除了我陈二蛋之外,没有一人有此经历,别人没有,这个叫做范英杰的集云社供奉也没有,凭什么他觉得杀我,就如同杀小鸡一般?

  我艹你大爷的,要干,也是老子干你好不好?

  一点精血燃腹中,万千魔气贯胸膛,我便觉得十万雄心充斥胸膛,一股寒光生于手掌,面前这气势十足的范供奉不再是索魂恶魔,而是一个很寻常的……木头!

  是的,木头,它就算是有多么厉害,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和敏捷的身手,以及匪夷所思的手段,也不过是一坨老朽的木头而已。

  我怎么能够败在朽木手上?

  一念成仙,一念成魔,我从来不知道那意志的力量竟然有这么的强大,以至于当我那一股气息从胸腹之中燃烧起来的时候,竟然跟宛若高山一般雄奇的范供奉给一点一点逼住,缓慢地站稳了脚跟来,不再是那副惊慌失措的弱者模样。而范供奉也是越战越惊奇,感觉这一场争斗便仿佛在与弹簧较劲,敌强我弱,敌弱我强,根本就看不到速战速决的影子。

  又一次的交锋之后,范供奉朝着后方一跃,看着浑身宛如刺猬的我,摸了一把额头上面的汗水,难以置信地喊道:“等等,你小子这手法,可不是正正经经的路子,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修魔!”

  “修魔?”我的眼睛一红,一股杀气腾起,反而生出了一股杀人灭口的心思来。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