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三章 圆灵掌心雷秘解

2014年7月27日 更新

  病房的大门推开,进来一人,破旧的青色长衫,三缕长须,一双老鼠眼滴溜溜地转,十足的封建迷信,一看就感觉不像是什么好人。

  不过瞧见此人,我的心情却莫名好了许多,朝着他招呼道:“嘿哟,刘老三,你怎么过来了?”

  来着正是铁齿神算刘,我朝着身后看了一下,没瞧见一字剑。刘老三笑盈盈地走上前来,摆摆双手说道:“别人说来看病人,要么卖水果,要么买点麦乳精,不过老夫我最近生意没开张,又给姓于的搜刮了不少,实在是凑不出余钱来了……”这人向来洒脱不羁,自然不会虚礼,我摆摆手,说这个倒不用,你人来了,这比什么都强。

  这话说完,我给刘老三介绍小妮,瞧见这粉嫩嫩的女孩儿,刘老三的眼睛都笑眯了,发出了古怪地笑:“嘿嘿,陈二蛋,你还真的不老实啊,金屋藏娇呢。”

  小妮也已经不是懵懵懂懂的年纪了,刘老三这坏笑立刻将她羞得脸一阵红,起身说了两句,然后逃也似地离开了。

  我埋怨刘老三这家伙,好端端的,那人家小女孩开什么玩笑,真的是荤素不忌啊。

  刘老三笑嘻嘻地坐在小妮刚才余温未消的凳子上面,从兜里面掏了一阵,摸出了一本蓝色封皮的线装本,扔在我的怀里,得意洋洋地说道:“水果虽然没买,但是见面的礼物,却还是给你备齐了,拿着吧,自己没事多看看,会有好处的。”我莫名其妙,从怀里拿起这书来,很陈旧的一本破书,边上都起了毛,翻到正面,瞧见上面竟然写着《圆灵掌心雷秘解》这七个大字。

  这字是繁体字,魏碑,仔细看一看,书本发黄,不厚,区区十几页纸,年代看起来已经十分久远了。

  我拿起这本书来,问刘老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厮不答,反而笑了笑,说你自己先翻一翻,看看有用没。我依言而为,翻开第一页,便瞧见上面写着:“雷法出于天上雷霆之府,有符有咒,用以治痛去疾,祛邪伏妖,惩恶扬善、求雨祈晴。故心合于道,万法灵通,便能作法召感神灵,无一不应……”略过文字,我又翻了几页,瞧见了几个或坐或立的人,以及一些运气行法的图脉。

  一开始我还不当一回事儿,然而细细一读,有过道经底蕴的我立刻明白了,这一本书,如果内容不错,应该是道家之中,最为出名的攻击修炼法。

  掌心雷!

  何为掌心雷,那就是积聚雷电灵子于掌心,存思画符,从手掌心解放雷电的能量和信息,以达治病祛邪、护身自卫等作用,此法虽然并不如引天雷轰击那般凶猛恐怖,但是就道法而言,只要修炼至巅峰之处,寻常的近身搏击,几乎没有几个敌手,而且此法针对于鬼灵邪魔之辈,最是有效,简直可以说是鬼挡杀鬼,妖来灭妖的蛮横之境。

  瞧见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双眼睛瞪得巨大,刘老三洋洋得意地说道:“我和杀猪的前一段时间去黔西做了一趟生意,结果得了这么一个东西,此乃乌蒙山圆灵门中五雷天罡大法中的近战之法,杀猪的耍剑,我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想来想起,也就只有你适合了。正好你这小子空有一身力气,却没有一个具体的法子可用,只能跟别人扳手腕子,实在丢脸。怎么样,要不要?”

  我的脸笑开了花儿,说要,肯定要啊。

  我正高兴着呢,可刘老三的话音一转,盯着我说道:“二蛋啊,老夫我这次来呢,除了给你送这玩意,还是有事儿找你。”

  我心中防着这家伙,瞧见他这般说,知道肯定又有说辞准备将我给绕进去了,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您说,有什么我可以出力的,但说无妨。”

  瞧见我说得敷衍,刘老三却早有预料,站起身来,走到了病房的临窗一边,叹了一口气道:“二蛋,你的事情呢,我大概知道了一些,很为你可惜。就我个人的看法而言,你的前途,并不是在这片方寸之间,也不是在那个招牌下面——你现在的视野,永远都只能看到这短短的一点点,做任何事情都收到无所不在的束缚,而你自己,却不知道这天下之大,已经超乎于你的想象之外了……”

  刘老三突然说得如此沉重,倒是让我生出了许多的好奇,问他道:“那你说说,我的出路在哪里?”

  “江湖!”

  刘老三斩钉截铁地说道:“在江湖!二蛋,虽说六扇门中好修行,但是那是对于顶层的那些人来讲的,就你这样的小小办事员,人家随便一个小拇指,都能够掐死你,你知道么?你不觉得压抑么,不觉得郁闷么,不觉得身上有好些座大山,压在你的身上,让你连气都喘不过来么?你为何不懂得说‘不’呢?你应该跳出这一切,做回真正的自己,恣意而为,让自己真正的价值,得到最好的实现!”

  刘老三做的是街头摆摊卖嘴的行当,最能够忽悠,我给他说得一阵热血,然而回过神来,一想起当下的情形,心气又低落几分。

  我们部门虽然挂靠在宗教局下面,一个招牌两套系统,但到底还是秘密战线,是一个纪律部门,就算我不顾一切地跟着他浪迹江湖,像一字剑一样,跟他做一个狗腿子的打手,但是上面却未必肯啊?刘老三瞧出了我的犹豫,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没有再劝,而是指着我手上的线装本说道:“这东西不是送你的,你待会儿死记硬背住,完了正本我还要送给别人的,知道不?”

  刘老三不再提拉我入伙的事情,交代完这些去,瞧见门口躲躲闪闪的小妮,哈哈一笑,说我跟这小姑娘挺有缘的,以后定当指导一番,说不定又是个女诸葛呢。

  他与我约定明天过来取《圆灵掌心雷秘解》,然后离开。

  小妮代我送了刘老三一程,回来问我,说这个伯伯挺有意思的,不过就是人看起来有些怪。我哈哈笑,怪就对了,就没有几个人瞧见他说正常的。小妮是过了给我送饭的,自个儿还要回家,她走了之后,我便翻开了刘老三给我带来的这本书,开始仔细研读。果然不愧是道家最著名的几种手段之一,这掌心雷的修行,当真是极为苛刻,不但需要有各种禁忌,而且还得敬信诚行,诸多讲究与条件,然而一旦功成,那掌纹之中,便有雷意,与人交锋,简直就是如有神助。

  这书上的说道弄得我恨不能立刻就付诸于实际,然而我终究还是躺在病床上,于是也是发扬了当年学习道经那种艰苦拼搏的精神,一颗字一颗字地背诵。

  整整一万多字诀,我背诵一夜,至于其余的图录,我也找来了纸笔,将其一一摘抄完毕,以备后面的需要。

  刘老三交代得郑重其事,我也晓得此法的隐秘,故而除了图脉之外,其他的倒也不敢再付诸于纸面上,而是牢牢记在心中,次日下午,他过来收了秘籍,然后告诉我,说让我有空,去一趟于大师的小院,我那只小猴子可想我了,恨不得跟着一起过来。对于胖妞,我也是极为思念,告诉他,说我出院了就去看它,等什么时候,我将那小猴子接过来,不再麻烦于大师了。

  刘老三笑,说麻烦到不至于,不过南南那孩子挺喜欢你家胖妞的,这骤然分别,他估计得有好长一段时间的不适应吧。

  我已经知道于大师家的孙子南南有一点儿轻微的自闭症,平日里倒也正常,但是偶尔还是会有一些麻烦。

  我因为只是皮外伤和过度脱力,所以也没在医院待多久,因为受不了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于是在第三天傍晚就出院了,站在医院门口,我想了好一会儿,不知道是该回省局报到,还是先去于大师的小院。不过我最终还是决定去看胖妞,毕竟那才是我真正关心的。然而我没有走出多远,突然间,感觉身后有人在跟在我。一开始我并不觉察,然而到底还是受过正经的培训,我很快就发现了,于是下意识地进行反跟踪,结果好是一通甩,终于在离医院不远的老城区,将人给甩丢了。

  气喘吁吁地靠在胡同的墙壁上,我闭着眼睛响了好一会儿,思虑自己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我刚才其实想将跟踪的那人给抓到,然而却发现那人的身手,其实比我还要好。

  这让我诧异非常,望着四下的黑暗,我决定先回省局,把这事情跟上级报告一下,要是什么凶徒,我一个人可担不了。

  然而就在我刚刚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四周变得一片寂静,而胡同两边的通道,却出现了好几个人,将我给堵得死死。不能善了,我的脸立刻变得一阵严肃,将小宝剑给拔出来,一步一步地走向前,突然间,我看到了一个让我没有想到的人,出现在前方。

  杨小懒!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