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章 金猴奋起千钧棒

2014年7月29日 更新

  这从碎砖堆里面狼狈而出的,自然就是铁齿神算刘,我刚才还在想着一字剑出现了,刘老三怎么没来呢,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偷偷摸摸地骑在墙头,坐墙观望呢。不过这个家伙的出现,并没有影响到盛怒之下的朱建龙,但见那个家伙抛出的黑棍儿悬空而立,从上面竟然施加了庞大的压力,隐隐笼罩全场,而这个家伙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做着什么巫降请神的准备。

  刘老三忙不迭地爬起来,抬头看来,瞧见这般状况,顿时朝着一字剑大声喊道:“杀猪的,快干掉他,不要让他将玄天魔唳棒中的魔猿给弄出来!”

  这家伙平时悠然自得,几乎都没有什么着急上火的事情,然而瞧见这倒塌的胡同和头顶上面的黑色短棒,却一反常态地焦躁不安,大声催促着,显然是预料到了之后的效果,到底有多恐怖。一字剑跟这刘老三混了这么久,自然了解这个吊儿郎当的算命先生,关键时候不会瞎弄,于是也是呵气成剑,将那碧绿石中剑往头顶上一抛,手掐剑诀,朝着一片废墟之中的朱建龙指去。

  剑指一成,意志牵连,那碧绿石中剑便发出了一道嗡然之声,倏然而飞,这一招,便是当初斩杀杨大侉子的那一记飞剑。

  然而当初他出剑斩杀杨大侉子,凭的是一个出乎意料,几乎没有人能够想象到这个麻脸丑汉,竟然能够使得出传说中的飞剑,故而才会中招,但是随着此君在江湖上的名声日益显著,身为集云社大档头的朱建龙,却已然是知晓了一些底细,当这宛若流星的飞剑倏然而至的时候,我们头顶上面那根被刘老三称作“玄天魔唳棒”陡然一沉,朝着下方压来,正好敲中了这碧绿石中剑。

  两者相交,倏然而下,常人倒也瞧不出什么蹊跷,然而独具一双慧眼的我,却陡然间感觉到了一头巨大的魔猿,正与一头无名野兽在肉眼瞧不见的地方拼斗着。

  飞剑失去了陡然而起的突然性,便也就丧失了大部分的威胁,当那嗡嗡颤动的碧绿石中剑被玄天魔唳棒压得死死的时候,朱建龙却是将空中无形凶煞融入体内,整个人陡然变换,由原先的那个矮胖老伯伯,化身为了一个肌肉猛男,个头都足足高了好几公分,扭头过来,视线巡视一圈,竟然朝着并不起眼的刘老三冲了过去。这行为让在旁边优哉游哉的刘老三一时有些发愣,瞧了有几分虚弱的一字剑,又瞧见将杨小懒给押着的我,惊恐地大叫道:“我艹,救我啊?”

  刘老三是个文夫子,并不擅长战斗,绝对不会是朱建龙的对手,然而他在紧急关头,脚步轻挪,竟然使出了罡步闪避术,在斗转之间,将那魔枭给晃了过去。

  不过他虽然避得开一时,却并不能够逃脱朱建龙持续的追杀,于是哇哇大叫道:“我艹,你们谁救我啊?老子才四十来岁,还没有玩够呢,可不想就死在这儿了。”他喊得凶,结果朱建龙却也是追得更凶,但是很奇怪的事情是,无论朱建龙如何袭来,却都还是难以抓到这条狡猾的鱼儿,三两下,顿时就气得暴跳如雷。而就在此时,我视线的远端,瞧见又有一人加入了战场,却是于大师的孙子南南,那小孩儿眉头紧锁地站在坍塌一片的胡同口,然后朝着旁边喊了两句。

  他口中喊的是“悟空”,然而我却瞧见是胖妞从墙头冲了下来,但见这小猴子一上来便是毫无保留地睁开额头上面的肉眼,一道黄芒而动,朝着朱建龙射来。

  到底是久经考验的老江湖,朱建龙此刻却也能够分清楚哪儿的威胁最重,几乎是极限地逃开了胖妞的这一道黄芒,接着我瞧见这玩意射到了砖堆旁边的一棵书上面,陡然间那树便化作了一大团火焰,将整个空间给照得透亮,也让我瞧见了在胡同尽头,以及黑暗之中,有着好多好奇的群众。这些人也是恐惧,并没有敢上前而来,不过好奇的他们却也没有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觉悟,不远不近地看着,一点也不知道自己随时有可能陷入到危险之中。

  大伙儿打得兴起,哪里顾得上这些小老百姓,朱建龙与那黄芒擦肩而过,也是惊得一身冷汗,低头瞧向持棍奔来的胖妞,瞧见这小猴子身上,竟然浮现出了一头凶戾狂暴的巨猿来,微微一愣,脸色大变道:“怎么可能,这世间居然还有那通臂猿猴这样的神魂存在?”

  他这一惊讶,胖妞便已经一跃而起,手中的法器将罡气凝结成实质,朝着朱建龙一棒打来。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胖妞这棒子一抄,还真的有一点大闹天空的大圣风范,然而当这棒子与朱建龙的玄天魔唳棒交击到了一块儿,却终究还是露了底,那罡气在黑棒子的侵蚀之下,再也撑不得多久,一击即溃。朱建龙手中的法器简直就是凶悍莫名,这情况让胖妞有些猝不及防,接下来的两招,被那家伙给步步紧逼,退到了一面还未垮掉的墙根处,眼看就要退无可退,身子一扭,身上那头浮现而出的巨猿伸出一双手,将这黑棒子给死死托住。

  朱建龙乃集云社的大档头,修为自然是冠绝群雄之辈,不过这一番车轮战下来,到底还是有些气虚,被没有将胖妞身上的那巨猿给一下敲死,我瞧见杨小懒对他没有半点儿威胁,反而有些投鼠忌器了,留在手中无用,于是便将昏迷不醒的她推到了刘老三的怀里,接着朝着朱建龙冲了过去。

  我自然知道自己并不是那魔头的敌手,然而却不能够忍受胖妞独自受罪,而与此同时,李局长也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奋不顾身地朝着朱建龙砸去。

  同样做这件事情的,还有一剑射出便虚弱无比的一字剑,他在缓过了这口气之后,终于回过神来,重新加入了战团。

  四方齐出,然而平日里完全就没有默契,一先一后,攻击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层次,这让朱建龙应付得无比轻松,然而我们的加入,使得胖妞不用再独自一人面对这魔头,腾起之间,也不至于太过于被动,因为它的身形灵巧鬼魅,能强攻能腾挪,倒也能够在我们之间,形成一种润滑剂的作用,将这战局给勉力维持起来。这一番僵持,旁观者刘老三开始给我们讲解起了周易八卦的方位阵法来,口头之上,一番排兵布阵,而我们下意识地照做,竟然还对朱建龙形成了围殴之势。

  这情形让刘老三喜出望外,一边指点,一边拍着手掌大笑道:“三个臭皮匠,难倒诸葛亮!朱建龙啊朱建龙,你可曾想过,会被这样三个远逊于你的家伙给围困,转眼之间,就要将你给弄死?”

  他这边得意洋洋,朱建龙则脸色扭曲,桀桀怪笑道:“你当真以为四个临时拼凑起来的小辈,便能够将我给拿捏住?”

  朱建龙信心满满,那黑色短棒陡然一扭,从里面突然也浮现出了一头凶灵来,此物尖嘴猴腮,手长过膝,浑身的绿毛,看起来跟胖妞身上那一个,十分相像,唯一不同的,就是它没有满身的脓包,以及脸生双目。此物一出,双手擂胸,接着凶目一扫,立刻盯上了胖妞身上的那头魔猿,异性相惜,同性排斥,这两头看似差不多的家伙,却最是仇恨非常,于是那凶灵立刻扑到了胖妞身上,两者交缠,好是一顿翻滚,卷起碎砖无数。

  铁四角一旦被摧毁,朱建龙立刻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尽快护翼在刘老三的南南也冲上前来,试图顶上胖妞的位置,然而他一个手艺活大师的后辈,哪里是什么搏击好手,没两下,被劲风一带,便给弄得跌落到旁边去。

  胖妞和那凶灵在周边一阵翻滚,动静颇大,而朱建龙此时则气势大盛,一拳将李局给打飞,而后又盯上了我来,紧追不舍。

  我除了先前那灵光一现的线条和点,哪里能够跟这等凶魔缠斗,于是只有跑,好是一阵绕,旁边的一字剑则强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在旁边帮我拉扯。然而就在我们即将抵挡不住的时候,那朱建龙的脚步却突然停止了下来,喘着粗气,死死盯着刘老三身后的胡同口。激烈战斗之后的短暂平静,让所有人都常常舒了一口气,也下意识地朝着他目光注视的方向前去,但见黑暗之中,又走来了一个风度翩翩的青衣道人,停在了我们身后不远处。

  这青衣道人生得一副好皮相,年纪不大,却留有三撇美须,目光一阵漂移,并没有注意到战场之中的一干人等,而是瞧向了刘老三,平静地说道:“这位先生,能够将你怀中的那个女人,交给我么?她再不懂事儿,毕竟还是怀孕了,通融一下,可否?”

  1. 润物:

    杨知修

  2. 估计是杨知修!:

    估计是!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