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章 集云大档头落网

2014年7月30日 更新

  来人年纪看上去不大,也就年近三十,青衣道袍,风度翩翩,十足的美男子,瞧见这样的家伙,特别是一个能够让朱建龙这般疯狂之人都不由得停止下来的人物,刘老三吸了吸鼻子,却是嘿然笑道:“这位道友,闻闻你身上这股檀香味儿,应该也不是跟集云社同流合污之辈啊,何必掺和进来,让自己沾上这么多腥味儿呢?”

  刘老三虽然还在调笑,但是话语却充满了严肃,显然对于来人,他还是有着几分把握不住,而那人微微一笑,嘴唇上翘,扬眉说道:“这事儿我倒也不想管,不过你怀里的那个女人,她是我的亲妹妹!”

  此人这话儿一说,所有人都惊呆了,唯有我一个人想起了一件事情来,那就是我记得当初杨二丑和杨小懒的对话之中,她还有一个哥哥,是在茅山宗里,据说名头很大,甚至比杨二丑还能够罩得住场面,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温婉飘逸的青年道人。

  我没想到,旁人更是没有想到,刘老三看了看此刻的杨小懒,又瞧了瞧那道人,发现眉目之中,果然还是有一些相似之处的。这道人到底有多强,从朱建龙的反应便能够瞧得出来,狂暴如他,此刻却也只是收了手,安静地在旁边观望。有着这么一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这让场面充满了不确定因素,刘老三脸色变了变,接着说道:“那么,你是准备从我手上,将她强行抢走了?”

  刘老三心中忐忑,不晓得对方会如何出招,而旁边的朱建龙却是桀桀怪笑起来:“以多欺少?你们现在看到了,老子的帮手来了!”

  朱建龙的一句话,让我们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沉重了数分,看向那道人的目光也开始充满了怀疑和敌意,不过这个贸然而出的道人却并没有理会我们的态度,而是认真地问那个色眯眯的光头佬道:“我妹妹,你碰过?”这话儿说得直接了当,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朱建龙先是一愣,继而嘿然笑道:“突然问起这个话题来,我还真的有些不好回答你啊——上是自然上过,不过你妹妹又不是原装的,肚子里面的孩子,还得生下来,滴血认亲,那个时候咱们才能够算得上亲戚,我也可以喊你一声‘大舅哥’……”

  刷——

  朱建龙也真的是一个骄狂自大的人物,即便面对着如此强援,说话也是根本不着调,却不料那个道人竟然并没有对我们为恶,而是朝着与他有着共同立场的朱建龙下了手,扬起一巴掌,朝着这光头佬的脸上扇去。

  朱建龙一身修为,自然不可能被这一下扇中,不过却还是被这个家伙表明立场的耳光给震到了,愤怒不已,朝着对方吼道:“嘿哟,还想打人了?老子是看在小懒的面子上才理会你的,真当自己是一根葱啊?”

  他愤愤而骂,然而那个道人却是一步跨前,冲到了他的跟前来,双手一兜,就朝着朱建龙的胸口轰去。

  两人交手,立刻一阵狂风暴雨,噼里啪啦的拳风腿影,让我们周围的人都看傻了,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儿,这杨小懒的哥哥,怎么会跟与杨小懒同行的朱建龙交上了手?不过这双方一接触,我倒是能够瞧得出来,那道人虽然看着温柔潇洒,年纪也并不算大,但却是一个硬茬子,面对着朱建龙的步步紧逼,绝对不处于下风,而且一双手掌上下翻飞,击打在空气之中,陡然间还是有爆豆一般的炸响而出,空气中充满了一种浓烈的阳光气息,显然也是使用了类似于掌心雷之类的道法。

  两人缠战,倒是将我们给单独抛开到了一边儿来,我将李局给扶起来,瞧见旁边的刘老三正在翻看杨小懒的眼睑,朝着挤眉弄眼,一副“你刚才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事情”的态度。

  这两人都是极为厉害的高手,交手的战场之上,劲气纵横交错,无数的暗流汹涌,而他们脚下的青砖条石则惨了,即便是坚固无比,但是那脚踏在上面,一用劲,便有龟纹状的裂缝朝着周围,四散而去。这情形让人吃惊,而就在此时,陡然之间,我瞧见那道人的衣袍陡然间竟然壮大几分,好像吹气球一般,整个人体积倍增,从他那青色道袍之上,竟然有许多扭曲的人脸出现,而那人一个空中翻转,竟然有无数的哭泣声从无到有,凭空而生出来。

  “茅山养鬼术?”刘老三脱口而出,一下便将那道人这一招给叫了出来,一副不确定的样子,而就在此刻,那家伙摇身一晃,也不知什么手段,竟然将朱建龙给扑倒在地。

  朱建龙给死死按翻在了地上,这时与那胖妞纠缠的恶猿又挣扎着翻了起来,朝着这道人下手,然而却瞧见这青衣倏然而缩,全部吸附在了身躯之上,一张一缩之间,那恶猿一下子就受之不住,判断失误,而后便是凭空一掌,击在了胸口,竟然一声厉叫之后,烟消云散。那恶猿被灭,朱建龙悬浮在空中的黑色短棒跌落在地上,失去了神秘的色彩,黯淡如始,朱建龙顿时就怒意勃发,刚刚要发作,结果道人再次挥了一巴掌,将这个大魔头给甩得昏迷不醒。

  “金光临刺?”刘老三又喊了一声,显然是这其中的变化,又被他看到了蹊跷出来。

  淡然自若地将这集云社大档头给料理干净之后,那道人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点儿浅笑,旁边的一字剑瞧见了刘老三的眼色,上前拱手问道:“不知道您是?”

  道人笑道:“茅山宗,杨知修,知识青年的知,修正主义的修。”

  他淡然而笑,走到了刘老三的跟前来。这一位,刚刚将集云社的大档头给揍趴下,而且镇住了场面,刘老三自然也不敢有任何质疑,让杨小懒从自己的怀中拉扯出来。这时的杨小懒陷入昏迷,依旧还是当初双眼紧闭的模样,不过却被杨知修空若无物地轻松扶着,然后朝着我们名正言顺地说道:“这天下间,孕育新生命的本身是最伟大的,而小懒的情况比较特殊,她与朱建龙等人并非合作,而是一点儿误会,有任何事情,都有我帮忙担着!”

  青衣道人杨知修出现,将杨小懒所有的罪过都给揽住,在他强势的态度之下,倒也没有人敢有异议,便是我,也不敢说起此事,惹得他人不高兴。

  不过要知道,就其根源来说,杨小懒这娘们虽不是集云社中的大人物,但跟朱建龙来往甚密,而且还跟大名鼎鼎的十四凶煞案有着直接关联。

  那些心脏缺失了的尸体,说起来大部分都是给她给吞食了去,也就是说,虽然孕育着新生命,但是这一个女人的生存,却是需要很多的人命来填的。这事情说起来实在骇人,不过那青衣道人杨知修到底是能够将朱建龙给击倒的角色,当他带着杨小懒扬长而去的时候,所有人都选择了缄口不言,李局也是同样如此。好在那个杨知修倒也是知情知趣,临走时把朱建龙给留在了这里,这集云社大档头的落网,也算是一桩天大的功劳,足以、甚至远远超过了杨小懒归案之事。

  我们所在的巷子胡同,垮塌一大半,黑暗中影影绰绰许多人,不过一直到李局找来了大队人马,方才蜂拥而上,靠近围观,不过这时的我已经离开了战场原址,做好笔录之后,与刘老三、一字剑和南南带着胖妞离开。

  朱建龙的落网让系统内的人都是大喜过望,然而当得知由头,竟然是在伏击和追杀一个小小的办事员,这事情说起来就是十分蹊跷了,而我因此也名声大噪。尽管这是因为建立在那集云社大档头的身上,不过却也是一种名声远扬,当然由此而来的,还有一个后果,那就是我接下来还将可能面临集云社其余人员的追杀,于是上边出于安全的考虑,还是选择让我进行半放假式的休息。

  这意外而来的假期让我多了将《圆灵掌心雷秘解》由文字、图录转化为一种修行手段的时间,小心翼翼地按照秘解上面的文字内容,我进行了一系列的修行准备,坛斋忌口,祭炼绘形,然后于甲子日的子、寅时开始洗手焚香,依势按诀观想修行,如此持续一周,便隐隐能够喝念口诀,然后通过“替身图”的观想,以掌心雷祛邪法,容雷意而上身,凝于双臂,融汇于双拳之上。

  所谓掌心雷,手掌之间,隐有雷意,此乃登堂入室、初级入门之道,真正的巅峰,乃拍出一掌,宛如雷霆降临,轰隆而下,惶论是鬼怪与妖魔,皆不能掠其锋芒。

  如此说来,此行任重而道远,我还有很多路要走。

  我被放了大假,反而有时间修行,日子兜兜转转,一直到了七月中旬,我的掌心雷之法也算是入了门道,终算是有了一门强悍些的手段,而一直对我处于放养状态的省局特别行动队那儿也传来消息,让我赶往一个秘密基地,说有一件最为光荣的事情,需要对我进行征召。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