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章 师承龙虎赵承风

2014年8月1日 更新

  我站起来,两步走到了店门口,胖妞瞧见我,异常高兴,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我的身上来,紧紧抓着我的肩膀,龇牙咧嘴,朝着自己的额头指指点点,然而却不敢碰触到那一张皱巴巴的符纸。

  一股焦糊的味道,从它的额头上传到了我的鼻子里面来,我伸手过去,想要将那张符箓给扯下来,然而这个长得格外英气的道髻男子却朝着我喊道:“这位同志,不可,这猴子有古怪,万万不可将这符箓揭开,不然那后果……”

  他还说着话,我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却捏在了那黄色符纸边际。

  刚刚一接触,我立刻感觉到一股酥麻麻的电意从上面流转过来,接着仿佛有几根银针,朝着我的拇指扎了下来,一阵刺痛。

  不过我却还是当做没事一般,将这纸符从胖妞的额头揭了下来,然后直接扔在地上,用鞋子底将其碾烂。

  我这看似漫不经心地行为让道髻男子身边的几个青年十分气愤,其中一个立刻越众而出,朝着我大声骂道:“小子,你知道这猴子到底是什么来历不?明明都已经提醒你了,然而你却还是将我师兄贴的符箓撕下,是不是想找死?”

  道髻男子默然不语,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来,然而这个壮汉却已经冲到了我跟前,那手指几乎就要指到了我的鼻子上面来。

  在旁边喝酒的萧大炮、王朋和努尔都站了起来,萧大炮想上来帮我挡住这人,然而眼看着那家伙的手指都已经要戳到我的鼻孔里面来了,我余光中瞧见胖妞那被符箓烫得焦糊的额头肉瘤,心中一阵愤恨,于是将这个家伙伸出来指点我的手给抓住,然后错身而上,将这个家伙一个过肩摔,直接摔到在了小馆子前,泼满污水的石板地上面。

  我心怀恨意,这一招使得简单粗暴,直接明了,那人虽然瞧见我们都是穿着同样的绿色军装,不过也没想到太多,却不料这刚刚一接触,便是一个腾云驾雾,接着屁股落地,差一点儿都摔成了八瓣,顿时就懵了,躺在地上唉声叹气地喊。

  “刘子铭!”

  众人惊呼,而有人受伤,立刻便有人涌了出来,朝着我大声喝骂道:“你这个同志好不讲理,怎么一上来就动手?”

  面对着这人的指责,口水都差一点碰到我的脸上,我只是淡淡地说道:“不讲理的,应该是你们把?二话不说,一上来就伤害我家养的猴子,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了我的这句话,那个道髻男子这才眉头一掀,沉声问道:“这个小猴子,是你养的?”

  我摸了摸有些受到惊吓的胖妞脑袋,然后这才平静地说道:“自然,要不然这热闹集市,哪里来的猴儿?坦白讲,我这一摔,只能算是轻的,倘若胖妞有受到什么伤害的话,我很明白地告诉诸位,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绝对逃不掉我的报复!”

  这话儿语气平淡,然而内容却是霸道无比,这并非平日里与人为善的我,所秉持的宗旨,但是即便是龙,也有逆鳞,而胖妞以及我的家人,那才是我心中最值得珍贵的地方,绝对不能碰。

  谁伤害了他们,我就让谁付出最沉重的代价,就这一点,我绝对不会妥协。

  直到此刻,来人终于瞧见我,以及我旁边的三位人物,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不再将目光投向胖妞,而是拱手说道:“哈哈,瞧见诸位的衣着,这真的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啊。几位莫怪,我们也只是因为在这市集中陡然瞧见这魔猿遗种,唯恐伤及无辜百姓,方才会贸然出手的。不过现在看来,它既然是认主了,那么倒也不会为非作歹,是我们多虑了。嗯,在下赵承风,师承龙虎山天师道,是从广南赶来参加南疆大比的,幸会,幸会!”

  伸手不打笑脸人,此人在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脸色倒也转得十分快速,并没有再来顶牛,而是与我们友好和谐地沟通起来。

  这人一说起自己的师门,我心中其实多少也消减了一些火气,毕竟我跟龙虎山有缘,不但认识里面的琅琊真人苏冷,而且李浩然李局,以及我儿时小伙伴罗大屌都是龙虎山上的,所以对这个门派其实心中还是有一些好感,而且人家笑眯眯的,我倒也不能在板着个脸儿。

  双方这么简单一交流,然后就是自我介绍,简单讲两句之后,那龙虎山赵承风便不再多言,朝着我们拱手,然后离开。

  这人离开之后,我们重新落座,王朋给胖妞检查额头上面的伤口,那儿原先还只是一片黑色,此刻却是显得有些焦糊了,轻轻一碰,胖妞立刻委屈地呜咽一声,显然是十分的痛苦。

  “除邪驱灵火符!”

  王朋认出了我刚才解开的符箓,念出了这名字,然后告诉我道:“那伙人下手可真够重的,也不管胖妞到底有没有主人,直接一上来就是用了火符。这东西采用地罡烈火炼制,一旦沾身,立刻能有阳毒入体,十分的凶险,胖妞体质特殊,倒也不会受太重的伤害,不过这几天,你恐怕是不能再指望它能帮你干啥了!”

  他的话儿虽然并未挑明,不过我却还是读懂了,确定道:“你是说,他们其实明白胖妞背后有我,只不过是为了剪除可能存在的对手,方才会做出这般赶尽杀绝的事情来?”

  萧大炮在旁边嘿然笑道:“人心险恶,这事儿其实没有谁能够猜出来,不过刚才四月所说的,就是结果之一;其二,你家胖妞以前大大咧咧,对谁都没有防范,只怕以后心中会留下阴影,对陌生人,不会太友好了。”

  胖妞本身的修为其实很不错,倘若真的与人斗争起来,孰胜孰败,犹未可知,但是被这般一突袭,立刻就抓了瞎。拿这般纯真的小动物来下手,说实话,这伙人还真的不是东西。

  几个人一番商议,王朋和萧大炮对那个为首的赵承风赞叹不已,那小子年纪不大,不过城府却极深,不管我们怎么猜测,但是人家表现给我们的,却是极友好的状态,就算心中有一团火,也根本发作出不来。

  这就像一个人全力打出一拳,但是却打到了棉花上面一样。

  对于这件事情,萧大炮磨着牙,恶狠狠地说道:“这个小子,应该就是其他营地的培训生,他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必定是要参加明日大比武的,瞧他的模样,进入最后阶段,应该没有问题,到了那个时候,兄弟们无论是谁碰上他,手底下可都不能留手啊!”

  看着胖妞委屈的模样和额头上面的伤痕,我们自然是同仇敌忾,不过说是这般说,但那赵承风师出龙虎山,倒也不是可以随意揉捏的角色,到时候真的碰到了,倒也是一桩麻烦的事情。

  这事儿发生之后,我们都没有了喝酒的兴致,跑到水池边去洗脸,然后施施然返回。

  次日一大早,便有军号吹响,滴滴答滴滴,我们一骨碌爬了起来,然后到军营旁边的训练场集合,雄壮的运动员进行曲已经充斥在整个军营,好多部队的士兵被借调过来帮忙,忙着布置场地,在用过了简单的早餐之后,我们按照原来的连队编制,开始进行抽签配对。

  徒手格斗在上午继续,器械格斗在下午,而秘法比斗则被排到了晚上,这个是日程的简单安排,我和萧大炮上午都有比赛,而努尔和王朋上午倒是无需太忙,于是各跟一人,有个照应。

  上午参加徒手格斗的人数,足有两百来人,占了此番人数的一大半,我抽到了一个号码,78号,看着好看,但是听着呢,“去死吧”,还真的不是什么吉祥的意思。

  比赛的方法原先是两两捉对厮杀,然而没想到临时却有所更改,居然是五十人一场大乱斗,以击倒的人数积分。

  这方式虽说节约了很大一部分时间,够简单粗暴,不过这个需要很强的场面掌控能力,因为单对单的时候,一旦出现意外,裁判能够随时中断比赛,然而把五十人放在一起,难免会有所顾及不到。

  不过这并不是我所考虑的问题,在听到宣讲的指导员仔细讲完规则过后,我终于找到了萧大炮,发现他抽到了二百多名,跟我根本分不到一个区。

  萧大炮拍着我的肩膀,让我自求多福。

  第一轮是一至五十,一群人依次进入大校场,我瞧见这场地突兀地立起了十根柱子,高约三米,上面会站着身穿干部服的裁判,负责处理这之中的任何问题,接着主席台一方出来一个人,开始念起了本场规则,大意就是不能够攻击几个人体致命的部位,然后就是击倒对手躺倒或者出界皆可得分,还有一些简单的注意事项,比如不得畏战,三分钟不与人接触的,绕场而逃的,算做自动弃权。

  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五十人里面,只有三人可以进入明天的第二轮选拔。

  比赛开始了,我在第一波的人里面,看到了昨天的龙虎山赵承风。

  他一脸盈盈笑容,仿佛是来度假的。

  1. 鱼儿:

    袖手双城出来啦,果然跟大师兄是宿敌,从头无耻到尾!

  2. 梦涵:

    贱人果然够贱!从头到尾

  3. 大妖:

    里面比他贱的多得去了,他还好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