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章 半百男人大混战

2014年8月1日 更新

  在比赛还没开始的那一刻,场中的每一个人脸上神情各异,但是像赵承风所表现出来的这种由内而外的轻松惬意,却并不能算多。

  只有对自己的身手有着真正信心的人,才会流露这种态度,那是一种“就算是前面有刀山火海,老子趟过去就好”的想法,他要是没有足够自信的手段,是不可能装出这么举重若轻的淡定来。

  我们四人围坐在校场旁边,瞧见这五十人被执行裁判分离成一个又一个的小区域,这里面是有讲究的,根据不同的来历出身,以及培训的营地,将这些人都给划分出来,最大限度的防止抱团现象的产生。当然,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可能防止,比如倘若我和忠哥萧大炮在一块儿,必然是会联手在一块儿来的,到了那个时候,就得看哪个组合和团体最为厉害了。

  所以即使是比赛,也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公平,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不可以确定和捉摸的东西存在。

  一切完毕之后,十个现场裁判来到场中,一跃而上,直接跳上了立柱。

  至于边场的执行裁判,全部都是如刘春、谢毅一样的部队指导员,而立柱上面的裁判,则都是主办方最拿得出手的局内高手,他们都是有着一定的镇场能力,比此间的成员水平,至少要高上几层楼,方才能够及时制止不可控事件的发生。

  我们全部都是无肩章的绿色军装,而裁判则都是四个兜的干部服,泾渭分明,一眼可见。

  现场的规则里面有一点,那就是攻击裁判,直接驱除出场。

  主席台有一位谢顶领导将手高高扬起,然后果断地往下一斩,大声宣布道:“开始!”

  一声铜锣声随之而来:“铛!”

  两相叠加,立刻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律动,紧接着那些全身绷得紧紧的场中学员第一时刻,朝着身边的那些竞争对手出手。

  这倘若是街头打架,倒也没有什么可以看的,无非是两个阵营,敌强我弱,敌弱我强,敌人基本上都在前方,然而此刻却不是,身处于危机四伏的混战之中,你需要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判断出离你最近的这些人里面,哪些厉害,哪些不如你,对手的选择会决定自己能够走多远。除此之外,在场的一半人以上都是修行者,这之间的战斗,即便是有裁判在场,也充满了无数的不确定性,只要不是冠绝场中的实力,那就得小心翼翼行事。

  混战在一瞬间爆发了,我的目光一直都盯着昨天招惹我们的那个龙虎山弟子赵承风,但见此人在第一时间,与一个身高臂长的壮汉开始对拼了上来。

  这五十人的站位很有意思,每一个人的周边,几乎都没有同省的人,就算是同一个营地,那也不是一个班的,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交情,所以也不会达成什么默契。不过这赵承风选择了这个壮汉,而不是旁边几个看着若于他的对手,这让我有些惊讶。

  我很快就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走得这一招实在是太妙了,因为好几个实力十分突出的成员,他们在第一时间撂倒了身边好几个人之后,竟然很快就遭到了旁人的同仇敌忾。

  其实场中所有人的心思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先将最厉害、最拉风的那几个人给撂倒,要不然弱者自相残杀,岂不是给那些厉害的强者更多机会了?如此一想,结果那几个最先出头的人都相继遭到了大部分人的围攻,这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结果,一番蜂拥而至,便算是实力比旁人厉害几分,最终还是得跪在当场。

  五十人打架,这场面颇为壮观,然而在一番交手之后,立刻就有大量的人倒了下去,接着无数的人影开始在这儿其间闪动,当最开始出头的那几个强者被围殴而倒了之后,我瞧见一直在装模作样地跟大个儿缠斗的赵承风,一个揽雀尾,抵在了那壮汉的胸口。

  砰!

  这一掌居然打出了击鼓一般的震响,接着那人竟然没有站住脚,直接朝着场地边界飞了出来。瞧见这轻松惬意的一招,我旁边的萧大炮霍然站起来,低声惊呼道:“龙虎雷音功?”

  我瞧见萧大炮一副诧异的表情,拉着他的胳膊问道:“什么龙虎雷音功?”

  萧大炮没有回答,而是一脸严肃地盯着场中的那个道髻男子上下翻飞,开始了骤然地发威起来,他身体的骨骼似乎有雷音鸣动,然后矫健如猎豹,出招并不狠厉,充满了力量的柔性美感,步法缥缈,那些与他接近的学员总是被他给晃得一阵眼晕,接着下盘不稳,一阵天旋地转,直接就倒了地。

  旁边的王朋给我解释:“龙虎山天师道乃国中顶级的道门高阀,向来服务正统王朝,故而功法颇多,但是最为著名的有三种,其一为秘而不传的双修之法,顶级房中术,其二为圆融天意、内丹外修的丹鼎观想之术,其三便是这以观想雷鸣之律动,震动骨髓,继而肉身成圣之法——雷音功能以龙虎冠名,便是顶级的修行功法之一,向来都是门内核心真传子弟,方才得传。这个赵承风,十分不简单啊!”

  我瞧见两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心中有些不忿,说:“再厉害,还能有我们分局的李浩然李局厉害?”

  这时萧大炮才回过头来,用一脸不屑回应了我:“李浩然的名字我也听过,不过是龙虎山长老之徒,而这个赵承风,只怕是龙虎山的掌舵人张天师,或者最强王者善扬的衣钵传人呢……”

  忠哥这么说,我倒也分不出什么太多的区别来,不过当我将注意力回到了校场之中的时候,发现不到十分钟过去,场中就只剩下了八个人,这些人里面,个个都是身上带伤,不过瞧着态势,那七人居然都隐隐地围上了赵承风。

  身处其间,对于战场的态势最敏感不过,光是这站位,我就明白,那些人应该都感觉到了赵承风的巨大压力,将其视为第一对手,要想将此人撂倒,方才能够谈及其他。

  一个松散的联盟,在所有人精疲力竭的那一个当口,便已经不用言语地结成了。

  面对着这最后站着的七人,他们虽然不一定是场中最厉害的成员,但是能够撑到最后,必定都有着自己独到之处,面对着这么一群人的围逼,那赵承风并没有像一开始那般卧薪藏胆,低调地后退,而是稳稳站在场中,然后伸出了右手食指,朝着周围勾了勾。

  这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温文尔雅的赵承风,在这一刻终于将他骨子里面的那股傲气,给直接张扬了出来。

  回应他的,是七个人几乎如一的呐喊,这些人朝着赵承风错落扑去,有的直拳,有的飞脚,有的一个暴烈无比的硬肘和飞膝,眼看就要将赵承风给淹没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瞧见了一副精彩绝伦的格斗术,赵承风虽然表现得无比简单,但是却将这七人给一一料理了,简单明了,充满了男性最阳刚、激越的一面。

  “铛……”

  结束的铜铃响起,在一群扶着地上伤员的边场裁判面前,傲然而立的赵承风显得是那么的耀眼。

  第一场,只有这个男人真正站到了最后。

  瞧见这场景,尽管我们之前不对付,也不由得为这战绩齐声高呼,朝着他送去了激烈的掌声,萧大炮更是将巴掌拍得震天响,不过当赵承风退场之后,他一把搭在我的肩膀上面来,沉声说道:“二蛋,看到没有,这个就是你的对手,论城府、论实力,那都是一等一的强,你有没有感到害怕?”

  我摇摇头,坚定地说道:“没!我满腔热血,差一点就要燃烧起来。”

  旁边的几个人都过来给我鼓劲,而这时场地已经迅速地收拾好了,开始准备下一场的准备,我有些尿急,跑到不远处的厕所尿尿,然而刚刚走出来,就听到拐角处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刘哥,下一场比赛,是陈二蛋那个小子,你一会儿可得多照看点!”

  另一个人嘿嘿阴笑道:“放心,当初我们受到的屈辱,我可都没忘呢,要是让他有了好成绩,让上面的首长看上了,我们以后哪里还有出头之日?”

  “记得就好,嗯,马上开始第二场了,你赶紧去吧……”

  两人从拐角处朝着校场跑去,而我则一下闪道了旁边,瞧见这两人,可不就是疤脸贱男春和谢毅么,我还以为这两个家伙一直没有动静,是舍弃小我,完成大我呢,原来是在这儿打伏笔呢。

  无意中听到这一幕,让我心中有些隐隐不爽,刘春做的是边场裁判,倘若漏我几个数,或者判我犯规,那我岂不是很冤枉?

  然而就在我一阵胡想,努尔过来,把我拉回,当点到我的名字后,我随着人群,迈步进入了校场中间。

  我原本忐忑,然而瞧见周围这些或熟悉,或陌生的脸,心情一阵激动。

  随后,我瞧见了昨天和赵承风一起的那个壮汉,就在我身旁,朝我微微一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