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六章 兔子逼急奔雷掌

2014年8月2日 更新

  我记得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刘子铭,昨天被我陡然之间摔倒在地,弄得一身的臭水,要不是赵承风给拦着,他说不定就要上来,与我捉对厮杀了。

  昨天有人拦着,而且赵承风对他似乎有着很强的控制力,故而才没有发作,然而现在一下场种,交手拼斗却是名正言顺,所以他一来就直勾勾地看着我,虽然在笑,不过那一双眼睛里面,却透露着恶狼一般的狠厉。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吧?

  各位相隔两米左右站定,接着主席台那边又开始讲解起规则来,而我则一脸郁闷地朝着场边看去,瞧见那几个损友正一脸阳光灿烂地朝我摆手,特别是不用参加徒手搏斗的王朋和努尔,显得是那么的幸灾乐祸。

  视线收回来,我开始打量起周围的学员,发现这签应该是特别设计过的,基本上都是不认识的人,这样一来,大家下狠手基本上都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规则念过了一遍,洋洋洒洒,而我则一直都在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尽量让自己进入一种自然而然的境界。

  然而这仅仅只是我的起手,就我修炼的魔功而言,讲究的是一个恣意妄然,狷狂畅意,由着自己的心思而来,一会儿倘若真的打将起来,我绝对做不到想赵承风那般的圆滑,以及收放自如。

  一通口水话之后,主席台上同样的一个领导,与那铜铃一起,宣布了第二次比拼的开始。

  所有人的身体都绷得紧紧的,几乎是在那铜铃一声清脆响声发起的瞬间,那个姓刘的便一个跨步,朝着我一个鞭腿踢来。

  啪!

  气劲凝如实质,直接在空中发出了一声炸响,那腿风好似利刃,朝着我扑面而来。

  昨天被我像面口袋一般,一下撂倒,这刘子铭充满了一股劲儿,极力要证明自己,于是一上来就发出了狠招,然而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拖着鼻涕的山村少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我,也不可能让这人一上来就将我给撂倒,当他一跳起来的时候,我便朝着旁边躲闪开去。

  我很轻松地避开了这一击,然而场中人员密度的程度,让我根本没有任何腾空挪移的空间,这边一闪,旁边立刻就有一个国字脸朝着我的腰间肘击而来。

  这人的手法那叫一个干净利落,一看就知道是军中的风格。

  我的年纪不大,脸看起来嫩,连带着被人看起来就感觉有些实力不济,那人偷袭,其实也是想占一个便宜,然而真正到了拼斗之时,我又哪里会和和气气,一个翻滚,从他的旁边钻过,接着手一伸,缠在了此人的腰间。

  一肘落空,人影无踪,那国字脸顿时就是一顿错愕,然而我这边却是稳住了阵脚,将那人给紧紧搂住,然后一记膝顶,直接砸在了他的屁股上面。

  屁股多肉,能缓冲大部分的力道,教育小孩儿算是一个不错的落点,然而用于格斗,却最不方便,但是我这一顶,却是直接奔着他的菊门而去。

  这儿连带着腹股沟,汇聚了丰富的神经元,那人立刻中了招,痛苦地跪倒在地上去。

  然而就在此刻,我听到场边有人朝我摇旗,抬头看去,却见疤脸贱男春一脸严肃地朝我喊道:“陈二蛋,警告一次,不准攻击下体!”这说法让我一阵诧异,我们都知道,男人所谓的下体,就是裤裆里面的命根子,这个东西,平时就连训练都不能碰,然而屁股这儿,哪里能算下体?

  我瞬间明白了,刘春这个家伙在公报私仇,看样子是想要从规则上面对我进行束缚,如果没有别的裁判站出来给我说话,我估计得被他弄得死死的。

  这就是他先前跟谢毅说的,“好好照顾”。

  这说法我自然是要反对的,然而正当我想要上前与其辩驳的时候,旁边的人却朝着我这里再次袭来,猝不及防之下,我的后背被重重打了一拳,那时的我已经将气劲都集中在了背上,痛倒不是很痛,不过却下意识地将这愤慨,集中在了这人的身上。

  一个冲天炮,我一拳击在了那人的下巴处,然而这个却比刚才那个还要厉害许多,伸出手,一下就拿出了我的拳头。

  我这一拳,气势颇足,要倘若是一个普通人,就要给一拳打飞,然而来人却轻而易举地接了下来,然后伸脚一拌,想要把我往地上摔去。

  能够来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会很简单,这人不是,那么我也不是,就在他想要将我给绊倒的时候,我直接一个纵身而去,并不用力,而是使用那巧劲,像胖妞那小猴儿一样,缠在他的身上,一个晃悠,左一下,右一下,绕得他连找寻我的时间都没有。

  在一阵眼花缭乱地身形变幻之后,我终于蓄积了气力,趁着那人一个闪身,失去平衡的时候,飞起一脚,将这人给踹到地上去。

  然而就在我以为自己得了一个积分的时候,却瞧见正好有另外一个人扑在了他的身上,接着我下意识地朝着场边看去,只见作为边裁的刘春竟然举旗示意,是刚才那个一不小心碰到的那个家伙,得分。

  木桩子上面的十名高手,他们所要做的,是掌控全场,防止过激的比斗和意外发生,而作为边裁,则是检查犯规以及积分的人员。

  边裁只负责计数和提醒犯规,并不需要太厉害的手段,所以都会选择个营地的指导员和生活班长来担当,因为这些日子以来,他们算得上是与我们同吃同住,一旦打出了火气的人员暴怒,他们介入的时候,多少也会给些面子,而在一片混乱中,刘春作为我们的指导员,按理说,应该不会对我有多大的偏倚。

  然而这厮的确是在整治我,倘若是一直下去,说不定我就真的有可能输掉了。

  说什么要拿一个好名次,跟着萧大炮、王朋和努尔一起,加入那个战略执行小组,这话儿说得太早了,我说不定就要灰溜溜地离开这里。

  要倘若是因为我没有实力,这个我自然认栽,但是被这样窝囊地整治,又怎么能够让我服气?

  愤怒,愤怒,那怒火将我烧得一双眼眸都几乎要充血了,然而在众目睽睽,一片混乱之中,我倘若是中了计,冲出场中去殴打疤脸贱男春,痛快自然是痛快了,但是却将我自己都给搭了进去。

  如此一来,倒是附了那家伙的心思。

  到底应该怎么办?

  就在我怒火中烧的时候,我的前方突然又冲出来了一个黑影子,飞起一脚,朝着我的胸口踹来。

  这速度快得就像一根离了弦的箭。

  是刘子铭。

  场中一片混乱,每个人都主动或者被动地选择着自己的对手,刘子铭与我擦肩而过,两人便失去了交集,然而他再次回来的时候,气势更甚,我扭身躲开了他的这一脚,然而却不料在他的身后,竟然还有一个人,将目标定在了我的身上。

  我再躲,结果旁边又来了一人。

  一阵周旋之后,我环顾四望,发现在短暂的时间里,那刘子铭居然找到了两位帮手,而这两个人,正好昨天也曾站在赵承风的身后。

  有个脸上有青色胎记的家伙,昨天骂我骂得最狠。

  很显然,就在我们昨天谈论赵承风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其实也是暗暗地憋着一股劲儿,就等着在这种场面拿下一个人出气呢,没想到我这么倒霉,竟然在同一场中碰到了他们的三人。

  三人将我团团围住,周围的攻击顿时一阵停滞,而那刘子铭则咧着嘴笑道:“小子,我听说你报了三项,不过,估计后面是参加不了了。”

  青色胎记则狠狠喊道:“兄弟们,废了他!”

  一声招呼,三人朝着我疾步冲来,而就在这间隙,我还看到边场那儿的刘春,他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我瞧见他那一双带着恶意的眼眸,心中不受控制地回忆起了多年前的那一个夜里,一堆人高马大的壮汉,将我给堵在了厕所里面的场景。

  再之后,我突然灵光一闪,想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我能够像赵承风一样,所有人都倒下了,只有我屹然站立在场中,就算贱男春再徇私舞弊,还能将我给淹没了去么?

  绝无不能。

  于是我握紧了拳头,然后朝着朝我围攻的对手冲去。

  我的第一个对手,是刘子铭,不但因为他在这三人之中最是强悍,而且还以为我曾经一把将他给摔倒在地。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说,我有心理优势,而如果将他给一下弄倒,对付剩下的两个人,我也不会很差。

  刘子铭腾身于空,看着似乎十分凌厉,然而在某一刹那,在我的眼中却是空门大开。

  他们一直都以为我不过就是个运气好的小子而已,却从未晓得我在这背后的艰辛和汗水,我所有的努力,并非是自愿,而是因为我时时刻刻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箭步朝前,长手击空。

  我的耳畔,听到有人在惊呼:“奔雷掌!”

  1. 梦涵:

    沙发

  2. 鱼儿:

    大师兄,够猛!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