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八章 冤家见面眼很红

2014年8月2日 更新

  上午的比试看着击怀壮烈,然而最后一统计,即便有着一众高手镇场,仍然有近五十多人受了不轻的伤势,难以进行后面以及其他项目的比试。

  这效率虽然上去了,但是如果弄成这一副场面,那么实在是得不偿失。

  拳脚无情,刀剑更是无眼,下午的器械组比试要倘若还是按照这种规则,那么只怕这一次的伤亡指标,根本填不了这个大窟窿。

  所以上面的规则是五分钟速战,也就是说,双方持械,要在五分钟的规定时间内,与对手进行快速战斗,以击中对手的得分点,或者打倒对手为胜负标准。在经过一系列的抽签之后,我们小团伙里面,第一个出场的是努尔。

  努尔的对手是一个身高一米九的东北壮汉,他从器械栏中抽出一把全场两米的大关刀来。

  何为大关刀,这玩意讲得明白点,就是关帝爷手里面的那根青龙偃月刀,长长的棍身,刀片子巨大,本来是那马战的利器,然而配合着这壮汉的体型,倒也有着十足的威慑力。

  努尔有自己用熟的专属棍子,然而比试的时候并不能够用,所以挑了一根普通的少林僧棍。

  两人入场,站定,裁判讲解完规则之后,铜锣一响,那壮汉瞧着矮自己一个脑袋的努尔,凛然一笑,大声喊道:“小子,你自己可得小心了,老子这刀厉害着呢。”

  那人其实也是好心,不过这威风凛凛的大刀片子还没有使出几回,面前的这个刷棍的男子就已经将棍尖戳到了自个儿的脚踝处。

  立圆舞花,提撩前压,努尔在极端的一段时间内,几招,便见对手给撂倒了。

  不用五分钟,五秒钟足以。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了王朋的身上,一柄钝铁剑,在他的手上舞出了漫天光华,当落下来的时候,他的对手那一身绿军装全部变成了碎布条,根本不堪一见。

  我的同伴都表现出了势不可挡的态度,然而我却在第一场,就遇到了一个强悍的对手。

  赵承风。

  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心中一阵抽搐,我的确曾经渴望过与这个对手有一场激烈的过手,不过在我的预想之中,至少也应该是打过了几场,前十的时候,然而没想到一上来,就会有了这样的交锋。

  当名字一念出来,这场比斗,立刻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因为我们两个,都在上午的徒手比赛中,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这时的我已经从旁人的口中得到了这个赵承风的来历,他竟然是龙虎山第一高手善扬真人的弟子,而且据说是龙虎山准备落足朝堂之上的重要棋子,简单来说,或许几十年之后,一代新人换旧人,他就会是成为总局许老那样的顶尖人物,让我们为之仰望。

  而我呢,且不说能不能活过十八岁,就算是改了命,只怕也只能仰人鼻息。

  然而那有怎么样,无论做什么,要打过才知道。

  下场的王朋和努尔过来与我鼓励,让我一定不要怯,器械比斗是不能使用功法的,单单考验那器械技巧与招数,所以他那龙虎雷音功是用不出来的。

  即便如此,然而我却还是有些虚,因为我跟他的差距实在是太大的,一个是名门大派出来的真传弟子,一个是乡野小子,根本不能同日而已。

  我选了一把钝铁剑,赵承风也选了一把钝铁剑,两人将长剑前指,对准了彼此。

  场外挤满了看客,想要看一下上午大发神威的两位,到底谁更强。

  旁边的裁判在念规则,大意就是比斗只凭剑招,不可用上功法。

  赵承风不管旁人,而是对着我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白牙,欣喜地说道:“没想到又遇到你了,还真巧!”

  这事儿巧不巧,还真的不能去猜测,毕竟有着刘春和谢毅上午的前科,我实在无法相信比试的绝对公平,不过既然面对面地站着了,我也不能弱了气势,而是平淡地说道:“早晚都会相聚的,早一点,晚一点,这个都没关系。”

  赵承风点了点头,说道:“也对,今天早上的时候,瞧见你跟子铭他们打得热火朝天,就一直想要跟你讨教一番,没想到愿望竟然实现得这么快。”

  我们两人说着话,裁判有些不满,没有说完,直接在旁边宣布道:“比试开始!”

  赵承风剑尖前伸,与我轻轻相碰,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来:“请多赐教!”这话儿说完,他抽身后退,作了一个起手式,剑尖下沉,一副先守后攻的架势。

  这是一副十分笃定的态度,也凸显出了名家子弟的风范来,我瞄了他一眼,并无动静,反而心中稍安了,也做了一个当初一字剑教授的起手剑势,不悲不喜,不动不摇,一副老僧入定般的情形。

  两人对峙,都不主动出手,这让旁边的看客议论纷纷,各种指责便都出了来。

  我脸皮厚,倒也不打紧,但是这情况让赵承风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脚本中的想法,是我一派抢攻,接着他轻描淡写,将我的一众攻势给接下,然后几招厉害招数,便将我给拿下,这样子就能赢得漂漂亮亮,满堂喝彩。然而我根本没有动,这让他有些不适应。

  这是一场意志的比拼,僵持了两分钟,旁边的裁判语气沉重地提醒道:“还有三分钟,如果你们再不出手,那就双双弃权!”

  这话音一落,那赵承风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来:“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赵承风手中的铁剑一抖,便朝着我的心口刺来。

  这角度刁钻诡异,看似直线,然而隐约中又带着一丝弧线,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这一剑引动了一场争斗,我即使地脚步错动,伸剑去挡,轻轻一黏,便将这剑招化解,然而此次他却是虚招,接下来那剑锋一转,又朝着我的手腕处狠狠斩来。

  先前若是用了三分力,那么这剑势足足用了七分。

  叮、叮、叮、叮……

  双剑一阵交击,即便不是用上龙虎雷音功,赵承风手上的力道也足以让人诧异,此人剑法一展,行如蛟龙出水,静若灵猫捕鼠,运动之中,手分阴阳,身藏八卦,步踏九宫,内合其气,外合其形,立即将一代宗师的雏形,给显露了出来。

  能够有着这样的手段,难怪他刚才,会有那般的自信。

  不过在交手几个回合之后,赵承风原本淡定无比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难以置信的惊讶来,因为作为他的对手,我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般,三两招,便落于下风。

  事实上,一剑在手的我,快慢相兼,刚柔相含,剑随身走,以身带剑,神形之中便做到形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神合,此三合为一,剑招对拆之下,并没有给他一种畅快淋漓的快感,而从力量上而言,我当初经过了洗髓伐经之法,全身的筋骨皮肉自然就有所不同,而后又是有着魔功淬炼,这魔功与道法走的两个路子,一个淬炼肉身,一个沟通外力,所以这气力也并不输于他这龙虎山上的真传子弟。

  两人一交手,那剑锋立刻化作了无数光华闪亮,剑风呼呼,一时间竟然分不出伯仲。

  场边不断地有人在惊叹,有人瞧出了赵承风的这一套剑法,是那龙虎山上威力惊人的龙虎擎天剑法,这剑法我上场之前听王朋谈及过,此剑法分为阴阳两片,阴者乃道术,用来向天祈雨,坛祭神求,而阳面则是杀人之法。

  龙虎山天师道当年入京,张天师就是用这一套剑法,将当时的一众国师给拉了下来。

  然而也有人瞧出了我的剑法,喊出了一个古怪的名字——南海一字电剑法。

  所谓电剑,便是快疾如电。

  其实这只不过是当初一字剑交给我的一些小法门,并不全,不过在此时应付起来,倒也没有太多的压力。

  时间在剑光摇曳之间匆匆而去,离结束只有一分钟了,然而我们两人都没有占到对方的便宜,这情形让赵承风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因为器械比试的规则很苛刻,淘汰赛就是淘汰赛,如果打平了,双方一起淘汰。

  我无所谓,正如萧大炮的看法一般,我也可以输掉这一场,因为还有王朋和努尔——只要不输给赵承风就可以了。尽管这是一项事关荣誉的单人比赛,但是因为友情,我更愿意将我们四个人视作一个团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然而赵承风却不能,我已经看出来了,出身与龙虎山天师道的他有着太多的骄傲,这让他不能够忍受任何的失败,他的目标不是我,而是第一名。

  三科项目比试的第一名,三冠王,这样的名头念起来,方才会符合他的身份。

  所以他很急,到了后面,那柄钝铁剑几乎都被舞成了风,也给了我最为恐怖的压力,然而我却最终顶住了。

  赵承风宛如疯狗,在裁判即将宣布结束的时候,他腾身于空,将手中铁剑朝天举起,一声大喝道:“吴钩、霜雪明!”

  一道疾电,陡然而生。

  1. 罗布泊:

    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