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九章 有舍有得有仇怨

2014年8月3日 更新

  一招“吴钩霜雪明”,那钝铁剑之上,竟然有那锐利的光华闪耀而出,然后朝着我这里疾射而来。

  这光华简直就是一道闪电,根本就来不及躲避。

  连闪避一下的时间都没有。

  我瞧见那一道光华落下,几乎只是下意识地伸出了手中的剑,朝着上面挥去,然而剑出半路,便感觉钝铁剑突然变得很轻。而就在边裁大声喊道“结束”之时,我却感觉那剑光入体,好似有万千力量一齐涌上心头,接着我身上的衣服化作了无数碎片,朝着两旁击飞而去。

  不过我并没有后退半步,因为那剑光直中我的胸口,而我胸口处,则挂着一个黄色符袋,两者相遇,顿时消解。

  刷!

  这时我才听到这么一声凌厉至极的剑声,低头一看,瞧见我刚才挥出去一半的钝铁剑之所以突然变得很轻,竟然是斜斜断开了,断口平滑。

  这厚重的钝铁剑居然被赵承风一招剑式,给斩断了。

  紧接着便是我的身上,无数衣服的碎片飞出,露出一身精壮的膀子肉。不过当那剑光消失在我胸口的符袋之上后,赵承风后续的剑招被一个干瘦的老头子,用一根旱烟袋给拦住了。

  赵承风显然不甘心于被我拖至双输之地,于是这一招的后续显得争分夺秒,毒辣无比,然而大概是浪费了两分钟的缘故,所以时间结束了。

  边裁喊停,他还继续地攻击,这显然是违反了比试的规则了。

  不过更让人诧异的是,他刚才直接逼发出来的那一道光华,竟然将我手中的钝铁剑给斩断,边裁很自然地认为他是用了劲力。

  丹田出气海,真元透剑身,方才会有剑气脱体而出,力量和气势自然是倍增,然而却是违反了规则,所以边裁给出了这一个结论,然而被干瘦老头旱烟袋给拦下的赵承风却只是冷笑,没有解释。

  这时走来了一个脸色有些黯淡发黄的老者,他在刚才一直都坐在主席台上,显然是滇南局的大领导,他替赵承风说了一句话:“刚才那一道光,不是剑气,而是剑意。”

  剑气乃真气灌入其中,而剑意却是一个人的战斗意志在那一刻攀升至巅峰状态,有一种有我无敌、一往无前地慷慨气势,然后凝如实质,接着光华顿生。

  这是对剑有着一种接近悟道的境界,方才会有这般的现象生成,整个过程中并没有任何真气的流动,所以其实并不算犯规。

  剑意凝如实质,这境界别说在场的学员,就算是负责镇场的高手,估计也没有几个有这般的本事,说明了赵承风对于剑法的理解,已经超脱了一般的武器,反而更像是一种伙伴,以及灵性的关系。

  不过即便如此,在经过一番紧急的讨论之后,上面判定他这一招,是在裁判喊结束之后发出来的。

  这也就是说,此战为平局,就器械组的项目来说,我和赵承风双双被淘汰了。

  常规的比试竟然出现了赵承风这样的怪胎,所以器械格斗失败了,我也没有觉得太多的可惜,然而当得知了结果后,赵承风虽然没有表示出太多的异议来,但是瞧向我的眼神,似乎有一种想把我吃掉的意思。

  他本来的想法,是三项第一,这才符合他的身份,却不想到器械第一场,就被淘汰了资格。

  他可是拥有着实质剑意的人,可是龙虎山重点培养的真传弟子。

  这结果让骄傲如他的赵承风有些接受不了,念完之后,他走到了我的身前,压低着嗓门说道:“不错,真的很不错,小兄弟,我现在无比地期待着我们下一次的交手了!”

  我微笑,光着膀子,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说道:“是的,我也很期待!”

  赵承风表面平淡,内心风起云涌地离去,而王朋和努尔则跑过来将我紧紧搂住,王朋开心地说道:“二蛋,我艹,你把这个家伙给拼掉了,那第一的头衔,我就有信心拿到手里了!”

  旁边的努尔不同意,一边摇头,一边用腹语说道:“胡说,第一是我的!”

  这话说完,我们三人对视一笑。

  我这两个好友果然没有说大话,接下来的淘汰赛中,他们皆以全胜的战绩,晋升十强。

  王朋的剑,努尔的棍,我很期待他们在决赛上面的表现。

  下午的器械结束之后,我们吃完晚饭,然后去临时休息区找到了萧大炮。瞧见这个男子包裹得一身绷带,像个木乃伊,我们不由得都笑了,他也笑,一笑便扯得伤口疼,于是直骂娘。

  他这状态是参加不了晚上的秘法比试了,十分的郁闷,跟我们抱怨,说他自觉得家传的萧家十八路趟拳最擅群战,本以为能够在混战中占得优势,却没想到那些家伙竟然全部将矛头对准了他,所以还是倒在了偷袭上面,想一想,就是有一个字——艹!

  不过俗话说得好,凡事都是需要对比的,当他得知赵承风的遭遇之后,立刻愁容变喜,大声笑道:“我日你奶奶个腿,那孙子现在指不定在哪儿蹲着哭呢。”

  众人哈哈大笑,不过我心中却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来——赵承风指不定有多恨我。

  不过那又如何?

  恨我的人多了,他赵承风未必能够排得上队。

  秘法比试是在傍晚,准确地说,是在太阳落山,暮色爬起来的那个时候。

  说到秘法,这个其实就是牵涉到了鬼神之术。三百多学员里面,有一半以上的人,其实或多或少,都是修行中人,而又有一部分人,还有这除了武力之外的其他手段。

  比如说步罡请神、持符念咒、驱鬼伤人、御兽而行,比如说养蛊炼毒,还比如说是布阵作降,诸如此番等等,这些都是秘法的其中一种,因为这玩意的伤害实在是太过于惊人,故而没有安排对练之人,而是选择了与考官面对面的交流,由考官来评判这秘法的等级和胜负标准。

  当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没有将白合的存在暴露出去,而是以我家小猴子身体不适为由,而放弃了比试。

  所谓秘法,其实就是自己的底牌,这些东西只有自己一个人掌握,才会有着最大的杀伤力,贸然说出去,我不愿。

  这可以说是防备之心,不过谨慎一点也是没错的,毕竟我现在所修习的,是主流所最不能容忍的魔功。

  王朋和努尔对我的决定表示了支持,并且在当晚的比试中双双胜出。

  如此一来,这两个哥们进入那个战略执行小组的事情几乎是板上钉钉了,而至于萧大炮,我听到他的说法,好像也有一个大人物向他表示,局里面需要更多像他这样敢于冲锋陷阵的猛将。

  那个大人物是谁,萧大炮不肯说,不过这橄榄枝一抛,即便他不能参加后面的比试,也几乎是半只脚跨入了其中。

  唯独我,要是不能在第二天的比试中胜出,那么就有可能跟我的这些兄弟们背道而驰。

  这也是我不愿的。

  所以我一定要跻身上前,甚至拿到头名,方才能够保险,能够和我的兄弟们在一起。

  是夜,夙夜难寐,辗转反侧,到了第二日早晨,军号吹响,众人又重返校场之上,瞧见一夜之间,竟然搭起了一个离地两米的擂台来,这擂台呈正方形,长宽七八米,刚刚够腾身挪移,比昨天那临时的校场,更加专业。

  来的人也更多了,除了我们宗教局的人,所在军营的一千多号战士也获假,前来围观。

  不管怎么样,挑出来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能够瞧见这些人的交锋,其实也是一种振奋士气的作用。

  现在都已经到了这般的时刻,就不用再藏着掖着了。

  根据积分,每场挑出前三名,然后去掉无法参与比试的,第二日早上总共会有八个人参与,两轮对决,然后挑选出明日最终的决赛人选。

  一轮抽签,我第一个对手,是昨天表现得特别优异的那对横炼门兄弟之一,哥哥张良馗。

  这对兄弟俩用那横炼功夫将一身上下的筋骨皮肉都锻炼得宛如钢铁,贯足真气时宛如移动的人型坦克,根本无从下手,这使得他们在昨天的混战中,最是轻松。

  我上了擂台,瞧见这个一米八的壮汉揉捏这一双巨大的拳头,咔咔直响,心中突然有些忐忑。

  上去的时候,王朋告诉我,过盈则缺,但凡练这门功夫的人,总是有一个地方是练不到的,而因为全身皆硬,只有那一处罩门,所以只要找到,那就能够将其战胜了。

  他跟我说了几个可能的地方,让我一会儿轮番尝试一遍。

  所以我上台后,眯着眼睛瞄着对手的下体,这眼神让张良馗没由来的一阵心慌,我一开始以为是他怕了,而后才感觉到,有可能是我的目光太过于猥琐。

  对方是个老实人,在裁判宣布开始之后,还一本正经地朝我拱手,抱出了自己的名号:“佛家皈依子弟,释真慧!”

  1. 卷卷:

    有多么猥琐?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