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这就是我的朋友

2014年8月3日 更新

  总体上来说,我和张世界走的是同一个路子,那就是通过灵活多变的身形和走位,让对手捉摸不住,继而给予定锤一击。

  不过不同的是,张世界受过很系统的训练,有着一整套的手段和套路,而且还有所师承,并不如我一般,大多是的法门都是东拼西凑,从实战之中一点一滴地悟出来。

  我登场之前,王朋在我的耳边低语,说整个人昨天阴了一下忠哥,说如果有可能,最好给忠哥报仇。

  我、努尔、王朋和萧大炮,四人在这一段时间里的情感已经得到了最浓烈的升华,四位一体,荣辱与共,这种抱团是由心而发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王朋这么说,我便知道一下子如何把握这个出手的节奏了。

  不过即便如此,这个对手还是让人感觉到了十分的难缠,当开战的那一刻之始,他就踩着迷踪步,动作轻灵敏捷,灵活多变,脚下厚实,功架端正,发力充足,让人难以捉摸,而一番缠斗过后,插裆套步,闪展腾挪,窜蹦跳跃,简直比胖妞还要神出鬼没。

  我听到有人在台下喊出了一句:“燕青拳!”

  我心中一跳,要晓得这燕青拳可是子午门三十六杀手功之一,此拳刚柔相济,内外兼修,招式大开大合,有排山倒海之势,内藏杀机,专击人身之要害,往往一招半势能制敌于死地。

  此拳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迷踪拳,又名秘宗拳,是民国时国术大家霍元甲的压箱之技。

  霍元甲和精武体操会的名头有多大,这门手艺就有多强。

  很快,我便明白就徒手格斗的技艺来说,我跟这个叫做张世界的男子相差得有些远。

  这有可能是二楼和五楼的差距。

  此刻的我,唯一的优势在于身具魔功,一身筋骨皮肉连淬炼日久,算得上是坚硬难摧,而气血也充足,比拼气力也不弱下风,而因为包含临仙遣策的那颗神秘符文一旦激发,就会在我的眼眸之中,浮现出一些指导我的线条和圆点来。

  这是我的优势,于是尽管对手的燕青拳法耍得风生水起,我无数次地被那拳骨交叠而印,但是我却最终没有倒下去。

  野马急奔槽!

  老僧双推门!

  顺手牵牛羊!

  立地冲天炮!

  ……

  校场周边,围得有上千的看客,这些人要么就是我们系统中精挑细选而出的学员,要么就是军营中的现役军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男人,瞧见这般精彩纷呈的战斗,不由得热血喷张,加油欢呼声震天响,不绝于耳,而我和张世界反倒像是两片小舟,在人生鼎沸的狂潮之中,挣扎漂流。

  时间在一点一滴地走移,张世界的身形越来越快,最后竟然化作了一道幻影。

  迷踪拳,迷踪步,乱花渐欲迷人眼。

  张世界越打越快,而我则是越来越慢,到了最后,便宛如那入定的老僧,勘破所有的虚招,如果不是必要,绝对不会出拳相对,一招一式,沉缓得让旁人看来,仿佛是在使慢动作。

  场边懂行的人脸色开始逐渐浓重起来,我瞥见昨日裁判赵承风那剑意的领导也站起了身子来。

  我知道他们或许看出了蹊跷,但是面对着张世界这暴风骤雨的攻击,我也没有办法,只有将蕴含着临仙遣策的神秘符文给激发出来。

  这东西的激发需要新鲜的血液作引,我将嘴唇咬得鲜血淋漓。

  比试还在继续,在旁人看来,那张世界的优势巨大,仿佛一直都是他在压着我打,雨打芭蕉,倾盆而下,然而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轻松,张世界的脸色却凝重得几乎都要僵硬了。

  时间仿佛到了某一个节点,就在我将所有的劲力都集中而来,准备爆发的时候,那个家伙居然从擂台上面一跃而下,举手示意道:“我弃权!”

  他的这行为让我有力使不出,一股血气在胸膛震荡,有一种难过之极的痛苦,不过能够胜利,这让我终于笑了起来。

  裁判宣布了比试的结束,我是胜者,将获得明天徒手比试的决赛参与权。

  主动放弃比试的张世界也是一脸轻松,当我下来的时候,他找到我,友好地问道:“兄弟,刚才我若是不主动放弃,你会使出哪一招来?”

  对方的态度让我感觉不到敌意,再瞧见他那一脸明朗的笑容,我伸手与他相握,简单地说道:“黑虎掏心。”

  黑虎掏心就是很简单的直拳,听到这话儿他顿时就有些遗憾,说早知道如此,我就不下去了。我微微一笑,说招式简单,但是就算你防范得再严,我依旧能够瞧见你胸口的破绽,你要是被我全力在胸口打上一拳,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与我交流了。

  我说得有些骄傲,然而张世界却听懂了我的话语,紧紧与我一握,低声说道:“嗯,不错!这样的敌人,还真可怕,希望以后,能够和你并肩站在一起,而不是作为对手。”

  我与他碰了碰拳,笑着说好,我们本来就是一块儿的。

  我这边结束了,在一千多人的欢呼声中,这代表着上午的比试也同样完结,我下意识地去人群中找赵承风,不过还是没有能够瞧见。

  他不关心我的胜负么?还是另有决断?

  我心中充满了疑惑,然而这些全部都被几位好友蜂拥而上的祝贺给冲散了,努尔和王朋揉着我的头发,大声的笑,跟每一个旁边的人宣告:“这是我的兄弟!”

  他们显得无比骄傲,这让我心中充满了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

  不过一切都是胜负未分,王冠上的明珠是第一名,我只有拿下了,方才算是将这名声给扬出去。要不然,几年过后,大家谈论起这事儿来,谁还记得第二名,姓甚名谁呢?

  徒手比试过后,会场休整,然后到了中午,烈日正当头,又开始了器械组的比试。

  因为没有徒手组的那种高淘汰率,又有高手镇场,及时喊停,所以这一回是十二个人共同参加。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这刀片子的比斗永远比徒手要来得好看许多,围观的一众群众大呼过瘾,喊声整天,而那十二个器械组的竞技者,则受到了偶像级别的待遇。

  参与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所擅长的绝活,这些精选而出的家伙一旦耍开起来,简直就是目不暇接,无数让人眼前一亮的高手都露出了峥嵘。

  这里面最出风头的,就是来自青城山的王朋,以及来自麻栗山的努尔。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与几年前相比,这一剑一棍,已经到了惊艳的境地,好多围观的人在旁边惊呼:“天啊,他们怎么能够将手中的东西用得这么好?简直就是出神入化!”

  结果不难想象,通过一番角逐,努尔和王朋双双晋级决赛。

  这之中自有一番曲折,同台竞技的一众人等也各有让人惊叹之处,然而这个世间就是这般现实,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如果不出彩,没有强悍的实力和意志,自然会有人把你踩在脚下。

  下午的时候我瞧见了赵承风,他和刘子铭、青色胎记等人站在一起,瞧见在台上大出风头的王朋和努尔,他表现得十分淡然。

  然而低下头去的时候,我却感觉他将自己整张脸都藏在了阴影之中。

  此时此刻,倘若说要有一个最恨的人,我估计赵承风无疑会将我列为头号,因为我一次又一次的让他的计划难以实施,作为一个师出名门的完美主义者,那恨意,估计能过滔天。

  这也代表着,明天早上的决赛,将是一场非常让人期待的比试,不过对于当事人的我来说,也绝对凶险。

  我瞧在了眼里,不过却并没有多说什么,人便如弹簧,压力越大,反击便能够越大,倘若永远平平淡淡,你便也从来不会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深。

  在双双获得了决赛资格之后,我们几人出现在了萧大炮的临时病榻处,发现这位老大的伤已经恢复得不错了,也能够下床了。

  瞧见我们,他大声招呼,说外面的校场喊得震天响,日他奶奶个腿,害得老子心里痒痒,好几回就想偷偷跑去看,结果被那巡查的护士给揪回来了,好没面子。

  王朋抢着告诉他,说昨天偷袭他的那个小子,已经被二蛋给淘汰掉了。

  萧大炮回忆起来,说:“你说的是那个矮个儿?那小子手底下却是有几手厉害的绝活,能够阴我,也算是一种成就!”

  他这人就是这般,大大咧咧,英雄重英雄,并不会一些东西而劳费心神,不过说到了赵承风明天将要与我争夺徒手第一名的好事情,他在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跟我讲起了明天的策略来。

  在他的眼里,阴他的张世界那是最正常的搏击格斗,各尽其责而已,唯有费尽心思、祸害胖妞的赵承风一伙人,才是让他念念不忘的对手。

  是的,他萧大炮就是这样的人。

  是的,这就是我的朋友。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