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二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2014年8月4日 更新

  忠哥对我一番面授机宜,总体的策略就是要用掌心雷,以势压人,一上来就将赵承风的抵抗意志给压垮。

  显然,他并不看好我的手段,时间一拖久之后,当赵承风了解了我的实力和搏斗思路,必然会反客为主,占得上风,到了那个时候,只怕我不但不能战胜赵承风,夺得头名,还有可能被那个小子下重手,名正言顺地将我给废掉。

  这个担心王朋和努尔都有,在他们看来,我的进步虽然已经让人惊喜,然而如果对上赵承风这样的人物,只怕可能也走不了多远。

  所以他们一直都在给我鼓劲,又圆场,说其实只要闯入决赛,便已经入了上面首长的眼,到时候前程自然远大。

  这话语里面的意思,明里暗里,都觉得我终究还是太小,并不能与赵承风这样的人物抗衡。

  人最怕看不清自己,或者妄自尊大,或者怯弱胆小,我其实对自己的底牌是什么,最是清楚,此番倘若想要战胜赵承风,唯一可以凭恃的,就是那枚与《临仙遣策》有关的神秘符文。

  明天是龙是虫,就得看那符文到底给不给力了。

  看过了忠哥,天色也完了,过了初试的王朋和努尔则将进行秘法方面的考量。

  由于此类东西的特殊性,所以第二次评选,则将在封闭的军营中完成,组织里会挑出一些有着丰富经验的评选领导,然后私对私的进行交流,接着就给这门秘法从实战角度和等级评分。

  我早早地就返回了住处,搂着胖妞睡去,至于后面的结果如何,我还真的没有给予太多的关心。

  相比于秘法,徒手比试对我来说显得是那么的重要。

  第二日清早,我活动手脚,准备着最终比斗的来临。看管尽管我感觉着这一次比斗有可能会一败涂地,毕竟双方的实力终究不是一个档次,但是我仍旧让我自己变得更加斗志昂扬一些。

  我不想让旁人瞧出了我心中的担忧和胆怯。

  天有些阴,乌云低垂,我闻到了空气里面有一股风雨欲来的水腥味。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当我来到赛场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虽然也有好多跟我一样不明了情况的学员,但是如昨天一般人山人海的场面,却并未有瞧见。

  主席台上的领导一个都没有见到。

  我和王朋、努尔对视,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还是王朋对这儿比较熟,左右一打量,找到了一个工作人员,问上面的首长到那儿去了,怎么决赛快开始了,人却没有踪影?

  那人看了周围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前线好像有消息传回来了,几个大佬关门在房间里面研究了一夜,现在什么情况,谁也不清楚呢,听说有人进去汇报比试的事情,结果给扔出来了……”

  给扔出来了?那么说明大佬的心情可不是很好呢。

  又等了好一会儿,我瞧见了赵承风的几个小弟也出现在了校场的边缘,不过赵承风却没有露面。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王朋没有原地等待,而是直接走过去与那个刘子铭说话,没一会儿回来了,告诉我,说赵承风刚才被工作人员喊走了,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努尔这个闷葫芦瞧见我一脸不开心,捅了捅我的胳膊说道:“他不会是给抓进去了吧?”

  这笑话一点儿也不好笑,两个宿命对决的人,满心斗志地奔赴决赛之地,结果一方竟然放了鸽子,这事儿搁谁身上,都不好受。

  不过没有让我们等候多久,刘春和几个做过指导员的工作人员突然出现在了边场,挑了几个前两天表现十分优异的人挨个儿说话。

  没一会儿,刘春走到了我们三人的面前,没有看我的眼睛,而是低声说道:“上面的新通知,你们三个人,立刻前往小会议室,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在八点钟召开,不要耽误时辰。”

  说完话,他就要离开,这时王朋伸手拦住了他,问到底怎么回事?

  刘春躲开,匆匆说道:“你们去了就知道。”

  他不远多解释,扭身离开了,我们几个对视一样,均感觉好像要出大事了一般,于是也没有再在操场边停留,而是朝着军营那几排办公楼的小会议室走去。

  到了地方,我瞧见昨天交过手的张良馗和张世界都在,见到我之后,都上前来打亲切招呼。

  比斗不过是一时之事,交情却是一辈子。

  我很自来熟地问他们,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张良馗摇头说不晓得,而张世界却告诉我们,有可能是边界发生了一些不可控的事件。

  也就是说,在双方各安边界不动的时候,安南猴子那边却已经开始挑衅我们了。

  这话一说,我们立刻理解了为何明明到了决赛,怎么突然又打住了。

  所有的一切事情,都没有战争来得紧急。

  正说着话,又来了两人,其中一个,是昨天跟赵承风比斗的那个国术高手赵中棣,他瞧见我们的时候,点了点头,却没有过多的言语。

  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骨子里比较傲的人,昨天的失败对他的打击还是蛮大的。

  人员似乎都到齐了,我们几个瞧了一下,发现都是此番比试中的佼佼者,因为这里面的人员有些重叠,所以人数并不算多,屈指一数,只有十五个人。

  王朋在我的旁边低语:“倘若这比试真的要取消了,也不错,我才懒得跟我兄弟比个高下呢。”

  努尔也点头。

  他们两人双双晋级器械组的决赛,如果真的要比,那么他们下午就要分出一个高下,孰强孰弱,就要真刀真枪地分晓出来了,这事儿别人或许愿意,但是他们却有些不喜欢。

  兄弟阋墙,终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萧大炮才会放弃。

  人员到齐,没等多久,就有人过来整顿会场纪律,让我们各自坐好,不要妄动。接着那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就在我们齐刷刷地望过去的时候,走进来了一个人。

  赵承风。

  来的竟然是这个家伙,我、王朋和努尔都感觉到十分诧异,然而瞧见他却是面无表情地走到前排来,安静坐下。

  随着赵承风的到来,后面陆续走进来了一干人等,有第一天宣布比试大会开始的那个秃头首长,有昨天指出赵承风剑意的黄脸老者,还有给我按摩的白发老头,最后走进来的一个人,让我们所有人都不由得站了起来。

  总局许老!

  没想到,这个传奇中的人物,竟然也过来开会了,看来事情还真的是有些严重了。

  首长们在主席台上面纷纷落座,那个秃头首长位于正中,将手轻轻一压,四周立刻变得一片静寂。

  他咳了咳,然后环顾四周,平静说道:“你们心中一定都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为什么马上就要比试了,怎么我们这一群老家伙,会将你们都找到这儿来,而不是出外面去主持比试呢?对吧?”

  我们都没有说话,而他则继续说道:“很多人都猜到了,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我们才会中断比赛!那么,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他又停顿了一下,过了十几秒钟,才开门见山地说道:“今天凌晨三点,安南夜叩边关,将我方一队巡逻的战士给全数杀害,我们部门布置在边境的人员立刻赶到,一番激战过后,对方退回国境,而我方的增援人员则全部躺在了祖国的土地上,这里面死者,还有我局的特勤队长张金福……”

  张金福,外号“烈火岩豹”,是滇南局里面享誉盛名的高手。

  敌寇越境,不但袭杀了我们方战士,而且还将我们局里面有名有数的高手以及增援队给大部歼灭,这里面表露出来的意思不言而喻。

  挑战,赤裸裸的挑战,安南一方不满双方逐渐开始平静下来的国境线,于是准备开展一场不一样的战争。

  这就是所有的原因。

  几乎不用动员,群情激奋,所有人眼中都有一种强烈的求战欲望。

  秃头长老宣布我们在场的人将进行整编,然后会分成两个战略执行小组,然后随队一同前往出发地点,随时会与安南进行非常规战斗。

  下面开始编组,赵承风被编在了一组,而我们几个则被编在了二组。

  最后,是总局许老发言,他凝视着我们,就说了一句话:“祖国和人民,都在看着我们,不要丢脸。”

  一句“不要丢脸”,让我们浑身的血脉贲张,此战一起,我们的所有一切行为,有关国格。

  事发突然,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所以会议并没有召开多久,在要求我们所有人都一级保密之后,领导让我们花一个小时回去收拾东西,然后到军营右边的小营地里集合,准备开拔前线。

  我跟王朋、努尔一起出了会议室,结果没走几步,赵承风却叫住了我。

  我扭过头来,瞧见这个来自龙虎山的帅哥盯着我,好一会儿才说道:“不得不承认,我一直期待与你的比试,不过现在是完不成了。不过不要紧,自己人打自己人,一点意思都没有,不如我们来一个赌约吧?”

  1. 驭胜:

    绝对沙发

  2. 哈哈一笑:

    艹,二蛋还没改名字啊????

  3. 前十:

    哈哈哈哈哈。。。看完了还能前十。。。

  4. 妖小朵:

    二蛋哥,上战场喽。。。好想念刘老三。。。

  5. 大妖:

    赵承风末尾几句花说得好。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