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四章 人民战争寻踪迹

2014年8月4日 更新

  看到我难以置信的表情,旱烟罗锅慢条斯理地抽出了他那杆赖以闻名的铜杆旱烟枪,用脚底磕了磕烟锅里面的灰,然后问我道:“你知道黑魔砂有多厉害么?”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我刚从训练营中摸出来,四面一阵黑,谁跟谁都说不清楚,哪里知道这人是谁,有多厉害?

  旱烟罗锅瞧见我无语作答,环顾四周,问所有人道:“你们知道越境而来的这一伙安南人,到底是什么目的?有多少人?来的都有谁呢?”

  众人皆摇头,一头雾水,瞧见我们一脸迷茫的表情,旱烟罗锅轻叹道:“真是一群嫩货啊……”

  他一脸无奈,这是王朋突然插话了:“罗老,对方既然能够将这么多人都给袭杀了,而且还能够将我们烈火岩豹这样的高手都给杀害,如果我们遭遇,显然胜算也不会很大。不过张前辈他们也不是吃素的,肯定会给对方留下伤亡,安南人要将这些伤员和尸体带走,必然就会成为拖累,我估计他们声东击西,明里折回,暗地里必然是向老山主峰移动,而这中间的几个寨子,应该就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如果我们在那里扎住,说不定会有发现。至于实力,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黑魔砂以及所来的是何人,还请明示。”

  王朋在此之前,曾经是西南局的精锐执行成员,思维和手段都不差,一番话说得旱烟罗锅眼前一亮,抬头问道:“你是……王朋?”

  王朋点了点头,说是,西南局王朋。旱烟罗锅停顿了一下,这才释怀道:“嗯,你们都是从全国各局骨干中选拔的精锐,我应该对你们更加有信心才对。”

  这话说完,旱烟罗锅叫来先前与他对话的那个中年妇女,让她给我们介绍。

  从她的口中,我们这才得知,原来这个黑魔砂竟然是一个名震南疆的大人物,他最早是黑巫僧出身,曾经追随过胡志明,却因为一些政治原因离开了,返回丛林修行,后来成为黎笋卫士班的供奉,接着又转入秘密部门,虽然并不是主要头目,但却也是安南有关战线中的一条大鱼。

  难怪连烈火岩豹这样的高手都栽了,原来是这么一个人,听说当初安南和我们还是兄弟之邦的时候,黑魔砂还曾经来滇南这边学习交流过,跟旱烟罗锅、烈火岩豹他们几个都打过交道。

  就是因为认识,所以旱烟罗锅才会有那种悲观的想法,因为他晓得自己手下带的这帮子人,十几二十年之后,将是宗教局最重要的一批骨干,甚至会执掌大权。

  闪失不得。

  在经过了又一番的讨论之后,旱烟罗锅将王朋的判断以及目前现在的状况通过电台给反馈了出去。

  回复很快就过来了,指挥部那儿已经得知了详情,并且认可了王朋的判断,在封锁这儿边境线的同时,也将布重兵在老山主峰一带,秣兵历马,那些窝在防御工事里面的安南猴子倘若有异动,我们不介意用一场局部的战斗,来处理这件事情。

  指挥部命令我们,沿着踪迹,朝着中间的那几处寨子移动,防止以黑魔砂为首的安南特别行动人员丧心病狂,将手段用在普通的山民身上。

  说句实话,现在的两国势同水火,这种事情只不过就在一念之间。

  既然已有了命令,我们便不再耽搁,点齐人马,然后朝着西边的林子寻了过去。这山路难行,尤其是两国边境,那路都只是附近的山民脚板底踩出来的,又窄又滑,所以我们的行程并不算顺利。

  路途之中,王朋在请教努尔,说那个黑魔砂的什么铁线虫毒掌,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么?

  努尔来自麻栗山生苗,其实也就是蛊苗,所谓的蛊苗,就是会玩弄蛊毒的生苗,巫蛊之祸,沿袭千年,历来都是当政者所需要打击的一脉,然而屡禁不止,一直都有残余,努尔的师父蛇婆婆,便是这么一个养蛊的神婆。

  巫蛊之术与东南亚这些黑巫僧所修习的降头巫咒之法,其实都源自于一本叫做《谶》的奇书,这是当初西行漫记中的唐三藏记载的,不一定是真,不过彼此之间的联系,却也广泛。

  努尔新学腹语之术并不长久,不过却也能够将这事情给我们解释清楚。

  这种东西,其实就是将那受降之虫(也就是苗蛊中常说的蛊虫)养在手掌处,平日里以精血喂养,以怨咒控制,而到了需要用的时候,以心交流,然后一掌击出,印在对手的身上。

  铁线虫会在掌力逼迫之下,进入对手的身上,迅速完成受降过程,然后直取心脏部位。

  当死者在心跳停止的那一刹那,神魂丧失的力量会让铁线虫在瞬间爆发,繁衍生殖。

  这是一种很痛苦的死法,中了这掌法的人生不如死,灵魂永无宁日。

  一番跋涉,我们终于赶在日落的时候来到了最近的一个寨子。

  这是一个傣族的村寨,依山而立,门口有巨大的木栅栏,这个是很久以前留下来的,是当地寨民为了自保而弄出来的防卫措施。

  傣族是源于怒江、澜沧江中上游地区的哀牢人,云贵高原上最古老的人类之一,他们在泰国、柬埔寨、安南等国被称为“泰族”,在老挝被称为“佬族”,在缅甸被称为“掸族”,在印度被称为“阿洪族”,而在中国则被称为“傣族”,很多时候,这些人的心中其实没有太多的国家观念,更多的,还是一种民族的认同感。

  所以在这个寨子不远处,我们犹豫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进去之后,是否会受到欢迎。

  然而旱烟罗锅却没有这个顾虑,他一路领先,一直来到了寨门之前,然后大声地唱起了一首低沉的山歌,这歌词,却是傣语。

  歌唱到了后半段,从里面来了一拨人,领头的一个,是一名披着彩色长袍的老者,脸上纹得有许多古怪的刺青。

  这种刺青乍一看无比美丽,然而仔细瞧过去,却感觉好像有无数的虫子,在他的脸上游动。

  特别是他的额头上面,用白色勾绘出两个如同眼睛一般的圆形,旋涡状,看久了,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好像会陷进去一样。

  一首歌唱完,旱烟罗锅和这个花脸拥抱,然后给我们介绍,说他是这个村子里的长者,叫做老刀。

  老刀自然是外号,不过姓刀应该是没错的。这刀姓是傣族古时首领的姓氏,看起来老刀应该来自于一个传承已久的望族。

  旱烟罗锅与老刀看着应该有着很深的交情,双方说这我们听不懂的傣语,然后热烈地聊了好一会儿,接着便将我们给迎入了寨子里去。我们不知道旱烟罗锅有什么打算,于是跟着一直来到了寨子里最大的一处房子里,大厅处,各人落座,有风情的傣族少女给我们奉上了茶,以及一种切成两半的硬壳植物果实。

  少女请我们吃这种切成两半的硬壳果实,我瞧见王朋、努尔他们都没有拒绝,于是拿了一颗往嘴里一扔,感觉到一股怪味顿时就冲到了喉咙眼里,差一点没忍住吐出来。

  接着那怪味顺着唾液吞咽如腹中,我感觉到一股热意往脸上散去,脸立刻红了起来。

  那少女瞧见我一副憋得难受的模样,咧嘴一笑,露出了黑漆漆的嘴唇和牙齿来,唾液如血,让人感觉十分的古怪。

  当她离开之后,我悄然吐出了这东西,旁边的王朋轻声告诉我:“这东西,叫做槟榔,他们最喜欢嚼这个,据说经过他们特别调配的槟榔,可以防止毒虫和蛊毒……”

  我想起了烈火岩豹死时的惨状,于是又将这东西咽了进去,满鼻子里都是那种怪味儿。

  我在这边反复折腾着,而旱烟罗锅则已经跟老刀交涉出了一些结果。

  他同意我们在此驻扎,并且派村中的年轻人去附近的几个村寨联络,让他们小心防范那些越境而来的安南人,一旦有什么异状,立刻过来汇报,让我们第一时间,获得敌人的信息。

  得到这个承诺,赶了小半天路的我们总算放下心来,因为在这个时候,那些过江龙和我们这些坐地虎,终究不如老刀他们这些地头蛇有用。

  果不其然,没有一个多小时,老刀派去联络的人就回来了,告诉我们,在北面的一个侗族村寨里,有人曾经瞧见过一些行踪诡异的人,甚至还跟他们起过冲突,不过那些人最后还是没有闹得太大,反而是赔钱了事,然后默默离开了。

  事发之后,当地的军队大规模调动,已经将口子给扎好了,这伙人其实应该并不会立刻突围出去。

  那么也就是说,他们就隐藏在这一片浓密的山林之中。

  得到这个消息,旱烟罗锅并没有先问询那些人的下落,而是问起了那个侗家寨子,有没有人不舒服,或者突然发生什么变故。

  因为按理说,黑魔砂那人,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即便是四面包围,他也会闹出一点事儿来。

  要不然,他就会不痛快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