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五章 努尔的意外发现

2014年8月5日 更新

  去办事的人呢,心思单纯,倒也没有想到太多,所以旱烟罗锅这么一问,其实倒也是白说,一问三不知。

  在考虑了一会儿,旱烟罗锅决定前往侗寨一观。

  老刀虽然极力挽留我们,说这香喷喷的酸肉糯米饭都已经在准备了,怎么能够过门不入,一口饭都不吃呢?

  这话儿说得的确是有一些道理,不过烈火岩豹的死,却让旱烟罗锅心中充满了浓浓的哀伤之意,将这事情仔细讲来,那老刀便沉默了,抓着旱烟罗锅的胳膊,说行,老友,你自己考量,有需要我老刀的地方,只管说来。

  烈火岩豹也是老刀的朋友,当年的兄弟如今反目,却也是让人难过。

  我们离开了这家傣族村寨,朝着不远处的侗寨走去,半路上,我们落在后面,看四周无人,努尔突然跟我和王朋说道:“那个傣族村寨里面,有一股新鲜的血腥味。”

  王朋脚步一听,下意识地往前面看了一眼,那儿是老刀给我们派来的两个向导,正在前面跟旱烟罗锅说着话。

  待他们离得有一段距离后,王朋压低声音说道:“你这话可当真?”

  努尔点头,说道:“应该不假,大概在村子的东南角,有一股死气弥漫,一两个死人是生不出这么多死气的,除此之外,先前给我们倒茶的那个女孩,她的衣襟下摆处也有血斑,显然是从另外一个地方过来的……”

  所谓死气,这个还真的难以述说,不过努尔师出蛇婆婆,自然有一套自己的观察模式,倒也不用怀疑。

  然而如果努尔说的是真话,那就是老刀骗了我们。

  他将安南人的死者甚至伤员都给收容在寨子里,给黑魔砂等人创造了巨大的便利,然后又过来忽悠我们,善意满满,两边都不得罪,其心可诛啊。

  我先前吃了槟榔,全身都有一种古怪的醉意,又听到两人谈及此事,有些惊慌,问起他们有没有在茶水里面,给我们下毒?

  努尔摇头,他虽然不是养蛊人,但是跟蛇婆婆学过许多苗疆巫蛊之事,有毒没毒,这个还是能够判定知晓的,再说了,旱烟罗锅带队,我们这一票精锐在此,借老刀十个胆子,他都未必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几人在后面一番推断,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傣族村寨夹在两国之间,因为对未来的时局看得并不透彻,所以老刀就是想左右逢源,保全自己的寨子。

  他并非刻意欺瞒,不过却并不知道,这覆巢之下无完卵,安南人倘若真的打过来,他们这般左右摇摆,能走多远?

  我们商量了一下,然后派王朋上前去引开两位向导,而我则跟旱烟罗锅说起了努尔的推测。

  当听到我将此事娓娓道来之时,旱烟罗锅很是意外地瞧了我一样。

  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这才低声说道:“不错,老刀藏得这么深,都被你们给看出来了。不过你没发现我们这里,少了两个人么?”

  我左右一看,瞧见原先跟我们一个队伍的那对男女不知不觉就不见了。

  这两人在队伍里面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不过就这般没有预兆地悄然不见,却也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在旱烟罗锅的掌控之中。

  我看向了旱烟罗锅,他一边瞧着前面的王朋和那两个从傣族村寨中陪出来的向导,一边低声说道:“你们说的事情,其实我也发现了,这事情我并不能怪老刀,他也是为了村子里那两百多口人的性命着想,才会撒这慌。王淼和苏苏,已经被我派回去联络了,相信到了晚上的时候,指挥部会派人过来将那些死尸和伤员给搜走!”

  我跟着他,低声说道:“这是其一,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既然老刀靠不住,那么他所说的事情,说不定就是一个陷阱,黑魔砂有可能就在前面的某一个地方,张着口袋等我们走进伏击圈呢?”

  我的话让旱烟罗锅停下了脚步,他有些迟疑地说道:“以我对老刀的了解,他不至于——他不愿意得罪安南人,更不愿意得罪我们,毕竟他们的村落,还在这一片国土上。他更愿意做的事情,是将祸水东引,让我们在葛囖侗寨那边耗时间。”

  他对自己的话语也有些不自信,我看着渐渐陷入了暮色中的天际,脸色肃然地说道:“其实对于老刀来说,他最希望看到的结果,不是祸水东引,而是一了百了。”

  我们且不说,旱烟罗锅那是绝对的老江湖,看不出蹊跷来是不可能的,老刀应该也知道这一点,然而他既然敢做,那么自然是把希望放在了黑魔砂等人的身上,倘若我们被弄死在这莽莽林原之中,谁还能追究他的责任不成?

  死无对证,这就是最好的保护措施。

  这事儿我都能够分析清楚,旱烟罗锅自然明白,不过他最主要的,却还是被当年与老刀的交情给一叶障目了,所以才会将希望期待于下一个侗家寨子去。

  思路转变过来之后,旱烟罗锅立刻决断过来,一挥手,吩咐旁边的我和努尔道:“将那两个家伙给我拿下。”

  这命令一出,我和努尔立刻一个箭步前冲,来到了前方,王朋瞧见我们气势汹汹的模样,晓得已经跟旱烟罗锅谈妥了,手出如电,一下子就将这两人给绊倒。

  我和努尔一个纵身,将这两人给捉拿住。

  不知内情的人纷纷惊诧,特别是那一对在家的居士张良馗和张良旭,他们跟这两个向导谈过一点佛学,感觉良好,却不知道我们这是在做什么,生怕有误会,上前来劝解。

  然而当得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性情比哥哥暴躁的释真飨张良旭一拳,就将其中一个家伙给擂得吐了半口血。

  不过老刀这人做事,十分谨慎,他派给我们的这两个人,对所有的事情一无所知,一问寨子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回答我们,说前两天上山采药去而来,天麻星、茯苓子,好大一背篼,又讲到两人的出身来历,原来是外姓人,也就是父辈是汉族,母辈是傣族,在寨子里得不到承认、地位也不高的那一类人。

  这根本就是两个弃子,死了都不心疼的家伙,审讯结果一出来,旱烟罗锅脸都黑了。

  万万没想到,相交多年的老友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到底是黑魔砂的威胁有那么恐怖,还是给的利益已经足够让人心动,这个无从得知,但有一点,那就是我们原本以为将那一伙安南人给团团包围了,却不想竟然落入了敌人的圈套里。

  此刻的我们,离所要前往的侗寨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而离傣族寨子有一个半小时的距离,如何取舍,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旱烟罗锅暂时也没有决断,将目光投向了我们,得知了消息之后的众人一阵后怕,然后商议,基本上觉得既然前面是虎穴,那便放他们一个鸽子,我们杀个回马枪,将老刀那狗日的给扣下来,召集人马,慢慢磨住黑魔砂不迟。

  然而赵中棣却提出了另外一个说法,在这个敏感时期,黑魔砂越境而来,必然是有着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如果我们能够将这事儿给破坏了,那便是第一功劳。

  他说得很有道理,以黑魔砂的身份,说是要越境而来,单单就是为了挑衅,这事儿还真的有些不靠谱,要知道安南那上百万的炮灰不用,干嘛要烦他这么一个大人物?

  这结论获得了所有人的同意,于是我们将这两个向导给敲晕,然后绑在林子深处的树上,周围做了防虫防兽处理。

  他们其实也是可怜人,事后我们会放过他们的。

  安南怎么做不管,我们自己,终究还是要以“仁义”为纲。

  虽然还是继续往前,但是路途却已经变了,我们绕开了大道,朝着林子深处摸了过去,我有着胖妞这第一号侦察兵,倒也不会浪费,驱使着这小家伙上前,去帮我侦查出潜藏在林子中的任何人。

  对于我这个小猴子,旱烟罗锅一开始倒也不在意,但是瞧见它纵身隐入了林中,便显得十分的好奇,拉着我问道:“这通臂猿猴可是洪荒异种,你是在哪儿找到的?”

  我不止一次地听到有人说胖妞是那通臂猿猴,为此还特地找来了《西游记》查看,发现传说中的通臂猿猴竟然是不入十类的混世四猴之一,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端地了得。不过那都是传说,实际上的通臂猿猴听闻是洪荒异种,世间罕有能见,唯有幽冥之处,偶有得闻,所以当我说起胖妞的来历,旱烟罗锅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绕路潜行,天色越加地变得昏暗下来,我们在林子里快速移动着,时而停下,左右打量,离那侗寨越近,越能够感觉危机之感,浮上眼前。

  来到一处针叶林里,前面突然一道身影闪过,接着胖妞从天而降,往地上扔了一坨重物。

  我接着月光低头一看,却瞧见居然是一头比猫还要肥硕的老鼠,正呲牙咧嘴直叫唤呢。

  到了,到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