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二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2014年8月7日 更新

  我有些奇怪,白合就一阴魂,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鬼”,即便是被杨大侉子用聚阴阵给加强了一些,但终究还是一个女工化身的可怜鬼儿,就等着刘老三给她找好人家,略过某些至关重要的步骤,转世投生便好,怎么要起这玩意来了。

  她的急切让我下意识地就将手掌一翻,紧紧抓住这玉米粒大的小珠子,狐疑地说道:“你要这干嘛?”

  白合与我的关系十分特殊,有点像是朋友,又有点儿像是契约的双方——她走投无路,落户在我的小宝剑中,这辟邪小剑能破阴晦,却成为了一直阴魂的落脚点,倒也有些好笑。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白合与我之间有从属关系,大部分的时间里,她都不会打扰到我的生活,安安分分地待在里面,只有当我有事求她的时候,她才会伸手帮忙。

  白合一直都是帮忙的一方,所以姿态难免会有些小骄傲,然而此刻这妹子的脸上却写满了谄媚,嘻嘻笑道:“这东西,是那蛟蛇脑袋里面的分泌物,都还没有形成内丹,它对于人的修为来说,几乎无用,然而对于我这样的阴魂,却是最好的介质。”

  她舔了舔嘴唇,语气变得无比的欢快:“有了它,我甚至可以夺炁修行,舞刀弄剑,完全介入现实,所以……”

  小姑娘的眼睛里面满是星星,馋得不行,我听到她说完,将手掌再次打开,瞧见这小珠子是不规则状的,有点儿像结石,凉凉的,里面不时有亮光闪烁,似乎有一种魔力,让人沉醉其中。

  白合见我没有表示什么,便小心翼翼地伸手过来抓,然而我却再次合拢拳头,藏在身后,呵呵笑了:“这东西是我的,为什么要给你?”

  白合一阵诧异,不敢相信地喊道:“你又没用,干嘛不能给我?”

  我大声叫屈道:“我没用,也没有必要给你啊?这东西是罗老交到我手里面的,现在为了救努尔,我们吮血嚼肉,已经算是过分了,这东西要再给你,我拿什么回去交待?”

  我装得大义凛然,然而白合到底还是了解我,立刻装可怜道:“二蛋哥,好哥哥,你就把这东西给我吧。给了我,你不是也在帮自己不是?”

  我摸着鼻子说道:“那可难说,某些人总是抱怨自己卖力不讨好,消极怠工,我怎么知道以后会不会是这样的啊?”

  白合像一个讨糖吃的小女孩,巴结地笑着说道:“那咋能呢?二蛋哥,这样吧,你把这东西给了我,我发誓,以后你指东我不敢往西,你叫我撵狗我不敢抓鸡——你看这总成了吧?”

  有钱能使鬼推磨,区区一颗小珠子都能够让这么一只有些小傲娇的女鬼卑躬屈膝,实在是让我心生许多快慰来。我并不是小气的人,而白合与我相处日久,多少也算得上是朋友了,瞧见她一副饥渴难耐的模样,我也不再逗她,伸出手,将这小珠子给平摊开来。

  事实上,我也很好奇这么一个难以触碰实体的阴魂,到底是如何用上这小珠子的。

  我瞧见白合飘到我的面前,然后躬身,苍白而柔嫩的嘴唇轻轻地凑到我的手掌上面,接着她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鬼喘气。

  随着她的几个呼吸,鼻翼微动,那颗小珠子竟然开始旋转起来,一开始还只是缓慢地挪动,接着速度越来越快,就像陀螺一般,最后竟然化作了一道白色的雾气,消失在了白合的瑶鼻之下。

  白合隐约的身形在那一刻,似乎陡然间凝结了许多,宛若实物。

  然而这个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打了一个嗝。

  这饱嗝伴随着一股冲鼻的气息朝着我的头顶上面涌,然后我感觉自己的胃好像被火灼烧了一般,一口气冲出来,自己都觉得烫。

  接着两眼一黑,世界一阵摇晃,我心中哀叹。

  靠,果然还是不能乱吃东西。

  我昏迷了过去,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瞧见了一张脏兮兮的小脸儿。

  这是一个小女孩,年纪不超过七八岁,穿着一件脏兮兮的衣服,正拿着一根树枝拨我的衣服,已经将我胸口挂着的符袋给挑了出来,正准备伸手过来拿呢,瞧见我陡然睁开眼睛来,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瞧见那小女孩身上有汉字,下意识地看过去,瞧见竟然是“尿素”两个字,这才想起来,这件衣服有可能是当初我们援建安南的化肥袋子改的。

  由此可以见到安南穷兵黩武到了什么程度。

  我脑子开着小差,然而那小女孩却吓得半死,七手八脚地从地上爬起来,大喊大叫,我下意识地跟她说道:“小妹妹,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然而那女孩却用安南话大声喊道:“中国人,中国人……”

  她转身就跑。

  我们在刚来的一段时间里,培训过简单的安南话,正好我又比较刻苦,倒也能够听出这话语的意思来,当下身体一僵,这才想到自己还是身处敌国。

  我下意识地从旁边抓起了小宝剑,一步跨前,想要将这个小女孩给控制起来。

  然而旁边却伸出了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腕,沉声说道:“算了,她还是个孩子。”

  我扭过头去,瞧见旁边竟然是昨天差一点儿就要死掉的努尔,他此刻依然还是有些虚弱,然而一双眼眸子却像月光下溢满的井水,晶莹发亮。

  瞧见同伴康复,我顿时就高兴得忘记去追那小女孩了,反过来将他抱住:“努尔,你没事了?”

  努尔点了点头,说没事了,接着认真地说道:“战争会让人变成了畜生,但我们不是,我们是正义之师,所以不能干这种畜生的行径。”

  努尔说得很坚定,很执着,我能够明白他这话语里面的力度,看着那小女孩仓皇而逃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将小宝剑给收了起来。

  的确,我们是人,不是畜生。

  人已走远,朝着村口那条路往南跑开了,我也没有再关注,而是问起了努尔的身体情况来,他告诉我,说巫毒阴劲已解,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丹田之内有一股浓郁的气息盘旋,就好像一口吃了个人参果,有些消化不良,走路都有点儿飘。

  我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努尔一脸诧异,略有些担心地说道:“这东西众人争抢,肯定是十分珍贵的,你把它给我吃了,这样不好吧?”

  我嘿嘿笑,无所谓地说道:“再珍贵,能有我的兄弟珍贵?再说了,我不是也吃了么,放心,法不责众,而且我们现在是在安南,上面是不会怪罪我们的。”

  两人一番商议,觉得事已如此,无可奈何,当下之策,应该先确定自己到底在哪里,然后再伺机潜回祖国去。

  毕竟这儿不是我们的国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陷入敌人的包围之中。

  我和努尔两人穿着训练营出来的绿军装,没有肩章和编号,不过这两国交战日久,安南的边民也能够从衣着上看出我们的身份来,那小女孩口中所喊的,就已经确定了我们的判断,所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潜回山林里面去,倒会安全些。

  不过这边的山倒也绵延,林深茂密,藏两个人,想来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当下也是收拾好行装,然后走出了昨日寄居的小屋子。我俩都是见过些世面的人,倒也不会显得太惊慌,努尔想要在这个废弃的村落里找一两件当地人的衣服,结果忙活了好一会儿,别说衣服,连根布条都没有瞧见。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我拉着努尔,小心地朝着附近的树林中撤去,而这刚刚进了树林,努尔便拉住我,示意我往回看。

  我扭过头去,瞧见原先跑掉的那个脏兮兮的小女孩竟然带着十几个人返回了这村子。

  这些人有男有女,老的老少的少,只有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黑瘦男子。他们一半的人佩了枪,有我们的国产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和五六式冲锋枪,也有老掉牙的二战步枪,还有的人直接拿着砍刀。

  他们应该是当地的游击队,或者民兵组织,因为安南主力部队轻武器的火力十分强劲,自从认了老毛子当大哥之后,一水的俄式武器以及缴获的美式装备,苏制的AKM和捷克制的V258式突击步枪,以及美制M16A15自动步枪才是主流,以前咱们援助给他们的轻武器都已经退到了二线部队,这使得两年前的那场战争,局部对抗上面,我军一直处于被压制的劣势地位。

  小女孩引来的游击队在村子里面开始搜寻,我们则在林子里隐藏着,远远地看,一开始我们倒没有太在意,想着不过是三四线的部队,再厉害还能到哪儿去?

  然而很快我就将这个想法收敛起来了,因为那些游击队竟然顺着我们的踪迹,朝着林子这边追来。

  十几年的战争,教会了这些普通人太多太多的东西。

  我和努尔对视一样,暗自骂了一句,然后转身,朝着林子深处狂奔而去,接着身后便传来了一阵爆豆般的枪声。

  1. 哈哈一笑:

    没人看,天天我都坐沙发!

  2. 慕N:

    意外发现

  3. 发发:

    板凳

  4. 真的狠好看。比起点那些大神的流水产品好多了爱:

    好看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