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三章 朝天一棍翼蛇生

2014年8月11日 更新

  虽然努尔说过会很麻烦,然而我却万万没想到会这般麻烦。

  不过想想也对,这赶神棍是人家代表王权的信物,并不是说身死魂消,便没有手段抑制的,当年的利苍不过是长沙国的一个丞相,利苍墓中便有这么多机关限制,而此处更是一国遗民之地,怎么可能没有防备?

  然而决定既然已下,后悔却是最蠢的事情,当下之计,唯有努力地活下来,方才能够谈及更多,我一个“铁板桥”,避开这凶猛一剑。

  我“看到”了一道近乎实质的透明剑锋,几乎是擦着我的头皮略过,斩在了身后不远的几米处,那青石铺就的地板上面,立刻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剑痕,长达一米。

  好恐怖的剑,好恐怖的手段!

  人家的倘若是飞机大炮,我的小宝剑,充其量也就是一小米加步枪啊!

  我的心脏剧烈跳动,几乎都没有思考,便将还没有愈合多久的嘴唇给再次咬开了来,当鲜血流入喉咙之间时,右眼的上方处,又浮现出了神秘入眼的旋转符文。

  临仙遣策。

  世间再次从我的眼中分离出来,阴阳两立,线条分明,透过神秘符文,我瞧见这两米神将居然是一大团蠕动流转的紫色气团,有的地方特别亮,有的地方则是晦暗一片,而让人刺眼的,则是那一把我刚才垂涎不已的巨剑。

  这剑跟他的身高一般长度,挥舞起来,简直就是一片风,然而此刻却被努尔用赶仙棍给挡住了。

  双方对撞,发出了撞钟一般的巨大响声。

  咚!

  努尔双膝一软,然而最终却还是屹然而立,但是他脚下的青砖条石却悉数裂开,化作了蜘蛛网一般的碎块,范围足足有一张方圆。

  无形之中的炁场化作了劲风,朝着四周吹飞而起,那些实力强劲了好几倍的青焰恶灵,都给吹得飞了起来。

  敌手是如此的强悍,我们两个小鬼头还真的有些难以应付。

  这代表着瓯雒国王权的赶神棍倘若真的有那么好拿,肯定不会留到今时今日,让我们两个从北国而来的小子给贸然闯入,并且拿走。

  巨剑神将退后了一步,而努尔则一口鲜血喷在了这棍子里。

  血顺着棍子浮雕的纹路往下流淌。

  而此刻的我已经在没有精力关心那一边的情况了,因为另外一个神将找到了我身上来。从阴影之中崛起的大个儿,剑锋凌厉,有着一种让人震撼的效果。

  所谓强势,不过平推。

  对上我的这名神将有着一脸的大胡子,显得更加凶悍,倘若是先前,我只怕就要被它这逼人的气势给吓住了,然而在《临仙遣策》的效用之下,我步步后移,闪躲得十分轻松。

  每当那大剑挥舞而来之时,我总是能够提前一步避开,这种感觉,有一种掌握战场的高度自信。

  然而倘若是单打独斗,我还能够僵持许久,但是此刻除了两名陡然而生的神将,还有那些受到法阵加持的一众青焰恶灵。

  它们如同跗骨之蛆,不停地围着我打转,稍微有可趁之机,便挤上前来,一口咬下。

  短暂的时间里,我便被三头青焰恶灵给咬到背部。

  所谓鬼灵,其实说起来还算寻常,大部分的阴灵都不会影响到人间之物,肩不能提,手不能扛,更别说利刃杀人了,所以它们倘若要害人,通常都会以最惊悚的方式来吓人,或者使人陷入幻觉之中,自己将自己给杀死。然而还是有一些例外,比如此刻。

  通过法阵的集束,它们便能够凝结成型,从而影响到现实世界之中的人和物。

  尽管我很快使用辟邪小宝剑,将这些附着在我身后的家伙给直接斩杀,然而那一道又一道的阴劲入体,却让我的身子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情形十分不利,仿佛我们两人随时都有可能要被对方所斩杀于此,成为又几个误入谷中而死的亡者,或许我们的魂魄得不到救赎,说不定就入不得轮回,永远就被束缚在这里,供人驱使。

  如同这些青焰恶灵一般。

  想到这儿,我便晓得再这般下去,只怕我真的就如同预料之中一样了,当下思虑一番,想来左右也没有办法,只有用青衣老道留给我的符箓了。

  青衣老道留给六张符箓,只剩下了两张,分别为斗母玄灵秘符和雷符,这玩意用一张,少一张,然而却一直都是救命之物。

  我将小宝剑交于左手,然后已经将右手摸入了怀中。

  符袋暗扣之机,我瞧见努尔摇摇欲坠,以一根干神棍力撑全场,抵住了绝大部分的攻击,心中越发着急,口中高念道:“玄灵节荣,永保长生;太玄三一,守其真形;五脏神君,各保安宁,护翼我身——赦!”

  符咒的每一颗字都有着其真义,语调、念文皆有讲究,是需要用类似于古汉语的口音来念喝,当我说出口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凭空之间,有无数的力量涌入我指间的符箓之上。

  这种力量里面,有我所熟悉的真义,一如当年五姑娘山上,那一个孤傲独立的青衣老道。

  轰!

  纸符燃烧,在一片青芒之间,轻轻浮现了一抹黄色。

  这抹黄色像夕阳,淡淡的,不过却真实存在。

  斗母玄灵秘符跟我之前所用的四张符箓完全不一样,它燃烧起来的时候,一点儿气势都没有,云淡风轻,就好像天边的云彩,慵懒无力。

  然而即便是夕阳,它也是太阳。

  黄色的光芒一开始只能笼罩一小团火苗,然而几秒钟之后,它便将方寸之间充满,有误入其间的青焰恶灵被这么一照耀,就像晴日里的雪,冰消溶解,连一点儿火星都没有剩下。

  绝对净化。

  短瞬之间,我周围的十多条青焰恶灵身形扭曲,发出尖锐的叫声化于无形。

  这些阴灵一直都无声,然而此刻却让人听得鸡皮疙瘩直冒。

  黄色的火光还在一直扩散,那些青焰恶灵终于感到了本能的畏惧,朝着四面散开,而我则冲到了努尔的身前,一把将其扶住,大声地喊道:“努尔,你怎么样了?”

  斗母玄灵秘符浮空而起,将努尔身周一众阴灵给全数净化,无数的哀嚎声中,努尔抬起了头来。

  我瞧见他的一双眼睛里面红芒翻腾,一抹唇间鲜血,释然说道:“无妨,所有的痛苦,都不过是一场考验而已,我想要拿起这赶神杀威棍,想要变得更加强大,便需要承受得住更多的痛苦——它们刚才不是想要杀死我,而是想要教会我,这世间,若想强,必须要有一颗挑战一切的勇气!”

  这是我听到努尔能够用腹语表达以来,他讲过最长的一句话。

  语气里面充满了领悟与决绝。

  接着我瞧见他再次举起了手中的赶神棍,朝天一棍,面容肃然,就像先前虔诚拜见一般的仪式感油然而生。

  而就在这时,那两名神将虽然怯于斗母玄灵秘符的神光而不敢靠近,却紧紧地扼守在了大门处。

  他们宛如两尊门神,协同上百来头青焰恶灵堵在了这儿,显然是要誓死守住此处,静待我手中神符燃烧殆尽之后,再将我们给一一消除。

  努尔轻轻念道:“纳摩,阿利呀,及泥呀纳,萨阿葛啦……”

  这一阵念诵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而我们头顶上面飘荡的神符却是已经逐渐烧灭,就在那温暖的昏黄光芒逐渐陷入黑暗之中的时候,努尔一跃而起,口中大喝道:“萨姆呀个萨姆布台,破呀!”

  他就像当年的胖妞一般,一跃而起,手中的那赶神棍积聚了巨大的力量,由后而前,缓慢而坚决地向前一挥。

  使劲一挥!

  这棍势凝聚在上指苍穹之时,已经攀升至巅峰之期,而当它落下来的时候,竟有宛如天雷轰击,山岳倒塌一般的气势,而从棍尖之上,竟然陡然涌出了一大团黑色罡气。

  这罡气在一瞬间化形,成为了一条长着翅膀的巨蛇,十几米长,张开大嘴,朝着前面扑去。

  瞧见这蛇,那两名神将的脸上突然浮现出决绝之意,一左一右,挥剑来挡。

  在我们面前宛如山神一般强大的阴灵神将,在这一刻竟然如同薄纸一般脆弱,黑色罡气化身的带翅巨蛇横跨十几米,将那两尊神将给摆开其外,结合猛然一撞,看似宛如城墙一般的灵堂大门,化作了碎片纷飞。

  这一击,似乎将笼罩在灵堂上空中的法阵给强行破解了一般,又或者说使出了这带翅巨蛇,使得此处已经承认了努尔有资格带走赶神棍,灵堂中的青芒骤然停歇,一切阴灵之物,化作乌有。

  不是谁都能够拿起这根棍子,然而这个来自麻栗山的哑巴少年,却直接使出了精髓来。

  一切回归宁静,努尔手腕一抖,将那黑色罡气给收回,然后走到门口来,朝着居中的那尊神像再次鞠躬。

  他认真无比,隐约之间,台上的两尊神像又重新出现,回复泥身。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身后却陡然生出了一个阴寒的声音:“没想到这桃花瘴之后,居然真的如传说中的一样,是瓯雒遗民之地啊!”

  1. 哈哈一笑:

    孤独的沙发王子,依旧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