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四章 城寨伏击与求生

2014年8月12日 更新

  刚刚从瓯雒灵堂的法阵笼罩中走将出来,还没有等我和努尔将这一口气给喘匀了,便听到又出现了这么一个还算是熟悉的声音,我浑身一僵,循声望去,瞧见在不远处,倒塌的牌楼废墟之上,赫然站立着一个长手长脚的英伟男子。

  此人头戴青铜紧箍,眉毛狭长,一双眼睛像野狼一般锐利,却是一直追杀我们的铁箍男。

  此人乃安南北方协调部队的高级官员,接到群众举报之后,就一直跟着我们,本来只以为是一次很寻常的任务,然而却没想到在追逐过程中,竟然有那么多的手下相继死去。

  这种钝刀子割肉的痛苦让这个意气风发的骄傲男子胸口,有着一股浓郁不化的怒意。

  有国仇,有私恨,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铁箍男将我们给揪出来的决心,当在谷口石缝处等待良久,还无消息之后,他终究还是摸进了谷中来。

  此时的我和努尔,两人经历过夺棍考验,早已是精疲力竭,伤痕累累,自然不愿意再继续交战,于是我一步跨前,与之周旋道:“如你所见,这是一处巨大的瓯雒城寨,千百年而不朽,必然是有许多秘密的,与这样的宝藏比起来,我们实在不算什么,你若是不想拼个你死我活,那么不如放过我俩。今日起,你礼送我们折转北方,而这偌大的瓯雒城寨,则落入你们之手,千年秘密,尽由你们拥有……”

  我口舌生花,铁箍男却突然狞笑起来:“好能说的小子,不过我只想问一句——关我屁事?”

  我滔滔不绝地输送着我的想法,然而却被这人粗鲁的打断了,一时间有些愣住,下意识地回答道:“啊?”

  铁箍男见我不明白,一步踏前说道:“这城寨里面纵然有千般秘密,与我何干?我的责任,是维护这一方的安危,捉拿所有威胁到人民和群众安全的敌特分子,如果抓不住你们,我刘彦悦的脸往哪儿搁?整个北方协调部队,河宣省纵队的脸面,又往哪里搁?”

  一言表达立场,铁箍男不再给我们喘息的时间,而是身子一扭,快速冲杀了上来,双手一抖,竟然是两把锋利之极的雪亮苗刀。

  与此同时,从左右两边还扑来了两条鬼魅一般的身影,我瞧见是那个满脸纹着青色符文的高挑阴阳女,还有另外一个,则是精修瑜伽的长袍光头,一脸苦相,赤脚如飞。

  三人不知道来到这儿多久,伏击于此,一旦发动,立刻展现出了巨大的威胁。

  面对着这样的压力,我和努尔对视一眼,不进反退,折身返回了我们刚才拼命想要逃出的灵堂去。

  凡事皆为此一时、彼一时也,当初我们挣脱灵堂,是因为里面有那千般青焰恶灵附体,另有神将斩杀,绝非幻境,而是具象现实,而此刻面对着这三名安南北方协调部队的高手伏击,历经大战的我们却也只能凭借着地利而为。

  返身折回灵堂,我们两人颇有默契地分散而走,朝着灵堂深处快步跑开。

  铁箍男带着两名最精锐的手下急冲冲而来,然而灵堂骤然变得一片漆黑,虽然能够凭借着听力、炁场和一点儿微光分辨方位,但终究还是有些勉强,于是速度骤然下降。

  我和努尔先前曾经计较过在这偌大的城寨中游击,利用复杂的地形将敌人给分割开来,通过快速的机动性来最大程度的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不过所有的计划,前提在于我们得保持着一种局部的优势。

  此刻大战力竭,我们两人唯有先逃脱升天了再说。

  如此一想,目的便十分明确,两人很快从灵堂另一面的窗户间逃脱,一个鲤鱼跃身,然后从后面的小巷子里夺命狂奔。

  几分钟之后,我们摆脱了铁箍男等人的追击,摸着黑返回了四层高楼处。

  两人回来,精疲力竭地躺倒在地,任由胸口剧烈起伏。

  太累了,实在是太累了,我们两人都有一种躺下去就不愿意醒来的冲动。

  不过敌人却是跗骨之蛆,随时都有可能跟过来,所以当下我们也不敢直接瘫倒在地,而是将放在这里的补给全数打开,将那最后一点儿压缩饼干给分吃干净,并且饮水而饱。

  在这一刻,才能够真正领会到“时间是生命”的这一真谛,我和努尔一句话都没有说,便对面盘坐,用每一秒钟,来回复自己的劲力,并且行得周天之法,使所有受伤的经脉和肌肉得以最大程度的恢复。

  我们还有一场恶战要打,所以唯有战前修行,方能有胜算而出。

  还好阮梁静没有进得谷中来。

  两人无语,对面而坐,如此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在此期间,楼外不断传来了飞速的脚步声,显然是那三人正在满城寨地找寻着我们。

  我体质特殊,先是有杨二丑的伐经洗髓,而后又在利苍墓中经受过两次千年积液浸体,恢复能力天生就比常人要厉害许多倍,所以总算是将这一口气给喘匀了些,然而努尔的眉头却是越来越皱。

  然而就在此时,我们听到了下面传来了“蹬蹬蹬”的一阵脚步声。

  有人上楼了。

  几乎不用招呼,我和努尔便直接缓慢站起,然后朝着这房间里面的犄角旮旯里面藏了过去,隐住身形。

  刚刚藏身入了阴影,便有一人一跃而出,我们因为角度的问题,没有瞧见那人是谁,不过凭空之中,却陡然生出几许檀香来,不用想,便知道是那个修习瑜伽的长袍光头。

  看来他应该是个和尚。

  王朋能以道士的身份入局,这人是和尚倒也没有什么可以争议的,虽说东南亚是一个性格平和的佛教区域,大部分僧职人员都能够谨守戒律,但是人性就是这样,越压抑,就越变态,黑巫僧也是数不胜数,邪法更是纷呈迭出。

  长袍光头停在了楼梯口,一动也没动,这情形着实有些古怪,我连气都不敢喘,硬憋着,生怕被着人给发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肩膀一沉,半边身子都有些发凉。

  我下意识地扭头过去,陡然间,瞧见一个脑袋硕大的孩子正趴在我的肩上,一双发白鱼眼睛正怨毒地盯着我瞧。

  它的脸上,无数的鳞片堆叠,接着就是脸皮之下,有宛如游蛇一般的血管在涌动,此消彼长,此长彼消,给人以一种诡异的节奏在流动,我们两者目光一相对,那东西突然之间,张开了嘴巴,朝着我的脖子咬来。

  这是我所见过最恐怖的嘴巴,米粒大的牙齿密密麻麻地分布其间,尖端就像刀锋一般锐利,彼此之间,还有无数熏臭的黏液,如胶水,丝丝缕缕地粘连在一起。

  “啊!”

  我和努尔几乎是一同的呐喊起来,我的叫声嘹亮高亢,而努尔则几乎就是闷哼,整个胸腔都在共鸣,显然也是被这一下惊悸到了极点。

  极致的惊恐带来的是不留余地的攻击,我下意识地将阳火积聚在左手之上,使劲一记轰出。

  此为初级入门的掌心雷,隐隐之间却有风雷之音,然而这一击却落了空,那恐怖的鬼娃娃微微一动,却是倏然不见。

  鬼娃娃不见,但是我们却暴露了行藏。

  就在我叫声一起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一股阴柔的拳风朝着我的这边奔袭而来,我当时还沉浸在鬼娃娃消失的低沉情绪中,也没有与其争锋的斗志,下意识地朝一旁滚落而去。

  啪!

  我刚才藏身的木板处被重力轰破,碎木飞溅而起,木刺划伤肌肤,火辣辣的疼痛,不过我却闪落在了另外一边。

  努尔堵在了楼梯口,干神棍竖起,脸色阴晴不定。

  我们两人,一前一后,将这个长袍光头给围主。

  这人倒也不急,一个古怪的翻身,站在当场,那两头出现在我们肩膀上面的鬼娃娃护翼左右,我看得好奇,沉声问道:“这玩意,到底是啥?”

  长袍光头用生硬的汉语回答:“古曼童,没有这玩意傍身,我们都不好意思出门。”

  原来如此,古曼童乃东南亚的一种特产,又名“金童子”和“佛童子”,本来是佛教招引那些纯净善良的童子灵魂而成,却不料被许多黑巫僧进行改造,化身为了一种恶毒的攻击手段。我和努尔不再继续,一人持剑,一人持棍,两人像饿狼一般,横扑而来。

  此战一启,当的是凶猛异常,那长袍僧人所使瑜伽极为恐怖,能够活动全身一般以上的骨骼,往往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避开刀锋,又能够以出人意料的角度,予以还击。

  然而他终究失算了,没想到两个穷途末路的小子竟然在这一刻爆发出了这么恐怖的力量来。

  交手之后的半分钟后,援兵还没有来,长袍光头却想要跑了。

  可是我和努尔却死死将其缠住,让其不得挣脱。

  而就在此时,那长袍光头猛然一跺地板。

  这坚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高楼似乎被他跺到了节点,陡然间整个楼层都开始抖动,接着轰隆一声,直接垮落下来。

  那人想要凭此逃脱,我却满脑子杀人的心思,混乱中飞身过去,一剑插入了他的心窝。

  啊!

  1. _乔石:

    不要和我抢沙发,哈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