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五章 倾天铜镜覆岩顶

2014年8月12日 更新

  高楼倒塌的那一瞬间,我飞身而过,将小宝剑刺入了长袍光头的胸口。

  因为主要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如何逃生和防备努尔之上,他并没有能够避开我的这一剑,当众人都朝着下方跌落的时候,我感觉刺中了这个难缠的对手,然而当我们一起跌下第三层的时候,收手回来,却没有看到鲜血。

  这人竟然在一瞬之间,竟然将自己心口的肌肉倏然收缩,让我刺了一个空?

  我惊诧万分,然而上方的楼层终于一起往下垮塌,发出了巨大的轰隆声,这时我感觉到一阵巨力从旁边冲来,伸手一抓,却是努尔的棍子,用劲将我给黏住,然后朝着旁边甩去。

  带我飞。

  在空中的我尽量蜷缩好身子,感觉自己破壁而出,撞破壁板无数,最后“咚”的一声,后背狠狠抵到了一处墙壁,滑落下来时,瞧见几米外的高楼轰然胯下,木屑飞扬,轰隆隆地化作了一片废墟,掀起尘埃无数。

  一扇窗户擦着我鼻尖,砸落在了我的面前来。

  我摔得七荤八素,却心系努尔,举目望去,瞧见一个灰色的身影落在了另外一边,挥棍朝上,将无数砸落下来的残骸给挑飞到了另外一边去。

  然而就在我心刚落定的时候,前方隐约一现,突然浮出了两个面目狰狞的鬼娃娃,一嘴利齿地朝我啃来。

  我砸落此处,浑身一阵僵直,想要站起来抵抗,却不曾想就在这一刻,全身一顿,竟然用不上力气来。

  这只是下意识地一次停顿,并无大碍,然而这些鬼娃娃却是已经冲到了我的跟前来,眼看着就要咬到我的皮肉,突然一袭白影出现,双手一挥,将这两个小东西给挡了下来。

  是白合,这小妮子道行不高,并不能出现于世间长久,不过此时此刻,她却也救了我一命。

  不过她到底不如这长袍光头精心炼制的古曼童那么富有攻击性,双方一交手,白合就有些吃不住劲,朝着我大声喊道:“你好了没有?姑娘我可挡不住这些小鬼头。”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劲气行于全身,感觉好了许多,一边爬了起来,一边朝着她喊道:“你把你手上拉着的那个,给我丢过来。”

  白合虽然不擅杀戮,但是迷惑之术却颇有心得,眉目流转间,却是将其中一头给拿住,并无办法,听到我的喊声,便直接朝我扔了过来,我当下也是憋着一肚子的气,一步抢前,掌心暗含雷意,腾空一击,重重地拍在了那鬼娃娃的头顶处。

  但听凭空一声炸响,那鬼娃娃一声厉啸,呜咽着灰飞烟灭。

  就在我心中一片通达之时,突然间瞧见一道身影从废墟之中豁然而出,朝着我这边疾走奔行而来,这气势汹汹,白合不能抵挡,下意识地朝着旁边飘开,我抬头一看,却正是将高楼整踏了的长袍光头。

  这人一身血淋淋的,脸上尽是伤痕,以及满满的恨意,冲到我跟前,猛然拍出一掌。

  这一掌诡异得很,似缓实疾,而且右手陡然间还长了一寸。

  他来的太快,就是想要打一个措手不及,我当时也是来了火气,当下也拍出了一掌;而当我拍出去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手掌之上,绿油油的,就好像发霉了一般。

  看到这个,我突然想起了黑魔砂的铁线虫毒掌。

  长袍光头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

  这是一种拥有绝对自信的笑容,他仿佛觉得自己的这一掌能够吃定了我一般,然而很快他的笑容就变得扭曲了。

  我一掌挥出,隐约有那风雷之声。

  掌心雷,根本就不需要与其接触,而是凭空打出,便能够产生出富含雷云的气爆,可灭阴灵,也可以击打于实物之上,我想起了这些日子一来的艰难和气愤,于是在陡然之间,罄尽了全力。

  双掌没有接触,而长袍光头则像破布口袋一般,朝着后方跌飞而去。

  中了掌心雷的人,全身的毛发直竖,还好他是一个大光头,要不然真的就有得好看了。不过这一下,并没有让他致命,我还待再上前去,这时努尔从对面飞跃而来。

  铛!

  赶神棍虽为桃木材质,然而却硬若金石,硬生生地砸在了他的脑壳上面,这一回,倒是没有再用瑜伽之术。

  全力而下,脑袋宛如鸡卵破碎,而这时我们瞧见有两条身影已经倏然出现,却正是闻讯而来的铁箍男和阴阳人,瞧见这两人,努尔一点儿也不停留,拉着我就往外面跑,大声喊道:“走!”

  努尔一拉,我便将白合招呼入了剑中,挣扎着与他一同飞速撤离,然而铁箍男与阴阳人反应也快,飞步走来,瞧见废墟之上脑袋稀巴烂的长袍光头,气愤地怒喊道:“北凶,我要是不将你们给剥了皮,我就不姓刘!”

  他们瞧见长袍光头的惨状,顾不得再多停留,而是朝着我和努尔快速追来,这一会儿被盯得死死,我们也没有地方可以再绕,于是只有朝着城寨外面疾跑。

  瓯雒古迹的外面是一条小河,很快我们便出了城寨,来到了河边,沿着这宽阔的河流,我们朝着下游跑去,而那两人紧紧追随,一路疾奔,很快我们就来到了这河流的终点,一处深入山腹的河道口,努尔毫不犹豫地喊道:“跳吧。”

  努尔先前曾经趁我休息之时去外面查看过,想来是已经有了主意,面对着这显得湍流的河水,努尔一点儿犹豫都没有,领先朝着河水中一跳。

  我瞧见努尔整个人直接潜入黑黝黝的河水中去,扭过头来,瞧见铁箍男和阴阳人已经快速冲了过来,当时也没有再犹豫,跟着下了水。

  我陈二蛋号称龙家岭第一密子王,水性自然是极好的,不过黑乎乎的一片,根本没办法游,然而这时前方伸出了一根棍子,却是努尔的赶神棍,在前引导着我。

  我们这一前一后,没有一分钟,终于游了进去,我随着努尔浮出水面,但见四下一片漆黑,隐隐之间,这河道两畔是结实滑腻的岩石。

  努尔带着我,朝着河边游去。

  两人上了岸,还没有来得及歇一口气,努尔便急匆匆地拉着我往旁边的一处洞口钻去。

  如此直走了一百多米,前面出现了一个倒扣碗状的巨大溶洞,里面的石笋和钟乳石无数,上下交错,似乎还有一些微光从荡漾的洼地里面冒了出来。

  这情形让我一阵诧异,连忙拉出了努尔,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怎么晓得这儿的?

  然而我这一拉,努尔竟然受不住力,直挺挺地栽倒在了地下去。

  这事情把我吓了一大跳,连忙将他给扶起,瞧见努尔一脸苍白,额头上面虚汗连连,眼睑下的晶状体安宁,再一探鼻息,缓慢而稳健,这才晓得他是虚脱过去了。

  努尔既然已经如此,自然不是带我来到这儿的人,那么……

  难道是他手中的赶神棍,将我们带到了这里?

  我心中疑惑,朝着他的右手看了过去,只见那根古旧的雕棍被紧紧握着,仿佛粘连在一块了般,而棍子里面,似乎有隐隐的黄色光芒生了出来。

  浮雕蠕动,宛如活物一般。

  我心中震撼,然而就在这时,从我们身后的那个甬道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显然是铁箍男等人追了过来。

  此刻的我已经是被这几天的大战弄得精疲力竭,实在是不堪一战,而且努尔此刻也是昏迷了过去,那赶神杀威棍也变得如此古怪,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然是绝境了,我也没有再拼搏的心思,而是背起努尔,就朝着这大溶洞的深处跑去。

  我跑了一阵子,突然感到一阵乏力,脚下被什么东西牵绊到,结果整个人就直接摔到了下来,两个人像轱辘一般,一阵翻滚,最后落在了一处巨大的石笋处。

  当我停歇下来的时候,竟然再也生不出爬起来的心思,心里面就想着:“我艹,就这样吧,死就死了!”

  是的,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紧接着我抬起了头,绝望地仰视头顶的岩壁。

  我的眼睛变得硕大——我终于知道这溶洞里面为什么会出现亮光了。

  因为在我们的头顶上面,竟然有一个巨大的铜镜,这东西足足覆盖了这堪比足球场还要宽阔的巨大溶洞的中间位置,表面呈现出无数的浮雕,风格与赶神棍一般,似乎在讲述着一个什么故事,或者是别的什么,不过这洞中水汽十足,千年风霜,使得镜面之上,染上了许多青色的铜锈。

  天啊,这么一面铜镜子,那得多少斤重啊?

  倘若这儿真的跟那瓯雒古国有关系的话,我似乎能够预测得到当年它为何会灭亡——在那个冶金技术相当不发达的时代,尽全国之力来铸就这么一面铜镜,哪儿还有余力,给士兵铸就刀枪?

  没有刀枪,怎么打仗?

  得,活该被灭。

  我心中无数吐槽,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脸容俊俏、遍布蓝色纹身的男人,意味深长地盯着我一眼,然后朝着身后喊道:“刘队长,他们在这里,快点过来!”

  1. 陆右:

    努尔最帅!

  2. 豆子:

    这友谊也是铁铁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