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六章 无端落木鲜花生

2014年8月13日 更新

  这人是阴阳人的分身,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人是鬼,不过躺在这地上,却感觉浑身乏力,于是只有不断地调整呼吸,想着最后的时间里,看看能不能再沾点儿便宜。

  这一路上,我不知道宰了多少安南猴子,若是按照数学上面一减一的算法,我基本上算是够数了,而且还大大的赚。

  然而世界上的事情说起来很操蛋,那就是别人的命,终究不如自己的值钱,临到了死,我还是感觉到一些害怕,抿了抿嘴唇,这儿已经被我来回咬了好几次,疼得很——我发现包含着临仙遣策的那神秘符文,虽然能够让我用鲜血驱动,但是仅仅只能维持十几分钟,一会儿就消失了。

  这人一喊,那边就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紧接着铁箍男和阴阳人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那个发现我的男人模样开始变得模糊,微微一抖,竟然直接就钻进了后面到来的那个阴阳人身上去了。

  这速度很慢,一点一点地融入,所以看着特别的诡异,让人寒毛直竖。

  铁箍男站在了我的面前,居高临下望着我,脸色阴郁,凝神说道:“啊哈,你们终于不跑了,对吧?”

  我苦笑,琢磨着怎么才能够占住最后一点儿便宜,于是不说话,两人似乎也晓得我正在这儿憋着坏呢,也不忙着靠近,仔细一观察,才发现努尔已然昏迷过去,而我也是遍体鳞伤,有一种难以为继的痛苦。

  什么是束手就擒,这就是束手就擒!

  铁箍男顿时就变得十二分的得意起来,面目狰狞地说道:“不跑了,那就好,接下来我陪你们好好玩玩,免得北边的同志们说我招待不周——对了,咱们折腾这么久,好不知道名字呢,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彦悦,代号黑狼,是河宣省纵队的负责人,她叫美女蛇,而刚才被你杀死的那光头和尚,则是契努卡的阿巴桑。你们呢?”

  他说到后面,脸容变得有些玩味起来,我也是想要拖时间,便也无所畏惧地说道:“我叫陈二蛋,这是我的兄弟哑巴,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应该是误触了某种符阵,结果就出现在了这里,并不是有意前来挑衅。”

  “某种符箓?”

  铁箍男桀桀冷笑道:“并不是有意前来挑衅啊?你们足足杀死了我们二十来个兄弟,特别是我负责的纵队,这么多兄弟都死在你的手里,就连阿巴桑这样的高手……”

  他说着,心情一阵激动,脸色都潮红起来,这是仇恨,浓郁得化解不开的仇恨,我却显得十分淡然:“好像要杀人的,是你们,我们不过是反击而已。”

  双方说到这个地步,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铁箍男朝着旁边吩咐道:“美女蛇,将他们两个给捆起来吧!”

  那阴阳人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一步上前,俯身想要过来缴我手中的武器,我憋足了劲,瞧见那人贴身上来,便将小宝剑虚晃一招,朝着他的胸口扎去。

  然而这美女蛇当真不愧于她的称号,双手柔软如面条,朝着我的胳膊缠来,还没等我瞧仔细,她微微一用劲,我便被控制住了。

  一招被制,并非对手有多强,而我有多弱,只不过是因为我太累了。

  我真的太累了,这几天连续的奔劳和高强度的战斗,已经差不多透支了我的体力,所有的一切都在努尔昏死过去的那一瞬间,将我给压垮。

  美女蛇将我一下给撂倒,自己都有些惊讶,不过她却是一个只做不说的人,双手上下翻飞,将我的小宝剑夺下,接着毫不犹豫地用一根粗绳子将我给捆将起来,待我被扎成了粽子,他又俯身朝着已经陷入昏迷的努尔给抓去。

  我被捆之后,铁箍男一把将我给拽过来,啪啪就给了我两耳光,口中骂道:“小逼崽子,杀了老子这么多的手下,这一次不把你的皮给剥了,我誓不为人!”

  我被铁箍男给扇得头昏眼花,牙龈出血,然而目光却死死地盯着努尔那儿。

  美女蛇将努尔依样捆住,然后想要将那根赶神杀威棍给取下来,然而不管他用什么办法,那根棍子就仿佛生长在了努尔的右手上面一般。

  生根了。

  美女蛇双手握住赶神杀威棍,使劲儿拽,将努尔在地上拖来拖去,瞧得我心中滴血,忍不住大声骂道:“你欺负一个昏死过去的家伙干嘛?有本事,你他妈的过来动我啊?”

  然而口舌之快,终究不能解决问题,铁箍男挡在了我的前面,左右开弓,啪啪啪,给我直接上了十来个大耳刮子,扇得我两耳嗡嗡响,整个人都晕了。

  然而就在铁箍男还准备再一直扇到我昏迷的时候,突然间,我们都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叫声:“啊……”

  这声音是美女蛇发出来的,拖长了音调,听起来格外渗人。

  铁箍男终于停住了手中的动作,扭头回去,我也透过他身体的间隙,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然而我们两人都给惊呆了。

  原本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努尔,和戏谑一般玩弄着努尔的美女蛇,在这一刻都不见了踪影。

  仿佛他们就没有存在过一般。

  事情是如此的诡异莫测,铁箍男大为惊讶,将我给猛然推开,然后纵身朝着石笋后面跳了过去,接着很快又出现了,左右地打量,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他几乎没有片刻停留,而是快速在附近各种石笋之间飞快走动,搜寻着自己同伴和美女蛇的踪迹。

  过了好一会儿,他喘着粗气返回了我的面前来,一把揪住我的衣领,恶狠狠地问道:“是不是你那同伙捣的鬼,人呢?”

  铁箍男问我这个问题,而我也着实不了解,脸都被抽肿了,一脸茫然,默然不语,他瞧见我这副模样,也晓得什么都问不出来,于是将我狠狠地往地上推下去,愤恨地仰头呐喊道:“到底是谁,你他妈的给我滚出来啊?”

  铁箍男喊了好几声,接着又换了安南语讲,整个溶洞空间里,不断地回荡着他愤恨不平的话语。

  回声,不断地充斥在整个空间,来来回回……

  就在他陷入极度癫狂的时候,我瞧见黑暗中突然垂落下来一根柔顺的枝条,在他身后的不远处晃荡。

  是枝条,就如同秦淮河畔的杨柳,那种随风摇曳、不断挥舞的枝条,不过它显得更加长,更加柔顺,晃晃荡荡,宛如藤条,或者麻绳一般朝着铁箍男游弋而来。

  它就像幽冥之中的杀手,眼看着铁箍男即将就要被靠近,我想要提醒他,不过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这东西邪门得很,估计我们谁撞上了都得死,不过我反正都是死,死在这玩意手上,比死在铁箍男的手上要安逸许多。

  至少还有两个家伙陪着我们,这么想一想,真不亏。

  我脸上浮现出了畅意的笑容,正好被铁箍男给看到,满腔的愤怒终于找到了发泄口,于是指着我大声怒骂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搞的鬼?你以事到如今,你还能耍出什么花样么,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我艹……”

  铁箍男正在愤怒狂骂,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根纸条陡然间朝着他的下身猛地一扎。

  噗!

  铁箍男的一双眼睛瞪得滚圆,两把雪亮的尖刀跳到了他的手上,挥手就是一割。

  纸条入菊门,那是一件痛苦到极致的事情,而铁箍男满怀信心的一刀却终究还是落了空,锋利无比的刀刃碰到这坚韧的枝条,根本斩不透彻,而就在这时,黑暗之中陡然又钻出了十多根相同的树枝藤蔓,宛如游蛇。

  这些树枝藤蔓在空中游动好一会儿,终于在一个时间节点骤然爆发,飞速而上,三下两下,就将铁箍男给捆得紧紧。

  然后“刷”的一下,朝着空中拉扯而去。

  我几乎是目送着铁箍男飞上了天去,一路滑行,来到了溶洞最中间的一根贯通上下的巨大石笋之上,我在那儿还看到好几个黑影子,不用想,就是刚才消失不见了的努尔和美女蛇。

  到底是什么东西?

  容不得我多想,作为旁观看客的我也终于不能再置身事外,这一回是我,但见那些藤条无端飞来,因为我也被捆得结实,所以倒是只有三两根,凌空飞渡,接着我也被绑在石笋上面。

  咚!

  背部重重地砸落在了巨大的石笋上面,这才发现我的脚下是铁箍男,努尔在我左边的不远处,至于美女蛇,则在我的头顶上。

  努尔依旧昏迷不醒,但是美女蛇和铁箍男作为此战赢家,形势陡转直变,还有些转换不过来,继续朝着莫须有的空处破口大骂,似乎想要将这溶洞之中潜藏的黑手给骂出来一般。

  不过骂人这一招果真有效,几分钟之后,我瞧见头顶处的那面铜镜开始生出光华,接着汇聚在了一个点上面。

  那是一株巨大的树干,树枝上面盛开这一朵大如莲座的鲜花。

  鲜花绽放,有一个苍老的老婆婆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1. 陆右:

    魔花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