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七章 人脸虫子镆铘树

2014年8月13日 更新

  这是怎样的一个老婆婆啊?

  枯木皮般满是皱纹的脸孔,一双浑浊的眼睛里面泛着绿光,不知道承载了多少岁月的风霜,那银白色的头发就像散乱的玉米穗末,穿着一身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破衣烂衫,看着就有一种风烛残年,仿佛即将老死一般的感觉。

  然而一个真正昏昏沉沉的老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

  老婆婆出现之后,抬头瞟了我们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话,嚅动了一下嘴唇,似乎在呼喊,又似乎在嘟囔,接着那铜镜汇聚的光亮消失了,转移到了我们这儿来。

  光亮透过我的身子,照在下方,让人有一种凉悠悠的古怪触觉,好像是在皮肤上面,涂上了清凉油一般。

  不过这玩意仅仅只是从我的身上一扫而过,接着就定格在了我头顶的美女蛇身上。

  这两人的骂声从那花婆婆出现的那一刻,就停止住了,接着我听到了两人牙齿一顿咯咯哒的响声,当她消失于黑暗之中的时候,美女蛇突然哭了,咸咸的眼泪水从上面滑落下来,正好掉落进了我的嘴里。

  就是这么寸。

  哭泣中的美女蛇带着哭腔喊道:“老刘,这玩意,是不是佛经里面的那个东西?”

  原本肆无忌惮怒骂的铁箍男声音也变得有些颤抖了:“天啊,好像是呢。不过怎么可能,世间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恐怖的食人树?而且还化了形?这东西,不是早在佛陀时代,就已经灭绝了么?”

  美女蛇有些崩溃了,大声喊道:“对啊,传说中的镆铘食人树,早就已经在燃灯古佛的时代,就已经被度化了啊?”

  说到这儿,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沉声说道:“难道,当初的瓯雒安阳王就是因为这东西,才集尽全族之力,弄出来的这么一个古怪地方?他就是为了这个么,为什么?”

  两人浑身发抖,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了黑暗之中,传来了一种“嗡、嗡、嗡”的声音。

  这声音我最近听得比较多,就好像是蚊子在你耳边不断的飞。

  不过听着似乎更加有力,更加雄浑。

  美女蛇像是被戳到了要害,当时就不受控制地颤抖,身子反复地挪动,结果那藤条将她给捆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她的口中又念着咒文,似乎想要通过秘法,将自己从这束缚之中分离出来。

  然而原本很轻松的男女分离之法,到了此刻,却根本施行不得,美女蛇表现得十分痛苦,我仰头看,只见她身上的那些青色纹身也仿佛活过来了一般,每每欲挣脱出来,然而却被那藤条上面的绿意给直接逼了回去。

  难道这藤条能够将我们的修为给封印住?

  想到这里,虽然丹田之中的劲力几乎枯竭,但我仍然挤出了一些来,往外一放,却发现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应。

  显然,我们就像是那案板上面的肉,一点儿反抗能力都没有了。

  我算是已经认命了,然而美女蛇和铁箍男作为大优势的一方,被这么陡然翻盘,心中终究有些不爽。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嗡嗡嗡的声音终于近了,我抬头一看,却见来的竟然是一堆拳头大的蚊子。

  事实上,说是蚊子,到底还是有些不对,这些东西长得的确有些像蚊子,一对薄翼,长而尖锐的口器,不过让人感到诡异的是,这些蚊子的头部,居然跟人头有着七分的相似。

  一大群飞行的大头怪婴么?

  这足以吓得人浑身颤抖的神秘虫子从黑暗中飞出来后,成百上千地在我们面前盘旋不定,接着开始朝着光线照耀的美女蛇那儿积聚而去。

  虫群宛若乌云,忽然而来,一下子就全部扑在了美女蛇的身上,就在我向上抬起的那一刻,只能瞧见一大团的黑色蠕动的东西。

  有的还落到了我的头上,节肢在我的皮肤上面滑过,锋利得很,然而它们似乎就听从一个命令,拼命地朝着美女蛇的身上挤去,反而对于我们另外三个人,几乎没有什么兴趣。

  啊——

  我听到了这一辈子所能够碰到的、最凄厉的叫声,原本还是人生赢家的美女蛇在这一刻发出了对生命的哀鸣,很难想象被这拳头大、成百上千的虫子包围吞噬的感觉,到底有多么恐怖,但是我却也吓得不能自已,想着很快就轮到我了。

  那个时候,我是不是可以做得比美女蛇还要勇敢一点?

  我能不能不叫?若是叫,可不可以轻一点?

  我想死得有尊严!

  我满脑子都是这样的想法,然而头顶上面传来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咀嚼声,接着因为我就在美女蛇下方的缘故,大量的鲜血喷溅下来,以及内脏和肠子,这些都林林落落地洒在了我的身上。

  这一点一滴,落在头顶上面,都仿佛在我的心里面敲下巨鼓,扑通、扑通……

  美女蛇继续叫道:“啊,啊,啊……”

  一声比一声小,一更比一声弱,接着若有若无,几近无声。

  我当时吓尿了么?好像有,好像又没有,我宁愿时间变得无比漫长,又期待着它很快就要过去,然而时间却是一点一点,让人觉得煎熬无比。

  终于,美女蛇被吃光了,当那些黑乎乎的神秘虫子一哄而散的时候,我瞧见头顶上面,只剩下了一副被啃得稀巴烂的骨架子。

  光线下移,照到了我的身上。

  我扬起了头,无数的神秘虫子,铺天盖地地附着到了我的身上来。

  我闭上了眼睛,感觉到无数的东西拍打在了我的身上,密密麻麻,附着于身,有的柔软,有的坚硬,更多的是一种充斥于身的恶臭,那种让人几乎陷入绝望的死一般的味道。

  然而却没有任何一只虫子咬我一口。

  真奇怪,我感觉自己跌入了虫堆里面,感受到无数的绒毛在我的全身上下蠕动,似乎在嗅着我身上的味道。

  它们就是没有咬我。

  我忍住了,从开始到最后,连一声都没有叫唤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是一瞬间,仿佛是一万年,那些人脸的神秘虫子纷纷从我的身上飞开,接着转移到了努尔的身体上面,而让我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沉睡中了努尔紧闭双眼,而他手中的那根赶神棍却一直灼灼生光。

  那光华将努尔给笼罩其间,结果那些虫子畏惧地飞来飞去,最终还是没有一只落下。

  它们似乎也在恐惧。

  这又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最后,我瞧见铜镜汇聚的光亮挪到了铁箍男身上,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感觉自己的性命,似乎能够留了来了。

  铁箍男一直都在关注着场中发生的一切,当瞧见美女蛇给活生生地啃成了白骨架,他的确是整个人都拔凉拔凉的,然而瞧见我和努尔都被放过的时候,心中又生出了一些希望。

  没有人愿意死,有了范例,就无比地期待着自己能够活下去。

  然而很快,铁箍男发现这个世界当真不是公平的,当那神秘虫子咬下第一口的时候,他破口大骂:“为什么,为什么吃我不吃他们两个?”

  没有人回答他,我惊魂未定,努尔昏迷不醒。

  当铁箍男周身都被神秘虫子覆满,并且开始噬咬起他来的时候,他终于感受到了恐惧,求不得别人,只有向我求饶了:“二蛋同志,二蛋哥,你刚才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让它们不咬你的,教教我,快点教教我啊,我保证逃过此劫,就不再追究你们的责任,将你们礼送出境……”

  我没有说话,耳边只有虫子疯狂噬咬的声音,铁箍男的声音都已经变形了:“二蛋同志,求你了,帮帮我吧……”

  忽然之间,我突然想起了铁箍男所代表的那个国家,当他们跟美帝斗的时候,求我们跟求孙子一样,而赶走美帝了,就把自己当成了大爷,居然跟我们说起了领土要求来。

  这种白眼狼,现在承诺的话,能信?

  再说了,我也一头雾水呢。

  很快,铁箍男也和美女蛇一般,被啃成了一堆骨架,接着那些神秘虫子围绕着我和努尔飞了两圈,然后消失不见。

  溶洞在一会儿之后,恢复了平静和黑暗,连努尔手上的棍子,都变得黯淡无光。

  我们两个,就像被遗忘的时光,给扔在了一旁。

  时间久久,一开始我还心怀忐忑,以为一会儿又会闹什么幺蛾子,然而一只过了好久好久,都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我坚持了好一会儿,感觉到疲倦如潮水,涌上了我的心头。

  眼皮如铁,好沉,好沉。

  我睡了过去。

  不知道多久时间,朦朦胧胧间,我耳边听到有人在轻声说道:“食狗鲶,你好生看着这两个人,奶奶说了,他们都是上好的炉鼎,说不定以后要在他们身上栽上种子,当成傀儡,以后我们就能够出去了……”

  另外一个声音闷声闷气地回答道:“晓得了,啰嗦……”

  我当时就清醒了过来,顿时响起来了,这两个声音,可不就是我梦中的那两个家伙么?

  食狗鲶和鳄雀鳝!

  1. 哈哈一笑:

    食狗鲶和鳄雀鳝!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经常坐沙发的我也不得而知……

  2. 虎皮毛大人:

    布鱼道人 余佳源 鳝就不知道了

  3. 陆右:

    七剑里最喜欢食狗鲶了

  4. 卷卷:

    真恐怖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