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八章 我是一条浑噩鱼

2014年8月13日 更新

  在那一霎那间,我的浑身发麻,整个人却清醒了过来。

  我眯着眼睛瞧了下去,只见脚下的不远处有一个水洼子,有两个趴着的黑影子在那儿,不过他们并非我之前所瞧见的那个面容严肃的少年郎,和大头怪人,而是两头黑乎乎的、佝偻着身子的古怪东西。

  我说不上来是什么,总之就不是人。

  而就在我低下头去的那一刻,其中有一个家伙抬起了头来,我瞧见这家伙居然拥有着一个如同鱼一般的头颅,凸起的硕大眼球和鱼唇,让我吓得魂飞魄散。

  我本以为这个家伙会注意到我,没想到它根本就不理,而是跟另外一个黑影子低声咕哝两句,接着对方朝着水洼之中一跃而下。

  那东西的身子入了水,我瞧见了一条巨大的鱼尾巴,在水面上扑腾,紧接着就消失不见了。

  那个有着鱼脑袋的家伙却站了起来,我这时才瞧见它居然有着人一般的四肢和身体,别的地方也不瞧,径直地朝着我的这儿走来。

  我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在做噩梦,还是真正的清醒,不过瞧见这么一个东西朝着自己走来,心脏到底还是扑通地一阵乱跳,生怕这怪人过来,将我给杀掉,然而当它走到我身前的时候,仰起头,一双鱼眼睛死死地盯了我好久,突然出声道:“当初催你离开,你就是不听,现在看看,后悔了啊?”

  这话说得我惊诧万分,这时才反应过来,这人正是那个被叫做食狗鲶的木脸少年。

  想通了这一点,又回想起他一直以来的言行,似乎是在对我警告,但终究也是为了我好,于是我嚅动了一下嘴唇,终于颤抖着出声道:“这里,到底是哪儿?”

  我这声音带着哭腔,实在是有些怯弱,不过就在这说话的功夫,鱼头怪人微微一抖,那一张丑恶的脸孔居然扭曲了,当我说完的时候,它居然又凝成了我那天所见到的那个僵脸少年来,拍了拍僵硬不化的脸,它抬头说道:“这里是树奶奶的领域,你们闯入其中,还不第一时间离开,那就只有死!”

  它似乎是在警告,又好像是在叹息,总之有一种很异样的情绪在里面,我很敏感地察觉出来了,犹豫地问道:“难道没办法了么?”

  它说:“没有办法了,树奶奶十年不醒,前天却醒了过来,指定要留你们当做种巢。没机会了,你只能怪自己的命太差……”

  我又问:“种巢是什么?”

  食狗鲶回答道:“你见过花盆没有?种巢就是栽种培育种子的地方,而这种子,有可能是我或者鳄雀鳝这样被她度化了的家伙,也有可能是奶奶她自己的分身。有了你们这些种巢,奶奶她就可以走出这个禁闭的山谷,去外面的世界了。”

  我问:“你又是什么?”

  食狗鲶回答道:“我啊,我本来就是一条鱼,一条水里面浑浑噩噩的鱼,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奶奶点化了,就给她当一条看门的狗。”

  我问:“那为什么又要救我呢?”

  一问一答,本来十分默契,然而此刻食狗鲶却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当我以为他要翻脸的时候,它突然扬起了头来,平淡地说道:“有一次,有一个姑娘误入了这里,然后遇上了我,我们相处了两天,后来她被奶奶的腐蛆蝇给吃了,而我现在回忆起来,发现自己,爱上了她……”

  短短的话语里面,似乎蕴含着某个让人心醉的爱情故事,突然间我感觉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家伙,尽管他之前的面容,是那么的丑陋。

  我不太擅长安慰别人,也不晓得它是否需要安慰,于是双方都陷入了沉默。

  我想让它帮助我离开,然而却无法开口。

  痛苦的食狗鲶连自己曾经爱过的人都无法帮助,更何况是违背它点化者的意志,将我给救出去呢?

  食狗鲶似乎明白我的意思,转身,扭过脸去,一边朝着黑暗处走,一边扬声说道:“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让你们能够熬到被栽种的那一天,也希望能够减少一点你们的痛苦……”

  他离开了,过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返回了来,我被绑在离地四米的石笋上面,而它则身轻如燕,脚踩藤条上了来,摸给了我一个桃子,还有几条处理过后的生鱼。

  我毫不客气,来者不拒,再将那腥咸的生鱼肉给嚼裹干净之后,我瞧见它再给努尔喂水,于是又搭讪道:“喂,你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么?”

  努尔还处于昏迷状态,食狗鲶喂得有些吃力,粗鲁地将努尔的头托起,然后撬开他的牙关喂水,听到我问起,沉默了好一会儿,扭过头来,反问我道:“你觉得呢?”

  我感觉到了他情绪里浓浓的惆怅之意,心中不觉有些悲哀,又问道:“倘若你能够出去,想过自己会做什么吗?”

  食狗鲶无言,喂完了努尔之后,滑落了下去,然后朝着水洼那儿钻去,在头顶没入水面的那一刻,有一句话儿悠悠地传了过来:“如果能够出去,我想去当一个道士,听说道士都会有一个道号,我都想好了,叫做布鱼……”

  这怪人虽然脾气古怪,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莫名的好,我看着那涟漪不断的水洼,想着那儿说不定是联通外面的水道吧?

  食狗鲶、鳄雀鳝,听这名字就知道是水中的凶鱼,有这样两头被点化了的凶兽守在洞口,当真是不错啊。

  吃饱喝足,又睡了个大饱,等到食狗鲶离去之后,我眼珠子一转,开始筹谋着如何离开。

  食狗鲶已经给我解释过了什么叫做种巢,想到自己的肚子里面会生根发芽,长出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就浑身发寒,这种痛苦是缓慢而长久的,真正说起来,还不如美人蛇和铁箍男死得痛快。

  如果我不想这么死,就必须逃走。

  然而我们被捆得死死,如何逃呢?我思前想后,突然想起了白合这妞儿来。她吞服了小白龙尚未成型的内丹,拥有了修行的资质,而且实力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此刻也就只有她能够救我了。

  不过白合呢?她到哪儿去了?

  我满脑子疑问,回忆起来,这才想起我的小宝剑已经被美女蛇给夺了去,接着不知道甩到了哪儿,现如今美女蛇都死了,而那小宝剑的去处,也成了谜题。

  更何况白合也不晓得靠不靠得住,她倘若是怕了,自个儿溜走,我也找不到她的麻烦。

  指望不住别人,我便开始折腾起自己来,不断的扭动身子,然后尝试着能不能够得着那些藤条,并且解开。

  然而被这个藤条树枝给束缚住,连修为都提不上来,哪里还有任何作为呢?

  忙碌大半天,我都没有任何进展,回过神来看努尔,发现他居然还是昏迷不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根赶神杀威棍的原因。

  我无法了,感觉颓丧不已,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在我左侧的方向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然后我瞧见了一个让我欢喜得快要炸开来的人物。

  小观音。

  这个宛若精灵一般的少女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来,赤着脚,东张西望,一副十分好奇的模样,而她的旁边,则是被我认为已经逃开了的白合,飘啊飘,正一脸谄媚地跟小观音说着什么呢。

  两人悄无声息地走到了石笋前面来,小观音瞧见我这一副狼狈模样,轻声笑道:“陈二哥,几天不见,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啊?”

  我一脸激动,压低着嗓门问道:“小观音,你是从哪儿过来的?”

  小观音指着溶洞深处说道:“这儿跟我们上次见面的地方,是相通的啊,我这几天一直在地下行走,刚刚不晓得怎么的,正好碰到白合姐姐,她就把我给拉来了。”

  我虽然兴奋,还是有些担忧小观音的安危,压低声音说道:“小观音,这里很危险,你看到那边的那棵大树了没有?它十分恐怖,里面孕育了一个千年老太太,还点化了一帮妖灵手下,以及无处不在的藤条……”

  我紧张地说着那天的见闻,然而听到这些恐怖之事,小观音却并没有表现出害怕的表情,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瞧见中间的水洼处又有动静,连忙让她俩躲起来。

  小观音和白合闪身躲入黑暗中,而这时食狗鲶又爬了出来,它与我不咸不淡地聊了两句,然后问我,说你饿不饿?

  我本来想摇头,想到它又会去找食物,于是猛地点头说饿。

  食狗鲶倒也没有多说什么,起身准备离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洞口传来了鳄雀鳝的叫声:“食狗鲶,快过来,有闯入者!”

  听到这话儿,食狗鲶不再理会我,而是匆匆朝着声音的来源走去,瞧见食狗鲶庞大的背影,心中急跳,一脸担忧:“难道小观音和白合被发现了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小观音却从旁边的黑暗中走了出来,望着食狗鲶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说的妖灵,就是这个啊?”

  我看见小观音,心中疑惑万分——她既然在这里,那么洞口的闯入者,又会是谁呢?

  1. 夏筱叶:

    太好看了

  2. 夏筱叶:

    原来布鱼道人余佳源是这么来的

  3. 布鱼道人:

    怎么感觉有点脱节?

  4. 哈哈一笑:

    游离于现实和玄幻之间,就是该小说特点。

  5. 鱼儿:

    哈哈,原来余佳源真是一条鱼啊……

  6. 卷卷:

    回忆起来,觉得爱上她了。想做个道士,名字都想好了。好可爱的布鱼

  7. 卷卷:

    觉得小佛的想象力好丰富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