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九章 似狼似虎似仇怨

2014年8月14日 更新

  我心中充满了好奇,然而却知道这个时候再去计较那些细枝末节,只会耽搁逃命的时间,既然食狗鲶和鳄雀鳝都不见了,时机正好,我连忙叫小观音想办法将我给放下来。

  小观音心不在焉,听到了我的呼唤,这才将精力集中在了我的身上来,仰着头,似乎在思考如何将我身上的藤条给弄下。

  然而就在此刻黑暗中突然跑出了两个黑色的身影来,粗手大脚,身强体壮,正在朝着洞口处奔跑,路过这里的时候,瞧见小观音正赤着脚站在这石笋之下,顿时就停住了脚步,当前的那个家伙粗声粗气地吼道:“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进来的?”

  他走到前来,顿时就是一大股鱼腥扑面而来,再看模样,秃头光脸,一双眼睛硕大,而脸颊处则各自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鱼鳃,一开口,吐出一串泡泡来,实在是吓人得紧。

  而另外一个,光个子都有三米多,瘦竹竿一般,整个脑袋都黑漆漆的,头尖如鼠。

  果然还是两头被树奶奶点化了的妖物!

  这两头家伙模样恐怖,然而小观音却并没有表现出一点儿害怕的感觉,而是天真烂漫地问道:“我叫小观音,你们是谁?”

  这两个家伙模样虽丑,但是却也诚实,小观音一问,先前说话的那个人便拍着胸脯说道:“咱叫暹罗巨鲤,它叫巨古蛇鱼,我们都是树奶奶门下的守护神灵……”

  这家伙十分骄傲地宣告着自己的身份,却不想就在它自我介绍的那时间里,小观音却是从怀里甩出了两张符箓来,朝着它们面前飞去。

  这少女冷声哼道:“果然,还是两头水底里的畜牲,一点儿脑子都没有。”

  随着她的嘲讽,那两张符箓无火自燃,陡然间散发出了巨大的热量来,将这两个家伙给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跳开了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光从黑暗中蹿了出来,直接将那个巨古蛇鱼给扑倒在地,一条粗糙的舌头便朝着此物的头上舔去。

  虎舌有倒刺,随便一舔,便是一大块皮剥落下了来。

  这突然杀出来的白光,正是小观音家里面养的白虎小熊,这头有着与自己身份不符名字的猛兽个儿并不大,全长加起来也不过半米,一身肥硕直晃荡,而被它扑倒的那家伙虽为人型,却是三米多高,乍一看,十分不对称。

  然而体型终究还是决定不了战局,被这头白虎扑倒在地,巨古蛇鱼却最终还是使不出什么可以抵挡的手段,两者一阵翻滚,伴随着哀嚎声翻腾不休。

  天生压制。

  巨古蛇鱼出师不利,而暹罗巨鲤这边却没有什么好进展的,小观音别看这人小,然而敢在这漆黑的地下溶洞群中走来走去,却并非只有白虎小熊榜身就可以的,但见她双手一挥,那暹罗巨鲤便好像喝醉酒了一般,根本就站不住脚。

  七摇八拐,暹罗巨鲤就直接跌倒了地上来,而小观音则双手则开始指挥起了刚才的那两张火符,倏然贴近,直接拍在了这浑身腥臭的家伙脑袋上。

  轰——

  一道火焰骤然而生,青白色的火焰将暹罗巨鲤给吞没,接着在一瞬间燃遍全身,一团火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这个凶悍的家伙直接就滚落在地,翻滚了两下之后,竟然变成了一条巨大的鲤鱼。

  这鱼儿长约三米,头和尾巴不停地摆动着,使劲儿跳,然而那青白色火焰一点一点地蚕食着它的生命力,没有过多久,它终于停止了动静,直挺挺地躺在了那儿。

  我隐约之间,似乎有闻到烤熟了的鱼肉香味,然而再想起刚才说话的暹罗巨鲤,一种止不住的恶心感就油然而生。

  不管怎么样,我都无法接受智慧生物被做成一盘菜。

  然而小观音却不一样,她踮着脚走到了这条被烧得黑漆漆的巨大鲤鱼之前,低下头来,撕了一块肉往嘴里面塞,结果咀嚼了两下,又吐了出来,一边呸,一边骂道:“这肉好臭啊——果然一旦被点化开启了灵识,肉就臭了……”

  听着这个漂漂亮亮的小女孩叨咕这么一件事情,我满头是汗,而此时她又转头看向了正在和巨古蛇鱼厮打成一团的小白虎说道:“小熊,你好逊啊,再不快点,就要打你屁屁了哦?”

  小白虎似乎感受到了危机,闷吼一声,直接将那妖灵给扑入了黑暗的角落去。

  一切解决完毕,小观音拍了拍手,仰头来看我,嘻嘻笑道:“陈二哥,容你久等了,我这就来救你。”

  她说完这些,然后走到石笋前面来,旁边的白合虽然没有办法,但是也紧紧跟随着。马上就能逃脱生天了,我心中激动,不过却还是出言提醒她,别被那藤条给弄住了,要不然麻烦可大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乌鸦嘴,我这里刚刚一说出口,黑暗中立刻伸出了几根同样的藤条,在空中游弋一圈,然后甩向了小观音这儿来。

  小观音正在努力地攀登这石笋,准备上来解开我们的束缚,结果这么一挥而来,她展现出了惊人的瑜伽功夫和柔术,那身段竟然能够直直折断过去,全身上下仿佛没有一处是硬的,随意扭曲,每每一下,都能够避开这藤条的突袭。

  天啊,小观音这功夫厉害得让人诧异,她这么小的年纪,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然比先前的那个阿巴桑还要厉害十倍?

  一阵精妙到了极点的闪避之后,小观音终于爬了上来,她倒也大大咧咧,晶莹如玉的一双赤脚直接踩在了我的脑袋上面,有些发愁,跟我商量道:“陈二哥啊,这事儿难办呢,这东西不知道是什么的树根,虽然没有什么意志,不过自我防卫的机制却一直都在开启,根本就无从下手呢,拉也拉不断……”

  她说这话,那藤条像触手一般地袭来,眼看着就要钻进了她的身体里,小姑娘又一个翻身避开,结果这藤条尖端直接钻进了那坚硬如铁的石笋里面去,洒一堆粉末出来,落在我的头上。

  小观音躲闪两回,从我头顶一跃而下,又落在了地面上,白合倒是趁着这功夫,将铁箍男黑狼捆在我身上的普通绳索给全数割开。

  不过绑在我身上的那几根藤条却是韧劲十足,她没有办法,碰都不能碰。

  倘若食人树是一片火海,而她仅仅只是一团小火苗,实在比不了。

  当小观音落地的时候,黑暗中已经生出了二十几根不断摇晃的树枝藤蔓,张牙舞爪,就像是恶魔在游弋,小观音虽然每每都能够避过,却也没有什么法子,能够将其给制服。

  看着小观音这样厉害的少女都难以将我救出,我突然心灰意冷,朝着她大喊道:“小观音,你快跑吧,别把自己给折在这里了。”

  小观音听到了我的话,很奇怪的看了我一样,突然转身,目光越过一众石笋和钟乳石,朝着岩洞的口子那儿看去。

  在那个方向,出现了两个人,一个肩上面扛着一条巨大鱼儿的高大胖子,还有一个,则是身穿灰色僧袍的光头青年,剑眉朗目,眸若寒星,嘴唇微微抿着,有一种独特的男性魅力。小观音瞧见了那个光头青年,像被踩了尾巴的小猫,“啊”的一声叫,就想要朝着黑暗处跑开去。

  光头青年瞧见了小观音,不由得笑了,扬声喊道:“小观音,你别躲了,刚才你家小熊一吼,我在外面都听到了……”

  小观音没有再藏了,一边避开那忽倏而来的藤蔓,一边娇声说道:“师兄,你好慢啊,在外面这么久?”

  光头青年一步跨前,竟然跨越几十米的距离,直接走到了跟前来,不好意思地耸了耸肩膀,说道:“外面有两个很凶的妖灵在呢,它们在水里比在地面上要厉害十倍,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

  小观音仰着头问:“那结果呢?”

  光头青年的笑容有着让人亲近的魅力,平淡地说道:“呃,杀了一个,还有一个见机逃了;不谈这个,你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指着这漫天的藤蔓和被绑在石笋上面的我,小观音三言两语,就将她和我的关系讲了清楚,光头青年点了点头,然后仰头看向了我,亲切地打着招呼道:“陈二蛋兄弟是吧,我叫弥勒,是小观音的师兄。”

  他讲的是汉语,有很浓重的口音,我仔细一琢磨,好像有我们家乡的味道,似乎是镇宁、凯里一带的话儿,于是跟他打招呼:“你好,我叫陈二蛋。”

  这时小观音倒是奇了,睁大双眼看我,惊讶地问道:“陈二哥,你不是叫陈老二么?”

  她这么一问,我陡然想起啦,小观音刚才给光头青年弥勒介绍的时候,只是说“陈老二”,而弥勒是怎么知道我真名叫做“陈二蛋”的呢?

  这时我突然从石笋的间隙瞧见了和弥勒一起过来的那个胖子,一双眼睛立刻瞪得硕大——阮将军?

  1. _乔石:

  2. 梦涵:

    等更新

  3. 卷卷:

    多么般配的一对玉人

  4. 卷卷:

    帅弥勒,小观音才是一对。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