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章 小观音和帅弥勒

2014年8月14日 更新

  仅仅只是一眨眼,我整个人就像冰浇过了一般,整个人都透着一阵凉。

  原本以为小观音过来了,能够将我给救出来,去没想到这刚出了狼窝,又进了虎穴,真的是有完没完了——我的命,难道就这么苦?

  而就在我心中哀叹的时候,石笋下方的光头青年弥勒和小观音则已经没有时间再聊天了,而是与这些密密麻麻的藤蔓开始交起了手来。

  这些怪舞乱手一般的藤蔓灵活极了,而且又极为坚韧,在空中乱舞之时,我瞧见这师兄妹两人当真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那身段柔软得真没话说,让人大开眼界。

  两人好是一段闪避,那瞬间就能够将我、美女蛇和铁箍男给捆住的藤条对他们却没有什么办法,一时间形成僵持,而远处的阮将军也没有走过来,这胖子将见上面那条巨大的鱼狠狠地摔在地上,一屁股坐下,开着拿着一把尖刀,剐起肉来。

  我瞧见那一条黑乎乎的大鱼,心中有些悲伤,又期冀着这是那个恶狠狠的鳄雀鳝,而不是有着一颗真挚之心的食狗鲶。

  虽然非我族类,但是食狗鲶给我的感觉,却比大部分的人类善良,它唯一的错误,就是没有投好胎而已。

  战斗一直都在持续,弥勒和小观音在这一场说不上对手的对拼之中,显得是那么的闲庭信步,让人感觉当真是出自于名门之后,绝对比我们这些野路子出家的家伙要厉害许多。

  山中老人,当真是一个顶尖的人物啊。

  弥勒和小观音这师兄妹两人离开了捆住我们的石笋这儿,一步一步地朝着远处那棵生长在岩洞之中的巨大神树走去,脚步坚定,而白合则清楚这里面的蹊跷,围在我身边,小心翼翼地看着远处那个一直都坐在地上生吃鱼肉的大胖子。

  小观音说过,但凡被点化过的生灵,肉里面都有一股腥味,很难吃,但是这胖子却吃得津津有味,满嘴流血,瞧他那一副架势,好像自己眼中的整个世界,就只有面前的这一大条鱼尸一般。

  白合试了无数办法,她甚至还找来了我的那把小宝剑,想要帮我给割开,结果惹到了这东西,上面绿意一扬,沾到了白合的身上,这小妞痛苦万分,呜咽一声逃回了小宝剑上。

  辟邪小剑没了支持,径直掉落了下去。

  白合这种焦急的模样让我由不得一阵心疼,想起刚才还怀疑她私自跑路了,心中就不由得一阵内疚,当下也是想着如果有未来,我一定将她当做了最亲的朋友来对待。

  只有朋友,才会这般舍生忘死地帮助于你,她或许并没有太多的力量,但是这份心意,却已经是满满的了。

  就在弥勒和小观音即将接近那棵巨大的食人神树之时,昏迷了不知道多少天的努尔却醒了过来,他喊了我几声,一开始我心绪不宁,没有察觉,后来听到了,扭过头去,瞧见努尔左右挣扎着,喊我道:“二蛋,这到底什么个情况?”

  我当时也来不及多讲,只是简单地讲了两句,努尔嘴上不能说话,心里却特别的清楚,紧紧抿着嘴唇,胸口却在动:“那东西,应该是《太平御览》中所说的镆铘食人树,相传是洪荒之种,如果真是,我们都活不出去了。”

  努尔说得悲观,我心中一跳,望着小观音和弥勒的背影,瞧见这兄妹俩在乱藤之中漫步云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轻声说道:“不能吧?”

  努尔眼中透露着一股绝望,动了动手上的那根赶神棍,告诉我:“这棍子上面,真的有一股神威,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山谷前面那一片桃林之中生出来的桃元,然而现在才明白,原来是来自于这食人树。二蛋,有的事情,说了你不信,这树或许年岁没这么久,但是它第一次出现,是在佛经里面,跟燃灯古佛一同出现的,它根茎之下有一种十分恐怖的东西,后来被度化了,早已灭绝,却不想竟然还有一株残留……”

  努尔说的,我还是有些不信,人嘛,不管怎么样,求生的意志总是最强的,能不死,最好还是能不死。

  而且也正如我所希望的一般,那个叫做弥勒的光头青年当真是强得厉害,竟然穿越了无数垂落下来的树枝,然后走到了树根之前,这让众人恐惧的食人神树躯干庞大,占据了洞中的好大一片出来,它的藤蔓枝条遍布岩洞之中,然而到了近前,却少得可怜。

  弥勒和小观音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这些藤蔓,后者火符,没完没了,而前者更是凭借着一双肉掌,但凡有靠近的,抬手就是一削。

  铁箍男那两把快刀都难以削断的枝条,却被他那凛冽劲气一触碰,立刻就断成了两截,绿色汁液蔓延。

  这得有多么厉害,自不必言,连悲观绝望的努尔都睁圆了双眼。

  弥勒和小观音冲到了食人神树的近前来,一切的枝条似乎都变得缓慢,望着则看不到尽头、尖端已经没入了岩石之中的大树,小观音惊奇地喊道:“天啊,好大的树啊,这树儿要砍下来当柴火烧,我们山谷小院得有多少年不用打柴啊?”

  她说得幼稚,旁边的光头青年忍不住擦了一把汗,汗颜说道:“小师妹,这柴火你来劈?”

  小观音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是你了!”

  两人临危不惧,一连闲聊,一边观察着洞中巨树,突然间,黑暗中又出现了一种古怪的嗡嗡响声,我想起了被咬成骨架子的铁箍男和美女蛇,不由得朝前警告:“小观音,小心,那些人面腐蛆蝇很厉害的……”

  这话音还没有落,从树冠之上就飞落下一大片的黑云来,这黑云便是由那些长着人脸、拳头大的巨大蚊虫组成,振动翅膀,朝下而落。

  瞧见这密密麻麻、层层堆叠的神秘虫子,普通人会叫喊,而即便是修行高手,也说不得要被吓得双腿发麻,然而那光头青年仰头而瞧,俊朗阳光的脸上却浮现出一抹邪魅的微笑,嘴唇微翘,淡淡地说道:“在我面前,玩弄这些虫蛊,当真是欺负我师父的名声啊……”

  他双手画了一个圆,简简单单,而里面竟然有红色的雾气浮现,接着蒸腾而上,将自己和小观音给包裹住。

  那些附着而下的神秘虫子但凡碰到一点儿这红色雾气,便直接失去知觉,浑身抽搐而死。

  乌云一般的神秘虫群刚刚出现的时候,简直就让人毛骨悚然,然而弥勒这一番手段施展而出,立刻如雨落而下,根本就没有没有靠近的机会,便全部堆叠在了两人的脚下。

  这一个俊朗邪魅的光头男子,一个娇俏可爱的赤足少女,站在神秘而巨大的树下,仰首望天,一起来看虫子雨。

  而就在此时,小观音的那头小白虎终于吞完了对手,出现场中,仰起头来,朝着天空沉声一吼:“嗷呜……”这呼啸声听着莫名威严,就仿佛我们在庙里面拜见菩萨一般,有一种想要直接跪下的冲动。

  这种威势之下,那些神秘虫子不再相逼,而是仓惶地向上盘旋,然后消失于黑暗之中。

  在空中乱舞的藤蔓枝条也终于不再动弹,一根一根地垂落下来。

  我旁边的努尔已经激动得不能自抑了,腹语都说得结结巴巴:“白、白虎?这真的是传说中的白虎?”

  所谓白虎,有很多种说法,有患了白化病的孟加拉虎,也有女子无毛的俗语秽言,而所谓“传说中”的,那便只有道教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四圣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种白虎是最受推崇,乃百兽之长也,能执抟挫锐,噬食鬼魅,岁中凶神,事杀伐,乃军中崇拜之物。

  要是这玩意,那头还没有半米长、一脸萌态的小老虎可就牛逼大发了!

  就在我们震撼莫名之时,铜镜聚焦在了一朵大如莲座的鲜花之上,花儿绽放,中间走出了一个绿脸木纹的老太太来,眯着眼睛,居高临下地看了下来,空间中传来了一个沧桑的声音:“你是谁?为何要打扰我?”

  弥勒仰头,微笑着说道:“老奶奶你好啊,我只是路过,没想到这也谷中竟然还有这般洞天,当真是巧啊……”

  他说着话,而那树奶奶则莫名愤怒了,手上突然多了一根木杖,使劲往下面一顿,大声喝骂道:“滚出去,统统给我滚出去!”

  树奶奶一发怒,整个溶洞都变得一阵摇晃,那些原本安静下来的藤条也是群魔乱舞,直接将我们的视线给遮蔽住,什么也看不到了,而勒在我们身上的那藤条也越发用劲,有一种准备将我们给勒死的架势。

  这时我听到弥勒喊了一句:“阮将军,快过来帮忙!”

  一直坐着吃鱼的大胖子应了一声,宛如一头大象般地朝着前方冲了过去,而就在此时,我的头顶上面突然一重,接着我瞧见一个黄乎乎的大松鼠,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来。

  1. 哈哈一笑:

    帅弥勒就是厄德勒的掌教小佛!

  2. 虎皮毛大人:

    专门寻宝的黄金鼠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