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五章 扬眉吐气逞威风

2014年8月16日 更新

  他说的是汉语,听到这话的时候,我明白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对方并非有意在这里埋伏我们,那么也就是说小观音和她的师兄弥勒并没有算计我们;第二件,那就是我们的运气实在是太糟糕,竟然闷头撞进了敌人的天罗地网来,而且我们前几日的动静,也惊动了很多人,算是出名了。

  我还想装一回哑巴,然而努尔却是一把抓住了我,示意我看了一下他手中的赶神棍,以及我的小宝剑。

  这两样兵器,已然暴露了我们的身份,多说无益。

  凡事摊开来讲,倒也无妨,努尔是君子坦荡荡,挡在了我面前,沉声说道:“对,是我们。你们之所以埋伏在这里,就是在等我们?”

  听到这话,猥琐老头旁边的女人笑了——通常来讲,安南这边的女人外貌并不好看,然而这女人年纪不大,瓜子脸,一双含着秋水的媚眼如电,虽然长得略微有些黑,但是比我见过的大部分女人都好看,所以她这一笑,倒有一种百媚生的感觉。

  不过她的话语却并不好听:“哼,你当真以为你们在河宣省做的那些事情,有多厉害啊,就算是阮将军死于你俩之手,也没资格劳烦我们在这里蹲守卖力气;我们之所以在这里,却是为了许映愚那个老头儿……”

  她说的我眉头一跳,许映愚何许人也,那可是我们总局的大人物,创始者之一,许老亲自赴南督战,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儿呢?

  难道双方冲突日盛,相约在这里干一炮……呃,干一架么?

  想到这里,我感觉嘴里面直发苦,早知如此,我们何必要避开什么关卡要道,费尽心思跑到这儿来呢?

  既然御鼠王这些大拿都已经来到此处,我们若是按照原计划,恐怕早就逃脱生天了。不过这世间并没有后悔药吃,既然已经撞到了敌人的埋伏圈里面来,我们就得硬气一点,当下我也是一步跨前,恶狠狠地说道:“没资格?一会儿我就让你们晓得什么叫厉害!”

  我狐假虎威,虚张声势,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在东南方向传来了一声巨响,像是放炮,又好像是风云雷动。

  这声音听得人血液沸腾,我一开始还有些纳闷,而后突然想起来,当初在五姑娘山,青衣老道浴血遁走之前,山下就传来过这般的声响。这声音听在了其他人的耳中,也是一阵兴奋,先前点破我们身份的那个持棍男子激动得直颤抖,大声吼道:“开战了,开战了,定然是黑魔砂大人和许映愚那老怪打起来了,兄弟们,北凶的宗教局一脉猖狂,即将败亡于此了!”

  他兴奋莫名,而其他人也是欢欣鼓舞,就连那个眉眼中分为猥琐的老头也露出了不齐的烂牙,而就在此刻,我身前的努尔突然使劲儿一捏手中长棍,大声吼道:“山神野鬼,为我驱驭,且借道路,供我通行,疾!”

  努尔将那根赶神杀威棍高高举起,面容严肃,像是奔赴一场宣法的仪式,而当他念完最后一句咒诀的时候,左手猛然抓住了我的胳膊。

  御鼠王原本还在微笑,然而瞧见这一副场景,立刻大喝一声,也不晓得是在说什么,反正他自己也冲了出来。

  我感觉手臂被努尔抓紧之后,双脚好像被某种东西一托,接着所有的景象都在瞬间变得扭曲,倏然之间,所有朝着我们扑来的人和动物都被我们莫名抛在了身后,两耳生风,呼呼而起。

  我直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翻滚扭曲,然而这种感觉跟当日使用风符还不一样,速度似乎慢了一点儿,而且还有一股意志护佑。总之在一场天翻地覆的变化之后,时间不久,骤然停止,我和努尔两人直接翻滚在地,感觉天旋地也转,顿时就控制不住了,趴在地上直吐。

  我几乎将肚子里面能吐的东西都下意识地全部吐了出来,这才稍微清醒了一点,瞧见旁边的努尔正一脸冷静地擦拭着那根毫不起眼的棍子呢。

  不过瞧他的身前,也有一摊秽物,显然也是刚刚呕吐了一回。

  我左右一看,发现我俩已经不在了刚才被围堵的那片山林了,惊讶万分,捅了捅努尔的胳膊,问到底怎么回事?

  努尔因为口不能言,所以话特别的少,不过对我却并不隐瞒,他告诉我,说这几日赶路过程中,他一直都在琢磨赶神棍的用处,发现此物能够驱赶山魅神物,不过也看对象,倘若对方怯于威势,倒也能行,若是不怕,反而会招惹祸害。

  当然,这法子并不成熟,他也在摸索之中,刚才也是被逼得没有了法子,方才会贸然使用——所幸有效,不然真的就要死在那儿了。

  所谓天无绝人之路,说的就是我们,我当下也是顾不得一身腌臜,赶忙爬起身来,确定了一下方向,然后就要准备离开,然而努尔却没有动身,而是不断地动着耳朵。我疑惑不解,问他道:“怎么了?赶紧走啊!”

  努尔的目光却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低声说道:“二蛋,你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经他提醒,我这时才晓得侧耳倾听,果然从那个方向有传来刀剑对拼的铮然之音。我有些犹豫了,问他道:“那我们怎么办?是过去看看,还是直接往北离开?”

  努尔又听了几秒钟,眉头皱了起来,不确定地说道:“不对,我好像听到了忠哥的声音。”努尔和我一样,在巫山学校时候曾经与萧大炮同宿同寝,承蒙他多多照顾,感情十分深厚,待他一说出这话儿来,我们两个便没有片刻犹豫,而是扭身直奔而走。

  相隔不远,所以我们来得很快,在一片洼地附近,我们瞧见了交战的双方,那十几个身形瘦弱、身穿黑袍的安南猴子自不必言,有一个凶猛若张飞的汉子,提着一把阔剑横冲直撞,却正是句容萧大炮。

  这交手的双方力数量有些悬殊,对方十四五个黑袍汉子,而我方则除了萧大炮,认识的还有张世界那个国术高手,另外则只有三个身手只能算是马马虎虎的家伙在撑场面,至于其他的,则不知道是落下了,还是给人撂倒在地。

  萧大炮一马当先,无人可挡,然而安南人却十分有战斗经验,派了六人缠住他,敌强我软,根本不与他正面冲突,另外八个身手明显高出一个档次的家伙则一直压着张世界等人,优势占尽。眼看着同伴险象环生,萧大炮倒也是晓得中计,想要撤回来,却不曾想对方也是久经沙场之辈,既然下了套,让他钻进来,怎么可能放其离开呢?于是萧大炮战得不快,顿时就哇哇大叫起来。

  安南人按部就班地将埋伏圈收拢,一点一点,冷笑地看着放声呐喊的萧大炮,以为马上就能够建功立业了。

  他们以为萧大炮不满的呐喊只不过是软弱的表现,然而却不知道引来了两个满腔怒火的杀神。

  我和努尔冲到洼地附近,瞧见自己人被欺负得节节败退,几乎没有一点儿停留,便从侧面快速直插对方的阵型之中。努尔棍长,自然是一马当先,这巫门棍郎自小习得就是以一敌多的战地棍法,有了赶神杀威棍这传奇之物后,更是凶危莫名,如虎添翼,陡然间掀起一场棍影暴风,一时间棍子与皮肉之间交叠而出的啪啪之声,骤然响起来,立刻就有人直接栽倒在了地下去。

  努尔一招建功,我却也不甘示弱,这些日子一来,要么就是像老鼠一般东躲西藏,要么就是和那些远远超出我们的大拿而战,憋屈死我了,此刻瞧见这些与我们相差不多的安南黑袍,我一剑再手,虽然不如努尔那般棍打一片,但是却也是一招突出,招招致命。

  我一肚子的火气,杀人自然不会手软,趁着这陡然杀出,敌人慌乱之机,一连捅翻了两人,旁边的张世界这才反应过来,朝着我惊喜地大声喊道:“陈二蛋?你还活着?”

  “老子活得好好的,你娃别咒我死!”

  敌人终究还是占据优势地位,我也没有来得及跟张世界多套交情,跟面前一个黑袍人交手两下,感觉对方手段十分毒辣,显然是杀过人、见过血的扎手角色,当下也顾不得许多,一咬嘴唇,鲜血流入喉咙,右眼之上的那颗符文立刻浮现,顺着指引,我再次凶猛而上,小宝剑险之又险,与其贴身缠斗,就两下,一剑扎进了那人的心窝子里,使劲儿一扭,那人的内脏便被搅成了碎肉,滑落倒地。

  我一上来便连杀三人,而努尔更是凭着一根棍子将其余等人全数牵制住,张世界等四人顿时间就士气大振,汹涌上前,将敌人给打得连连后退。

  噗!

  就在我从那人的胸口拔出小宝剑的时候,努尔骤然出棍一捅,安南一方为首之人头部中招,坚硬的脑袋竟然被这赶神棍给生生捅破,大半的头盖骨被掀了开来,脑花四溅。

  1. _乔石:

    还是这里更新快

  2. 梦涵:

    点赞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