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七章 相约之事你可忘

2014年8月17日 更新

  战场之上,交战双方唯一的目的,就是将对方从肉体上面消灭,从来没有任何人情可讲,所以努尔也没有寒暄许多,而是一棍挥出了去。

  随着这一棍子出去的,还有努尔用腹语说出来的古怪咒文,也就是当日在瓯雒灵堂之时,他喊出来的:“萨姆呀个萨姆布台,破呀!”

  赶神棍竖直朝天,落于直线之前,顿时间从棍身之上,便凭空生出了一大股山峦并列之势,紧接着棍尖处冒出好大一团黑色雾气,瞬间就转化而成了一条巨大的带翅巨蛇,大口一张,利齿满嘴,朝着安南人之中那身手最是强悍的一伙人疾冲而去。

  这巨蛇乃罡气所化,并非实物,然而其势汹涌,宛如狂潮,最前一个安南人瞧见此蛇而来,也有些发愣,避之不及,结果就给直接吞没入腹。

  被带翅巨蛇吞入口中的那人依旧还在原地,仿佛这恐怖的灵像只不过是透体而过一般,然而在下一秒钟,他便化作了纷飞的碎肉,洒落一地。

  这一招棍气化形,乃努尔根据蚩尤一脉秘法召出,哪里可能止步于一人,于是便如狂潮,席卷而至,第二人、第三人,第四人……一瞬间便有六人化作了漫天血肉,那带翅巨蛇这才劲气力竭,嘶嚎一声,不甘不愿地消失于无形。努尔此招一出,虽然没有伤及到最中心的那几个高手,但是也将安南人给吓了一大跳,事实上,不光是他们,就连王朋、萧大炮以及我方的一众人等也给震惊得口不能言,眼睛瞪得硕大。

  这个耍棍的哑巴小子,啥时候竟然变得这般厉害了?

  努尔一棍使出,终究有些精力透支,气势陡然一弱,然而我与努尔相伴日久,却也算是配合默契,他这一招使出,前方一片空荡,而我则趁此机会,一步冲前,朝着对方的首领直取而去。

  我这般杀入,其实危险万分,毕竟对方头目并不是弱者,而且恰恰相反,几乎能够跟我们当初在瓯雒山谷中见到的那一伙人相提并论。不过我也是没有法子,所谓交战,最重气势,倘若你的意志稍微动摇一分,便会被敌人直接压倒,而此刻我们已经算是陷入了绝境之中,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若是能够将其领头人给干掉,那么形势必将会得到逆转。

  想到此处,我才会如此拼命,而萧大炮显然也晓得了我的想法,一步跨前,紧紧跟在了我的身后。

  我们两人,一前一后,朝着敌方众人而冲,意图明显之极,而对方明白过这一点来,当下也是恼羞成怒,居中的那个大光头开始调兵遣将,前来阻挡。

  我使惯了这小宝剑,向来都是喜欢贴身缠斗,体会生死之间的瞬间快感,所以倒也不会跟对方拉开距离,一旦有人迎上来,便一躬身,错肩而过,手上的小宝剑便顺手划了过去。我讲究的是一个精巧,而萧大炮却直来直往许多,他一把阔剑,拎着相当沉重,挥舞起来却轻巧得很,当我这边受阻之时,他则成了向前冲锋的猛将,此刻的他似乎也用上了秘法,这阔剑挥舞过去,对方斩来的苗刀无一不被荡开,居然被他直接砍出了一片天地来。

  然而无论是我,还是萧大炮,此时此刻,都还是太年轻,根本没有形成那种一锤定音的强烈效果,一旦被人拖延,就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那刀枪剑戟,从各处杀来,根本就防无胜防,结果我们两人在即将接近目标之时,被三四个人分别围住。

  这一围,意味着我们的突进行动即将陷入了失败的境地。

  此刻的我被几人围住,好是一顿刀风剑影,却也瞧不见其他的情形,当时我也是发了狠,在步步惊心之际,硬是凭着自己的胳膊受伤的风险,强行冲入一人的怀中,一个直钩拳、撩阴腿,将此人的防备给全部卸掉,接着就以这人为依靠,左右周旋,方才避免了被乱刀砍死的下场。

  当时的场面一片混乱,然而就在此刻,突然东南方向传来一阵骚乱,我一开始还没有感觉,然而很快就发现周围的攻击变得有些迟缓了,这才抬头看去,却见那边又杀出了一队人马。

  那一队人马皆作中山装打扮,头缚道髻,脚步如飞,足有十人,一上来便直接围着边缘处的安南黑袍人追砍,基本上是三两个对一个,一照面就砍翻。

  这一队生力军的出现使得倾斜的天平立刻得以扭转,这些人的手段也极为狠辣,装备统一,凶悍莫名,看得我心中一阵凛然,想着什么时候我要是掌权了,也弄这么一票人马,进退如山,疾风如电,到时候那可就真的风光了。不过当我瞧见那为首之人,心情却没有那么的爽利了,但见此人却是与我素有仇怨的龙虎山赵承风,此人手中一柄青光剑,剑尖宛若游鱼,在人群之中不断滑动,而后总能够出现在敌方的软弱处,一击而杀。

  此人到底还是龙虎山极尽全力培育出来的真传弟子,一旦什么限制都没有的话,立刻发挥出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力量来,东突西走,将安南人的防线给撕扯得一番稀烂。

  赵承风一番搅和,终于将整个场面给直接扯破,当我们面前的阻力不再,萧大炮则终于发挥了他雄壮万分的战将之风,一步跨前,汹涌而上,将核心外围的人给全数逼退,而就在此时,努尔和王朋则挤上了前来,与我和萧大炮并肩作战。而这时居中的那个大光头也终于感受到了危机,脸色沉重,口中开始大声地呼喝起来,布置妥当之后,从旁边的手下那儿拽过来一把雪亮的苗刀,腾身而下,朝着我们这儿挥刀而来。

  铛!

  苗刀飞快,第一下斩在了萧大炮的阔剑之上,萧大炮这么凶猛的家伙,结果那一下愣是没有握住阔剑,手抖一下,差一点就将剑给丢了。

  萧大炮往后退了两步,大光头又斩了出来,我的剑短,不敢硬拼,不过努尔却是站了出来,一棍朝前,顶住了这一击,双方对拼,谁都没有退一步,接着又是一阵眼花缭乱的对拼,那人锋利的苗刀斩在努尔的赶神棍上面,却有金属撞击的叮叮之声,这让他诧异万分,结果没打两下,这刀就钝了,他猛瞪眼,朝着努尔大声喝道:“你这棍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人说话,一股浓浓的怪味,努尔一抖棍花,那根赶神杀威棍依旧漆黑,然而却一点儿刀痕都没有,一脸冷酷:“吃两棍,再告诉你!”

  努尔一棍在手,自信满满,而那个大光头与他硬拼几记,锋利苗刀应声而断,气得哇哇大叫,回头找手下给他再递一把刀,却不料这一看,发现自己三十几个手下倒的倒,跑的跑,竟然有一大半都没踪没影了。安南一方大溃退,这是赵承风的功劳,他趾高气昂地冲到跟前来,旁边几个同伴将那几个安南高手给截下,接着他也冲过来,与这个为首的大光头较量。

  一时间我们场中最厉害的五个人,都围在了这大光头身边。

  此人虽然在安南一方是一个绝对厉害的角色,然而却也不是铁打的金刚,一番攻击下来,难免会有纰漏之处,结果给赵承风钻了空子,一剑削断了手腕,这时努尔一个“乌龙摆尾”,正中其下盘,这大光头立足不稳,朝着我这边倒来。

  他即便是失去了平衡,倒也能够避开王朋和萧大炮伸出来的剑尖,然而我却是直接飞扑上前,以一种大无畏的气概,直接将小宝剑扎在了他的脑瓜子上面。

  喀!

  此人的头骨很硬,但是再硬也不能够和我那锋利的小宝剑相提并论,故而一剑扎入,他双眼一瞪,连一句场面话都没有讲,就直接惨死过去。

  我这一剑,将场中最厉害的安南高手给杀死,然而却并非皆大欢喜,就在大家都流露出轻松面容之时,赵承风却是双眼一翻,闷哼一声道:“讨巧的小子,你知道么,我只要再一剑,仅仅只要一剑,就能够送这个家伙上西天,要你多此一举!”他说这话,是在嫉妒我抢人头了,我心中晓得,一边得意,一边装作很无辜的样子,耸了耸肩说道:“大家急着杀人,哪里还顾得了这些?再说了,杀人,也没有什么奖励不是?”

  瞧着我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赵承风急眼了,一步跨前,死死盯着我说道:“陈二蛋,你忘记了我们当初的约定了?”

  所谓约定,说得实在暧昧,却不过是当日我们两人的比试取消,他与我谈及,说比一比谁杀的安南人多。

  我都差一点忘记这一茬了,听到他提起,方才想起来,而赵承风瞧见我一脸疑惑的模样,不由得意洋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大声说道:“今日一战,死于我手下的安南猴子便有十七个,怎么样,你服不服?”

  1. _乔石: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