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章 层出不穷少年子

2014年8月18日 更新

  我正在跟一个手段厉害的安南高手交手,对方虽然并不如我厉害,但是却有一种悍不畏死的气势,这种气势并不是平日里就能够练就出来的,而是战场厮杀,手上沾血太多所致。

  这样的对手,很难对付。

  事实上,无论是正面战场,还是秘密战线上面,都存在着这样一个古怪现状,那就是浪潮刚过,百废待兴,很多东西都是白手起家_奔赴战场的士兵,可能连子弹都没有射过几发,甚至还没有安南这十年战争中那些用子弹喂出来的民兵强悍;至于我们部门,因为被压制得太久,整个滇南局里,能拿出来的高手并不多,真正的主力,都是我们这些紧急培训出来的角色。

  很难打,但也还是要打,那人招招必杀,颇有些搏命之态,然而我却不断找空,终于在一次交手中,我陡然变换方向,接着小宝剑从他的小腹划了过去。

  小宝剑锋利无比,轻轻一划,立刻切破衣服,皮肤,大片的鲜血洒落在地上来。

  对手轰然倒地,而我冲到了战场的中心处,白胡子殷义亭退后而来,浑身的衣衫仿佛是从水中捞出,显然是受尽了压力,我耐不住地朝他大喊道:“殷老,许老呢?”

  总局许老,那是宗教局有关部门的创始人物之一,实力顶尖,此刻能够降得住黑魔砂的,恐怕就只有他了,然而此刻殷义亭和黄脸门神都在,他却不知所踪,这叫人好是郁闷。

  白胡子中医行气是专家,但是对于方寸争斗,却并没有特别突出的手段,听到我的提问,回过头来,瞧见了我,脸色变了两番之后,这才说道:“许老被他们从缅甸请来的高手拖住了,一时半会,可能赶不过来。”

  他这般说,我想起了先前听到的那几声恐怖巨响,这种响动让我想起了当初五姑娘山青衣老道离开的那一夜,也是这般的雷响。

  顶尖高手之间的较量,方才会有这般的场面出来,向来那拼斗就是刚才的事情了。

  希望不见,说实话的确让人有些惆怅,不过我反而被激出了凶厉之气来,瞧见那个黑魔砂竟然放着黄脸门神这样的高手不管,反而是朝着努尔处处为难起来,当下也是大声一喝,朝着他就冲了过去。

  黑魔砂对努尔,招招凶猛,甚至远远超出了对付赵承风的强度,这是因为努尔的年少和强大,已经让他感受到了太多的威胁。

  将隐患消灭于出现之前,这是一个常识,特别是对于敌对双方的两国,这种少年天才,见一个,灭一个,这就是最基本的,所以表现得越突出,他便越有凛然的杀意。

  然而我冲上前来的时候,那个与我交集不多的黄脸汉子却是朝着我们一声大吼:“快跑啊,跑!”

  我有些发愣,不知道他这话儿是什么意思,然而黄脸门神手中双刀舞动如花,抢攻几次无果之后,他转过身来,一脸泪光地喊道:“老罗已经死了,我们也离死不远了。我们是老家伙,国家的未来还是要靠你们,快跑吧,能逃得了一个,那就逃一个,记住今天的这一场战事,多年以后,为我报仇!”

  他这一句话并不是对我所说,而是对在场的所有人讲起的,说话的时候,泪光盈盈,让人心中不由得了许多的悲楚。

  我们曾经很强,只可惜自废武功,闹成这副场面,国家的未来,在新一代手上,然而他们却愿意成为奠基石,被人踩过,虽死无悔。

  门神使刀,天花乱坠之象,听他的这个语气,似乎有要与敌方玉石俱焚的气势,而先前从黑暗中纷纷涌出的肥大老鼠则已然冲到了近前来。

  尽管被骂了,尽管也有人听到黄脸门神的话语,开始朝着后面狂奔而走,然而我却还是没有退半步,努尔\萧大炮和王朋,也没有离开,赵承风以及他的龙虎山兄弟团,也依旧在坚持。

  老辈人有老辈人的打算,而少年子也有少年子的骄傲,这种骄傲,不容亵渎。

  老鼠冲到近前来,它们似乎能够感受到黑魔砂一群人的气味,并没有冒然冲上前来,见人就咬,而是围在了四周,一双眼睛红亮有光,几百对在黑暗中出现,让人浑身发凉。

  有了这些老鼠作为依托,黑魔砂的气势越来越足,虽然被多人围攻,却轻松自在,洋洋得意地说道:“我看你们还是投降吧,如果现在举起双手,我将给你们最好的待遇。”

  “什么待遇?”黄脸门神似笑非笑,双刀不停。

  “饶你们一命,那又如何?”黑魔砂道。黄脸门神眉头一耸,嘿然笑了起来:“落在你的手里,虽能活命,不如速死,今日既然逃脱不得,那我们就并肩子上,将你这个传奇人物给弄死掉,黄泉路上,也好一路相伴才是。”

  黄脸门神一身招呼,王朋\萧大炮也加入了围攻黑魔砂的战场,而赵承风则带着龙虎山兄弟团将我们给护翼起来,不让余下的安南高手,有过来救援的可能。

  战局越紧,兵势凶危,大家也都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攻势骤急,而我则是直接咬烂了嘴唇,浑身一哆嗦,眼前世界陡然转换。

  在此之前的一群人中,黄脸门神和白胡子无疑是我方最厉害的人物,不过他们终究离黑魔砂有些差距,而努尔一出,竟然承担了黑魔砂大部分的精力,实在让人觉得惊艳,黑魔砂一开始想对努尔下杀手,然而发现这巫门棍郎年纪虽少,但是风格却十分沉稳,以棍为门,绝对不会露出太多的破绽来,也让黑魔砂无机可趁。

  黑魔砂这边进攻受挫,就开始想着转移目标来,其余人不少速杀,但我这个新加入者却看着好下手,当下也是腾身过来,双手黑雾萦绕,朝着我横空拍了过来。

  黑魔砂以为我是鱼腩,难道我就真是鱼腩?

  神秘符文一转动,所有的一切在陡然间,立刻变得无比的清晰起来,黑魔砂的手段就是那一双含着虫蛊的手掌和翻滚黑雾,然而我却能够凭借此法,找到万千迷路之间的唯一途径,走过去。

  理论上,我绝对不是黑魔砂的对手,若在平日,根本就入不得他的眼睛,然而在这一刻,黑魔砂有些诧异的发现,这个小子,不好杀。

  不仅是不好杀,而且还让人有一种感觉,就像啃不动的硬骨头。

  他每一次出手,我都能够找到其中的破绽之处,躲开,并且反击,而黑魔砂立刻变招,再次袭来,我又一次偏偏避过。

  如此一二,好几回,黑魔砂的脸就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这种情况,便是他面对黄脸门神\殷义亭等人,都不会出现的状况,这个小子,仿佛能够提前感测到自己的心中所想一般,每一次,都是稍微晚一步。

  第一,这绝对不是巧合;第二,既然不是巧合,那么就是这个小子有古怪了。

  交手几回合之后,黑魔砂一掌逼开所有人,跳到一处空地上面来,回头看了一下鼠群,它们虽然将我们团团围住,不过可能是因为没有操纵者的缘故,所以并没有上前,当然这也只是迟早的事情,于是他将目光投向了我,寒声说道:“小子,你这是什么手段?”

  我们总共六人将其围住,然而面对着这个家伙,我却感觉到一种近乎绝望的恐惧。我知道这是精神威压,当下也是稳固心神,接着硬作毫不在意的微笑:“你猜猜?”

  “你开了天眼?”黑魔砂的眉头皱了起来。

  所谓天眼,此乃道家之中的不传之秘,使用某些秘法,在人的后脑勺上面点化出一种区别于肉眼的观察器官来,这种器官并非肉眼,却能够感应到许多不能言喻的东西来,比如能够料敌于先。

  每一个能够开得天眼的人,日后都将前途无量。

  我笑而不答,等于默认,黑魔砂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开始朝我凶猛而来。

  我凭借着神秘符文给我启用的视野闪躲,然而黑魔砂给与了我巨大的压力,仿佛慢半秒钟,就即将被其斩杀当场一样,不过我却一直咬着牙在坚持,因为我坚持得越久,我的战友才越有机会。

  场面一直胶着,然而就在此时,密林的尽头突然冲出了一行人来,为首者正是我们先前瞧见的猥琐老头御鼠王。

  真正的指挥到了,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响起,那些徘徊于圈子之外的所有老鼠都发出了磨牙的叫声,然后纷纷涌涌,朝着我们这里扑了过来。

  众鼠围攻,首当其冲的便是赵承风领导的龙虎山兄弟团,立刻陷入困境,而黑魔砂声东击西,陡然间突然变招,朝着黄脸门神横冲而去,两人狠狠地撞到了一起,朝着地上滚落。

  乱刀落在了地上,眼看着鼠群即将要把我们给淹没了,这是赵承风一步踏前,大声地喊道:“十方八面火狱,起!”

  此言方罢,无数火光冲天而起。

  1. 沙发:

    心惊肉跳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