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一章 穷途末路绝境地

2014年8月19日 更新

  龙虎山之上,总是有一些强悍而出人意料的手段在,而这“十方八面火狱”,便是其一,但见十人持符,一朝挥出,立刻有那火焰滚滚,热浪逼人,冲天而出,那些汹涌前扑的肥老鼠,要么投身于火海之中,受尽煎熬,要么直接回转过身去,仓皇逃离。

  此法随着龙虎山兄弟团的步伐移形换位,开始不断地形成了各种复杂而繁琐的大阵,将周围给掩映住,里面的人逃不出去,而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这是赵承风竭尽全力,给我们创造出来的最后的希望。

  就算我们即将会被这些豢养的变异老鼠给生生扑死,被一种安南高手给围堵而往,但是如果能够击杀黑魔砂,就算我们全部身死,那又何妨?

  黑魔砂是安南北部大拿的象征,将他干掉了,北部防线一定会冰消瓦解,而在后续的军事进攻之中,我们的战士,就只用思考正常层面上的问题,不用再担心自己莫名奇妙地死去。

  决战之期,即在此刻。

  首先出手的是萧大炮,这是我没有想到过的,在此之前,他一直徘徊在外围,悄不作声,仿佛隐形人一般,而就在火起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将阔剑给插在地上,眉头猛然扬了起来。

  怒眉一睁,陡然间就有风云之势,一道虹光从他的头顶蓬勃而出,接着他的口中陡然吼出了一声古怪的话语来:“三茅术,一茅附体!”

  这声音沧桑而富有威严,并非是萧大炮那爽朗的口吻。

  身处侧面的我再旁边瞧见萧大炮的脸孔已经变得青狞,好多细小的黑线从他的脖子上面,一直朝上蔓延,分枝开叉,宛如蚯蚓一般的游动。

  不知不觉间,萧大炮便已经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

  请茅术!

  我曾听萧大炮谈及过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句容萧家的祖上,曾经有一位茅山的长老,后来他老人家返乡,开枝散叶,才有了世代相传,也才有了他萧大炮,而这“请茅术”,则是茅山道法中十分奇葩的一种,那就是勾引天地,通过秘法,将茅山祖师的意志和力量引导入身,继而达到降魔除妖之责。

  萧大炮所请来的,到底是不是茅山祖师,这个还有待商榷,但是当他的脸色变得一片狰狞之时,却有那磅礴的力量喷涌而出,一步跨前,迎上了态势越发张扬的黑魔砂。

  黑魔砂双手已经被一团浓郁不散的黑烟萦绕,此刻一旦挥舞起来,没有人敢与他正面交手,这个安南老牌的高手修为比我们高出一大截,虽然一直被牵牵绊绊,但是颇有些“人生寂寞如雪”的清高,此刻瞧见萧大炮不遮不挡,直接冲上前来,也高兴得折转回去,与之回应。

  两人的身形似电,骤发即至,轰然撞到了一起来。

  见到有人敢于自己对掌,黑魔砂的脸立刻高兴得几乎都要扭曲起来,狂声笑道:“好小子,够直接,让你看看铁线虫毒掌,到底是为什么能够震惊南疆!”

  黑魔砂一掌击出,萧大炮也一掌击出。

  两掌相对,黑魔砂手掌的黑雾瞬间扭曲,化作了百十条黑色细线,朝着萧大炮的胳膊上面蔓延开去。

  这些细线其实就是被黑魔砂凝练过的铁线虫母体,一旦钻入人体,立刻就会疯狂繁衍,不用多时,那肚子里面就会有万千的虫子翻滚,而人的生命力则立刻被耗空而去。

  这便是黑魔砂之所以能够横行南疆的最大屏障,也是交手以来,我们几乎没有一个人胆敢与他正面相对的缘故。

  我们不敢,萧大炮敢。

  一掌击出,萧大炮的身子陡然沉了好几分,黑魔砂的这一掌又急又沉,然而萧大炮也只是将力量转移在了脚下,但是修为冠绝全场的黑魔砂,却朝着后面退了好几步。

  力量的比拼之上,萧大炮竟然胜出了?

  然而着胜利并非没有代价,萧大炮身上的虹光在那一刻全部集结在了他的手臂上面,虹光开始吞噬那些游绕不定的黑雾,双方纠缠在了一起,力量各异,而萧大炮却成了其中的战场,受不住力,一屁股坐在了递上去。

  黑魔砂在狂退几步之后,脸上诧异的表情都还没有消除,忽然感到身后一阵暴风腾生而起,直逼身后。

  此时此刻,哪里可能有暴风?

  他没有来得及在于萧大炮交手,会转过身去,却瞧见一个面容冷峻的年轻人,手上一把断剑,舞动一方风云,剑如疾雨,忽而至,忽而飞,凛然间,竟有大家之法。

  好恐怖的剑招,就仿佛一张连绵不绝的大网,将其包围,不得挣脱。

  剑势连绵,汹涌如浪,陡然间竟然产生了莫大的威能,如雨大芭蕉,急烈如火,黑魔砂的脸色也变得颇为严肃,眉头紧皱,脚步错乱两下,突然双手一挥,凭空又出现了三个黑影来。

  这三个黑影,有两个皆为光头僧人,一高一矮,我们都不认识,然而最后一个出现,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一片肃冷。

  烈焰岩豹,张金福。

  当初曾经躺倒在边境线的那位滇南高手,竟然出现在此刻,显然是被黑魔砂炼过了魂的。

  所谓炼魂,从字面上的意思便能够明了,就是反复的折磨逝去的死者,用痛苦,将其潜能给挖掘出来,这过程残忍之极,比死要难受一万倍,让人心生恐惧。

  我们脸上凄然,而身为老伙计的白胡子和黄脸门神则是激动得不能自已了,眉头一掀,带着厉喝就冲了上来。

  然而他们却被那两个影子一般的僧人给拦了下去,双方好是一番龙镇虎斗,而另一边,傀儡张金福也拦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凌厉的王朋。

  王朋的剑势凶狠飘逸,然而面对这虚无缥缈又恐怖异常的炼魂,却有些支撑不力。

  黑魔砂看向了跌坐在地上,光华凝聚的萧大炮,一脸愤然。

  这个大胡子竟然让他错步后跌了?

  真是羞辱啊!

  已经很久没有被他有这般感受了,这样的人,一定要死。

  黑魔砂的眼睛死死盯着萧大炮,然而这时有两个人挡在了他的面前,一棍,一短剑。

  瞧见拦在自己面前的这些年轻人,黑魔砂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变得有些老了,心中颇为感慨,长长叹息道:“这样的国度,果真是伟大啊,短短时间里,竟然会有这么多英杰出现……”

  这是夸奖的话语,而后黑魔砂也是话音一转,森然说道:“杀了你们,我们这边的人才会死得少些,对不起了,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太过优秀!”

  黑魔砂似风而走,骤发即至,冲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双掌齐推,我瞧见他的脸都有些发白了,显然是在转瞬之间,用上了秘法。

  果然,双掌平推,陡然之间竟然有一股狂暴的飓风凭空生出,朝着我们扑面而来。

  风中有无数扭曲的面孔,正朝着我和努尔两人扑来,这些脸咬牙切齿,充满了怨毒和狠戾,似乎想要将我们两人给吞入腹中,生吞活嚼了去。

  这一击,应该代表着黑魔砂修为的巅峰状态,当时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天一下子就要倾倒下来了。

  说实话,我挡不住。

  然而就在此时,我旁边的努尔却是越众而出,手中的赶神棍紧紧握住正中,然后开始飞速地旋转起来,棍影呼呼,竟然转成了一面圆形的镜面。

  棍影连接如盾,而那风却一股吹来。

  两相交集,努尔的身子陡然一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凭空之中发出了一声炸响。

  轰!

  接着努尔的身子跌飞而去,我冲上去,将他接住了,结果发现这一股力量根本就不是我能够阻挡的,结果两人就像滚地葫芦一般,连着翻滚了好几圈。

  我们尽管如此狼狈,但是黑魔砂却更是惊讶。

  本以为必杀的一招,怎么到了现在,却成了软绵绵的小手段了呢?

  一定是那里出现了问题吧?

  黑魔砂一时之间有些失神,然而他调教出来的炼魂黑影却陡然间变得十分厉害起来,摇身一变,身形陡然间壮大几分,其中有一个缠着黄脸门神的黑影倏然而上,将这个双刀客给紧紧抱住,返回拖拽到了黑魔砂的身前来。

  黑魔砂一掌,黄脸门神就毙命了。

  干净,果决。

  接着是王朋,他到底酣战许久,力弱了些,刚才还在强行催动潜力,持久之后,有些腿软,也给拖到了前面来。

  眼看着王朋也要被依法炮制,我没有再管受伤严重的努尔,而是抽身上前,一剑挑向了那个黑影。

  我成功阻止了那黑影,然而却被黑魔砂盯上了,飞起一脚,踹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好像被大象撞到了一般,腾空飞起,半空中被人接了下来,抬头一看,却是满身是血的赵承风,朝着我大声吼道:“我这边也挡不住了,怎么办?”

  我抬起头来,瞧见周围的火势消减,隐隐间瞧见一大片的肥老鼠,龙虎山兄弟团个个带伤,摇摇欲坠,而场中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了,黑魔砂狞笑着,即将收割。

  1. 叛徒:

    来吧 我成名之路 需要一些大拿当垫脚石

  2. 鱼儿:

    许老该出场了吧?再不出来都死光光了。

  3. 卷卷:

    这场面好惊险,感觉早前几张符用得有点可惜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