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二章 对不起我来晚了

2014年8月19日 更新

  在很短的那一段时间里,我心里面几乎是绝望的,然而赵承风松开双手的时候,我的胸口却滑落出了一份符袋出来。

  当年我在五姑娘山上打杂,青衣老道离开的时候,送了我六张符箓,这几年之间,已经被我用去五张。

  我后来才知道,这青衣老道李道子,虽然避世不出许多年,但是威望仍在,名满天下,而很久以前,他的名号叫做“符王”。

  所以他的符箓特别珍贵,也特别好用,这些年来,每一张都能够救得我的性命。

  符袋之中,只剩下了一张,它的名字叫做雷符。

  雷符的全名,叫做雷光疾电符,我毫不犹豫地摸了上去,感觉这符纸的材质十分特别,跟其他的都不一样,有点儿硬,仿佛纸质里面还掺杂着许多金银之物,给人的感觉无比威严。

  此刻的我来不及细细地去体会这张符箓,因为缓过气来的黑魔砂,已经将注意力投向了被黑影子缠住的王朋。

  这个小子,曾经用暴雨一般的青城剑,差一点点就伤到了他,就年纪而言,这已经是十分让人惊讶了,倘若再放纵他成长下去,说不定十年、二十年,他黑魔砂就要倒在地上了。

  不光是使剑的小子,还有那个使棍的小子,请神上身的小子,开天眼的小子以及在场中领导一众人布下火阵的小子,统统干掉。

  这样就圆满了,在无后顾之忧。

  黑魔砂想到自己手下即将沾染这么多北凶的少年天才,掐灭了无数未知的威胁和希望,顿时就兴奋得浑身发抖,然而这个时候,突然头顶上面落下来一个东西。

  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却发现是一张纸,一张柔软的黄符纸,正好就落在了他的额头之上。

  这玩意出现得实在是有些诡异,让他一时间有些发愣,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而很快,他的耳边便听到了一句铿锵有力的声音:“^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黑魔砂第一次感受到了最真实的恐惧,他想要去揭下额头上面粘连的符纸,然而手臂却僵直不动,微微抬起头来,却看到一束巨大的雷光,从九天之上,垂落云间。

  啊……

  向来淡定的黑魔砂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感到如此的害怕,死亡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般,离自己那么的近,近得让他忍不住就大叫起来。

  黑魔砂浑身僵直,放声大叫,而这时眼前只有一片白光,辉耀天下之间。

  我在远处,看着天上一道神雷而落,轰然砸落在了黑魔砂的头顶,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在这一刻,露出了孩子一般的恐惧来,让人心中颇多感慨,而后,雷光将黑魔砂直接轰击,整个人的生机在一瞬间就流逝了,化作了一团焦炭。

  死了,一代巨枭,便这么死去。

  在那一刻,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副难以置信地表情。

  震撼,实在是太震撼了!

  没有人相信,不可一世、镇压全场的黑魔砂居然在即将胜利的那一时刻,被如此干脆利落的杀掉了,生机全无。

  一如他杀了旱烟罗锅、黄脸门神一般。

  我自己也给吓住了,李道子留给我的符箓里面,竟然还有这般的大杀器在。

  当黑魔砂化作了一团焦炭,轰然倒下的那一刻,四周都还充斥着一股浓郁的雷意,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皮肤上的毛发和头发都竖了起来。

  周围的火墙在这一刻消散,龙虎山的火符阵就算是再厉害,在这种天地之威前,也终究不能脱颖而出。

  接着我瞧见了一副神奇的场景,原先围绕在我们外面的那些凶猛老鼠,此刻竟然死的死,逃的逃,盛况不再了。

  想来也是,雷符乃至阳至刚之物,当这一道雷电轰然而下的时候,虽然最主要的都落在了黑魔砂的身上,但是那些饱受怨灵侵袭的老鼠却也受不了,能动的都出于本能地逃散了,不能动的,直挺挺,四脚朝天。

  “毒尊,毒尊!”

  火幕消散,场外的人也都看到了倒下的黑魔砂,御鼠王跟他没有什么交情,所以他一脉的倒也没有什么,其余一种安南高手,却都如丧考妣,发声哭嚎起来。

  哭声渐起,哀兵已成,黑魔砂这边还有近十个黑衣高手,而御鼠王这儿也统带着十来个弟子,将我们给团团围住。

  黑魔砂虽然身死,但是为了围剿于他,我们这一方已经算是竭尽全力了,除了先前有五六个人听从吩咐,朝着北边跌跌撞撞而走之外,其余的人要么死,要么伤,差不多都各受伤害,几无再战之力。

  御鼠王带着围了上来,黑魔砂一死,他便是这儿的老大,一双三角眼迷得几乎成了一条缝,寒声说道:“我费尽心思,殚精竭虑炼就的几百只福安鼠,就全部被你们给弄死了;不错,很不错,不过你们的死期,也到了……”

  我站立起来,众人开始回缩,聚到了一起来,而我则顶在了前头,冷冷说道:“黑魔砂曾经想让我死,不过他现在死了;你也想让我死,难道没有考虑过后果?”

  我雷符用完,此刻也只是虚张声势,然而对方却不知道,刚才的雷落实在是太惊人了,没有人敢小觑,我这么一说,御鼠王顿时就语塞了,眼睛里面也流露出了一丝担忧来。

  见他被我吓住,周围的人脚步也一阵停滞,我心中稍安,目光一转,瞧见我关心的几个人虽然受了些伤,但是却也没有生命之危。

  然而就在这时,先前与努尔比拼棍术的那个家伙突然越众而出,大声喊道:“这东西,你当真以为是说有就有的?你若是有本事,老子站在这里,你倒是劈一劈我看?”

  这人极有胆色,就在旁人纷纷恐惧之时,他却站了出来,言语相逼,就是认准了我不会有再有一张符箓。

  这样的人当真可怕,他其实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但凡出现一点儿危险,他都有可能挂掉。

  然而我偏偏就是只有一张。

  我沉默了几秒钟,而那人就立刻步步上前而来,得意洋洋地说道:“来,劈我啊?有本事你就劈我!”

  我的沉默不语给了他许多勇气,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努尔突然提棍而出,脸色冷峻不已,腹中微鸣道:“雷光杀你,就像牛刀杀鸡,大刀小用,你若是想死,我来送你一程。”

  先前的一番激战,面对黑魔砂的努尔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特别是最后一下,努尔以棍为盾,虽然挡下了那一击,却也是摇摇欲坠,不过此刻他却坚定地站了出来,要跟面前这个同样耍棍子的人,延续上一场未尽的战斗。

  努尔是一个话不多的人,一言而出,立刻提棍就上。

  巫门棍郎,一棍出,百棍舞。

  先前我们逃得匆忙,又有老鼠相帮,所以这个御鼠王的徒弟能够与努尔单挑不败,底气颇足,本来看到努尔此刻摇摇欲坠之势,心中狂喜,就想要杀人立威,结果双方一交手,才发现面前这个冷酷的哑巴,竟然是如此厉害。

  两棍交击,没有几下,他手中的棍子便被努尔以一粘一拉一退的三式,给直接甩飞了出去。

  当努尔转身,一个身后藏棍式陡然而出的时候,他才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一边大叫“师父救我”,一边想要逃开。

  然而还没有等御鼠王等人冲将上前的时候,努尔手中的赶神棍陡然而出,带着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捣黄龙,从那人的胸口进去。

  鸡卵大的棍子赫然而出,从那人的胸口穿过,就像穿豆腐一般,从他的后背冲出。

  鲜血顿时将那人的喉间充满,他的眼睛一瞬间瞪得滚圆,接着颓然倒地。

  努尔又是将棍子一抖,然后朝着向这边扑过来的一众人等给甩飞过去,一直站在御鼠王身边的那个少女腾身而起接住了他,落下来的时候,眼泪滚滚,哽咽着喊道:“大师兄,大师兄^”

  言语之间,颇多悲切,让人动容,也激发了御鼠王手下一众子弟同仇敌忾,顾不得先前的恐惧,纷纷涌上前来,努尔还待上前,这时那个白胡子老头殷义亭将他拦住。

  老头凝望一众敌手,坚定而沉稳地说道:“我来!”

  滇南一众豪杰,烈焰岩豹、旱烟罗锅、黄脸门神几人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相继死去,作为他们曾经的好友,殷义亭的情绪此刻一直处于一种莫名的悲壮之中,就想着与故友同去。

  然而他终究也是受了很严重的伤,此刻上前,只为牺牲,所以努尔把他送回了人群。

  接着,我站了出来,努尔站了出来,王朋站了出来,萧大炮也终于将手上的黑线虫迷雾,也艰难的站了出来,连赵承风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他也一脸平和地站在了我的身旁。

  张世界、张良馗张良旭两兄弟、赵中棣等几个我认识的战友,也摇摇欲坠地站了出来。

  此战便算是死,我们也不能倒了骄傲。

  新一代,有新一代的倔强,为了这些骄傲,我们也不惧死亡。

  不过就在御鼠王准备不顾一切地发动时,远处的林子深处,却传来了一声悠悠的话语:“对不起大家,我来晚了。”

  1. 我:

    沙发

  2. 风:

    更新太少,太慢,没法看下去了!!

  3. 大妖:

    符该早用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