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章 锦官城中一字剑

2014年8月23日 更新

  这陡然而出的挑战,不但让茅山宗一方的人都愣住了,场边的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不晓得怎么还会冒出这么一个胆大包天者。

  陶晋鸿是什么人?

  这位大神当年跟随虚清真人行走天下,吃遍世间苦头,见过人生百态,杀过鬼子,救过百姓,修心修性,于华山云雾峡中顿悟,是时天雷滚滚,云上似乎有天神嫉妒,打下无数落雷霆,陶晋鸿盘坐其间,止退了师父护法,而是平静地诵念道经,后来他身周百米的植株皆被落雷轰杀,然而百道雷电,竟然无一道能够轰到他的身上,至此得悟天道,跻身化境之中,继而成为了茅山宗的指定传人,名扬于世。

  茅山宗封山多年,但是人们倘若只要一提起它,便会不得不说起三个人。

  第一个,就是已故的前掌教虚清真人,那是一位几乎成就地仙之位的大德至圣,威服天下;而后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最天才”,符王李道子;再一个,便是这一位现任的掌教真人,陶晋鸿。

  他最厉害的一次出手,是誉满东瀛的鬼武神社阴阳师大野武藏来华,在金陵连战十八名中国大师,无一败绩,一时间嚣张得无可复加,日本人得意洋洋,后来陶晋鸿去了,仅仅三招,杀人碎尸,飘然而走,潇洒利落之极。

  陶晋鸿一战成名,堪比国术界的霍元甲,此老年轻气盛之时,手段当也惨烈,搞得日本人都不敢声张,灰溜溜地收拾一堆碎肉离开了去。

  当时有一句童谣,叫做“关公温酒斩华雄,晋鸿三招定日寇”,在敌占区广为流传,大大振奋人心。

  此事并未声张,然而却在行内广为流传,据说那个大野武藏是日本阴阳界中顶尖的大拿,天才人物,败在他手下的人物也有许多道家闻名之人,特别是后面几位,更是当时国内一时之选。此战有关国格,陶晋鸿战而胜之,让所有中国人都大大出了一口气,即便是跟茅山并不对付的人物,提起这人的名字,也不得不竖起一个大拇指,说一声“好汉子”。

  很多人都已经将陶晋鸿看作了顶礼膜拜的绝顶大拿,然而这个人却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站了出来,昂首挺立地要挑战对方。

  来人是谁?

  一把剑,一个人,一张丑脸,锦官城中杀猪匠,一字剑黄晨曲君。

  我当时真的被惊到了,这一字剑就算近年来进步再神速,跟这顶级道门中的掌教真人,想来还是有着差距的,没想到来人竟然不是我瞧见的那“天兵天将”,反而是他,着实让人吃惊啊。

  我心中惊诧,然而余光中却瞥见刘老三那厮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嘴角还在微微上扬,便晓得,此事应该是在那个不良算命先生的盘算,要不然以一字剑的性格,就算是再没有眼色,也不可能这么蹦出来的。

  他一出现,立刻有人不愿意了,当先的就是那天早上玩我长剑的顾愉欢顾干部,他正处于人群的末尾,瞧见一字剑站在场中,立刻气势汹汹地冲上前去,口中大声嚷嚷道:“你是哪个犄角旮旯里面蹦出来的小丑,赶紧滚开去,不要乱了我们的仪式。”

  他嚷嚷着冲上来,然而手还没有伸到一字剑的身前,那一字剑朝着旁边踩了一步,眉头一瞪,顾干部的那身子就好像喝醉了酒一般,脚步一乱,朝着旁边斜斜倒了开去。

  他也是一个练家子,当下也是努力地调整平衡,踩了两三脚,终于稳了过来,执着地伸手过来抓,气势汹汹,而一字剑则一挥手,就像拍苍蝇一般,将其直接拍出十几米,差一点儿就要跌下广场边缘的山崖下去。

  他这一动手,旁人就纷纷围了上来,为首的大领导寒声说道:“你到底是谁,哪个单位的,知道今天这事儿的后果不?”

  面对着一众人等的指责,这个杀猪匠浑不在意,而是抬起头来,看向了众人围簇着的茅山掌教,将碧绿石中剑双手抱住,然后恭敬地再次说道:“陶晋鸿,我要向你挑战。”

  一字一句,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场中终于寂静了,说话的那个领导脸色寒冷,然而一字剑却连瞥都没有瞥他一眼,最大的侮辱在于漠视,领导终于发火了,正要招呼左右之人上前来收拾,这时一脸天真笑容的茅山掌教终于发话了:“小兄弟,你要挑战我?敢问一下你是谁?”

  一字剑抱剑而立,铿然说道:“锦官城中一字剑,黄晨曲君。”

  一字剑现在的名气很大,要不然江湖人评选十大时也不会有人提名他,然而那掌教真人却并不知情,点了点头,仿佛用力地把这个名字记进去了一般,然后摸着自己的胡子说道:“少年人勇气可嘉,不过今天是茅山山门重开的大好日子,不宜刀兵,恐惊上仙,然而你又千里迢迢赶过来,不陪你玩玩又不太好——嗯,这样子吧,你来攻三招,倘若无果,便自己退去罢,好么?”

  老头儿的反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出乎意料,一字剑这行为看着就是过来砸场子的,然而人家居然就有商有量的,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动怒,也没有倨傲地让手下人过来处理,这样的修养,当真让人望尘莫及。

  一字剑显然也愣了一下,那丑脸之上,一下子就变得柔和起来,眼中的光芒数变,恭敬地低头说道:“如此最好,那便请前辈赐教了。”

  “请!”

  双方互相行礼,中规中矩,然而两人的江湖地位却是天差地别,难得陶晋鸿还能这般平静,他站在茅山众人之首,双脚不丁不八地站着,眼神和蔼,看着这名丑汉,等待着他的出手。

  一字剑是个心志极为坚定的人物,行为绝对不会为情绪所动,当将那碧绿石中剑执于手中时,脸上就变得一片森寒起来,深深一呼吸,脚步便往前错开,踏着诡异弧度的罡步,倏然之间,便跨越十米,出现在掌教真人的身前,凛然一剑送出。

  秋水寒光月似勾,一剑陡然凌霜降。

  这一剑陡然而起,意外折中,倏然而近,结合了奇、诡、快、疾、刁等许多剑法精要,倘若是毫无经验之人,只怕是要被这么一下就给直接刺倒在地了,然而掌教真人脸上那孩童一般的微笑却并没有半分减免,别的道士或者拂尘,或者道剑,或者各种法会之中的法器仪仗,然而他却是双手空空,毫无戒备,唯有当一字剑的剑芒临体之时,他才将右手戳成剑指,与这剑芒硬对硬、刚对刚地那么一碰。

  碧绿石中剑的锋芒之处陡然生出了一头凶恶猛兽,连带着剑尖朝掌教真人猛扑,然而老头儿剑指一出,便如一剑,锋寒屹然而起,两相对撞,竟然有铮然之声。

  如此对拼一剑,掌教真人纹丝不动,而一字剑则摇身一晃,毫不停歇,幻化出了数十位的杀猪丑汉来,或腾空而起,或落地递剑,或疾刺,或缓行,或攻或守,变化万千,一时间竟然幻化出了几十人围攻的汹涌之景来。

  此乃道术结合极致剑术而演化出来的一招,一招似千招,倘若说先前那一剑诡奇狠厉,而这一招绝对是富丽堂皇,让人心中忍不住心驰神摇,满目生光。

  铁精苍玉龙,景潜万丈虹。孤电走白日,老冰立秋空。

  一字剑幻化万千,然而那掌教真人却仅仅出了一剑。

  指出如剑,这一剑,落在了北斗七星的摇光之位,一剑刺出,万千一字剑身形僵滞,恍惚空间凝固,渐渐停止,在我们眼中的景象,又从几十号人恢复一个。

  掌教真人这一招,当真应了他那一句话,就是不动刀兵,他甚至都没有半分攻击意图,然而一字剑却难受得不行,酣畅淋漓的剑招使到了一半,却被骤然停住,这实在是让人憋气,而作为剑客、修行者,更是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不过那掌教真人却也没有再攻,这使得他平缓了一口气息来,脸色几经变换之后,口中朗声说道:“真人,这是最后一招,您小心了!”

  陶晋鸿面色如常,平静地说道:“请!”

  一字剑在提醒完对手之后,口中便一直在急速地念着咒语,低沉而迅速,不过几秒钟,他手中的那剑居然倏然而起,朝着空中飞去,然后直接隐没在了无尽虚空之中。

  “飞剑!”

  有人忍不住喊出了这一个传奇的名字,围观的人群立刻就是一阵骚动——此物已属传说,人们除了在还珠楼主这样的小说家书文中瞧见,便再无相见之期,传说中的飞剑,那可是千里之外,取人头颅的恐怖利器,叫人怎么能够不惊讶?

  没有人想到这茅山观礼,居然还能够瞧见飞剑。

  是的,飞剑,一字剑之所以能够以一介杀猪匠出身,横行江湖,便是凭借着此法。

  群情汹涌,每一个反应过来的群众都疯狂往前挤过来,想要一睹真颜,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黄晨曲君那手一扬,无数力量自虚无中生出,集中在了他的手掌之上。

  接着,他重重地朝着掌教真人一挥。

  一剑,天地无光!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