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只为每天见她一眼

2014年8月23日 更新

  虚无的力量,从无尽的虚空滚滚冒出,全部都积聚在了一字剑的前方,石中剑承载着意念之力,朝着前方的茅山掌教真人倏然而去。所过之处,地上的地砖立刻炸开一道深刻的划痕来,深刻而厚重,那飞行的石中剑仿佛超脱了人类的想象极限,带着倾天之力,转瞬即逝,很快就抵临了陶晋鸿的身前。

  这一剑,是黄晨曲君赖以傍身的最后一式——一字剑。

  剑成一字,而整个人的精神意志也化作了一道剑光而飞,一往无前,剑势凛然而凌厉,仿佛用整个生命在为这一次拼斗而努力。

  这剑到底有多快,没有人知道,至少我不知道,但是引发而起的风,却将那两杆大旗的旗帜吹得哗啦啦作响,仿佛九级台风即将到临一般。我瞧见那个茅山的掌教真人脸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这种严肃是在前面那两招的时候,没有能够展露出来的,显然这一招,即便是被人尊作大神的陶晋鸿,应付起来也感觉有些吃力。

  而下一刻,我瞧见他并没有偏身避开这剑芒,而是伸出了两根手指来,左手挥袖画圈,而右手则直直地朝那剑芒抓去。

  这剑快疾得肉眼都难以瞧见,仿佛就是一道光,他能够抓得到么?

  即便是抓得到,他能够受得住这承载了黄晨曲君全部意念之力的剑势,保证将其制服,而不是滑脱,反受其害么?

  所有人在那一刻,心头都升起了这么一道疑问,然而当陶晋鸿双指并拢,万千寒芒尽数而收的时候,我们终于得到了答案——茅山依旧是那个茅山,传说中的陶晋鸿,也不会是一个新晋的江湖后辈便能够挑衅、并且战而胜之的。陶晋鸿稳稳地抓住了石中剑圆润平滑的剑尖,而尾部因为承载了巨大的力量,不得前,唯有左右摇晃,大幅度地摇摆,发出了“嗡、嗡、嗡”的震声来,听到人的耳朵里,直感觉浑身发麻,鸡皮疙瘩冒出一大堆来。

  光只是这声音,就能让人浑身都不舒服,更何况上面蕴含的力量了,所有人再一次看向掌教真人的时候,眼中除了倾慕,便只有敬意了。

  剑过之处,那一道深深的剑痕在广场上面狰狞而现,十分惊人。

  作为当事人,陶晋鸿并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轻松,这嗡嗡之声过了一分多钟,方才停歇下来。夹着这剑,他终于收起了先前那种若有若无的轻视感,正视着面前的这个对手,说道:“不错,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茅山宗封山十五年,世间又变换了一个模样,天下间玩剑能够玩到你这种水平的人不多了,难怪敢过来挑战我。小兄弟,本来我们还有很多可以玩儿的,不过今天是我茅山重启山门之日,日后再说,你看可好?”

  此话说完,掌教真人也不管对方是否答应,直接将手中的石中剑给抛了回去。

  无论在哪儿,有真本事的人都是值得人尊敬的,即便是像一字剑这种脑子里只有一根弦、傻乎乎冲出来的家伙。

  当然,一字剑心中到底怀揣着什么心思,这个除了刘老三,谁也说不清楚,能够炼就这么一番本领的人,或许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但到底不是一个蠢人,晓得对面这位大拿心怀慈悲,道行颇高,方才不会和他计较,他下意识的瞥了刘老三一样,刘老三像见鬼一样的扭过头去,不敢看他。果然,这里面的猫腻,还真的跟刘老三这个家伙有关。

  在没有得到提示之后,一字剑朝着陶晋鸿拱手说道:“真人果然是世间传闻的一般,修为化玄,手段通天,今天能与您一战,是我一字剑的荣幸,此生畅哉,再无遗憾了!”

  他大笑三声,扭身便朝着山下大踏步而去,周围的众人都摄于他刚才那一剑的威力,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阻拦,即便是先前喝止他的那个首都大领导,在屡次看了黄老的脸色之后,也只有将这一口气给咽下来,让人将受到惊吓的顾干部给扶起来,接着朝茅山众人讪讪地笑道:“诸位,不好意思,都是我们的防卫工作没有做好,让真人为难了。”

  他想大包大揽,然而陶真人却并没有在意,挥了挥手,平静地说道:“茅山不出世间久矣,江湖上的很多人都想要看一看,当年执道门牛耳的我们,是否还能够继续走下去;而且刚才那位麻子小兄弟不过是受人怂恿而来,本质倒也不坏。”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若有若无地瞥了刘老三一眼,意味深长。

  我站在刘老三那家伙的旁边,倒也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他却如坠冰窟,整张脸刷的一下就变得惨白,嘴唇发紫。我不知道是陶真人给刘老三隔空施加了压力,还是他自己心虚,不过好在人家陶真人倒也没有打算跟刘老三认真追究,而是顾着与这位大领导又寒暄了两句。

  不过看得出来,陶真人似乎对于应付这种官僚的场面话儿,并不热切,稍微聊完,将官方这些人都安顿妥当,转身朝着周遭这几百号人扬声说道:“今天良辰吉日,倒也不用在这里多计较。茅山封山十五年,久未传道,人才凋零,如今山门既开,择日不如撞日,我瞧见今番来的人也多,不如这样,有意愿加入茅山的诸位居士,只要是二十岁以下的,都可以举手,走到广场上面来,或许大家还会有一场缘分。”

  这话儿一出,早已望眼欲穿的一众人等立刻潮水一般地朝着广场中间冲了过去,敢情这些人之所以聚集于此,竟然就是为了拜入茅山门下。

  在这汹涌的人群之中,我瞧见了天仙少女小颜,她被一个脸色严肃的中年男子牵着手,那男人倒也是很有本事,旁人纷纷朝前挤去,却没有一人能够靠近他半米之内,但凡想要闯入其间者,都莫名其妙地朝着旁边倒去。我在想一件事情,倘若情况真如我所猜测的一般,那么他或许还真的是萧大炮的老子,而小颜,就是萧大炮口中,一直经常跟我提起过的乖巧而可爱的小妹呢。

  句容萧家,能够称得上这个名号的人,应该不多。世间是那么的大,而又是这么的小。

  小颜和应该是她父亲的那个中年人一路走到了广场,然而却被其中一个黄巾力士给拦住了,准确地说,被拦住的是萧父,再往里走,便是广场的中心,这儿只准参加拜师入茅山的人进去,所有超过二十岁的人都不能往前。萧父显然晓得此事,他拍了拍小颜的肩膀,脸上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来,而小颜则显得有些沉重,无辜地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父亲。

  两人对望,然而身处于远处的我,却莫名感受到小颜似乎还瞥了我一眼,就是这么一眼,让我浑身不由得热切起来,忍不住站起身,就朝着场中走去。

  此刻的刘老三已经悄然走开,然而我刚走两步,丁三却拦住了我,冲我喊道:“二蛋,那边有点混乱,申头让我叫你过去维持秩序呢……”

  他高声喊着,然而我却理都没有理,仿佛遭了魔怔一般,径直朝前,丁三瞧见我不理他,有点儿着急了,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大声喊道:“你干嘛?你身上有工作呢,跑那儿去瞅什么热闹?”我被丁三扯住了,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原来是有人已经年过二十,却非要走入场中,给那个浑身湿漉漉的汉子拦住,一时间闹得厉害,申重和戴巧姐等人都在那儿处理呢。

  我顾不得这些,瞥了一眼,又回头,只见小颜已经走进了去,在几十人的场中盘坐下来,我一把推开丁三,朝着他大声喊道:“去他妈的破事儿,我要加入茅山。”

  是的,我要加入茅山,我要跟那个叫做小颜的少女一起,我哪怕是每天能看上她一眼,都会感觉幸福得要死。

  哪怕仅仅只是一眼。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丁三被我推到在地,一脸诧异地看着我奔向前方,好一会儿才愤怒地大声喊道:“陈二蛋,你他妈的神经病啊?”

  我没有理会他,直感觉此时此刻,加入茅山,是我最想要去做的事情,当下也是拨开了人群,朝着前方跑去,丁三追上来拉我,然而到了场边,年满二十的他却被那黄巾力士给拦住了,他还不罢休,朝着那黄巾力士大声喊道:“那个小子,是我们的工作人言,不是过来拜师学道的!”然而那黄巾力士面如金箔,似乎不是活物,根本就不予理会,将他拦着,却让我长驱直入,一直来到了场中央。

  此刻的场中,已经有将近五十多人在里间,有年纪和我差不多,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也有如小颜一般的少男少女,还有一些才六七岁的童子,一脸惶然地朝外张望,试图在人群之中,找到自己的亲人。

  小颜也有些忐忑,左右一看,瞧见我竟然径直来到她的旁边坐下,当下也是一喜,脸上露出了盈盈笑容,跟我招呼道:“你来了?”

  我点了点头,努力地挤出了一个好看的微笑:“对,我来了,陪你一起。”

(今天无加更,提前跟大伙儿说一下。)

  1. 缘分天空:

    好一个只为每天见她一眼

  2. 大妖:

    你来了。对了,我来了,陪你一起。最感动这句话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