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章 符钧的圆满,和我的执着

2014年8月24日 更新

  我悲伤失望,只因为我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错过了今天,今后只怕再无机会了。
  
  茅山宗所谓的重开山门,其实也就是一个仪式,倘若真的觉得那山门就在这九霄万福宫广场前的山崖之外,那就实在是太天真了。茅山的山门另有方位,此处巨大的拱门,不过是人家作法平移过来的法阵幻象而已,因为倘若茅山宗真的如申重所说,处于秘境之中,自然是不会将自己的山门暴露于有心人眼中的。
  
  晓得了这一点,那些没有被选中的人立刻就陷入了绝望之中,除了我这种临时起意的家伙之外,前来此处者,基本上都是期待满满,准备充足,如此一失意,立刻就闹腾了起来。
  
  说来也奇怪,这茅山选徒,一不考究学问,二不摸其根骨,而是如逛菜园子,看到这颗白菜水嫩,那根萝卜顺眼,直接拔了便是,让人根本就不晓得从哪方面下手准备。
  
  在此之前,我曾经有过了解,道门收徒,跟教书育人的正常学校不一样,是师父找徒弟,不是徒弟找师父,彼此之间,讲的就是一个缘分——有缘,师父便能倾囊而授,竭尽所有;无缘,当下也只能轻轻一叹,错过一生。
  
  当日青衣老道与我,便是属于时机错过,这并非他不喜欢我,而只是简简单单的本心,无可违背,唯有遵循。
  
  即便如此,他当初在最危险的时候,还是留下了六张符箓,让我这些年能够凭此救命,存活至今。
  
  如此综合看来,想必茅山宗并非他们表面上宣扬的那种隐世不出,早已经在众人前来之时,就已经将场中的所有人底细摸清,方才会这般直截了当。
  
  一如京华门前放皇榜,有人欢喜有人愁,被选中的人欢天喜地,踏入拱门,进入了茅山宗神秘的洞天福地之内;而没有选中的,则是世间百态,有的哭,有的笑,有的垂泪不止,有的状若癫狂,更有甚至,当瞧见众人即将散去的时候,竟然直接站起来,朝着那悬于虚空之中的拱门狂奔而走,仿佛那边就是黄河之上的龙门,一步跨过,万事无忧。
  
  这般冲击的人还不算少,三个如我一般年纪的年轻人,还有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联袂而至,不求生、只求死,意志决绝,然而他们最终还是被一名面无表情的黄巾力士给拦住了。
  
  我先前仅仅只是在观感上觉得那身高两米的黄巾力士并非活物,此刻果真验证,但见其将旗杆一挥,身上陡然射出无数根黄色、白色、红色相间的长布,朝着这几人飞去,那布一缠,人便给包裹成了粽子,接着轻轻一拉,人就栽倒在地,再难挣脱。
  
  倒地不起的那几人伤心欲绝,哀声请求,有的甚至表示不用收为徒弟,挑水打杂都可以,然而那些道人却当做没有听到,头也不回地离去。
  
  有了前例,没有人敢再异动,不过那心情沮丧,自不必言,被选走了二十多人之后,盘坐场中的人群显得有些稀稀拉拉,我左右一看,瞧见有的人已经脸色戚戚然地站起来,朝着场边走去,他们年纪都不算大,需要家人的安慰;有的人则盘坐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不过在不动的这些人里面,唯独我旁边一个土头土脑的农家少年,一双眼睛之中,还冒着满满的期冀。
  
  见我看过来,那农家少年咧嘴一笑,说道:“大哥,他们是回去拿东西么?怎么都走了啊?”
  
  他态度热情,而话语间却让我差点儿跌倒,心情不知变得好了一点,回应道:“人家选完了,没有被选中的,只怕就没有机会了。”
  
  我这么一说,他这才惊得豁然而起,慌张地喊道:“这不行啊,我还要找那白胡子老头拜师呢,他不收我,就不圆满了。”从这么一个土里土气的少年嘴中说出“圆满”二字,让人颇为惊讶,我笑着问道:“你知道什么是圆满么?”
  
  少年努力地点头,说:“当然知道,我从佛山走到茅山,足足走了两个月;从山下到山顶,我三步一磕头,足足走了三天。而圆满,就是那个最厉害的白胡子老头,收我为徒。”
  
  他表达言语的能力有些欠妥,然而我瞧见他伤痕累累的额头,却莫名地有些相信了他的话语。
  
  别的不说,若论求道之心,在场的所有人恐怕都没有这个少年虔诚。我忍不住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啊?”
  
  少年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符钧。”
  
  两人对话一阵,这时茅山诸人差不多都已经折回那悬崖之上的巨门中去,人群散落,那些没有被选中的孩子家长没了阻拦,纷纷涌进了广场中央来,孩子们看到自己的亲人,再也坚强不得,纷纷哭泣起来,我瞧见符钧依旧盘坐在广场之上,没有人过来找他,也没有多做动弹,不由得好奇,问他没有人陪他来么?符钧摇头,说没有,家中已无亲人,他卖了所有家当,也没有能够凑齐路费,一路乞讨,方才能来。
  
  茅山不收他,那也无妨,他直接从这悬崖之上跳下去,万事皆休,也是圆满。
  
  我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好心相劝,符钧人虽然实诚,但是却也有自己心头的执拗,无论我说什么,他只是笑,我也有些无力,想起小颜已经入了茅山门下,日后恐怕再无相见之期,心中不由得又有百种滋味泛上心头,五味杂陈,一时间难以消受。
  
  而就在此刻,丁三和戴巧姐走了过来,后者倒也没有说什么,默默在旁,丁三心有不满,不由得嘲讽了我两句话。
  
  我跟丁三算是老相识,彼此间开这些玩笑,也是寻常,不过所谓少年情愫,难以言妙,此时此刻听在心头,不由让人觉得好多烦闷。
  
  不过他倒也是能够忍耐,却不料旁边又来一人,竟是与我们同屋的那个顾干部,他刚才被一字剑扫了面子,此刻怕是听说了我和刘老三、一字剑认识,还是朋友,便忍不住过来讥讽,扬声大喊道:“世间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人太多了,不过别人都还算好,像你这般的无知小儿,想要拜入茅山门下,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回去撒一泡尿,好好照一下镜子再来吧,哈哈!”
  
  他故意说得怪腔怪调,言语之间,让人难受之极,偏偏旁边好多没有被选中的许多人,听到这话儿,反倒是得了安慰一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议论纷纷。
  
  我这人,最是忍耐不住嘲讽,冷着脸站了起来,看着这个算是我领导的中年人,手往后面一放,搭在了饮血寒光剑之上,那人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惊喊道:“陈二蛋,你想干嘛?”
  
  我没理他,而是微微一用劲,立刻一道寒光在夜间凭空而生。
  
  多么锋利的一剑,宛如寒霜凝雪。
  
  我手腕微抖,一大蓬的剑光宛如繁华绽放,最后尽敛,众人凝神一看,却见整把剑竟然被我直接插入了坚硬的砖石之中。
  
  将剑插好,我一脚踏在那剑柄之上,愤然说道:“我陈二蛋,一生命运多舛,然而八岁学道,十一岁便通晓道经典藏,十四岁洗髓伐经,明了炁场,十五岁奔走他乡,流离失所,十七八岁在南疆战场,血战边疆,自问不输于任何人。有梦想,就去追,嘲讽别人理想的行为,很爽么?老子在安南边境保家卫国的时候,你他妈的在哪里?”
  
  我当时也是气愤极了,言语之间多了几分铿锵铁血之气,那顾干部被指得脸色惨白,当时南疆战事正酣,全国上下都在宣传,他是个政治嗅觉很强的干部,自然不敢多说什么,一时间愣在当场,无言语对。
  
  旁人听到了我的一番自白,纷纷鼓起了掌来,而这时黑暗中突然走出了一个人来,高声喊道:“好不错的小哥,当世之杰也。他茅山有眼无珠,不收你为徒,这不必失望,不如拜入俺门下,别的不说,出师之后,这世间便也任你横行,自由自在!”
  
  那人从黑暗中走出,竟然是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巨汉,一脸的络腮胡子,跟先前的那黄巾力士一般模样,我抬头瞧去,却见竟然是白天瞧见的那个人,也就是七年前我在五姑娘山上看到的那个天兵天将。
  
  他走得很快,一步几米,很快就到了我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一望,不由得大喜过望地喊道:“魔气外溢,气守中虚,此乃魔功大成之景象,天啊,老夫我今天算是捡到宝了——小子,快快快,立刻磕头,拜我为师,今后之天下,为师带你装逼带你飞,包爽!”
  
  此人本事高强,这我是知道的,要不然当日李道子也不会身受重伤而逃,然而此刻这像拐卖人口一般的话语,却让我有些发虚,不敢答应。
  
  而就在此时,虚空之中又传来一道清越的声音:“姓王的,你当真以为我茅山无人了?竟然敢跑到我门前来做这勾当?”
  
  白光一现,大袖一挥,一个人挡在了我的前面,竟然是那茅山的掌教真人陶晋鸿。

  1. kan:

    大師兄

  2. 2:

    可爱老头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