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五章 有意义的事,只为一瞥

2014年8月25日 更新

  “……第四劫乃刀兵劫,魔兵现世,涂炭生灵;第五劫乃尸墓劫,千年老尸,今朝苏醒;第六劫战祸劫,两国相争,怨灵无数。此为前六劫,每六次劫数为一个轮回,首尾之劫难,最是难度,前六劫即便是有人为你挡灾,也是九死一生,当初我说你活不过十八岁,便是因为你的第七劫,为天神降劫,魔神睁眼,举世而降——这样的劫难,光凭你自己,根本没有希望能够避祸。”

  李道子伸出手,一个一个地给我算计清楚,当他说到第七劫难,也就是天神降劫之时,似乎心有所动,我的心脏突然一阵剧烈跳动,胸腔扑通,一时间没有坐住,身子朝后一仰,直接跌倒在了地上去。

  轰——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恢复过来的,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倒在了一张草席之上,师叔祖李道子缚手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

  就在我瞧向他的那一刻,他说话了:“果然,改名并不能够骗过它,世间一切,皆有因果,当年我在你体内种下一滴精元,帮你度过劫难,然而却让你难以修行;杨二丑教你种魔功,引导你走入魔道,却已是在你体内栽下了种子,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一饮一啄,皆由天定啊。”

  他一声长叹,让我感觉到好不自在,当初刘老三也对我说过,种魔功剑走偏锋,十分邪门,能不练,最好不要练,然而我这些年来过得异常艰难,倘若没有修为,只怕早就死翘翘了。

  修行种魔经也不过是水到渠成之事,但此刻听到李道子说来,就有一种做贼被抓的不安之感。

  不过好在他并没有太纠结此事,而是转过头来,平静地说道:“离你的生日,还有十天,我和你师父这些日子,帮你筹谋改命一事,若是度过,你还有十五年好活;而倘若是度不过,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若是被下了降头,我和你师父都不会有半分留情,一定会将不是你的你,给就地正法,免得遗祸人间的,你可晓得?”

  我爬起来,朝着他拱手说道:“志程一定全力配合,而倘若实在过不了此关,还请师叔祖千万不要留情。”

  两人约定之后,李道子倒也没有再留我,只是吩咐,这几日前往不要再炼魔功,也无需多想,甚至都不要去观想那尊魔神,一切准备工作,皆由他和我师父来操持,我所要做的,就是保持一个好心情,要对未来充满希望和憧憬。

  说完这些,他感觉语气颇为沉闷,又好言安慰于我:“你也不要太过担心,我看你这面相堂堂正正,也算是一个有福之人,不可能中途夭折的。”

  我唯唯诺诺,想着倘若如此,我这几天在茅山宗倒也没有什么好做的,也没办法努力练功,不如四处看一看,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情?

  对于符钧来说,或许就是修真得道,而对于我来说,或许去跟小颜见上一面,说几句话,就很有意义了。

  临走之前,我想起一事,问起李道子,说当初他从五姑娘山上带走的小白狐儿,现在可还在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李道子在此之前还算是和善,然而一提到小白狐儿,脸色就变得有些不好看了,虽未勃然大怒,但是立刻就黑了,沉声说道:“你先管好自己的事情,至于她,以后你们若是有缘,自会相见,若是无缘,这辈子不见了,也不算是什么遗憾。”

  我是一个敏感之人,一听到他这么说,当下晓得是碰了壁,也不敢再问,低头告辞。

  从李师叔祖的草庐出来,我往前走了没一会儿,就到了刚才瞧见的那塔林,这些石塔或高或低,三十来个,里面有幽幽灯光,在一阵雾色之中,显得有些诡异。我晓得这茅山宗内,处处都有禁制,贸然而入,最轻松的便只是被困住,而倘若人品太差了,当场死在这儿,也说不定有可能,于是也不敢进去,而是绕开旁边而走,一直除了这塔林的范围,方才躬身下来,双手掐了一个法诀,念那师父教授的“足底生云法”。

  “望请六丁六甲神,白云鹤羽飞游神。足底生云快似风,如吾飞行碧空中。吾奉九天玄女令摄!”

  万事皆有因果,此法一念,顿时脚底生风,呼呼而起,身子一下子就朝着前往飞纵而去。

  要倘若是没有经验的人,怕是一下子就要闯入旁边的竹林之中,好在先前师父心细,带我适应了一下这纸甲马,故而还算是能够掌控,如此箭步飞奔好一会儿,我也终于算是掌握住,撒丫子狂奔而走,不知不觉,竟然就出了后山,一直来到了茅山宗的山谷平原之上来。

  茅山宗乃第一福地,第八洞天,洞天之内最大的就是这一处山谷平原,中间的两河汇交处,还有一个几百人的小村庄,里面住着的都是茅山宗道士的家人和后人,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总有人喜欢将自家的亲人接近山里面来。村庄旁边有肥沃良田,而在平原附近,则有许多山峰,不同的峰上有不同的殿宇和建筑群落,能够开堂的道士便在其上收徒授业,至于最高的那一处山峰,则是我们昨日举行大典的清池宫。

  清池宫上,供奉着三清,以及茅山的诸位先祖,是最重要的地方,也是掌教真人的道场所在。

  我坐在村子外面的石板路上面,看着高耸入云的清池宫,有些发愣,不知道自己要去干嘛。师父说让我跟着李师叔祖那儿待着,而李道子则让我这几天保持良好的心情,对未来充满希望,至于我干什么,倒也没有做特别规划。

  那么也就是说,我这几天,完全就是一个闲人,可以四处晃荡。

  在考虑了三秒钟,我决定去见小颜。

  在做完这个决定之后,我先是找到村庄的一个普通人,询问起英华真人的居所在哪儿。有人认出了我,晓得我是掌教真人新收的大弟子,也是三代弟子中的大师兄,不疑其他,只以为是掌教真人派我做事呢,于是给我指,东南方向那一座秀气玲珑的秀女峰,便是英华真人的住处,往那儿走,直上峰顶,便能见到她了。

  我与那人再三确认之后,挥手告别,一鼓作气就跑到了山峰脚下,这时有人从我身边路过,瞧见我的模样,拱手招呼道:“大师兄。”

  我记不得来人是谁,也躬身还礼,那人微笑着说道:“刑堂长老门下,冯乾坤,日后还请大师兄多加照拂。”

  这人倒也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我记得刑堂长老叫做刘学道,修为也十分了得,不过像他这般的性子,跟着刘师叔做内务刑堂,着实有些古怪。我当时也是心中忐忑,下意识地跟他多说了两句,待他离开之后,我抿了抿嘴唇,看着那并不算高的山峰,颇有些不敢前行的勇气。不过那忐忑终究抵不过我对小颜的期待,犹豫再三之后,我还是大步上了山。

  秀女峰供奉的是素有道教四大女神之一的紫虚元君,又称南岳夫人,她是上清派所尊第一代太师,民间称之为“二仙奶奶”,而上面的殿宇,名曰二仙殿,我到的时候,英华真人正在带着自己刚刚挑的三个女徒弟,在大殿之中做早课呢。

  晨钟暮鼓,道家修行虽然并不如佛教那般,最终仪式感,不过通过诵读经文来让自己的心情获得安详和宁静,也是很有必要的。

  茅山曾经是六大抗日根据地之一,在那个波澜壮阔的年代,许许多多的茅山道士出山抗日,谱写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壮烈事迹,却也遭到了残酷的报复,茅山之上的殿宇几乎无几处幸存,而茅山宗的人才也凋零,此刻偌大的殿宇之中,也只有这么区区四人,说来十分可怜。我不敢上前打扰,只是在殿外等候,不过瞧见一抹朝阳,正好斜落在了盘坐殿中的小颜脸上,脸颊上面细密的绒毛呈现出一片金黄色,让人觉得宛如谪仙降临,无限美好。

  仅仅只是一瞥,我竟然看痴了。

  英华真人看见了偷偷藏在殿外的我,也并不理会,做完了早课,她便给三位徒弟讲解起了修行的入门起来。

  这一讲解,便能够瞧出差距,小颜家学渊源,聪敏慧明,举一反三,而程莉和张欣怡,或多或少,都一些磕磕绊绊。瞧见小颜这般聪慧的模样,我整个人都感觉沉浸到了蜜糖水里面去了一样,幸福满满。

  接连好几天,我都没有露面,只是在大殿之外路过,或者静静相伴,也不多言,饿了就回谷中竹苑,在师父家蹭饭,抽空还把家书写了,让那位道童给寄出去。

  这样的日子当真悠闲,搞得我都有些乐不思蜀了,然而终于有一天,师父把我严肃地叫道一旁来,告诉我,说他和李师叔已经准备妥当了,今夜子时,作法改命,所谓生死,只此一举了。

  1. 张小邪:

    沙发~恭喜二蛋成功找到媳妇~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