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章 可敢答应

2014年8月26日 更新

  夕阳西下的那一刻,我去找了小颜。

  她见到我的时候,问我,说欣怡告诉她,说我这几天都曾经到过秀女峰,对不对,大师兄?

  这几天我已经听惯了别人心怀敬意呼唤大师兄的话语,本来以为会熟惯,然而当小颜说出这话儿来的时候,我的心却激烈地跳动了一下。哎哟喂,这少女的声音可真好听,都喊到了我的心里面去。

  我一阵心神荡漾,好一会儿,才问她道:“最近心绪不宁,想找你聊聊天,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小颜有些为难,回头看了二仙殿一眼,说道:“马上就是晚膳时间,我师父和师妹还等着我给她们生火做饭呢……”

  她说着,看到了我失望的表情,于心不忍,于是接下来又说道:“你等等,我去问问师父,看今天能不能换一个轮班。”说完这话儿,她像小燕子一般地朝着殿中跑去,没一会儿,她喜笑颜开地跑了出来,跟我说道:“大师兄,我师父说没问题,还有,她说你这几天应该有事儿,可以让我多陪你说会儿话。”

  她这般说,我才晓得英华真人为何这几日瞧见了我,也不点破,原来她是晓得我身上有问题,命不久矣,方才会如此。

  我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带着小颜一直来到了秀女峰临崖的一方巨石前坐下,此刻夕阳西下,朦朦胧胧地如同隔了一层毛玻璃,金黄的光芒照在人的脸上,有着许多温暖。我和小颜并肩而坐,余光瞧见她那张秀丽而美好的侧脸,心情有些紧张,过了好一会儿,都不晓得说个什么话题出来。气氛有些尴尬,不过倒是小颜开了口,出言问道:“大师兄,这里的太阳为什么跟山外的不同?”

  尴尬的气氛被打破,我如释重负,这洞天福地的说法,我也是刚刚跟申重学过一点,当下也是王婆卖瓜,现学现用,完了之后,我想起一事儿,问她道:“小颜,你知道我为何见到你会如此亲切不?”

  小颜方才十三四岁的年纪,对于情愫懵懵懂懂,也不知晓,天真地问为什么,我看着她如此年幼,暗感自己太过禽兽,也不敢将自己心中的那点儿小心思挑明,生怕吓到佳人,从此再无联络,于是心中一转,接着嘿嘿笑道:“因为我认识萧大炮啊!”

  “萧大炮?”小颜认真地点头,想了好一圈儿,这才睁开一双宛若繁星的双眸,惊喜地喊道:“你认识我大哥?”

  小颜与我,不过是比陌生人要熟识一些,贸然凑到一块儿来,还真的很难言语,而提到了萧大炮,她的表情立刻亲近了许多。我总算是找到了突破口,心中对着忠哥道了一个歉,接着很认真地将我跟萧大炮认识的往事跟她一一讲来。显然,萧大炮真的是将我当做了朋友,小颜竟然也听说过我的名字,这种相互之间的关联让我们之间的陌生感迅速地消除,没多久,小颜就显得十分随意了,并且开始询问起了她大哥的近况来。

  我其实也是刚才南疆战场赶回来的,跟萧大炮相处久矣,便将这两年发生的事情给她一一讲解,当得知我们所经历过的危险之后,小颜显得有些担忧,对我说道:“没想到你们居然还经历过这么危险的事情,而我大哥他还在那儿,真的让人放心不下,倘若是……”

  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子,这话儿最终也没有能够说出口,但是眼圈却变得有些红了,我宽慰她,说不用担心,最危险的时候,我们都已经度过了,现在这个时节,就像农民到了秋天,是割稻子的时间,不但没有危险,反而还会有无数功勋,你放心,等下一次你回家之后,说不定忠哥就是一方大人物了呢。

  “是么,大师兄?”听到这话儿,小颜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模样让人心醉。

  此情此景,让我瞬间忘记了南疆那血肉横飞的场面,心中郑重其事地对萧大炮说一声“大舅哥”,然后很认真地点头,说是的。小颜破涕为笑,笑容舒展起来,就像刚刚绽放的花朵。小颜放下了心结,开始跟我讲起了她大哥以前在家的糗事来,说她这大哥在家就是个饭桶,很能吃,而她家呢,孩子又多,她上面除了大哥,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所以她父亲最是劳累,为了一家老小的吃食奔波忙碌,辛苦得很。

  我给她讲起我的事情,除去我修魔入道之事,倒也无需忌讳,听得小颜忍不住惊诧连连,呼出声来。

  说到最后,太阳都已经落了山,我的言语里面就后充满了遗憾,对着小颜说到:“我今天夜里,子时,我师父和传功长老会为我结阵改命,倘若是能够成功,我便还有些活头;倘若是不成功,只怕今夜就去了。不过今天能够和你好好地聊聊天,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希望世间一切都宛如昨天般美好,太阳再次升起,如昨日,如今天。”

  小颜的眼圈儿一下子又红了,忍不住伸出手来,抓住我的胳膊,紧紧握住,带着哭腔说道:“大师兄,你不要死啊。”

  她情绪爆发,而我却莫名有一些感动,带着笑意说道:“为什么啊?”

  小颜想也不想地回答道:“因为你是好人啊,大师兄你可千万不能死,你若死了,这茅山之上,可真的没有什么好玩儿的了。”

  她这话儿说得我整个人都蛮激动的,当时也是表态了:“那好,我争取活下来!”

  小颜很认真地点头说道:“今天应颜不会睡,我要在二仙殿里面给大师兄祈福,我要拉着程莉和欣怡给你祈福,让道尊和祖师保佑你,让你能够一直活下去,长命百岁!”

  这话儿听得我充满生机和斗志,也重重地点了点头,却莫名地在心头补了一句:“便算是长命百岁,今生若不能与你相伴,怕也是无趣得紧呢。”

  我的心中,对这个认识没几天的女孩儿颇多牵挂,少年人的情愫总是那么没有由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等到真的情根深种,却又无可奈何。然而小颜终究懵懂,我也不敢唐突佳人,此刻这大哥朋友和大师兄的身份挺好,我也不再奢求其他,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小颜要回殿中准备祈福,而我则需要赶到清池宫中去,故而两人离散。

  脚下纸甲马,距离并不是问题,我很快就到了清池宫,偌大的殿宇,符钧和杨坤鹏正拿着一大扫帚,在广场上面扫地呢,瞧见我来,皆长身而立,朝我恭敬地喊道:“大师兄。”

  符钧入门,与我有部分联系,他自然是心存感激的,而杨坤鹏晓得师父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收我入门,也不敢有所造次,都颇为恭敬,我与他们招呼,问得师父和李师叔都在偏殿,便前身而往,到了地方,果然瞧见两人正在偏殿的八卦池中布置,瞧见我来了,师父笑道:“你这家伙,这几日都没有见到人影,到底在忙些什么?”

  我躬身行礼,然后回应道:“师叔祖让我寻找生命的真谛,并且要对未来充满希望和期冀,我这几日,都在忙这事儿呢。”

  师父问:“那你忙得如何了呢?”

  我点头,说效果不错。

  师父不再言了,而是让我矗立一旁,而他则与李道子开始在八卦池中布置。所谓八卦池,乃偏殿中间的一处水池,正中为太极阴阳鱼,周边则为八卦,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巽代表风,震代表雷,坎代表水,离代表火,艮代表山,兑代表泽,八卦相连,皆为石材构成,囊括世间万物。两人身形忙碌不歇,从我到来的时候,一直到月上中天。

  这偏殿为“回”字结构,中空处正好容纳八卦池,月华如水落下,师父他方才抽空出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或者生,或者死,你可怕了?”

  我摇头,说不怕。

  师父问道:“为何?”

  我说有您和师叔祖在,别说是区区一天神降劫,就算是那老家伙亲自下来,我也是不怕的。师父笑了,说天塌下来,让个高的顶着,你倒是好算计。他笑完,池中布置的李道子双手一挥,十几张材质不同的符箓飞出,定住各处方位,接着仰首朝天,看了好一会儿,平静地说道:“时间快到,志程,你且就位,等待做法。”

  我师父走到八卦池边,朝着李道子商量道:“师叔,志程是我的徒弟,此阵理应由我主持,还是我来吧?”

  一身八卦道袍覆体,盛装出席,手中一柄桃木剑,李道子肃然说道:“你是茅山宗掌教,此番百废待兴,振兴茅山宗,还指望落在你身上,不必多言。”他话语不多,让我走入水深过膝的八卦池正中,长剑一指,四周的符箓开始无火自燃起来,接着这水池居然自动走移,不停直转,而李道子也在水面上不断地变换身位,口中道诀疾出。

  此番法阵,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我一阵眼花缭乱,正迷茫中,忽然听到一声震喝道:“陈志程,我叫你一声,你可敢答应?”

  1. 哈哈一笑:

    答应如何,不答应又如何呢??

  2. andxin:

    答应了,就快到碗里来吗?

  3. _乔石:

  4. 梦涵:

    陈志程在此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