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章 李道子的担当

2014年8月26日 更新

  “敢!”

  我竭尽全力地大声回应,而李道子一剑挑空,从水池之中凭空生出一条水龙来,将这桃木剑给托住,而后他长袖一抖,竟然就有九根一寸长的银针出现在手上。

  李道子手一张,我的身子就不由自主地朝着震位走去,结果他一脚踢在了我的膝盖处,我猝不及防,一下就跪倒在地,接着他的手掌轻轻印在了我的后背上面,只听到一阵衣帛碎裂的响声出现,我全身一凉,浑身上下除了一条底裤,全数尽毁。

  好一招“善解人衣”!

  我浑身几乎赤条条,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后脑一痛,很清晰地感觉到玉枕穴被刺入一根银针,直入头颅之中。

  这种痛楚让我下意识地叫出了声来,然而在八卦池外旁观的师父却出声制止道:“志程,莫慌,守明台,稳住心神!千万不要惊慌,一切皆任由你师叔祖来施为。放心,有师父在呢,我们不会害你的。”

  “有师父在呢”,这句话就是定海神针,我即便是痛得几乎都要尿出来了,却也莫名地感觉到心安,强忍着这疼痛,让李道子在我后脑壳上面连扎了九根银针。

  还好这银针的扎法十分奇特,一开始剧痛,而后开始变得舒缓,一针比一针浅,到了后面几根,我根本就感受不到半分触觉,不晓得这是为何,不过眼前的世界却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景色在旋转,眼睛忍不住眨了又眨,仿佛自己就要睡着了去。

  不过很快我又变得无比清醒,因为我感受到了一股又一股凭空而起的阴气,这些阴气没有任何预兆地出现在我们眼前,像风,又像是掉落水池之中的墨水,浓妆淡抹,随风飘荡。

  不过很冷,这些阴气仿佛有着自己的意识,在空间中不断地游荡,试图闯入这八卦池中来,然而我眼前这位穿着华贵八卦道袍的老道人却总是能够及时出现,从水龙之上将桃木剑给接了过来,每挥出一剑,便有一道阴气被击溃,消失于无形,接着就是尖厉的哭啸声,声声入耳,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这寒劲让我陡然一清醒,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从水面上悬浮而起来,往下一瞥,水中竟然有数十双手,朝着上方伸出,大部分朝着我的脚踝处抓来,而另一部分,则朝着李道子那儿游去。

  这些手,上面尽是弯曲的黑色毛发,手掌巨大,好像猩猩的爪子,手臂上面还有许多黑色斑点,密密麻麻,然而无论如何,就是没有露出手臂下面的内容。

  我凭空而浮,九针过后,已然失去了身体的掌控权,而李道子在我的身周不停踏着罡步,迅速走移,他似乎并没有时间来理会这些水池中伸出来的手,而是不停地朝着八卦池外面挥剑,只有当那手抓住了他的脚,或者我的脚时,方才会勉强挥出一剑斩去。

  这一剑而过,即便是没有斩中,凌空而起的剑气也能够将其直接划到,化作一阵黑烟升腾而起。

  我这师叔祖口中不停地在念着咒诀,似乎告了一个段落,那冷肃的脸上方才轻松了一点,瞧见我一副惊恐的表情,他勉强挤出了几丝笑容,说道:“你不要怕,你身上有那山鬼老魅聚邪纹,能够招惹灾祸,我这是用银针将你体内的秘素给引导出来,放在这法阵之中熔炼,免得放任以后,将你害了。”

  他宽慰着我,手上剑出如电,疾风暴雨,然而外围的那些阴气却呈现出了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乌央乌央的,至于我们脚下的那些手,也终于遍布了整个池子。

  瞧见这些,我终于明白为何以师父和师叔祖这样的地位,还会如此郑重其事,也不是没有理由。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都还只是开场,被无数的黑色阴气包围着,脚下的八卦池也开始旋转,一切都仿佛不在清池宫的偏殿内一般,世间一片混沌,李道子越走越快,越走越疾,身似幻影,眼看着情形将好转的时候,我头顶突然出现了一道光。

  抬起头,上面居然裂开了一个口子,有强烈的光源从上方射入其中,照在了我的头上。

  那裂缝处传来了一声震天的巨吼,那所有的阴气陡然一震,竟然直接溃散了去,而我脚下的八卦池,无数挥舞的手臂也都一阵枯萎,悉数落下。

  这样的吼声充满了不甘和懑恨,然而这样的情绪居然浓烈到万邪皆需避讳,简直就是一种无上的威严。

  我心中一紧,立刻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夜晚的场景,高高在上的魔神俯下身子来,看了我一眼。同样的感受让我浑身发冷,突然听到李道子朝着我喊道:“二蛋,稳住心神,不要去想它,你越想,死得越快。你到底还想不想活,若是想活,你就得控制住自己的意志,不要让别人来主导你的思想!”

  说这话儿的时候,他的脸几乎都已经在扭曲了,我能够感受得到李道子的恐惧,也晓得这裂缝之后,应该就是隐藏着我这一番劫数的幕后真凶。

  我将眼睛紧紧闭着,然后开始想起了往事来。

  我想起了童年的快乐时光,罗大屌、龙根子,王狗子,有小伙伴儿在一起,总是没有来由的快乐,泥地里面滚三滚,脸乐得开花;除了他们,还有父母和我姐,还有小妮,还有山村里面许许多多好玩儿的事情;接着我又想到了五姑娘山,与小白狐儿、胖妞相依为命的时光,严苛而温和的老鬼,冷峻的青衣老道,接着许许多多的人脸走马观花一般地从我眼前经过,努尔、王朋,萧大炮,杨小懒、刘老三、一字剑……

  画面最后定格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某一张宛如太阳花一般明艳可人的小脸,以及那微微颤动的睫毛。

  小颜,年少的我或许还不懂爱,但是我却晓得,倘若是可以,我愿意守护你一生。

  一生何其漫长,我怎么可以死?

  几乎是在一瞬间,我仿佛被打了鸡血一般,猛然睁开了眼睛来,瞧见有一个透明的人头从那裂缝中探出来,一双手攀在那黑色的裂缝中,然后开始寻找,接着我旁边的师叔祖有些紧张地捏了捏手,轻轻叹了一声:“想不到,我李道子这辈子,居然还有跟这上古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交手。屈阳,洛十八,你们若是知道,不知道是该羡慕我的运气,还是给笑话我的倒霉呢……”

  此言方罢,他朝着八卦阵上的那透明人飞去,在腾飞而起的一刹那,我却直接跌落到了水中,仰着头,瞧见他每上升一寸,那八卦阵中先前的布置便有一股猛烈的力量积聚在了他的身上。

  一股一股,如此交叠十八重,全数凝聚于他的一双肉掌之上,然后李道子毫不犹豫地朝着那东西拍了一掌。

  他一掌挥出,而那家伙也正好感应到了地方,低头看了下来。

  这是一张跟人脸有着七分相同的脑袋,不过头生四角,鼻子处还有银环,凶恶非常,它虽然是透明之色,不过通过光暗和阴阳对比,却也能够大致勾勒而出,当瞧见李道子这积聚阵法之威甩出的一掌,它顿时就变得无比愤怒,硕大的鼻孔立刻喷出滚滚白雾来,随手拍出了一掌。

  两相而对,反而是蓄谋已久的李道子有些吃亏,凭空而下,不过那家伙的半边身子却也朝着裂缝之外滑落,而就在此刻,我瞧见坠落而下的李道子又甩出了一张符箓。

  李道子究竟有多么厉害,在外面闯荡多年的我自然明了于心,倘若说这世间评选出顶尖的道门高手,那么他绝对是其中的一位,然而就这么简单的交手,他却骤然间落入了下风,实在让人心生恐惧,不知道我招惹的这玩意儿,到底是谁?

  不过我瞧见那一张符箓飘飘荡荡地向上飞去,心中不由得又多出几许期冀来。

  举世之间,符箓之道,没有一个人,能够超越李道子。

  符箓材质是黄符纸,飞到了那裂缝处,既无光,也不燃,就那么轻轻地贴在另一只伸出的透明之手上来。粘连之处,陡然间一阵炁场荡漾,这种强度仿佛一阵烈风,从上而下地吹来,宛如泰山压顶。

  在我的视线之中,却瞧见那个恐怖的家伙竟然如冰雪一般消融了去,接着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合拢。

  我听到了李道子的一声叹息,扭过头去,瞧见宛如山神一般屹立的师叔祖竟然一下子就跌倒在了水池中,那水将他的身子给漫过,而上面竟然漂浮起一大片的红色来。

  红色是血,艳丽的鲜血。

  难怪刚才师父和李道子会为了谁主持法阵而争论,原来为我改命,竟然会这么危险?

  这个向来严肃冷酷的老头子,他竟然愿意为了我,陷入这般的境地?

  我心中焦急地几乎都要哭了,然而就在此时,那即将关闭的裂缝处突然滑下了一滴巨大的黏质,落在了我的头顶,我顿时感觉到一阵窒息,脚底一滑,自个儿也跟着栽倒进了水池中去。

  世界一片漆黑。

  1. 小肥肥:

    符王可别因为主角受到啥伤害啊。唉。

  2. _乔石:

    !!!

  3. 虎皮毛大人:

    老李你可以啊!!那个傻波伊小子真是有福!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