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九章 山中无岁月

2014年8月27日 更新

  《道心种魔》一共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种魔,以奇门之术逆转经脉,独辟蹊径,剑走偏锋,将自己的修为迅速地攀升至一定的境界之后,通过道心,上感天心,下体民意,感悟天道,方才能够突破瓶颈,进入第二阶段;第二阶段为化魔,此身为魔身,然而魔虽是魔,但是却行道家之事,怀慈悲之心,化魔虽然容颜丑陋,世人唾弃,然而意志却独善其身;而当跨越了化魔的痛苦,机缘巧合之下,便到了第三个阶段,是为破茧重生。

  此番破茧重生,方才到达了道心种魔的最终目的,那便是修成正果,此身合道,勘破生死,进入化境玄门之中,不必再为世间事而烦恼。

  也就是说,就能够成为如同如我师父、李道子这般,天下间顶级的人物。

  此行路漫漫长,非一时之功效,据闻创立此法的,是先古一道魔两精的前辈大拿,以大智慧而为之,然而千百年传承下来,却无几人能够入得化境,后来此法落入了苗疆万毒窟中,而后又辗转散播,我师父当年跟随前代掌教虚清真人游历天下,机缘巧合,便得了完本。

  世间事,便是如此的巧合,它有时候如同乱麻一般四处分支,而有的时候,却如同钟表一般,精确得让人震惊。

  修炼此法的条件和机缘皆十分困难,而且难以达到成效,远远不如茅山的入门之功《登真隐诀》那般妥帖,然而我却还是毅然同意了师父帮我选择的道路,这里面除了信任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我自出生之日起,便鬼怪缠身,修炼此法,也算是一种天赋加成,更何况,我眼中还有一个东西,名曰临仙遣策,这玩意,又是一种助力。

  洞天福地之中,时间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里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和谐,修行的时间匆匆流逝,不知不觉地从手指间流走,从身边流走,从我们的言谈举止中流走,让人生不出几分遗憾来。

  茅山之上,日升日落,师父这些时日几乎都陪在我们身边,他为了量身定制了一整套的修行方案,从道经的基础巩固,到道心种魔的突出,再到我眼中的临仙遣策的开发,所有的一切,我所不曾知晓的东西,根本没有意思过的事物,都会被他给挖掘出来,掰开了、揉碎了,一点一点地从原理上面,给我讲解清晰。

  这样的时光,就如醐醍灌顶,让人顿时就明了所有的事物和规律,从而对这个世界看得更加清晰。

  除了根基,师父还教我学剑。

  所谓修道,就是去追求大悟大彻的极致之路,真诚在于自心,觉悟在于自心,光明在于自心,圆满在于自心,让自己去体悟天地间终极的真理,从而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此为目标,而过程,则需要很多手段,当然,勘悟剑道,也是一种方法。我很幸运,在于我有一把好剑,此剑被于墨晗大师消磨了魔气之后,显露真言,非金非铁,非木非石,然而交击之时,却有金属般的铮然之声,此剑沉重,然而在我之手,却翩翩起舞,如蛟龙翻腾,鱼跃大海,让人心中雀跃,剑气纵横。

  从茅山入门的三十六式,到起手、应势、变通、击杀、回旋、缠绕等诸番实用之法,又到了茅山清池宫十三剑招、真武八卦剑,师父手把手地教我,并且帮我喂招。

  在热兵器还没有兴起的时候,人们一直都是以冷兵器来决胜战场的,特别是修行者一途,总会有比人世间更加血腥和惨烈的事情发生,所谓除魔卫道,那并不仅仅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而是一种道门的责任所在,所以茅山宗虽然并不以剑法闻名于世,但是压箱底的,还是有着许多精妙绝伦又大气凛然的剑法存在,这真武八卦剑,快而不乱,静而不滞、柔而不软,决满天地之间,巍然间便有恢弘之势;而清池宫十三剑招,或诡异、或瑰丽、或堂皇、或绝杀,一招更比一招交叠,让人望而生畏。

  我以前一直以为所谓的套路,都是花花架子,只不过是用来观赏的,然而到了后来方才明白,这些都是前人经验和智慧的结晶,每一招都是一个变化万千的应变机制和方案,化繁为简、化简为繁,一切的一切,最终的目的就是打倒敌人。

  除了剑,我又学习了道术,远比圆灵掌心雷要正统许多的茅山掌心雷法,请神上身的茅山神打术,降妖捉鬼的炼妖壶观术,内观、守静、存思、辟谷、炼丹、推演、卜卦、祈神……我师父他修行将近一甲子,从未收徒,然而这事儿就像是那事儿,憋得越久,就越磅礴,他对于教徒一事,充满了异常的热情,无论是给我开小灶,还是给我们诸般弟子开大课,从来没有见过他有什么疲惫之处,精神奕奕,让人叹服。

  然而掌教真人终究不是一个教书匠,他自己也有修行,也有教务,茅山宗崛起的责任也还是落在了他的肩上,所以很多时候,进度远远超出同辈的我,也担当起了一部分的授业之责。

  多年之前,当师父还是老鬼的时候,他给我奠基道学,淳淳教诲,而多年之后,我也如他一般,为两位师弟做起了同样的事情来。

  世间因果,莫过于此。

  这事儿并不简单,却也不复杂,需要投入许多的精力和时间,以及一点点的感悟,而最后一点,却反而是最重要的。人有分别,各凭天赋,这一点在符钧和杨坤鹏两位师弟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作为之前唯一被挑选出来的掌门弟子,杨坤鹏有着远远超乎超人的灵性和根骨,做任何事情都是事半功倍,一点就通,这使得他能够在入门半年之后,便已经感知到了,从而跨步成为了修行者;然而符钧,他虽然刻苦得几乎算是自虐,然而进度却一直停滞不前。

  很多时候,我都已经认为他不再适合修行了,然而师父总是会含笑地告诉我:“再等等,再等等,要给他时间;有志者,事竟成!”

  这句话是我名字的由来,也是师父对我的期盼,它鼓舞着我继续向前,也鼓舞着符钧师弟拼命修行。

  早晨的时候他在练剑,吃饭的时候他在念经,夕阳西下的时候他在奔跑,别人入眠的时候他在打坐,他仿佛就是一台永不停歇的机器,竭尽全力,用一种让人难以形容的坚持和苦行僧似的生活态度,实现着他当初对师父的承诺。

  这是一种坚持的力量,即便是他此生一事无成,却也值得人敬重,值得人心生敬仰。

  一年之后,师父又收了几名徒弟,而茅山宗渐渐地开始繁荣起来,越来越多的生面孔出现,充满着勃勃的生机,香火旺盛,一切仿佛都变得无比的美好,而我这大师兄的名头也越来越响了,不仅仅只是限于我师父这一脉,而是所有三代弟子的大师兄,行走在这样的气氛之中,我的心态和肩头的责任也越加的沉重起来,师父说我因为修行魔功的缘故,所以不能够成为茅山宗的执掌者,不过茅山需要屹立在中原道门之中,那就必须内外兼顾,我的未来,可能需要在山门之外。

  内圣外王,这才是我这外门大师兄真正的含义,也是我一生所需要奋斗的目标。

  当然,茅山给了我太多太多的东西,我也愿意为它而奋斗一生。

  匆匆忙忙的时间里,总是有着太多的回忆,然而最让我欣喜的,并不是我日益成长起来的修为和道学,而是我能够每一天看到小颜,感知到她的成长,分享到她的快乐,这才是我进入茅山最初始的愿望。小颜一天一天地长大,在英华真人杨影的调教之下,显得越发的出尘而美丽,小女孩的娇憨也逐渐流去,尽管还没有完全长成,但是却也显露出了绝世美人的胚子来,我将自己小小的心思藏在深处,努力守护着,不让人知道,就仿佛最珍贵的美好,不容亵渎和玷污。

  我本以为自己会在茅山中这么一直待下去——事实上我也愿意这般一直守护着成长中的小颜,守护着我喜欢的茅山,以及师父,地久天长,然而一件小事儿,却最终让我不得不提前离开茅山。

  这件事情的由头也就是白合,这个女鬼儿这两年来倒也自在,茅山宗灵气充裕,她得了小白龙尚未成型的内丹,勤加修行,却也进步神速,自由自在,不过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说天地阴劫而落,此为至道,届时就会有无边阴风洗涤而来,她预感自己并不能够超脱,要么身死魂消,要么浑浑噩噩,不复意识,求我不要忘记当初的约定,让她转世重生,再回人间。

  此事复杂,以我的学识并不足以解决,于是我求助了师父,他告诉我,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此为外门之术,而茅山宗最擅长此术者,是我梅浪师叔。

  1. _乔石:

    楼下想说什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