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章 茅山后裔

2014年8月27日 更新

  自从茅山重启山门,我入茅山宗已有一年多余,对于山中事务倒也算是熟稔,晓得梅浪师叔他是十大长老之中,少数几个精修外丹之术的人,也就是所谓的外门长老。

  茅山术有很多种,正统的比如《登真隐诀》、《清微丹诀》等,这些都是精修内丹,通过行气,导引,呼吸吐纳,在身体里炼丹以达到长生不老、参悟天道的目的,这些方才是茅山宗的精华道义所在,至于民间传说中那些神秘的道术,反而算是下乘。

  不过就算是下乘的道术,也足以让很多旁门左道仰首而望,这便是顶级道门的底蕴,而梅浪长老他精修的,便是闻名已久的茅山养鬼术。

  茅山养鬼术跟杨二丑那种谋害人性命、通过折磨灵魂而获得力量的手段是不一样的,它是一种类似于白合与我这般的关系,不过不同的是,修行此术的道士他们通常寻找那些幻化凶灵的孤魂野鬼,将其收服,并且化为己用,比较著名的就是五鬼搬运术,用来投身建筑业,绝对是一大利器。茅山宗各峰之上,有如此巍峨雄奇的建筑和殿宇,这些神奇道术功不可没。

  每个修行此术的人,对于鬼道阴魂都是个中行家,而以此闻名的梅浪师叔,则是这里面最厉害的人。

  茅山后院是茅山宗的禁地,整日巨木森天,无数禁制和法阵,是寻常门人所不能去的地方,而那儿附近有三个驻地,一为埋葬列位祖灵的墓地,一为茅山刑堂的深谷,再一个,就是梅浪长老的鬼谷峰。

  这三个地方,鬼气森森,一般人是不会去的,我也没有去过,不过倒也是能够认识路,于是得了师父的吩咐之后,便朝着那儿行走。

  虽然宗门之内有纸甲马,但是为了平日的修行,除非是有紧急情况,我一般是不会用的,而且这玩意拥有的人并不多,所以我也不想表现得自己太过特殊,毕竟作为道门大师兄,很多时候我的一举一动都会有很多人瞧着,所以我便是步行前往。

  一路走,从清池宫下来,越过了谷底平原,我朝着密林夹道的后山走去。

  一般来讲,洞天福地之中的气候通常都是晴朗的,行走于山林之中,空气清新,阳光明媚,实在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只可惜这茅山宗虽然人气逐渐旺盛,不过到底还是不多,所以一路上都没有怎么见过人,显得格外冷清。不过好在我出发之前已经打听过路了,一路行走,倒也不会迷路。过了一个多小时,两边的林子逐渐稀疏,前面一道矮峰出现,这儿林深叶密,空谷幽深,刚才还明媚的天空此刻一片阴沉,呜呜的阴风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将此处勾勒成了一个宛如鬼蜮的地方。

  鬼谷峰,这名字当真是贴合啊,让人身处其间,不寒而栗。

  果然,当我走到矮峰之下的时候,瞧见上面立着一处石碑,赫然就是“鬼谷峰”三个苍茫有力的红色大字。

  此处甚是恐怖,不过到底还是茅山的地盘,所以我倒也没有太多的担心,径直而上,感觉那道路缺损,杂草丛生,无一处不荒凉,让人心中几多感慨,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阵婴儿的哭声,心中顿时就生出几分凉意来。

  嘤嘤嘤、嘤嘤嘤……

  哎呀,这声音当真是吓人得紧,仿佛哭到了人的心中去,我虽然没有带饮血寒光剑,但是辟邪剑却一直贴身而藏,当下也是条件反射地将其拔起来,朝着那声音的来源探寻过去。

  一步两步,我缓慢而行,感觉那声音越来越近了,心中没由来的一阵慌乱,这是我许久都未曾感受到的,而在最后,当我将草丛拨开来的时候,终于给吓了一大跳。

  我既没有瞧见恶鬼,也没有瞧见妖魔,反而是看到了一个抱着婴孩的美妇。

  这妇人瞧年纪,得有三十多岁,容貌狐媚,身材火爆,然而这都不是我所恐惧的缘故,而是因为她的脸,像极了我的一个故人。

  杨小懒。

  是的,无论是从容貌,还是身材,还是那眉眼之中的气质,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除了年纪。我认识的杨小懒,她也就比我大上一两岁,然而此刻的这位美妇人,虽然容颜仍在,却是徐娘半老了。

  然而当她扭过头来,瞧见一脸惊诧的我之时,却表现得很淡定,平静地说道:“陈二蛋,好久不见了。”

  她一发声,我终于认出了这就是杨小懒,当下也是惊讶中全身戒备,将辟邪小剑反手执着,横眉看去,然而她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久违的微笑来:“哦,不对,你现在叫做陈志程。我们两人常居茅山,却素未谋面,天才向左,疯子向右,说来倒也好笑,不过说实话,当初我的高高在上,而现在的你,整个茅山都能听到你陈志程的名字,连我哥哥都给你比下去了……”

  我皱了皱眉,说道:“你哥哥?”

  杨小懒自嘲地说道:“杨知修,你应该认识的,就是他将我带到了茅山上来,不过现在的他,即便是对自己人,也只是将我称之为姐姐。”

  我在说话之后,就想起了当日在金陵救出杨小懒的那个青年道人来,其实杨小懒出现在茅山,并不算意外,她口中的杨知修我虽然接触不多,但是也经常听说,他是虚清真人的关门弟子,是一个悟性极高的道人,也是茅山新兴力量之一。

  杨知修在茅山,地位仅仅只在十大长老之下,是一位实权人物,有他作保,杨小懒在茅山也不算什么事情,我跟她虽然旧日曾有恩仇,不过时至如今,倒也不算什么,于是没有再问,而是指着她手中的婴孩说道:“他是?”

  杨小懒的脸上充满了幸福,跟我说道:“我儿子,鹏飞,鲲鹏高飞之意,你觉得怎样?”

  她这般说,我突然想起了当日在金陵之时,她的肚子已经颇大,如今已经过了三年,这孩子方才出来,果真有“哪吒”的即视感,不过我也不会多言,突然想起一事,询问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这话儿问完,杨小懒的脸上露出了自嘲的表情,哼然一笑道:“何必多问,反正不是你。”

  这话儿讲得许多幽怨,我呵呵一笑,没有再答,而是用平常心询问道:“你知道在哪儿能够找到梅浪长老么?”

  我并没有穷追猛打的询问,也没有表达对杨小懒太多的好奇,这让她的自尊心有些受挫,脸色变得有些冷,朝着山上随手一指,说道,你往上走,看到一个鬼气森森的野庙,那儿就是鬼谷宫了,不过如果你要找梅浪,恐怕会失望了,他只怕不在。

  我对杨小懒有一种本能的排斥,这可能是童年时期留下的心理阴影,得到消息之后,没有再多做停留,而是继续朝着山上走去。

  杨小懒在我身后久久驻足,不知道为什么,我虽然没有回头,却能够感受到她那一股深深的怨毒,凝视着我。

  这感觉让我有些冷。

  鬼谷殿是一处庙宇一般的建筑,昏黄的院墙看上去尽是青苔蛛网,比起外面那些饱经战火的建筑只好上一点儿,我走到门口,朗声喊道:“茅山掌教门下陈志程,前来拜见梅长老。”

  如此喊了两声,还没待我喊出第三句,便有一人走了出来,朝着我拱手喊道:“在下徐淡定,见过大师兄。”

  来人是一个黑袍少年,十七八岁,双眉如剑。我认得他,晓得他是茅山后裔。

  所谓茅山后裔,其实是一群特殊的人群,他们也就是茅山上一辈道门子弟的家属子弟,比如我师父的儿子一尘哥,而比如此刻的这位徐淡定,他就是水虿长老的儿子,他们家学渊源,出身名门,虽然之前各种缘故并未真正拜师,但是如徐淡定这样有着修行天赋的后裔,其实基础并不比我差上许多。

  黑袍少年徐淡定出身名门之后,待人接物都是极好的,当得知了我的来意之后,很抱歉地告诉我,说他师父这半年都一直在外面漂泊,并没有在鬼谷峰中。

  情况果然和杨小懒所说的一样,我闹不明白师父为何叫我过来找梅浪长老了,难道他不晓得此事?

  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徐淡定却说道:“虽然如此,不过师弟我也曾经跟师父学过一些鬼道本事,大师兄倘若信得过在下,我倒也可以帮你看上一看。”

  虽然不知道水虿长老的儿子为何会拜在梅浪长老门下,但是我也晓得像他这般带艺入门的弟子不可小觑,于是拱手道谢,并且将白合给呼唤出来。

  果然不愧如此自信满满,在瞧见了白合之后,徐淡定掐算一二,也讲出了与白合同样的话语来,当我问及如何处之的时候,他给出了一个答案,那就是当务之急,必须要给她找到一处可以转世投胎的人家,要不然,连前往幽府的机会都没有了。

  而且要快,最快一个星期,最迟十天。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