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二章 寻觅来生

2014年8月28日 更新

  一声招呼,那大门顿时就被打开,两个精壮的小伙子立刻冲了出来,一个与我年纪差不多大,另外一个则小上几岁,不过却是一脸的桀骜不驯,手中一根长木棍,磨得溜圆。

  年纪大一点儿的那个小伙子眯着眼睛打量我和徐淡定,而小些的那个则直接朝着我大声喊道:“黄家的狗腿子,赶紧给我滚蛋,我小妹是不会嫁给你们家的那二傻子的!”

  这人上来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口水都要喷到我的脸上来,让我和徐淡定都有些莫名其妙,而我心中多少也还是有些发虚,毕竟他口中的小妹,估计就是小颜,而作为小颜的爱慕者,这话儿听到耳中,多少也有些刺耳,不过我脑子一转,却反应过来了,我又不是“黄家的狗腿子”,管我何事?

  瞧见我们两人闭口不言,那小哥只以为我们发虚,手中的木棍便朝着我的面门捅来,似乎想要将我给吓走。

  说到玩棍,我认识两位高手,这一位是麻栗山的巫门棍郎努尔,名扬南疆,另外一位是我家胖妞,一棍炁罡棍舞动起来,神鬼莫测,而这小哥棍尖捅来虽然来势汹汹,但是却少了许多凶厉之色,也没有什么章法,全凭一股力道在,我却也是没有太多的惧意,一步都没有退,而是伸出手来,朝着前方一捉。

  我连临仙遣策都没有动用,但是凭着在茅山之上的修行,却能够准确地把握到了棍势的走向,稳稳地捏住了那快如子弹的棍尖。

  那小哥一招被锁,脸颊顿时变得通红,横棍一扫,想要逃开我的掌控,然而我这“道心种魔”虽然还未修至第二境界,但是力量却也远超常人,腹中一股热流涌起,手臂绷直,宛如坚铁,使得他即便是憋足了气力,也动弹不得分毫。

  一招制敌。

  瞧见自家小弟攻势被阻,那个眯眼旁边的小伙子也站不住了,涌上前来拉架,然而瞧他这走向,似乎更像是要偷袭我。

  与此同时,旁边那个玩尿泥的小屁孩儿居然抓了一大把烂泥,朝着我甩来。

  我此番下山,换洗的衣服可就两套,当下也是顾不得与人较量,抽身后退,避过了这一大把的烂泥,心中郁闷,没想到这才两三岁的小屁孩子,竟然还有这般的眼力劲儿?

  我这边棍子一放手,那使棍的小哥还待扑上来,好在这个时候一个威严的中年人走出了院门,瞧见了我之后,口中大喊道:“应武我儿,住手,这位可是贵客。”

  贵客?

  正准备围攻我的这几个人都有些傻眼了,扭头过去看那人,被喊住的那小伙儿疑惑地喊道:“爹,你认识他?”

  “自然认得!”威严中年人走到我面前来,朝着我抱拳说道:“原来是陶真人的高徒,不知贵客前来,有失远迎,如有唐突,还望海涵。”

  他的恭敬让旁边的几人都十分诧异,而我也有些好奇地问道:“前辈,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中年人笑道:“当日茅山重开山门,我也是曾经有幸观礼的,小女更是在当天被茅山英华真人收入门下,当时的场景自然晓得。小哥你当真了不起啊,邪灵教的王左使和茅山掌教都在抢着收你为徒,甚至还大打了一架,这事儿虽然大家瞧得不真切,却是大概也能够了解的。所以刚才一见到你,我就都记起来了。”

  事情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从背包中抽出了小颜让我带的信件,躬身递给了他手上,然后说道:“我这次出山,萧师妹得知之后,委托我带几封信给您,我这次也不过是个邮差,您请收好。”

  养移体居移气,我在茅山之上,受许多人尊敬,平身自有一股气度,旁人自然是不可能接受我这般的敬意,不过倘若对方是我心中认定的老丈人,那就另当别论。

  中年人接过信,确定是自家小女儿的笔记之后,顿时喜笑颜开,将手中的信件分发:“老三,这是你的;老幺,这是你的。哦,这里还有一份,是给你们大哥和二哥的……”

  那两个年轻人接过信,顿时就兴高采烈,查验过后,也晓得自己是错怪了我,上前来道歉,而萧父帮我介绍道:“这两个小子,是我不成器的儿子,这是老三萧应文,他是老幺萧应武,旁边那个娃娃,是我家老二的崽——那孩子,打小就顽皮,你莫当真啊……”

  我与众人一一见过面之后,对于他末尾的话语,倒也没有在意,微微一笑,说孩子小点顽皮好,长大了能有大出息。

  我这算是拍老丈人家的马屁了,心想着这熊孩子以后指不定闹翻天,不过对方却是十分受用,连连点头,反而是当事人有些不好意思,做了一个鬼脸,屁巅屁巅地朝着远处跑开去。

  萧父和两个儿子将我和徐淡定迎进堂屋,满怀愧疚地张罗着,又是添茶又是倒水,还招呼着自家的女眷弄饭菜,徐淡定自然是笑眯眯,流着哈喇子等待,然而我却不敢让这一屋子人围着我转,生怕以后报应回来,便推说要离开了。

  众人一阵好劝,而徐淡定也不说话,于是就没有坚持住,一边等待中午饭,一边给他们讲起了小颜在茅山的境况。

  萧父也没有多忌讳,当着我的面拆开了信,读过一边之后,抚掌大笑道:“原来如此,志程小友,没想到你跟我家老大竟然是生死之交,而且在茅山还一直都很照顾小女,实在是感激不尽,应颜能够有你这么一位大师兄,实在是幸运啊。”

  有了这么两层关系在,我和徐淡定在萧家受到了最隆重的接待,大中午的,萧父去村东头打了两坛子酒来,拉着我和徐淡定就是一阵猛灌,至于菜肴,琳琅满目一大桌,在那个年代置办这么一席在,着实是煞费了苦心。

  我是没有怎么喝过酒,而徐淡定却是完全没有接触过,被那浓郁的酒香给吸引,第一口辣,第二口甜,第三口回味绵长,一双眼睛就直打飘了,等到还准备再喝第四口的时候,人都已经栽倒在桌子底下去了。

  酒劲上来,再高的修为都扛不住,我给萧家两兄弟挨个儿劝酒,也有些迷糊了,不过终究还是记得一事,拉着先前最为激动的萧家老小问道:“应武,刚才我们上门来的时候,你说我们是黄家的狗腿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够说说么?”

  我喝得有些晕乎了,这两兄弟也差不了许多,萧家老小酒劲上来了,便告诉我道:“今天这事儿真的很抱歉,原因是荆门黄家的一个分支,他家有一个傻小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看上了我们家小颜,找了几波人上门求亲,每回都给请回去了,那小子也就横了,说要回去搬救兵,直接打上门来——结果第二天,你们就来了……”

  事情原来是这样,竟然有人打起了我家小颜的主意来,我当时就是血冲头顶,想要留下来助拳,跟那萧应武越说越激动,然而刚才趴倒在桌子底下的徐淡定又慢悠悠地说了一句话:“我艹,人都在茅山,他娶个几把啊?”

  这话儿不但是我,就算是萧家也是豁然开朗——也对啊,人小颜在茅山宗里面呢,就算是那个傻小子再有本事、再执拗,他未必还能够跑到茅山上面去?

  有本事,让他找我师父陶晋鸿去!

  这话儿一说开,便是皆大欢喜,我和徐淡定喝了点酒,头晕乎乎的也赶不得路,于是在萧家大宅歇息到了下午,这才懒散地爬了起来,徐淡定不想走,准备继续在萧家蹭饭,结果给我赶了起来,与萧家依依惜别,结果萧家老三和老小听说了我们的事情,还抄着家伙也闹着要跟过来。

  萧父好拦歹拦,总算是将老小给拦住了,反而让沉稳的萧老三跟着我们一起出发,说左右也好有个照应。

  这话儿说出口,当真是盛情难却,我们也没有拒绝,于是带着干粮继续上路,徐淡定出发前信心满满,说能够通过白合的阴极磁场和罗盘的方向,来判断大概的方位,然后再通过卜卦测算,最终敲定下来,然而一上路我心道坏了,这家伙居然是个路痴。

  指望路痴来带路,实在是一件让人痛苦的事情,我、萧老三和徐淡定三人在句容转了三天,才开始转道苏北,一路边走边看,废了许多的功夫。

  不过这也不能说是徐淡定没有本事,他对于转世阴魂的大概方向,却也还是能够把握的,这也才是我最终忍住了火气的缘故,然而眼看着大限之期一天一天的即将到来,我心头越发地沉重起来,面沉如水。

  然而徐淡定不愧是名字叫做“淡定”,不慌不忙,仿佛出来就是要玩耍的一般。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的耐心也终于到了极限,一天傍晚,我们在苏北云龙山附近的时候,我一把捉住徐淡定的手腕,就准备翻脸了,然而就在此时,我怀里的辟邪小剑突然“嗡”的一声,响动起来。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