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章 深夜走魂

2014年8月28日 更新

  馒头蘸酱,并没有什么好吃的,匆匆用完晚餐,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乡下人也没有什么好讲究的,当我们提出来,说要见一下他们家的媳妇时,老太太立刻从房间里搀着一个肚子滚圆的孕妇走了出来。

  这孕妇一脸憔悴,眼睛里面全部是血丝,也没有一般即将生子的幸福感,而是充满了惶恐和不安。

  刘老三先前告诉我,说这村子的孕妇几乎每晚都会做噩梦,一会儿梦到那满目狰狞的魔头,一会儿梦到遍地鲜血的战地,一会儿又梦到那褴褛破烂的战旗,简直就是精神衰弱到了极点。

  生儿育女,添丁加口,这件事情在农村里面来说,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然而弄成现在这副模样,却让许多人头疼,就连孕妇本人,也都开始对肚子里面的这个小东西产生一种厌恶的情绪了,我和徐淡定两人围着她看了两圈,我甚至直接运起血劲,开启了临仙遣策,瞧见她身上的黑气显得十分浓郁。

  我右眼之中的临仙遣策,经过师父的分析调养之后,已经不用咬嘴唇了,血劲一涌,便能够看清,此物经过千年历练,已然失去了许多原本的东西,仅仅只能够当做一种另类的“天眼”来看,不过却十分有用。

  所谓黑气,其实也就是死气,一般这种气息如果浓郁到一定的程度,那么基本上就是死神降临,生还无望了。

  而倘若是依照这孕妇身上的黑气来看,估计都能够死八回了。

  如此一看,情况还真的是有些严重了。

  不过如此我也心安,倘若是为了白合的转生而去扼杀别人的性命,这种事情我还真的有些做不出来,也违反了我的道心,而此刻却是为了救活别人,反而是功德一件,我也不会太过于愧疚。

  看过了这一家,还有其他两家的孕妇需要去查探,我们商量了一番,觉得人命大于天,决定连夜赶往另外两家查看,发现果然都有些猫腻。

  刘老三他是麻衣算学,走的是文路子,靠的是经验和风水堪舆之术,而徐淡定走的是梅浪长老的鬼道,至于我,则直接进入最底层的一眼看破阴阳,通通走过一遍之后,几人返回了那个老太太家中,围在一块儿商议。

  跟刘老三的看法不一样,徐淡定说出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这孕妇肚子之中,怀的恐怕是魔胎。

  何为魔胎?

  此事恐怕要牵扯到很久以前的远古时代,那个时候,地仙遍地,飞剑漫天,大巫和洪荒魔兽横行,简单的说,那就是《山海经》卷文中描绘的时代,这话儿说得也有些玄,不过无数历史证明,的确是存在过的。而远古黄金时代的结束,就跟这魔胎有着很重要的关系,所谓久盛而衰,无数从另外一个世界转生而来的所谓“魔”的出世,掀起了一场又一场的大战,将那些精华传承,给打得溃散,从而陡转直下。

  早在八百年前的时候,就有人用那推背图之上的手段做过推演,晓得到了我们这个末法时代,总是会有一些异变而生,这便是所谓的大劫,若过了,又得几百上千年的安宁,若是不过,便是一个轮回的结束。

  说起此事的时候,徐淡定下意识地瞥了我一眼。

  我心中明悟,要是徐淡定说的倘若是真,只怕我恐怕也是这魔胎之一,而且还是属于头头的那种,因为将意念留在我身上的那一位四角牛头,哪怕是降下一份意识的分身,也能够将此间世上最负盛名的李道子弄得重伤闭关。

  如此发散而想,只怕当初张知青家的那小孩儿,恐怕也是如此一般景象。

  我们四人围在院子里商议了好一会儿,终于认可了这么一个说法,那就是此间异象,不过都是那魔胎降临的种种先兆。

  按理说,生命的缔结是在孕育而起的那一刻诞生的,但是这三位孕妇之中,恐怕就有一个并非如此,直到此刻,也依然只是一片空白,就在即将降临的那一刻,方才会有某物跨空而来,投入新生的婴孩之上。

  一王两将,谁是正主,谁是副车,不到最后一刻,是无从揭晓的,这个需要彻夜蹲守,我们的本意,是想将三位孕妇集中在一起来看护,最好是送到附近的卫生站去,这样也好有所防范。

  然而当我们将此事给几家提出来的时候,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反对,原因在于此处的风俗,就是孕妇不能睡别家,不然那就是别家的种了。

  集中可以,那得在我家,不然不干。

  这陋俗说起来十分可笑,然而他们却十分坚持,刘老三这般能说的人,磨破了嘴皮子,连恐带吓,都没有能够完成任务,至于说是去乡场上的卫生站,更是没人应和——这生孩子嘛,有接生婆就好,去医院干嘛?

  乡下人,才没有这么金贵呢。

  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当真也是没有了办法,不过好在大家并非单独而战,加上刘老三,我们有四个人,我和徐淡定都能够独当一面,那刘老三虽然是文夫子,但是萧老三却能够撑起点场面来,所以一番商议之后,决定兵分三路,各镇守一方。至于谁去哪儿,这个就没有什么好挑选的了,刘老三一番分配,结果我就原地不动,就待在了这一家。

  一番周折,此时已是夜间时分,老太太和儿媳都困倦得去睡了,就他们家儿子陪着我在院子里面聊天说话,我心情并不是很好,因为刚才村民盲目的坚持,所以多少也有些气恼,无论他怎么搭话,我都有些不爱理睬。

  许是感觉到了我心中的不快,这个老实巴交的田里汉子搓着手,一脸苦相地说道:“这事儿真的不赖我,乡里的老人都这么说,怕名声不好……”

  我闭目养神,心中冷笑,想着这人都要死了,还管这么多事情干嘛,搞得现在大家的力量分散了,到时候万一发生什么情况,一时间很难应付,这事儿说到底,还是村民对我们的信任不够。

  事情就是这般郁闷,我们有慈悲心,也有救人的手段,但是却得不到充分的信任,然而为了这六条人命,也不能撒手不管。

  更重要的事情是,刘老三临走之前,告诉我,说一旦将那越界而来的魔灵赶走,白合就得立刻投身,要是误了时辰,只怕就算是天王老子过来,都不赶趟了。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那汉子大概也明白了我不太喜欢他,搓着手离开了,回房歇息。

  我没有理会,继续在院子里打坐守夜,虽然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但是这夜漫漫,倒也难熬,更何况还得时刻注意周边的情况,所以我也没有入定,没一会儿,白合出来了,脸色越加虚弱,我看着她,她看着我,犹豫了很久,突然说道:“倘若我死了,烟消云散,你也不要在意,毕竟路是我自己选的……”

  这话语充满了悲观和决绝,我心中也感觉有些无奈,倘若徐淡定说得没错,只怕白合能够存于世间的时间,也就这么几天了。

  我没有安慰她,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沉默,过了好久,我方才摇头说道:“不会的,你放心。”

  白合淡然一笑,还准备说些什么,而这时一阵阴风吹过,她的脸色立刻变得一阵苍白,清澈的眼眸子也有些浑浊起来,环手抱住胸口,仿佛很冷一般,我站起来,问她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白合摇头说没事,而就在此时,屋子里面突然传来一点儿动静,一开始我还没有注意,然而当白合也扭头看过去的时候,我侧耳倾听,发现是鞋子与地下摩擦时发出的声音。

  沙、沙、沙……

  我此番下山,饮血寒光剑和辟邪小剑都随身而带,听到这动静,我下意识地反手摸在了饮血寒光剑的剑柄上面,随着那声音越来越靠近门,手便越来越紧。

  吱呀!

  门被推开了,我瞧见刚才正磕磕巴巴跟我套近乎的那个老奶奶儿子走了出来,面无表情,一双眼睛没有焦点,脚步一点一点儿地往外移动。

  他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却晓得院门在哪儿,虽然是拖着鞋子,不过速度却不慢。

  瞧见此景,我将放在剑上面的手给松了下来,跟在了他的旁边,在他面前挥了挥手,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径直往前走。

  “老白?”

  我轻轻叫了一声,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推开院门走出去,我没有敢叫醒他,回头看了一眼屋子,想着我也不能离开这儿,倘若是走了,要是里面的孕妇生产了,那该怎么办呢?

  可是这农家汉子此刻的模样,却是在梦游走魂,倘若贸然打搅,只怕惊扰了他,丢了魂魄可就真的不好了。

  犹豫了好一会儿,我看向了白合。

  白合会意,双手化作剑指,按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秀目一凝,便准备将梦游的老奶奶儿子给叫住,然而还没有怎么着,她突然一声尖叫,仿佛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而就在此时,那汉子突然扭过头来,满脸狰狞,一双眼睛之中充满了怨毒。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