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七章 风满楼

2014年8月30日 更新

  来人共有八位,除了那个刀疤龙之外,余者五男两女,皆能够瞧出并非常人,而他们之中则以这年轻男子为首,一出来,就询问谁是茅山来客,显然是有些自信满满。

  对方人虽多,我却也不会太过于害怕,身为茅山子弟,自然还是有一些傲气和尊严的,当下也是左右一打量,然后一步跨前,拱手说道:“我是茅山陈志程,不知道诸位前来,所为何事?”

  那人秀直的眉头微微一扬,脸上露出了和煦的笑容来:“原来你便是茅山大师兄啊,我听我姑父说起过你,说你入茅山算是辱没了良材,天生魔尊,却给带翅膀的虚伪道门做起了奴仆来,这话儿说出去,都要遭人笑话。不过今天一看,果然是让他老人家念念不忘的人物,一表人才啊……”

  我没想到这一伙看似前来找茬的家伙,为首者却跟我攀谈起了交情来,着实让人惊讶,有感觉他这话语,不知道为何就有些后脊发麻,于是询问道:“阁下是?”

  这个俊美得有些过分的年轻男子并没说话,倒是旁边的一个圆脸姑娘站了出来:“这是依韵公子,尚晴天,邪灵左使王新鉴王公你晓得不?那是他大姑父,小子,就算是你是那啥茅山子弟,最好也别惹我们,云龙十三鹰办事,你们赶紧回避!”

  这圆脸姑娘说得趾高气扬,我却是一阵肚子疼,三反五反这么多年,十年浪潮过后,居然还有人自称“公子”,说起来实在好笑。

  旁边的刘老三脸色却变得严肃起来,走到我旁边,盯着那年轻男子说道:“尚晴天?你是尚正桐的儿子?”

  那年轻男人嘴角一挑,微笑道:“喔,你居然还认识我爹?”

  我疑惑地看着刘老三,他用很低的声音告诉我道:“尚正桐是浙东大族的家长,曾经跟随蒋某人一同起家,是退居宝岛的国府第一高手,跟邪灵教的王新鉴是联姻关系,后来四九年败退而走之后,他深居日月潭山中静修,晚年育有一子,便叫做尚晴天。没想到他不在宝岛厮混,竟然跑到这儿来了。”

  被一语说破,我心中发寒,这家伙的来头可真不小,难怪敢自称依韵公子,不过他过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这当头儿的,只是亮一个相,剩下的自然有狗腿帮忙,那刀疤龙跻身前来,寒声说道:“诸位,此番有魔临世,这魔头倘若是出世,只怕会为祸世间,而我家公子此番前来,就是为了将其炼化为魔丹,这也是拯救苍生的一途,还请你们不要横加阻拦才是。”

  他说得冠冕堂皇,那尚晴天则嘴角含笑,一副富家公子万人迷的模样,然而萧老三却寒声说了起来:“说得真好听,不过那魔胎在未临体之前,好歹也是一条性命,难道你们也准备炼化?”

  依韵公子淡然说道:“为了大我,牺牲小我,这事儿也是免不了的,既然生来这般命苦,还不如早早死去,重新投胎。”

  这所谓魔胎,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最是危险,那就是从胚胎产生的那一霎那,就珠胎暗结,神魂投入,不过如此这般的,一旦出得母体,便是一凶残角色;而另外一种,则是在即将出生之时,跨空而来,如此倒也不会有太大的风险,只不过很容易在幼年时期,给人拿捏。

  当年的我便是如此,而此刻这魔胎,与我一般无二,它原本也能是一个独立的生命,只可惜……

  我心中戚戚然,一步站上前来,平静地说道:“想都别想,要么就和我们共抗魔灵,要么离开,想要拿那婴孩来炼丹,就先过了我这一关吧!”

  我说得斩钉截铁,一点儿回旋之地都没有,旁边的那圆脸儿姑娘立刻上前喊道:“给脸不要脸,区区一个入门没两年的茅山弟子,还当真以为自己是大爷了,都给我上。”

  那姑娘颐指气使,看来应该是云龙十三鹰中的实权人物,或者是头领女儿,旁边的人听了命令,立刻涌上前来,最前面的一个,是个扎着红头巾的年轻壮汉,他似乎想要在圆脸女孩儿和依韵公子面前展露身手,当头就是一个炮捶,一声炸响而起,端的是气势汹汹。

  刘老三一看到要打架,立刻朝着后面退开,而萧老三却是眉头一竖,腾身上前,一把接住了这气势汹汹的一拳,双手在对方的胳膊上面一阵翻滚,便听到喀嚓一声响,那人的胳膊给萧老三折断了。

  萧老三这人平日里看挺沉得住气,然而这一出手,却比他老弟还要狠辣一些,动若狡兔,显然是瞧见对方来了八个人,想着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能弄翻一个算一个。

  上来就这么狠,说明他自己也晓得我们劣势太大,于是破釜沉舟,咬牙顶上了。

  这人给我的感觉挺好,我笑了一笑,瞧见那红巾壮汉朝着后方跌去,而其他人也都冲了上来。这些人瞧见萧老三一上来就下狠手,当下也是有些怒了,黑色的铁刃刀、硕长的镔铁棍、南瓜大的流星锤,纷纷亮了出来,而前面一个独眼女人更是手一扬,一大把银亮的细针就朝着我们这儿飞洒而来,暴雨梨花一般。

  这场面当真是隆重,我和萧老三连滚带爬地跑回小院儿,将房门一关,也算是躲过这一把,在房门口守着的徐淡定瞧见这场面,喊道:“什么情况?”

  我扭头看了一眼,回道:“云龙十三鹰的人打上来了,我们这边盯着,房里的你多照顾周全,不要给魔灵趁机而入了——生了没有?”

  徐淡定依旧淡然地回答道:“还没,早着呢。”

  说话间,那院门传来“嘭”的一声炸响,却是有人用那流星锤在砸门,院子里有差不多十来个人,都是三位孕妇的家人,瞧见这副场景,纷纷探头来看,刘老三吓唬他们:“恶魔上门了,你们看个屁啊,都搁屋里面待着,把门关紧,谁若是不怕死,尽管跑出来遛遛。”

  世间谁人不惜命,听到刘老三的吓唬,纷纷挤入屋内,正要关门,却瞧见吓唬自己的那位先生,也屁颠屁颠儿地挤了进来。

  院子里面只剩下我、萧老三和徐淡定三人。

  而外面却还有七个半。

  农家小院的院门并没有多结实,两次流星锤过后,摇摇欲坠,不过却也有人等不及这个,直接从并不算高的院墙那儿跳翻进来,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个刀疤龙,他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直取房中。

  不过徐淡定却不慌不忙地拦住了他。

  徐淡定手上有一把剑,桃木剑,茅山入门的时候基本上都会有剑法和拳脚的功夫在,用的就是这木剑,对阴魂邪物最是有用,但是对付人,就显得有些勉力了。

  然而即便如此,在苏北享誉盛名的刀疤龙却终究没有能够进得一分。

  徐淡定一人一剑,将他死死地封在了房门口前几米处。

  徐淡定谨守门前,而萧老三则显得激烈很多,他也抽出了一把木剑来,这剑却是一把枣木剑,硬木抛光,与两个越墙而来的刀手斗成一团,别人恨他出手狠辣,而他则是一阵死缠烂打,竟然也撑得住了场面。

  萧大炮战斗的风格是一往无前,而他三弟则连绵许多,那枣木剑不时有剑劲刺出,游刃有余。

  然而初次之外,还有五人已经从正门而入,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首当其冲的是两个肌肉壮汉,一个使流星锤,一个镔铁棍,都是长兵器,一来就朝着我这儿碾压而来,而他们的后面,则是尚晴天和两位女士,在那儿得意洋洋地看。

  他们以为我是鱼腩,根本扛不住这一波进攻,然而却没想到,作为一个从南疆战场上杀出一条血路的家伙,一个师从掌教陶晋鸿的茅山大师兄,哪里会如他们所想象的那般脆弱而好对付?

  更何况,使镔铁棍的那个家伙,左胳膊还给萧老三先下手为强,直接搞折了。

  我当时都没有拔剑,跻身上前,一把抓住那流星锤的链子,手掌戳成剑指,就要去戳那人的麻穴,这一下若是戳中,那人毕竟瞬间失去战斗力。

  我的想法,只是将人给放倒,却也没有将人家性命留下的道理,然而此人却是也硬气,一个翻身,避开了我的灵犀一指,而后我感觉到一阵狂风回来,扭头一看,却见那尚晴天竟然一把推开旁边的两位女士,按捺不住地朝着我出手了。

  他倒不是一个迂腐的人,不会给我分而击之的机会,手中竟然是一把铁扇子,扇叶上面绘着一条几乎要跃纸而出的蛟龙,端口尖锐,宛若一道游龙,朝着我的脖子间抹来。

  萧老三狠,但是这人却也不差,刷、刷、刷,一副搏命的态势,跟他公子哥儿的身份,倒是一点儿也不像。

  这尚晴天的修为冠绝同辈,一出手自然不凡,我没有拔剑,当下也被他压得步步后退,正想反手而去,突然感觉头顶上面一道雷霆炸起,头皮发麻,下意识地抬头,什么也没有见,却瞧见那屋子里面的门,被从内而外的推开,刘老三屁滚尿流地爬了出来。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