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八章 久分必合,久合必分

2014年8月30日 更新

  刘老三虽然并不是什么武夫子,但是却也并不代表他没有报名的功夫,事实上,他逃跑的功夫和步伐,并不亚于我们这些修行之人。

  他的脚步漂浮而灵动,深谙道罡至理,却也能够在恍惚间,起到那种缩地成寸的效果来。

  然而即便如此,他在推门而出的那一霎那,脸上还是充满了惊恐,而在他身后的,是一大股浓郁的黑烟,滚滚冒出,我一开始还只是瞧见了黑,然而在下一秒,我陡然感觉到那股黑烟之中,有着张扬而极富侵略性的意识在翻腾。

  我能够感受得到,也立刻反应了过来,这玩意可不就是昨天让老奶奶儿子失魂落魄的那玩意么?

  魔灵先驱,临世之前的最后一波疯狂。

  刘老三叫得厉害,然而却并没有什么事情,三两步跨出来,我暂时放下了一点儿心,却感觉身后一阵风声吹起,一个铁板桥避过,然后身子横空翻腾,饮血寒光剑倏然而出,抵在了身前。

  饮血寒光剑的模样与寻常宝剑并不一样,它非金非铁非石非木,宛如珊瑚琉璃,这几年的磨砺使得它红光收敛,却也是十分奇怪,尚晴天瞧见此剑,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双手一挥,喝止住身边手下。

  而就是这么一停顿,我突然感觉到身后陆续冲出一大群的人来,这些都是那些藏在屋子里面的村民,只怕也是受到了惊吓,纷纷而出。

  这并不算宽敞的小院已成战场,一堆人挤出来,实在是有些危险,我朝着那一脸惊容的尚晴天甩出一剑,见他给避开,然后回过头来大声喊道:“都回去,不要在这里逗留,危险……”

  这“危险”还没有说完,离我最近的那村民居然“嗷”的一声叫喊,便朝着我的身上扑了过来。

  我有点迷糊了,低头一看,却见这人正是那老奶奶的儿子,白天一天都在拿毛刷子洗身子,没有怎么见过人影,到了晚上才出现,搁人群里面守着呢,没想到竟然朝着我冲出来了。我心想我也没有得罪这位兄弟啊,他掉粪坑里面,还是我给救出来的,难道是觉得还不如死去,是嫌我把他救活了?

  然而我这定睛一看,却瞧见他满脸都是扭曲的肌肉,一条一条蚯蚓般的青筋冒了出来,一双眼睛里满是怨毒,嘴一张,白森森一口牙,朝着我的脖子咬来。

  又中邪了?

  我心中一阵烦厌,虽然我并不怕这种东西,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突然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实在是让人不爽,说时迟那时快,我左手伸出,一把掐住这家伙的脖子,不让他再次靠近。

  然而就在我抓住那人脖子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掌心一阵粗糙。

  这种粗糙就像你摸在了起麻疹的皮肤上面一样,充满了颗粒状的痘痘,让人心中发毛,就在此时,我感受到面前这人身上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一把将我给推开了去。

  这一股力量,无可抵御,我飞身而起,朝着那依韵公子跌去。

  两人刚才还打生打死,我心想坏了,这家伙倘若是趁火打劫,我只怕逃不开此遭了。然而就在我心慌之时,却并没有感受到尚晴天的进攻,我翻身滚落在地,瞧见他正一脸严肃地打量四周。

  我左右一看,却瞧见周围占满了人,屋子里面的当地村民,那个使暗器的独眼姑娘,还有手臂骨折的镔铁棍男子,都将我们双方给紧紧围住了。

  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然而共同的一点,却是一双狼一般的红色眼睛。

  红焰翻滚,又隐没于浓烈的黑暗之中,这样的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昨天中邪的人与现在相比起来,就像那蚂蚁和大象较力一般,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我心中凛然,终于晓得刘老三白天时意味深长地说晚上会很麻烦,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魔胎临世,必将发动最强烈的一波躁动,而我们根本没有李道子当日的实力,能够度过此劫么?我心中有些忐忑,而场中所有意志都还清晰的人也都停下了手来,彼此聚拢,小心打量着这一场恐怖的变化。

  很快我们发现了,这些人之所以会变得如此,是因为我们头顶上出现了一个椭圆形的旋涡,它从先前的那团黑云之中掉落下来,有黑红色的亮光游绕飘落下来,一旦附体,便是满眼红光。

  一秒钟,普通人化身恶魔。

  还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那些人便已然蜂拥而上了,最先交手的竟然是云龙十三鹰的人,但见那个独目姑娘脸上迅速布满了蛇皮一般的鳞片,接着纵身朝着依韵公子扑来。

  她的手上不知何时开始,竟然长满了尖锐的黑色指甲,像小匕首一般。

  玩暗器的人是不会留指甲的,她这是片刻之间就长出来了的,朝着依韵公子抓来,那尚晴天不慌不忙地用铁扇去挡,结果火花四溅,而他本人也不由得退了两步。

  旁边的圆脸姑娘离得最近,瞧见这独眼女敢伤依韵公子,立刻就想护崽的母鸡,手中一把匕首寒光乍露,一把捅进了她的胸口去。

  这独眼姑娘跟她们其实是一伙儿的,而且两女之间的关系似乎十分亲密,正常的思维应该是先看看什么情况,然而她出手即杀人,着实都让我们给惊呆了。

  最毒妇人心,这么说起来实在是太可怕的。

  独目姑娘猛然转身,一把掐住这圆脸姑娘肩膀,想要报复,这是依韵公子出手了,铁扇如电,在独目姑娘的背上连点了数道,使其暂时失去了行动力,而圆脸姑娘更是一连数刀,直接将对方的脖子给捅了一个稀巴烂,差一点儿脑袋都要折下来了。

  我们都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跟中邪不一样,好像是魔化了一般,不过再怎么样,脖子被戳成了筛子,自然也活不了了,然而就在此时,那独目姑娘伤口处却有一团黑红色的光圈,竟然直接印入了凶手额头上。

  圆脸姑娘浑身一阵僵直,一双瞳孔开始发直泛空。

  她在杀了对方之后,竟然也便成了同样的一种情况,中邪了,脸上白嫩的皮肤迅速便成了松树皮,眼中也逐渐露出了凶狠来。

  瞧见此状,依韵公子大声喊道:“启娜、吴启娜……”

  喊了两声,他猛然回头,朝着正在与这些中了邪物的众人喊道:“大家小心了,千万不要伤害这些中邪的人,要不然,你就会变成这般模样。”

  不能伤害,不能还击,难道要束手就擒么?

  正在我们疑惑之时,一袭青衫在人群中翻飞而起,我抬头看去,却正是徐淡定,只见此人将长袖一甩,竟然出现了五道光华来,分作青、黄、赤、白、黑,每一道光华都是一个扭曲的身影,所有朝着他冲上来的红眼村民纷纷被引诱,朝着他疯狂地叫喊着。

  徐淡定一招而出,便将一众围在我们身旁的红眼村民给全数勾引住,接着他朝外跨步而走,朝着我大声喊道:“大师兄,屋里快生了,你且守住房门,我将这些家伙给引走。”

  我没动,而是盯着面前不远处的依韵公子说道:“尚晴天,魔头面前,我们还是先共同御敌,你看可好?”

  尚晴天远道而来,到底不是此地的东道主,而那个圆脸姑娘看起来地位还是蛮高的,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同意了,点头说道:“既如此,我便与你并肩携手吧,不过事先说好,你们倘若是要动什么花花肠子,那可别怪我不客气。”

  旁边的萧老三一边出剑如雨,将扑上来的村民给逼回去,一边冷笑道:“我们还怕你翻脸不认人呢。”

  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双方的利益一致,也就立刻达成了协议,在依韵公子的吩咐下,刀疤龙挺身而出,带着两人护送挥舞五色光华的徐淡定离开院子,然而这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这些村民一旦中邪之后,就变得力大无穷起来,就算是我都感觉到难以应付,何况其他人,结果在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先前使流星锤的那个人直接拿锤子将院墙给拍倒了,从那豁口儿,将人给拉了出去。

  徐淡定这一招对于那些中邪的村民,简直就像是在饿了三天的野狗面前摆弄一根肉骨头,立刻蜂拥而走了,然而却也有留下的。

  留下来的,就是云龙十三鹰中被感染的那两位,也就是镔铁棍男和圆脸女孩儿。

  跟普通的村民不同,他们是修行者出身。

  身体强度大,也意味着能够承载更多的东西,比如说意志,所以当世间沉淀了好一会儿之后,这两个人就显得有一些格外的不同起来。

  我们面对的,好像不是两个人,而是道经中传说中的魔头。

  气势滔天。

  依韵公子却没有看他们,而是转过头来与我商量:“他们不行,我俩,一人一个,可好?”

  我点了点头,说好的,如你所愿。

  1. Dylan129:

    精彩,有加更么?

    • _乔石:

      应该还有一更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