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章 当年李道子,今朝陈志程

2014年8月31日 更新

  一声响动之后,我感觉到一大股黏稠之物冲入了我右掌的虎口处,刚要闹腾,我立刻将此道术炼制的部分施展出来,炼妖壶中一片混沌,将其直接抹杀而去。

  那附身其上的玩意给我炼化过后,此人恐怖的模样也开始消散了,毛发脱落,鳞片减小,慢慢地竟然恢复如常了。

  直到此刻,我终于算是能躺倒下来,感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小的伤口就不算了,右腿和胸口处都各有一处血淋淋的擦伤,火辣辣的,疼得我直皱眉。

  然而还没有等我喘匀这一口气,我身旁突然有一人狂奔而过,撂下一句话来:“姓陈的,你死了没有?没事的话,用你那道法,将我吴师妹这身上的鬼东西给驱赶出来,若是你能够不伤害她而做成功,我可以答应你,此番我也不再与你搅局,转身就走!”

  原来是依韵公子瞧见我将他的手下作法还原了,心生希望,于是跑过来求援,我抬起头来,瞧见那圆脸姑娘已然化作了母老虎,正凶猛冲来。

  其实以此人的实力,对付这么一个化魔了的修行者并不算困难,也不会如此狼狈,不过他到底还是顾及太多,反而不能正常发挥,所以才会过来央求于我。

  虽说双方合作的基础并不牢靠,不过此刻唯有并肩而战,方才能够共度难关,我抽身而走,来到了小院中间,朝着那人高声喊道:“想要救你师妹,这也可以,不过你需要发一个誓言,将刚才的话语给我再公禀一遍。”

  修行者与寻常人不一样,普通人撒谎,不用打草稿,连眼睛都不用眨一下,因为他们觉得没有什么可以能够惩罚到自己,修行者却不行,因为修行到高深处,则有心魔起,任何一个心有挂碍,便会耽误终身。

  然而任何一个在修行之路上有野心和企图的人,都是不会自食其言的。

  依韵公子狠狠地瞪了我一样,然后单手朝天,大声喊道:“我尚晴天在此起誓,倘若陈志程能够将我师妹吴启娜身上的魔灵退散,我定然撤离,不再参与此事。”

  这人还是对头,但是行事却也干脆利落,让人觉得还是可以相处的,我待他话音一落之后,立刻冲上前去,照着圆脸姑娘的后背遥遥一印。

  然而此次我虽然胸有成竹,但是却并不能奏效,一连激发了三五回,都没有一点儿效果。

  依韵公子跑了两圈,瞧见我这边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不由得破口大骂道:“你大爷的,你是不是怕我带人走了,你在这儿独木难支,扛不住那魔灵侵袭,魔胎崛起啊?想得真多,我再给你加点筹码,老子一直在这儿陪着你,行不行?”

  他这是误会我了,不过我却也懒得说出口,毕竟正如他所说的,倘若他们转身就走,抽身而出,只怕依靠我、徐淡定和萧老三这三个人,还真的有些扛不住。

  尚晴天这人虽然古里古怪的,但是身手绝对属于上乘,而且能够派上大用场。

  说来也巧了,这话儿一说完,我的念头通达了,手中热力一激,便朝着那姑娘再次甩出了一个手印,虎口之处正对她的后背。

  此法上通天罡,下勾地煞,天地两气在我的身体里面暂时汇合,我瞬间感知到自己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葫芦,而那壶口,则正是我高高扬起来的右手。

  炼妖壶观术,收!

  凭空之中又生出几分旋涡之力来,我原本并不知晓,却不曾想如此复杂的道法竟然被我在实战之中祭练纯熟,飞速旋转之下,圆脸姑娘身上的那魔灵被我一点儿一点儿地剥离开来,一开始还浮现出人形,没多久,化作了一束万般光华的细线,融入到了我的右手虎口之上。

  此身观想为壶,容纳天地太极均势,净化凶残之气,我以我身为熔炉,望藉壶之炼化,以维大地之和谐。

  在熔炼最高峰的时候,我的手掌烫得惊人,然而却有哀嚎尖叫之声,从上面传递而出。

  圆脸姑娘已经伏倒在地,人事不知,身上诸般狰狞也都消减,尚晴天在检查过了她的身体之后,抬起头来,凝望着我说道:“你这手段,可是茅山传说中的不传秘学,炼妖壶观术?”

  我眉头一扬,微微笑道:“哦,想不到你对我茅山竟然还有所研究?”

  尚晴天肃然说道:“炼妖壶观术乃茅山上六术之一,你茅山道术在江湖上面闯下的偌大名头,倒是有一半靠它,非常人所能够学也,此法最考究道法领悟力,即便是能学得,也不一定能够练成,难怪我大姑父对你赞不绝口,原来当真是一名人物呢。”

  他如此高抬我,发自内心,倒是让我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正想谦虚两句,突然间头顶上面一阵雷霆响起,接着那圆形旋涡开始变得无比的凶猛起来,里面风云变幻,吞吐不定,似乎有万钧之力在汹涌。

  我们所有人都抬头而望,忧心忡忡地瞧着头顶,生怕又冒出好几个如我刚才炼化的那般魔灵来,倘若如是,我们还真的过不了这一关了。

  不过让我有些意外的,倒是那依韵公子,他的人都已经安然无恙了,然而他却依旧遵守约定,留了下来,与我共同担当。

  这事儿并不是他发的誓言,而且我还有一些拿捏的嫌疑,然而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当着与我并肩而立。

  这么说起来,他虽然站在了我的对立面,但是人品却还是有可取之处,甚至还是蛮可爱的。

  事态的发展来不及容我们多想,只见我们的头顶上面一阵亮光大方,就仿佛是太阳一般刺眼,就在我们都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的时候,我听到刘老三朝着我大喊道:“志程,那东西下来了!”

  听到这话,我下意识地左移两步,一把将我插在泥地里面的饮血寒光剑给拔了出来,接着纵身跳到了房梁之上,眯着眼睛瞧。

  临仙遣策能够还原事实的真相,就在一片耀眼光芒垂落而来的时候,我瞧见了一股威严磅礴的意志从头顶落了下来。

  此情此景,穿越时空,我似乎感受到了多年以前的麻栗山龙家岭上,也曾经有过这么一副场景。

  当年李道子,今朝陈志程。

  一饮一啄,莫非天定?

  我紧紧握着剑柄,双手合拢,然后朝着那一股意志返撩而上,一剑斩去。

  清池宫十三剑招之北斗挂天。

  剑挂九天之上,一剑斩破阴阳,剑意激荡,我感觉那流星垂落的气势似乎就此压制,半空中悬停着一个浑身透明的人形之物,铜头铁额,八条胳膊,九只脚趾,一根狼牙大棒,朝着我的头顶砸来。

  我再出一剑,清池宫十三剑之天璇罗列。

  两相交击,那魔怪再次被阻,然而我脚下一轻,低头一看却是整个房间都垮塌了下去,轰隆隆,半边厢房踏下,好在这只是连接那产妇房间的外面一处,倒也没有伤到任何人。

  然而这样的动静实在是太过于吓人,原本缩在产房里面催促的几个老婆婆吓得跑出来,结果被萧老三给一剑逼了回去,口中还厉声喊道:“不想死,就待里面。”

  交手两个回合之后,我便晓得这一个却真的是正主了,瞧见它这番古怪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到有几分熟悉和亲切,然而对方却并不这么认为,在经过了两次尝试之后,终于不再想着投身到那产房离去,而是摇身一变,化作了一团凝结的黑雾,朝着我这里冲来。

  我挥剑,饮血寒光剑在此刻也是舞动到了极致,真武八卦剑防守如龟壳,任它有千般厉害,万般神通,却也终究还是攻陷不得。

  投生讲究的,是一个良辰吉时,错过了,那便不可能了,所以对方也是焦急万分,攻势更猛了,我有些招架不住,这时一把铁扇突然从我身边亮出来,尚晴天与我并肩,铁扇翻转之间,有嗖嗖阳风吹拂,却是也将其拖住一些。

  不过我们面对的,终究不是什么小角色,它在出事之前的诸多布置,就让人心惊胆寒,本体降临,哪里受得住这般阻拦,当下也是发了狂,八只胳膊不停挥动,攻得我们节节败退,一直退到了房门口来。

  这东西虽然看着宛如虚物,但是作用在剑上,却是嗡嗡作响,好在我的饮血寒光剑乃名家所制,方才没有被其破坏了结构。

  饮血剑受的攻击越猛烈,红光便越盛,反击的力度也越强,我、尚晴天、萧老三和另外一个不知名的云龙十三鹰勉强将战线守住,而随着里面孕妇的痛叫声越来越急促,那透明魔怪更是急躁,突然猛地退了两步,八只胳膊猛然一扬,刚要做些什么,突然间院子里唯一没有坍塌的那房间里面,传来了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

  终于,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

  1. 夏筱叶:

    好精彩

  2. _乔石:

    !!!!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