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九章 后院石阵

2014年9月3日 更新

  洞天福地构架于小千世界之上,跟我们身处的世界并不是一种概念,所以到底什么个情况,我并不是很了解,而听到扬师叔这般说,我也是有些着急,不知道如何是好。

  事发的当时,我师父出山了,而且几位主事的长老也都不在,刑堂长老刘学道倒是在深谷,不过他老人家在闭关,谁也不敢去触他的霉头,数来数去,也就只有秀女峰上的英华真人在这儿。

  杨师叔虽然并不列入十大长老之中,但是在二代中的地位却也是极高的,而我则是此间的临时负责,两人在一起好是商量了一番。

  扬师叔的意见,那就是我们必须要去查看一下,茅山后院是茅山祖师当初封印诸多魔怪和魑魅魍魉的场所,此番山体震动,必然是下面某些东西苏醒过来,如果不去查看封印是否松动,任其发展,只怕我茅山根基震荡,到时候就大祸临头了。

  这话说得危言耸听,不过当时的我却还是有一些被吓到了,忙问那该怎么办?杨师叔告诉我,不如找还留在茅山的长老前来商量,看要不要组织人手前去查看?

  我有些犹豫了,回过神来问道:“茅山后院,历来都有传功长老在那儿镇守,李师叔祖他此刻坐镇那儿,问题应该不大吧?”

  杨师叔摇头,一脸严肃地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符王师叔他受过伤,这些年都不见好转,如今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只怕他也是有危险呢,我们怎么能够坐视不管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但是我却脸上一热,晓得当初倘若不是李道子帮我强行改命,现在也不至于如此。

  正说着话,英华真人杨影带着两个最得意的徒弟,也就是小颜和程莉赶到了清池宫,询问起此事,也是一副忧心忡忡的神情,在杨师叔与她进行了短暂的讨论和劝服之后,她也同意了先前的提议,并且建议人不需多,她和杨知修,再加上几个三代弟子即可。

  三代弟子之中,以我为首,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是需要前往那儿的,更何况有的时候,我虽然并不是掌门继任者,但还是能够代表着我师父陶晋鸿的,所以名额之中自然有我。

  事实上即便没有我,我也会争取前往的,第一便是因为责任,第二则是英华真人已经决定带着她的两位女弟子一同前往。

  此行貌似还是有些危险的,我可不能让小颜受到什么伤害。

  在经过一阵紧张的沟通之后,决定有我、符钧、扬师叔、英华真人和她的两位弟子前往后山查探消息,而其余的人,则各守山峰,一旦有什么消息传出,立刻相机行事。

  如此商定此事,我们便都在脚上绑了纸甲马,匆匆前往后山,到了地方的时候,只见那石塔后面的方阵中还有袅袅余烟在飘散,而李道子原先住着的那个茅庐,则已经垮塌了半边来。

  茅山后院可是比山门更加重要的地方,这里有许多隐世的闭关之处,也有先祖封印诸般魔怪的场所,据说还有时光乱流,是支撑茅山宗的关键,原本是传功长老李道子在此镇守,而他当初伤重闭关了,接手的则是尘清真人邓震东。此老跟李道子、虚清真人是同一辈的,修为也是茅山巅峰,然而此时却没有瞧见人影,也让我们这些赶来的人心中焦急。

  我走到废墟之前,看了符钧一眼,这师弟立刻明了我的想法,跃身来到那茅屋废墟之下查看一番,接着回身过来与我禀报,说没有瞧见邓真人。

  杨师叔将目光投向了茅屋之后的迷雾小径之中,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扬声说道:“邓师叔,弟子杨知修,得闻后院震动,举山震惊,特携掌教真人座下陈志程和符钧,以及英华师姐前来查探,不知道您在不在?倘若在,还请回应。”

  他如此说了三声,皆无回应,口中轻道一声:“得罪了!”

  这话儿说完,便长身而起,朝着被迷雾笼罩的小径那儿走去。有人带头,我们也依次而入,但见此处是一个狭长的甬道口,周遭皆有那些神奇的云纹波动,它跟白色的迷雾并不一样,贴在身上丝滑发凉,仔细看,边角还有一些彩光的颜色在。如此直行而走,到达了某一个节点的时候,他突然拱声儿行,一声大喝道:“启开!”

  此言方罢,前面仿佛石子投入湖面一般不停地动荡,杨师叔率先而入,走到里间,而我们也陆续进入,感觉一里一外,仿佛换了一个世界,空气的清新已经达到了一个浓郁之极的程度,感觉周遭的灵气都变得无比的活跃。

  难怪茅山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长老会选择在这儿闭关修行,原来此处的炁场如此活跃,让人感觉好像沐浴在灵气的海洋之中。

  走进茅山后院,地下杂草纵横,一开始只感觉这道路颇有些难行,不过直行百米,转折几处之后,突然感觉四周的树木变得好高,几十上百米,巨木森天,让人觉得几多巍峨,而此间十分宁静,偶尔传来一两声鸟鸣,反而是动静相宜。

  其实深入此间者,几乎没有几个人来到过这禁地,便算是杨师叔,恐怕也正是从某些道藏典籍之中得来,一路行走,遇到了好几个转折,最后来到了一片平地上,但见此处有一方殿宇一般大的广场,边缘立着十二石柱,石柱之上有锁链连接而下,一直蔓延到了最中间的那两处深井中去。

  这儿的布置跟清池宫偏殿的八卦池有几分相似,一样的八卦排列,在最中间,则有一个阴阳鱼的造型在,一边黑、一边白,两者相互缠绕在了一起,而那两点,则是两处深井。

  这样的布置突然出现在一片参天的密林之中,实在是有些突兀,也显得并不雄伟,我瞧见那十二根生锈的锁链,各有一半,分镇其中一处深井,而深井直径约有四米,即便是从远处往里面看,也感觉有些森寒。

  十二根石柱和锁链之上都有繁复的符文,而那柱子之上更是贴着密密麻麻的符箓,有的新、有的旧,不一而足,将此处紧张的气氛给烘托得足够。

  我们缓步走上前来,英华真人一脸凝重地说道:“还在我小的时候,就一直听说茅山的后院封印着很多恐怖的东西,来自深渊的魔王,横行中古的恶龙以及曾经为祸一方的鬼王之物,皆在其列;还在当初那个灾祸横行的年代,茅山道士下山修行,总是能够将这样那样的魔头镇压,因为某些缘由不能斩杀,皆放在后院镇压,而这里,恐怕就是著名的深渊魔王阿普陀之墓了吧?”

  阿普陀是佛教传说中的一位著名魔王,它曾经领旗造反,攻打佛教传说中镇压地狱的地藏菩萨,最后虽说没有能够成功,但是却一时名声大噪,也被记载入了佛经之中,此物后来落难于此,被茅山祖师降下,算是此间最出名、也是最恐怖的魔怪。

  杨师叔径直走到那石柱之前来,左右一查看,回过头来,严肃地说道:“诸位小心,这里有打斗的痕迹,你们看看这里!”

  他寒声说着,我们凑过来看,只见在那外围的草地上面,果然有许多火烧火燎过的痕迹,而且还很新,显然在我们来这儿之前,曾经发生过一场比较激烈的拼斗。

  瞧见这场景,杨师叔的脸色十分严肃,吩咐我们道:“我顺着痕迹去那边看看,大家分散开来,查看一下这些石柱上面的符箓有没有明显脱落的,看仔细,也小心一点!”

  这般吩咐了,他将袖子一抖,从里面拿出了一方袖珍罗盘来,一边走,一边查看,口中念念有词。

  杨师叔将气氛弄得有些紧张,我们在场几人也不敢懈怠,各自分散查看,我瞧见小颜师妹朝着左边走,我也下意识地跟在了后面,在她旁边陪伴着。这石柱足有两三丈,四人合抱,上面布置花纹颇为繁复,我也是努力地根据自己这些年的所学,来判断这些符箓和纹路是否有所松动。当我仔细地检查完了一根,旁边的小颜师妹突然喊道:“哎呀……”

  这一声惊呼,让小半心思放在她身上的我立刻感受到了,扭过头,瞧见她正仰头望着旁边的石柱,一脸讶然,我赶忙走到她的身边,询问道:“萧师妹,怎么了?”

  小颜皱眉,指着石柱之上说道:“大师兄,你且看,那石柱与锁链的连接处,是不是摇摇欲坠,立刻就要掉下来的样子?”

  我抬头望去,正要看个究竟,突然听到杨师叔离开的方向传来一阵乱响,似乎还有拼斗之声传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收过去,而英华真人更是直接脚尖一点,人便倏然而去。

  我下意识地去拔剑,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石柱之上的锁链突然一下子砸落下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腰间一紧,紧接着这玩意将我和小颜给一起捆住,朝着那深井之下拖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