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章 天地真魔

2014年9月3日 更新

  这骤然而起的攻击将我顿时吓了一跳,特别是瞧见那粗铁锁链的末端还缠着小颜的时候,更是焦急,当下也是将剑给抽出了来,朝着前端斩去。

  我手中的长剑并非凡品,此剑汇聚了金陵双器之一的杨大胯子一生心血,甚至将瓦浪山下浓重的怨气凝练而成,非金非铁非石非木,虽然不及辟邪小剑那般锋利,但是却有着更加厉害的重量加成,倘若是寻常这般粗细的锁链,只怕一斩便断了,然而我连着斩了三两回,却发现这玩意仿佛活物一般,不断的活动扭曲,而传回来的劲儿,却让我的右手巨震。

  锁链之上尽是符文,这使得它有着寻常锁链所不能比拟的性质,即便是饮血寒光剑,也是拿它丝毫没有办法的。

  空中乱舞,我还待在仔细想些什么办法,便感觉那锁链之上传来了一道巨大的扯力,突然脑袋一阵抽搐,便被朝着那深井之中扯了下去。

  深井之下是什么?

  我的脑子里面大概迟钝了几秒钟,这才反应过来,然而此时却已经没有办法再阻止什么了,感觉整个身子处于极度的眩晕坠落状态,当下也不敢挣扎,只有下意识地抱紧双膝,将自己紧紧地团成一团。

  无尽的下落仿佛是一个世纪,然而却有好像只在弹指之间,很快我感觉自己滚落到了一处地方,似乎有低矮的树木将我给平托而起,在地上滚了好几回之后,我猛然睁开眼睛来,瞧见小颜也要落下,当下也是脑子一热,什么也顾不得,直接扑倒在了她落下的地方去,将她的身子给垫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那铁链拉扯的缘故,这落下来的力量倒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沉重,小颜的身子摔在我的背上,我首先感应到的,是一阵让人惊心动魄的柔软。

  小颜娇躯跌落,我反转过身来,将她给护住,两人在地上好是一阵翻滚,终于止住了去势,最后的那一刻,我将小颜给搂在胸口,让她没有再被磕碰到,这样的结果固然使得我浑身疼痛,但是却将小颜给护住了周全。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腰间的锁链便已经悄然离去,消失在黑暗中,这温香软玉满怀间,自然是无比美好的事情,但是骤然处于这样的境地,我也也不敢享受这温柔,而是躺在地上,左右一打量,瞧见这是一处古怪的地方,四周皆是一片混沌,而我们的身下,则是一片悬空的土地,并不算大,边际处还有火光冲天而起,空间中有一种隐隐的搏动,扑通扑通,响彻了整个天地。

  上空一片混沌,下方一片混沌,前后左右亦是一片混沌,让人觉得自己好像给扔进了一锅浆糊里面,给煮着。

  “哎呀,大师兄?”

  我正四处观察,结果胸口被撑了一下,却是小颜从极度惊讶中醒转过来,从我的身上爬起,拉着我的胳膊喊道:“大师兄,你没事吧?”

  小颜的声音里面都有些带着哭腔了,我听着不忍,赶忙爬起来,谁知道她半边身子趴在我的边上,我一起来,两个人又撞到了一起,我的左肩似乎还跟小颜的胸口蹭了一下。先前两人掉落下来的时候,磕磕碰碰,身体自然也是有一些接触的,不过那个时候太过于慌乱,倒也没有什么感觉,此刻却是感受得分明,小颜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朝着旁边稍微地闪了一下,而我也感觉到颇为尴尬,一时间愣在了当场。

  然而就在这尴尬气氛持续蔓延的时候,突然我们的脚下传来了一次剧烈的震动,感觉整块地皮都在抖动,如此三两次,方才停歇。

  我和小颜下意识地趴在了地上,等到这震动停歇下来的时候,我从地上一跃而起,提剑冲到了边缘处,瞧见我们所在的,竟然是一处孤岛,勉强地往下瞧,发现脚下的地方,却是像那蘑菇的造型,从黑暗中升了上来,尽管脚底下结实无比,但是我却有一种摇摇欲坠的不安全感。

  这儿到底是哪儿,难道是茅山后院封印魔怪的大地洞么?

  我已然从刚才的尴尬中走了出来,便不再是一个心怀春情的少年,自然有着大师兄该有的担当,脸色严肃地四处打量一番,瞧见有六根锁链从天而降,牢牢地锁住了这块地方。

  这个地方十分诡异,边缘的悬崖下方除了混沌的黑暗之外,还有红色的火光冒起,而那种火光有透出一股暗红色,让人心中不由得生出许多的恐惧。不过不管怎么样,此地不宜久留,我没有再观察什么,而是回过头来,对这小颜说道:“顺着那铁链,我们应该能够返回上面去,你先走,我在后面跟着。”

  小颜跟随英华真人修行数载,并非是什么柔弱女子,听到我的吩咐之后,点头应了一声,接着身子一旋,脚尖轻点,人便冲上了边缘的一根锁链,顺着这倾角六十度的垂落锁链向上攀沿。

  英华真人因为本身的性别原因,所以修行的路子向来都以轻灵敏捷为主,最重速度,而这轻身功夫,却是重中之重,而小颜又是她最得意的弟子之一,所以身手十分不错,脚尖一点,手脚并用,整个人便朝着锁链的上方快速攀爬上去。

  我守在下面,最担心的一点莫过于刚才将我们给拉扯下来的那锁链,然而即便是小颜攀爬的路程近半,却也没有再次出现,心中多少也放松了一点儿,挑了小颜旁边的一根锁链迅速跟上。

  我因为本身就有一些魔功的底子,而且这些年来对那“道心种魔”之功法也一直勤练不辍,故而在三代弟子之中,修为也属翘首,小颜即便是轻身功夫再厉害,自然也是不及我的,于是我后发先至,很快就赶在她的面前去。

  然而就在我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能够顺着这锁链攀爬出去的时候,突然间头顶好像撞到了一处透明的玻璃幕墙,咚的一声,整个脑袋生疼。

  这疼痛并没有让我失去理智,紧紧抓住粗糙而巨大的锁链,我稍微往下面退了一点儿,抬头看去,瞧见在我上方的半米处,竟然浮现出一圈水平浮动的太极阴阳鱼图案,在不停地旋转,而我刚才的冲撞使得它有些波澜泛起,一阵荡漾,而在边缘处,还有乾、震、坎、艮四阳卦,坤、巽、离、兑四阴卦,交叠分布,围绕着不停旋转。

  这些卦象和阴阳鱼通过自转而获得了足够强的力量,将任何从下而上的物体隔绝住,不让逃离。

  眼见马上就要逃脱出去,然而却发生了这样的意外,怎么能够让我不失望呢?当下也是发了狂,提着剑,朝着那看不到的幕墙使劲儿挥砍,然而我越是用劲,那玩意却是以柔制刚,虽然荡漾不定,却依旧突破不了,反而是我攀爬的这粗铁锁链晃荡不休,搞得我自己都有些抓不住。

  我当时有些愤怒,反而是小颜最早认清了这情形,朝着我大声喊道:“大师兄,你别再砍了,不然只怕我们都要掉下去了。”

  我们此刻已经攀爬了二十多米,倘若掉下去,倘若是没有砸中浮岛的话,跌落深渊,那可就真的没有什么生还之路了,如此想想,我虽然不情愿,也不得不想退回了浮岛,再作计较。

  回到了浮岛,双脚着地,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我看着小颜的娇容,心中郁闷,还待静下心来,思考这些年在清池宫读过的道籍中,是否有出去的法门,然而就在这时,浮岛的另外一侧,突然出现了一个迷迷胧胧的黑影子,一抬头,一对明亮的眼眸子,盯着我说道:“孩子,稍安勿躁,且听我说。”

  这声音有点奇怪,有浓重的鼻音,就好像老牛开口说话一般,我下意识地将小颜揽在身后,站她面前说道:“你是谁?”

  那个朦胧黑影子仿佛人形,却并不让人瞧清,只是平静地说道:“孩子,既来之,则安之,前千万不要急躁……”

  我瞧见此人鬼鬼祟祟,肉眼又看不清楚,当下也是将血劲一催,右眼之上的临仙遣策立刻运转过来,然而当这线与点的视界运转起来的时候,我却发现那儿哪有什么朦胧黑影,根本就是什么都没有。这情形让我心头一紧,然而对方却讶然说道:“哦?竟然还是临仙遣策?茅山之上,竟然还有弟子会这事儿,当真稀奇,让我想想啊,上一个用临仙遣策的人,是谁呢?”

  “它”沉思了好一会儿,这才恍然大悟道:“应该是西汉的利苍吧?我如果记得没错的话——你是利苍的后代或者传人么?”

  说着话,我突然感觉到地下有几股凉气袭来,下意识地挥剑斩去,方才阻隔,我冷冷地冲前方喊道:“第三遍,你到底是谁?”

  对方沉默了几秒钟,突然我感觉到天地在瞬间充满了无上的威严,一个狷狂至极的声音陡然充斥了整个空间:“我是谁?我是谁?哈哈哈,俺就是天地真魔,阿普陀大人是也!”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