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三章 纠结的小颜师妹

2014年9月4日 更新

  我刚刚从石柱八卦阵的井底上来,什么情况都不了解,所以听到尘清长老骤然问起此事,一时无言,反而是英华真人出声说道:“知修他刚才顺着这边留下的痕迹朝着里面追了过去,后来好像跟人发生了拼斗,我赶过去的时候,已然无踪,后来这边又出了事情,所以回来查看……”

  尘清长老抚须而立,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叹气说道:“好奇心害死猫啊,此番虽说那东西的动静大了一点,但是这八卦锁灵阵可是积聚了茅山列祖列宗的精力和心思,自然还是稳妥的,结果现在反而弄成这样儿,倒是真的有些棘手了。”

  尘清长老的修养极高,倒也不会说太多难听的话语来,但他这般说着,基本上的意思我也能够明白,我们这一回,算是来帮倒忙了。

  我心中稍微有些难受,不过想起刚才被拖到井下去的时候,终于鼓足勇气出来,当着小颜师妹的面做了一番情真意切的表白,而且还能够一亲芳泽,与小颜师妹吻在了一起,其实倒也没有太多好抱怨的了。

  正在尘清长老追问的时候,前方不远处的草丛突然一阵动,所有人的精神都为之紧张起来,然而突然草丛被拨开,杨师叔一脸狼狈地走了出来,衣衫褴褛,脸上还有好几道抓痕,瞧见了尘清真人,长鞠到地,恭声说道:“邓师叔,知修在这里。”

  尘清真人扬眉,瞧了杨师叔小半天,这才缓缓问道:“刚才什么情况?”

  杨师叔略微尴尬地说道:“刚才知修瞧见那边有打斗的痕迹,就跑过去瞧了,结果在半路上碰到了此间的阴山凶猿,那些死猴子不问缘由地朝我进攻,我边走边退,又不敢伤了它们,结果就拖了些时间,一直到后来,它们听到一声哨响吹起,忽然一下就不见了,我这才得以解脱,方才回转而来。”

  尘清真人抚须说道:“后院虽然有几窝阴山凶猿,但性子向来温和,从来不会主动攻击行人,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它们如此呢?”

  扬师叔耸了耸肩肩膀,一脸疲倦地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不过当时它们真的是非常凶悍,仿佛把我当成仇人一般。”经历过了一场大战,他似乎不想再多说什么东西,而旁边的英华真人则说道:“会不会是因为这地下镇压的阿普陀将魔气散出,让那些阴山凶猿受到了影响,继而开始对杨师弟进行围殴呢?”

  尘清真人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而是往回一指,告诉所有人道:“此处需要重新封印,不过你们还是先离开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事儿让掌教真人和刘学道来查,我是没有什么精力来管你们这些小事情。”

  他似乎有一点儿不满,不过却也没有太多的表示,只是请我们离开,但是这态度却摆明了在责怪我们贸然闯入禁地来。

  我知道,这禁地是尘清真人的地盘,按道理说,没有得到他的允许,除了掌门之外,任何人都是不能够自由出入的,这事儿是我们理亏,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于是便灰溜溜地往着出口赶回。可能是气氛太凝重了,一路上大家都没有怎么说话,我注意到了小颜师妹,她虽然脸色如常了,但是耳根子后面还是有一些红晕,然后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纠结,有几次还偷偷地看向了我,眼神十分复杂。

  我阅历浅,读不出她眼神里面包含的情绪,但是却晓得她此刻只怕是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将在井底发生的事情,告诉自家师父,还是隐瞒下来。

  倘若告诉了师父,就此将我给揭穿了,我可能就要“遭殃”了,而在此之前,她对我这个大师兄一直都是尊如兄长的,于心不忍,更何况我在下面之所以那么对她,也都是为了她能够活命;但倘若不告诉师父,那么宗门之中混进来这么一个修魔的内应,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怎么能够对得起教养她的茅山宗呢?

  如此想着,小颜那弯弯的眉头就变得更加皱了。

  一路走出了茅山后院,来到了石塔群之前,阳光从头顶上面洒落而下,这时的我们方才感觉到先前那种巨木遮天的阴冷有多么的沉重,几人相视,沉默了一阵,杨师叔开口了:“按照惯例,但凡在后院禁地发生什么意外情况的,都需要前往刑堂深谷那儿将事情讲个清楚,所以既然后院无事,那么我们便去刑堂那儿备个案吧。”

  英华真人点头,同意了这说法,此次事情,牵连最深的便是我和小颜,以及单独行动的杨师叔,至于其他人,倒也没有太多的事情,所以我吩咐符钧,让他带着程莉先返回清池宫,将此事说明清楚,免得所有人担心。

  符钧领命而走,英华真人却坚持留下来陪她的徒弟,我们四人便前往了刑堂深谷。

  因为纸甲马的关系,所以行路也快,路过鬼谷峰,旁边就是刑堂深谷。

  此处林深茂密,阴气森森,倒也并不输于后院风光,茅山刑堂坐落于深谷天坑的底部,路难行,我们也不敢跑快,慢慢地往下走。

  这修道之人,心境远比修为重要,但是有一些人,因为骤然掌握力量,便有些找不到自己,做出了一些伤天害理,违反戒律的事情,那么就需要一些强力的执法机构来处理,而茅山的刑堂便是这么的一个单位,因为他们的行动对象是修行者,所以往往能够进入刑堂之中的弟子,是最为优秀的一部分人。

  刑堂是一片古老的建筑群落,刑堂长老刘学道虽然在此处,但是他十天倒有八天在闭关修行,不问世事,接待我们的是他的首席大弟子冯乾坤,在得知我们的来意之后,他微微一下,拱手说道:“方才感受到此间震动,颇为反常,正想同去查看呢,却没料到竟然是这么一回事,了解,多亏了邓师叔祖,我们方才能够如此安心。好吧,既然如此,你们且随我来,我给各位备一个案。”

  这事儿并不算大,所以冯乾坤也没有太多的纠结,将我们领到了专门的讲述室,然后杨知修单独一组,而我和小颜师妹单独一组。

  杨知修是跟刘学道同一辈的,自然有人去伺候着,而冯乾坤则领着另外一个负责记录的弟子坐在我们的面前,英华真人在侧,然后问起了我们被锁链捆落深井之中的情形。

  我看了一眼小颜师妹,正好与她躲闪的目光交错而过,想了想,然后平静地交代起了下去的场景,也承认了阿普陀曾经出现过的事情,不过对于我和阿普陀的交易,以及它传我压箱绝技“深渊三法”之事,却春秋笔法而过,并且向冯乾坤表示,因为事情涉及到本门机密,为了防止隔墙有耳,传出了去,所以细节问题,我将向掌教真人亲自禀报。

  冯乾坤与我再三确认完毕之后,在记录上面的中间部分画出了一个圈子,备注了“掌门亲询”,然后又问起了小颜师妹。

  有了我前面的叙述,小颜师妹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同意了我的说法,并且在记录上面签了字。

  如此完毕之后,我们离开了刑堂深谷天坑,返回茅山峡谷,然而在在秀女峰不远的路口,即将分离之时,小颜却对英华真人说道:“师父,我有一些话儿,要对大师兄说,我能够留下来一会儿么?”英华真人并不疑有它,点头离去,而小颜师妹则回过头来,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儿我,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很认真地问道:“大师兄,你不是坏人,对不对?”

  在此之前,我曾经想过很多次小颜私底下问我的问题,然而却没有想到她竟然问起这话儿来,不过我几乎是没有一点儿考虑时间,直接回答道:“是的,我永远都不会是一个坏人的。”

  “真的?”小颜一双眼睛里面闪烁着欣喜之色,整个人就变得又生气起来:“你先前在下面的时候,都只是骗那个家伙咯?”

  面对着小颜期待的表情,我本来可以说是,但是却最终没有敢骗她,沉默了片刻之后,低声说道:“小颜,很多时候,事情并非你想象的那般简单,因为关系到本门之中的机密,所以我也不能告诉你,甚至不能告诉你师父,不过你相信我,总有一天,我都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嗯,请相信我!”

  她点了点头,问了我最后一个问题:“你跟那大怪物说你喜欢我,是不是真的?”

  我眉头一扬,有点没反应过来,刚要回答,却见小颜脸色一红,身子轻盈地朝着峰上跑去,就留给了我一个背影。我恍然若失地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返回清池宫,接下来的几日里面,都没有见到过小颜,让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不知道她的想法和心意,而就在我为情所困的时候,符钧兴冲冲地告诉我,师父回山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