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六章 大师兄你的路子好野

2014年9月6日 更新

  徐淡定青衣道冠,小颜师妹白衣胜雪,男的风度翩翩,女的风姿绰约,两人并肩站立在一起,那叫做一个男才女貌,金童玉女,让人忍不住称赞连连。

  在外人看来,这两人并肩而立当真是般配之极,不过我心中却是十万个不愿意,不过却也不想说出,缓慢地走到两人面前来,他们朝着我躬身喊道:“拜见大师兄。”

  顶级道门,自然还是有一些应有的规矩在的,我挥挥手,平静地应道:“两位无需多礼,今天你们来到这里,想必是接到了执礼长老的吩咐,不知道你们都准备好了没有?”

  小颜师妹与我之间还有些芥蒂,并不言语,而徐淡定自那次白合转世重修之事开始,就与我的交情匪浅,言语之间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嘻嘻笑道:“大师兄,我们刚才上峰顶的时候聊过,也都只是听到雒长老说了一句,说此番下山有重任,至于是什么,这些可都得由您老人家来吩咐才是……”

  徐淡定说话吊儿郎当,不过却将自己所要表达的意图给说明了出来,那就是此行你是老大,你说了算,我听着便是了。

  这就是他给我的承诺,这个看上去总是慢半拍的家伙,其实是一个拥有大智慧的人,这也正是我除了小颜师妹之外,选择他的缘故,毕竟前者是为了让我对此次旅程更加充满期待,而后者,则真的是被拉过来干活的。

  有了执礼长老的铺垫,我也不再卖关子,便与两人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份信件,是我师父陶晋鸿写给青城山重瞳子的,需要我们去送达一下。”

  徐淡定一脸无奈,耸着肩膀说道:“不会吧,大师兄,我书读的少,但是你别骗我,现在我们国家的邮政业还算是可以的,要是寄信,只需要在山下找个邮局就好了,何必派我茅山大师兄,再加上茅山的第一帅哥和第一大美女出马呢,劳师动众,劳民伤财啊^”

  他滔滔不绝地说着,言语夸张,脸一直绷着的小颜师妹都给他都得噗嗤一笑,忍俊不禁起来,弄得我都忍不住吃醋。

  不过我也晓得他的疑惑在哪儿,于是平静地说道:“前些日子,茅山后院震动,我和小颜师妹适逢其会,遭了一劫,后来流言纷起,相比你也是知道的,师父这次回返,其实也是为了此事。不过具体的情况,跟外界传言的不一样,至于是什么,我就不方便透露了。这个问题复杂,连师父都有些束手无策,而在整个修行界中,青城山的重瞳子算是最有权威者,所以才手信一封,让我前去问诊,至于两位,则是帮我交际,以及找寻青城山门的助手,这么说,能够理解?”

  话儿说到这里,两人都已经明白了,小颜那一直郁郁寡欢\紧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明媚的笑容,而徐淡定则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如此,那么,大师兄,这做事儿呢,我自然最是卖力,不过你可要记住我一份情哦。”

  小颜师妹也终于郑重其事地说话了:“大师兄,嗯,应颜一定会努力的。”

  放下心防,认真的少女最是可爱,当下我们也再无分歧,于是收拾好了行李,然后下山而走。

  徐淡定自幼便在茅山宗门生长居住,而小颜也仅仅只是在句容附近,都没有太多远行的经验,一出了茅山,自然都是看着我,这山门之外的阳光简单而明亮,沐浴在这样的温暖之下,徐淡定伸开双臂,将浑身骨骼弄得咔嚓作响,兴奋地大喊一声,然后冲我说道:“大师兄,行万里路,读千卷书,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河山大好,任务也不急,不如我们乘着这美好的春色,一路东游,去看看传说中的大海,你说好不好?”

  他极力鼓动,然而我却一瓢冷水泼了下来:“看大海?看你大爷啊,还没有走到海边,老子就挂了怎么办?你行不行,不行我还有时间回去另外找人!”

  徐淡定这人寻常的时候倒也还算妥帖,但是一放出外面来,就像关了多年的囚犯,感觉哪儿都新鲜,恨不得多出两只眼来,倘若是不拦着,还真的就信马由缰地跑得没影儿了。

  在我的威胁下,徐淡定总算是妥协了,没有再说出什么奇奇怪怪的话儿来,小颜师妹自然也是乖乖地,于是我也没有再作停留,一路往南而行。

  两天后,三个打扮奇特的年轻男女出现在锦官城边,一脸疲惫地打量着这偌大的水陆码头,八十年代的锦官城还没有后来那些高楼大厦以及宽敞的大街,怎么看都充满了拥挤,但是在徐淡定和小颜师妹的眼中,却充满了新奇,和无所不在的惊讶。

  这几天来我们过得也颇为艰难,茅山之上并无货币,导致我们下山来的时候,双手空空,之前倒也有准备好干粮,这一会因为太过于兴奋,导致什么也没有,于是我们餐风饮露,也算是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到达。

  此番前来锦官城,苦难也算是结束了,徐淡定问我,说那青城山在城西五十公里外,我们在这儿干嘛?又没有钱,与其看着流口水,还不如披星戴月,直接赶过去算了。

  我茅山子弟,铁骨铮铮,一不会偷二不会抢,也不会接受施舍,宁愿在城外忍饥受饿,也不会多做其它。

  然而他们还待给我将这些道理的时候,我随意找到一个看上去算是老锦官城的人,说出了一个地名,然后得到了具体的所在,二话不说,一路找了过去。

  我找到努尔的时候,他刚刚从局长办公室那儿走了出来,听说是刚刚得到了表扬。

  我一打听,方才晓得,努尔一个人,一根棍子,将锦官城北部的一家堂口给挑了,而这一家,则正好是素来颇有恶名的鬼面袍哥会的产业。

  袍哥会是西川最出名的一种社会活动组织,它长期活跃于解放前时的西川各个阶层,上至军国大事,下至百姓的吃喝拉撒,均有涉及,而鬼面袍哥会则是最为恐怖的一支,它是依托鬼城酆都发展起来的,精研鬼神之术,最基层的成员一律叫做鬼卒,耍弄阴魂鬼灵之术,最是恐怖不过。

  然而这样恐怖的堂口,努尔便凭着手中的一根赶神棍,从头杀到尾,这样的战绩,怎么叫他们的上头不欣喜,不激动呢?

  当得知我们几天都没有正经吃过饭了之后,努尔一挥手,带着我们来到了单位附近的一座苍蝇馆子里去。

  地方不大,但是窗明几净,还算是讲究,四人围炉而坐,开始吃起了鲜香麻辣的火锅儿来。

  那个时节的配菜不多,豆腐蘑菇,青菜羊肉,以及各种各样的牛羊鸡鸭杂碎,锅里面的汤汁翻滚,浓重的辣味充斥在每一个人的鼻子间,嘿,那味道,对于三个饿得有些前胸贴后背的人来说,实在是太具有诱惑力了。

  风云残云,一时间万里如虎。

  当火锅翻开起来的时候,除了用腹语招呼我们的努尔,几乎没有一个人闲着嘴巴。

  筷子使出如剑,刷刷刷,大家将在茅山之巅上面学到的绝技,都用到了争抢那锅中食物的枝末细节上去,实在是有违初衷,然而是文静温婉如小颜师妹,此刻也化成为一名伟大吃货,一双大眼睛里面,充满的都是那泛着麻辣鲜香的菜品。

  如此几轮,勉强算是将腹中饥饿给止住了,我才想起了前来此处的目的,询问起了努尔这青城山上的相关事宜来。

  其实早在师父跟我讲起这考验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着这么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当年在青城山上面有朋友,我也不差,我在战场上面处下来的生死弟兄王朋,可也是那青城山上面下来的人物。

  他的师父梦回子,可是与重瞳子一起,并且青城三老之位。

  倘若王朋在这儿,师父给我的考验完全就像是作弊了一眼轻松顺利地渡过,然而现在麻烦的事情是王朋此刻依旧还在镇守南疆,即便是那场战争也即将步入尾声,双方开始就边界问题进行了磋商和谈判。

  然而王朋终究是回不来的,听说他跟赵承风一样表现优异,上面有意将他留在中央,作为战略执勤小组的动员力量。

  事实上努尔也即将入选其中,倘若是我来得再晚几天,恐怕这一顿饭也就混不上了。

  尽管如此,我既然找了过来,努尔便不会让我空手而返的,吃完这顿饭之后,他安排我们在茶馆那儿喝大碗茶,自己则去帮我们跑这件事情,两个小时之后,他返回来了,递给我一张纸条,让我们去都江堰找一个福云观的道观,那儿的观主,就是青城山在山下挑选根骨优秀门人的代理。

  努尔有事,没有再陪我,匆匆离去,留下了两个双眼瞪得滚圆的年轻人。

  当努尔的背影离开,徐淡定终于不淡定了:“大师兄,你真牛,这路子也太野了吧,这么简单,你叫我们跟出来干嘛的?”

  我举起桌子上的茶杯,浅浅一笑:“吃火锅啊!”

  1. 张金生Jensen:

    淡定哥临时代替了胖妞的角色了。

    • 苗疆吧:

      小佛忘记胖妞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