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七章 熊孩子闹出的误会

2014年9月6日 更新

  努尔临走之前,给了留我一点费用,给我们路上用。

  我没有拒绝,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这三个人倘若没有钱,怎么过去都费劲儿。

  兄弟两人,也不用多说太多话语,从大碗茶馆出来之后,我们上了前往都江堰的车,然后按照纸条上面的地址,前去寻找福云观。

  那地方并不好走,就算是当地人,知道的也不多,我们一路找寻,转悠了大半天,终于在傍晚时分的时候,才来到这位于南山脚下的道观前,仔细一瞧,发现这道观的建筑历时百年,本来就有些摇摇欲坠,然后估计是十几年前遭受过一些冲击,大门都给卸掉了,走进观中去,四面都是荒凉,杂草丛生。

  殿宇里地三清祖师像倒也还在,不过门倒窗破,一副破败景象,徐淡定轻身而出,四处查看了一下,回来问我:“你那哑巴兄弟是不是忽悠你啊,这道观荒废许久了,哪里有什么青城山的人?”

  我也有些疑惑,这道观荒凉,并无道士,自然也没有所谓的观主,而这样,我们去那里找寻青城之门呢?

  一时之间,我们都没有了头绪,而这时小颜却出声安慰我:“大师兄,别着急,掌教真人既然这般郑重其事地交待你,自然是有一些周折的,不过这样无妨,即便是找不到这福云观中的人,我们也可以直上青城山,叩见山门,你是茅山大师兄,身份地位摆在这里,他们也不可能会避而不见的,切勿担心。”

  良言宽心,特别是小颜师妹的话儿,我沉下心来,想起努尔这兄弟自然是不会塞一个假地址来骗我的,要么就是这儿有所蹊跷,要么就是我们没有找对地方。

  事情没有追查清楚,也没有必要妄下定论,我想起来的路上,附近还有几户农家,这道观到底有没有人,亦或是别的什么情况,过去一打听,说不定还会有答案。如此想来,我们也没有再在这废院子里面久留,而是往回走,在前面的一大片田地旁边停下,瞧见土路旁边,有一个小孩儿正撅着屁股在那儿拉翔,表情痛苦,双眼睁得滚圆,当我们走到面前来的时候,他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连着几个响屁,然后朝着后面一声大喊:“旺财,快过来……”

  这一声叫,左边的一户人家立刻有一条土黄色的大狗屁颠屁颠地跑了出来,来到他撅起的屁股后面,伸长舌头舔舐。

  这场景看得小颜师妹一阵娇羞不忍看,而我则走上前去询问:“小弟弟,你家大人在么?”

  天色近晚,不过这儿也没有灯光升起,却也有些荒凉,那小孩儿瞧见我们三人围上前来,也不害羞,等那大黄狗给他舔完了之后,这才施施然地站起来,对我们说道:“你们是谁,找哪个咯?”

  这小孩儿跟我寻常见到的乡下娃儿不一样,不怕生,我也来了兴致,逗他道:“小弟弟,我瞧你模样周正,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将来毕竟是一个不凡之人,不知道尊姓大名?”

  小孩儿经不住哄,脸上立刻乐了起来,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姓李,名腾飞。”

  “好名字!”我夸张地举起了大拇指,然后指着夜幕中的那处道观,沉声说道:“我是那家道观观主的故人之后,不远万里地过来拜访的,结果来了之后,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人在这儿生活,所以想找你大人了解一下情况。”

  小孩儿挥了挥手,奶声奶气地说道:“我们这个地方,穷得都没有饭吃咯,哪儿还会有什么人来当道士?叔叔你莫开玩笑,没得的。”

  我看他年纪不大,可能晓得的也不多,便再次询问道:“是么,你家大人在不在,我有些事情想劳烦一下他们。”

  小孩儿人小鬼大,瞥了我一眼,不耐烦地说道:“孺子之言,不欺暗室,你们不信也罢,不过我家大人都不在,找谁都没有用。”

  他说完话,带着将地上清理干净的大黄狗回了院子,门一关,结果院子里空空荡荡,寂静无声,就仿佛没有人存在一般,我们哪里见过这么有个性的小孩子,顿时就傻了眼,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徐淡定一脸郁闷的问我道:“大师兄,我在山里面长大的,不太晓得情况,不过现在山外面的孩子,都是这个样子么?”

  我没有回答,意味深长地看着前面这几户农家,而小颜则出声说道:“怎么可能,外面的世界要是有这么疯狂,我们又何必入茅山?”

  三人交换意见,都感觉这道观附近的农家着实有点儿奇怪,我仔细回想刚才那小孩的话语,他有说过一句话,“穷得都没有饭吃了”,道士也要吃喝拉撒,又不是每个人都会辟谷,生存不下去了,拿什么时间和心情来祀奉道祖?

  没饭吃,就耕田种地,又不想离道观太远了,那么……

  我看了徐淡定一眼,他心领神会,走到旁边去,在一块平滑的岩石上面打起了坐来,口中念念有词,接着没有几分钟,从他身上浮现出了一个透明的人来,蹑手蹑脚地朝着前方走去。

  倘若是不懂这个的人瞧见了此情此景,只怕会惊诧万分,只以为叫做元神分离,不过我却晓得这个是茅山养鬼术之中的替身鬼灵,算是一种级别比较高的道法之一。

  那替身鬼灵从徐淡定的后背浮现而出之后,越过院墙和篱笆,从阴影处往里走,而我们身边的徐淡定则开口说道:“东边院子里面,有两个人,刚才那个叫做李腾飞的熊孩子,另外一个,好像是他父亲,或者爷爷……”

  介绍完这些,徐淡定尝试着让那替身鬼灵更加近上一点儿,然后又说道:“那小孩儿好像在跟他父亲说起我们的事情,没好话,嘿,这熊孩子居然说我们是什么袍哥会派来的卧底,说我们定然是想要通过福云观拜入青城山下去,当真是可恶……嘿,他老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教的孩子,还说他这样干得不错?”

  徐淡定通过那个替身鬼灵,将那边的情况给我们做了实况转播,通过两人的对话,让我晓得到这几户人家,或者说这一家人,应该是跟青城山有一定关系的,只不过好像在戒备什么,所以方才会如此警惕。

  然而还没有等徐淡定说太多的话语,突然间他的脸色一变,猛然睁开了眼睛,双手一挥,结果舞弄几下之后,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冷着脸说道:“不好,中了人家的设计,我的替身鬼灵被擒住了。”

  这话儿说得我们一阵大惊,要知道那替身鬼灵虽说不是三魂分身,但是因为祭炼方法比较特殊,所以一旦被人灭了,只怕徐淡定要功力大减。

  他一中招,我们就晓得自己的伎俩被人揭穿了,此事是我们理亏,不过倘若对方出手将这替身鬼灵给超度或者炼化了,那可真的就是结下了梁子,我想了一想,没有再犹豫,折身返回那户人家的小院之前,躬身说道:“这位前辈,得饶人处且饶人,此番是我们的过错,请千万别下重手。”

  我朗声说道,然而那院子里却并无半分反应,这让我有些意外,还待再说,结果我听到徐淡定突然尖锐的叫喊道:“大师兄,快让他们住手——不,他们要将我的替身鬼灵给毁去了。”

  这话儿说得我心头一跳,没想到对方连对峙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上来就直接下这重手,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当真是有些太过刚愎自用了,我自然是不能放任而为的,所以徐淡定一声喊出,我立刻一个箭步疾冲,翻身越过了那低矮的院墙,朝着两人所待的房间冲去,到了门前,我又招呼了一声,结果依旧没有回应,当下也只有大叫一声:“得罪了。”

  一声过后,我一脚踹向了那木门,然而就在我抬腿踢出的那一瞬间,木门骤然而开,一个留着两撇浓黑胡须的老人冲了出来,手朝着我的脚兜来。

  我本来是准备踹门的,结果发现有人出来,下意识地将劲气散去,止住了去势,然而对方却并不罢休,兜不到我的脚尖,便当头一拳,朝着我的胸口击打而来。

  此人拳劲很猛,用的是内家拳的路子,隐约之间还有风雷声起,有点下死手的意思,我不由得也恼了,想着此番我们偷窥,自然有错,但是你连给人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上来就下死手明确也是很过分,于是当下也将雷劲运转于手掌之上,然后一声长气吸入口中,口中一声大喝,大声叫道:“雷法正朔,天地为罡!”

  这一声喊完,两人全掌对撞,我固然是感觉到有一股狂暴巨力奔涌而来,脚底站不住,踉跄往后,那人的半边胳膊也是瞬间变得焦黑,衣衫绞碎。

  轰!

  1. 飞扬:

    沙发!!O(∩_∩)O哈哈~

  2. 李显锋:

    我也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