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八章 软硬兼施大师兄

2014年9月7日 更新

  修为达到化劲的国术大师,几招便可以决定生死,而到了修行者的手上,场景却也更加凶猛,拳掌交击之下,便有一声雷霆巨响,那老者倏然后退,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被震得粉碎的右手衣袖,凝视几秒钟,然后猛地抬起头来,恨声说道:“你这可是圆灵门的掌心雷?”

  我掌心雷的这手段,最早是出自于《圆灵掌心雷秘解》,而后当我拜师茅山之后,师父传我的道法之中,又有了天地雷罡正朔的茅山掌心雷,心合于道,万法通灵,他这般说,也无不可,当下也不遮遮掩掩,坦荡承认。

  一听如此,对方眼眸立刻凝聚成一线,寒声说道:“七年前,圆灵门曾经被鬼面袍哥会偷袭灭门,我好友王淳安大师也命丧黄泉,秘籍丢失,却没想到事到如今,竟然被你这邪门宵小给融会贯通,自成了一系,可悲啊,可悲!”

  他声音越发恨意蓬勃,我却是被说得莫名其妙,挠头问道:“等等,前辈,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事情是这样的,我是那茅山……”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对方却是一声厉喝,再次横扑而来,不过与刚才的拳风腿影相比,这一下却是看到了他的手上,多了一把戒尺。

  这戒尺差不多半臂之长,通体黝黑,黑铁打制,挥舞起来有呼呼风声,随随便便甩出一记,便有一道凌厉的劲风飞出,我往着旁边躲闪开了,回头望去,瞧见那泥地里面,竟然有一道很深的印记。

  这玩意是法器,而且还是很厉害的那种,只要运用得法,干掉我并不困难。

  我连着翻滚躲闪,避开了他连绵不断地一整套攻击,在换了一口气的功夫,瞧见那人的左手上面紧紧抓着一根绳子,绳子的中间圈着一头奋力挣扎的透明徐淡定,缩小几十倍,面色痛苦而狰狞,仿佛经受了莫大的磨难。

  余光之外的徐淡定再也无法淡定,空手立在场边,脸色跟那个替身鬼灵一般模样,显然也是被弄出了真火来。

  青城茅山,皆出道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人也许可能是青城山在此处设下的一个招生点负责人,但是为人也未免太过于狠戾了点,一点儿余地都不给别人留下,当真是有些欺负人了。

  倘若人不如你,被欺负了也就捏着鼻子忍下,但是我们三个,虽说年纪加在一起也不如这老者,但是修行之道,未必走得比他浅上多少。

  徐淡定气愤,我也是有些火气,要知道当初我师父曾经有过交代,说我身为茅山大师兄,三代弟子中人皆以我为尊,这不但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责任,我要像大哥一般,维护好这些弟弟妹妹们,徐淡定此番是为了我才失手将替身鬼灵误失人手的,倘若在给炼化了,只怕不但我的脸上无光,而且还会成为以后一辈子的笑话。

  如此思虑,我当下也是一边躲避,一边扬声说道:“这位前辈,我们乃茅山门下,奉命前来拜见青城山的重瞳子真人,福云观的地址,是西南宗教局的梁努尔给我的,而我这里也有茅山掌教手信一封以及信物一件,你自可审查。事情就是这般,还请将我师弟的替身鬼灵交还给我,倘若您还是执意挑起冲突,休怪晚辈手下不留情面了。”

  我这般认认真真地讲自己来历介绍清晰,然而落在对方耳中,却是一文不值,嘴角一抹冷笑,寒声说道:“小子,你要强出头,就给老夫看一看你的手段便是,莫要唧唧歪歪,妄图用言语来哄骗于我。”

  这人执意要手底下见真章,我却也不会太过于发怯,当下也是将背上的饮血寒光剑给解了下来,剑花微微一抖,然后迎了上去。

  这饮血寒光剑材质特殊,刚刚出世之时红光苒苒,此刻却也有些收敛了,不过到底是魔剑,即便内敛,也会有那阴森之气,呼呼而起,一旦全力催动,更是气势惊人,那人瞧见这副景象,反倒是更加确信了,扬声大叫道:“你看看,还说自己是什么茅山门下,哪个茅山道士还用这般诡异魔剑?恶贼,我看你不但是想要偷师青城,而且还是包藏着天大祸心,便算是死,我老李哪里能够让你得逞?”

  此人豪言,抖起了一根戒尺上前相迎,我先前屡屡后撤,那是因为对方手中的法器厉害,但是当拔剑之后,饮血寒光剑不但不弱于对方,而且还更显锐利,两者一交锋,特别是我为了立威,上手便来清池宫十三剑招,将对方逼得忒狠,连连后撤,应付不及。

  我虽然恨对方,却也晓得此人跟青城山有莫大的关系,他老不懂事下重手可以,但是我若是伤了他,结下梁子,却也难以完成任务,故而每在关键时刻,却也手下留一两分劲儿,方才维持了这么一个勉强的僵持局面。

  我浪迹江湖十余年,茅山苦修近五年,身兼道魔两途,掌教真人首徒,统领茅山一众三代弟子,应付此人却也是绰绰有余,不过我不得不寻找一个机会,一个能够和平结束此番冲突的契机。

  对方在交手没多久之后,也瞧出了自己与我之间的差距,脸绷得紧紧,神情却是越来越严肃。

  当我使出了清池宫十三剑招的第九式时,那青城山老李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不如我,不但不如,而且似乎还有一些差距,当这些差距被放大在了生死之战中,稍微一个不留神,那就是身死魂销。

  他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在某一刻,被我剑招逼迫得难以喘息的时候,他突然将右手红色麻绳上面捆束的替身鬼灵扬了起来,朝着我大声喊道:“你若是想这东西不灭,就便在进一步了。”

  拿替身鬼灵来威胁我,这算是放弃了武力斗争的路线,而是打算谈判了,虽然我最开始的计划是将这鬼灵夺下,束缚解开,但是想着我与此人之间并无冲突,如果能够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一谈,或许也不失为其中的好办法,当下也是不温不火地将魔剑收起,然后温言笑道:“要打的是你,不打的也是你,此间既然是你的地头,那么我们也就是客随主便而已。不过这鬼灵是我师弟所有,替身鬼灵炼制不易,还请前辈千万不要冲动,不然后果,可不是一人,所能够承担的。”

  该软的地方软,该硬的地方必须要硬,人便是这样子,倘若做得不到位,必然被人瞧之不起,听得我一番夹枪带棍的话语,那老李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深吸几口气,然后回应道:“你真的是茅山道士?”

  我点头,说然也,如假包换。

  那人便顺着询问:“既然如此,那你拿什么来证明呢?”

  这话儿终于回归到了正途,我将长剑收起,然后平静地说道:“我有茅山掌教真人陶晋鸿的手书一封,还有信物一件,青城山重瞳子真人曾与我师有旧,只要一观,便可知真假。”

  瞧见我如此淡定从容,也颇有些名门正道的气度,他将信将疑地伸出手来,跟我要道:“也好,你拿来与我一观。”

  他伸手,我却没有给,而是淡淡地说道:“前辈,先前我们已经莫名其妙地打了一架,还是生死交锋,而我已经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但是您,却好像没有说出自己是谁呢?”

  我说得平淡,但是傲气却凛然而生,那人被我弄得脸上一片白一片红,拱手说道:“我乃福云观观主之弟李朝耳。”

  说完这话,他依旧还是跟我讨要信物,我却并没有给他,而是说道:“这两样东西,至关重要,非青城重瞳子真人,寻常人拿在手里,也不知真假,阁下既然是福云观观主之弟,那么还要烦请帮忙带路,让我们能够前往青城山,直面重瞳子真人,将信件抵达。”

  我言语恭敬,那人却有些愤然,所谓原因,恐怕还是我前恭后倨,让他心中难受,不过我也有自己的考量,对方的态度耐人寻味,将这般重要的东西交于他手,倘若出了什么意外,还真的难以接受。

  沉默,双方都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过了许久,那人才说道:“这样吧,这事儿我也做不了主,还要去通知我兄长,你们且回,改日再来可好?”

  这答案我并不满意,不过事情既然如此,那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法子,当下也是应承下来,双方谈得妥当,李朝耳将徐淡定的替身鬼灵给放回,然后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偷听别人话语,这事情真不太好,我们这陋室虽简,但是法阵却多,此为其一,以后不要再有。”

  徐淡定颇为生硬地应承一句,也不多言,我们并无去处,瞧见那人折回农屋之后,彼此一商量,决定还是返回那道观之中,遮风挡雨,也算是有个落脚之处。

  三人返回福云观,已是夜间,四处一张罗,便在院前生起了一堆火,将路上买的馒头放在上面烘烤,倒也有些香气,正欲用食,这时突然门前吱呀一响,却是走进了几个人来。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