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二章 香粥之中藏虫蛊

2014年9月9日 更新

  李腾飞这娃儿给我的感觉很奇怪,一开始呢非常机灵,有着同龄小孩儿所没有的成熟和懂事,也受过正统的国学教育,要不然也不可能说出那么一番正正经经的话儿来,反正我在他这个年纪,基本上还是拖着鼻涕到处跑,哪里能懂这些?

  而后他跟他父亲暗地里筹谋,又经历了几番变故,我早上起来的时候,瞧见他那恨意盎然的目光,不由得又多了几重感受,而此刻他又冲我眨眼睛,确实将我的好奇心给完全地调出来了。

  这小屁孩儿,到底想干什么呢?

  我不动声色地朝外面看了一眼,发现鬼面袍哥会的几人都在院子里忙碌地布阵,我能够闻到硫磺和朱砂的气息,还有许多腥臭的动物鲜血以及屎尿,只要我们不走出去,便不会有任何人会关注我们,于是走到了他的面前来,疑惑地望了他一眼。

  “我没有把你的事情,说给他们听。”

  李腾飞开头便是这么一句,立刻将我整个人的心思给勾了起来。

  难怪我昨天入梦之时,总是感觉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如此一听他说,这才晓得我们几个那茅山弟子的身份,除了匆匆离去的李朝耳之外,还入了这个小孩儿的耳朵,他倘若是懵懵懂懂的小屁孩子,自然什么都不用担心,只可惜小孩儿比猴儿还要精,我的身份随时都有暴露的危险。

  而当我这茅山弟子的身份暴露了之后,大猪哥还会这般待我么?

  说实话,这事儿我还真的就没有把握。

  李腾飞一句话说完,还待再说,我示意他停口,然后作了手势,问他会不会写字?

  他点头,我便拉着他来到了方桌前,就着昨天的残酒,在桌子上面写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李腾飞竟然读得懂,将酒迹抹干,然后在下面跟着写道:“你帮我,不然我就告诉他们。”

  这小屁孩子当真是个机灵鬼儿,知晓自己的处境十分危险,在经过一番分析之后,竟然将求生的机会放到了我的身上来。只不过他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倘若我能够动得了那横行西川藏边的鬼面袍哥会老大,那就不用在这边委屈地接受软禁了。

  我是陈志程,不是陶晋鸿,天下之大,能够弄死我的人万万千,在没有能够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我是不会有任何不正当的行为。

  我的心思飞速转动,不过表面却是若无其事地在方桌之上淡定地写下一个字:“好!”

  写完之后,我瞧见李腾飞那欣喜若狂的表情,又在下面跟着写了一排字:“不过你要听话,不要轻举妄动,不然出了事情,后果自负。”

  简简单单几句话,我便和这个机灵古怪的小子达成了攻守同盟,接下来两个人都没有在继续深入的交流,而是保持一定的距离,防止鬼面袍哥会的人看穿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之后我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一直盘在床上打坐,尽量让自己的修为保持巅峰的状态,以便在突发的状况下能够有一搏之力。

  我静坐如老僧,而李腾飞却并没有闲着,在尝试着几次闯出去之后,那个猥琐的汉子走了进来,朝着他的后脑勺儿拍了一掌,这精力旺盛的熊孩子便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猥琐汉子看了我一眼,招呼道:“忙着呢?”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我那个师弟怎么样了,怎么没有听到他的动静呢?”

  猥琐汉子无奈地耸了耸肩膀,然后叹气说道:“你那师弟当真是我见过最能睡的家伙,从昨个儿躺倒开始,到现在都还没有爬起来过,呼噜声震天响,搞得老子们都呵欠连天了。铁牛刚才去叫了他两回,结果都没有起来,要不你去叫他一下?”

  我不知道徐淡定在搞什么鬼,不过也晓得他应该是自有打算,当下也是摇摇头,笑着说道:“他就是上辈子没有睡够,这会儿多睡一点,找补回来。不管他,睡死了事。”

  那猥琐汉子意味深长地瞧了我好一会儿,这才说道:“不愧是朱老大看中的年轻人,当真是与众不同,小子,有前途,前途无量啊——嗯,对了,人是铁饭是刚,一顿不吃饿得慌,那粥,你还是喝一点儿吧。”

  他又一次提到了桌子上面的粥,这让我心中生出了几分好奇来,当下也是应承下来,待那人离去之后,我来到了那临门的桌子前面,低头一看,只见那陶罐里面熬煮着浓稠的米粥,间杂着些许红豆绿豆,旁边还有一小碟榨菜,看着当真是爽口得很,再闻一闻那陶罐,粥味浓郁,香气四溢,这让昨天就只吃了几个馒头的我不由馋得都流出了口水来。

  不过馋归馋,我还是懂得分寸的,仔细地细闻了一会儿,终于从那粥香之中,闻出了一股膻腥之气来,微微地还有一些发苦。

  这味儿一泛出来,我立刻知道不对劲,下意识的催动血气,集中于右眼之处,立刻有一道不断旋转的符文在我右眼处盘旋,而我透过这临仙遣策的神秘符文查看,瞧见这一个粗陶罐中,在粥面之下,有无数细小的虫子在翻滚穿梭,这些虫子恍若蜈蚣,有的细长,有的粗短,不一而足,不过给人的感觉,虽小,却好斗,充满了侵略性,狰狞满目,吓人得紧。

  瞧见这些,我终于晓得了鬼面袍哥会为何会对我以礼相待,原来他们并不打算正面将我给擒拿下,而是采用这种迂回的方法来将我们给制住,我浑身发寒,明白那猥琐汉子为何三番五次地叫我喝粥了,而倘若我没有动的话,只怕他会想尽办法,让我就范。

  身处苗疆的我自然知晓这黑线小虫就是传中的蛊虫,这玩意一旦进入人的身体,立刻就会迅速繁衍,紧接着咬噬人的骨肉灵魂,受尽无穷之苦。

  在犹豫了片刻之后,我瞥了外面一眼,然后不动声色地用勺子将里面的稀粥舀出来,留下痕迹,然后找到旁边的角落倒掉,并且毁尸灭迹,去掉痕迹,弄完这一切之后,我回到了旁边的小床上面,仔细打量了一番昏睡过去的李腾飞,瞧见他嘴角隐隐还有粥痕,晓得这孩子已经中了道。

  我并不懂巫蛊之术,认识的朋友里面,也就努尔晓得一些,不过这些东西都是秘而不宣之法,也无从得知,于是也没有大惊小怪,继续返回盘坐。

  如此又是一天,我几次试探,都没有机会,中途有人进来查看了一下,发现粥已经有喝过了,便没有再管我,而另外一个房间的徐淡定也是一直在睡,并不起来,而鬼面袍哥会的人也一直没有停下了,围着整个院子,甚至农田都在做布置,我虽然不能一窥全貌,但是也晓得这必然是一场很大的陷阱,别说他们口中的李昭旭,便算是青城三老的任何一个前来,都有被坑掉的危险。

  白天忙,夜里的时候更忙,单听那呼呼的风声,就不知道有多少鬼魂厉魄在活动着,我甚至听到了巨石移动的声音,轰隆隆,轰隆隆,真的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布一个什么阵。

  到底是什么法阵,会耗费这么多的精力呢?

  一天一夜,我也大约晓得了这五个人之中,领头的大猪哥实力深不可测,猥琐男应该是个养蛊人,光头大汉铁牛武力强悍,竹竿男是个阵法师,还有一个平平无奇的矮个儿,双眼狭长,却是个阴郁的狗头军师,出谋划策。

  大猪哥率先士卒,领着一帮人东奔西走,但是在第二天的时候就不见了,而其他人也在忙碌,如此到了第二天傍晚的时候,终于算是阵成了,感觉窗外风声呼呼,鬼哭狼嚎,天色都暗淡了几分。

  完成了这阵法,鬼面袍哥会的人都散开了去,只剩下铁牛看守阵中,而徐淡定也终于被弄醒了过来,推到了我们待着的这个房间里待着,三个人质凑了齐。

  这天晚上,光头铁牛显得格外严肃,仔细地观察了我们好一番,这才寒声说道:“两位,你们适逢其会,不小心卷入此事,也算是倒霉,不过等到青城来客,你们也就自由了,到时候是拜入青城门下,还是自寻生路,这些都由你们。不过我这里也是把丑话说前头,一会儿若是有什么动静,你们最好别出门,否则伤了性命,也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我和徐淡定都点了头,那人也放了心,然后离开了这个房间,我竖起耳朵听,感觉那人走远了,也顾不得别的,一把抓住了徐淡定的手说道:“他们给你的粥,你吃了么?”

  徐淡定微微一笑,回应道:“如此腥臭之物,自然有所诡异,你当我傻么?”

  旁边被捆住了手脚的李腾飞却是脸色一白,哭丧着脸说道:“我吃了!”

  还没有等他哭出声来,这时院子之外传来了一道清越的声音:“青城山老君阁门下李昭旭,应邀前来了,还请鬼面袍哥会的兄弟,出来一见。”

  1. 大妖:

    闲做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